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九十六章 ?什麼跟他結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九十六章 ?什麼跟他結婚?字體大小: A+
     

    連慕年冷笑,“那是我我們的事情,不要扯到小侑,我們的事跟她沒有關係,我跟她的事你少管。”

    “你簡直不可理喻!”曲淺溪咬牙,“連慕年,你是我的丈夫,你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你竟然跟我說跟我沒有關係,你是說笑還是怎麼樣?如果像你所說的,你的事我無權過問,那也請你不要過問我的事情,我跟玄是怎樣的關係你也管不着!”

    “曲淺溪,你在挑釁我的耐性?怎麼?終於肯承認你跟玄的關係匪淺了?”連慕年冷笑,他顯然是一個自我意識太過強烈的人,他選擇自己所關注的東西,而他關注的只有曲淺溪敢程展玄的事情,其他的,先擺一邊去。

    曲淺溪無言,咬牙的而看他,他現在是怎麼樣?故意扭曲她的意思?

    她沒有反應,徑自的轉身,欲離開。

    “你去哪裏?“連慕年哪裏肯讓她離開,擒住她的手腕將她壓在牆上。

    “你放開我,我們根本無法溝通!”曲淺溪已經放棄跟他溝通了,這下子掙扎得尤爲激動。

    她的舉止徹底的激起了連慕年還沒有完全釋放的怒火,他冷笑,雙手將她的手腕壓在牆上,“跟我無法溝通跟程展玄就能溝通了?曲淺溪,我看你們在一起聊得很歡啊,說說看,你們都聊了什麼?”

    她在他的面前,一直都是冷漠自持的,但在程展玄的面前卻像是換了一根人似的,臉上的笑容從來都沒有斷過,前一些日子,她對他的態度不再如此的冷漠,他以爲她心景有所改變,但在見到她跟程展玄在一起後,他才發現,她的所謂轉變他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同他不禁想,或許,他所見到的屬於她的溫柔笑容,只不過是她在跟程展玄約會回來後,殘留下來的而已!

    除了這個發現,現在,他們今天又給了他一個驚喜,竟然自稱情侶,真的好極了!

    “你無聊!”曲淺溪咬牙,掙不開他的手忽然長腿一揚,卻被他敏捷的閃躲,她再開始進攻,下一秒已經被連慕年很恨你的掐住了肩膀,捏住下顎,“曲淺溪,你皮癢了?!”

    “年!你幹什麼?!”

    程展玄的站在門口,見連慕年毫不憐惜的掐住曲淺溪的下顎,將她緊緊的壓在牆邊,他看着忍不住心驚,上前要拉開他。

    連慕年心裏頓時更怒看了,“程展玄,誰準上來的?走開!”

    連程展玄抿脣,不語,開始和連慕年扭在一起,連慕年忙着對付程展玄,一雙手放開了曲淺溪,曲淺溪得到自由,頓時鬆了一口氣,雖然知道連慕年不會真的對她做什麼,但是剛纔在他陰騭狠辣的目光下,她依舊是膽戰心驚的,她甚至以爲他會忽然間撲上來,將她狠狠的撕裂!

    程展玄咬牙,大手揪着連慕年的領帶,咬牙瞪着他,“年,淺淺是你的老婆,想家暴?”

    連慕年冷睨了他一眼,揮開他的手,後退一小步,“玄,你還記得上一次在修的接塵宴上說過的話嗎?那時候你是怎麼答應我的?就算我怎麼對曲淺溪也只是我的事情,現在,你過來是什麼意思?我要你說清楚!”

    連慕年跟程展玄做了這麼多年的兄弟,不是白做的,他心裏想什麼,他自然能猜到幾分。

    他看似在挑釁他,也像做戲,但他知道程展玄是認真的,她在保護曲淺溪。

    就是了解到了這一點,他纔會更加的不爽。

    程展玄是什麼意思?他保護他的妻子不受他的傷害?

    這是該程展玄該做的事情?

    程展玄忽然頓住了所有的動作,眼眸漸漸的斂下,頓時周遭的氣氛都冷凝了下來,好久好久,他忽然擡眸,眼神嚴肅認真,“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連慕年眼眸危險的眯起,冷冷的說,“你再說一次!”

    “無論說多少次我的答案都一樣!”程展玄臉上還是一派的嚴肅認真,“我不是你,我知道自己要什麼,而我確定了,就不會變,而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程展玄知道自己的身份,在跟曲淺溪過來這個年會之前,他也不想介入他們之間。

    但是,今天面對面的,他才知道曲淺溪原來一直都知道連慕年跟許美伊的事情,連慕年根本就沒有把她放在眼裏,而她心裏顯然已經落淚,卻還要冷着一張臉強顏歡笑。

    這時,他才知道連慕年對她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差,對她他心裏只剩下心痛。

    既然連慕年不能給她幸福,那就由他給好了!

    之前,他顧忌曲淺溪的身份也顧忌她的想法,更加顧忌連慕年,但現在,他了解到她繼續留在連慕年的身邊也只是徒添更多的傷害而已,連慕年不但不懂得珍惜她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她,這樣的情況對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沒有任何的好處!

    他這麼做,他們都會得到幸福,他相信他會對曲淺溪很好的。

    連慕年抿脣,程展玄的話頃刻間似乎擊中了他內心某一處陰暗而不常觸及的地方,那抹觸動的感覺很細微卻緊緊的將他的所有神經都狠狠的糾結起來,擊中於這一點上。

    腦海裏一個來自心底的聲音讓他根本無法忽視。

    連慕年心一頓,眼眸微閃,意識下的瞄了眼曲淺溪,沒有說話。

    曲淺溪站在邊,現在她已經從方纔的心悸中緩過神來,卻不想才擡頭就跟他的視線正正的對上。

    她頓時愣住了。

    她平常猜不透看不懂的幽深的眼眸裏,迷惘、不解、糾結等情緒紛紛擾擾,佈滿了雙眼。

    他,到底是怎麼了?爲什麼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連慕年忽然回過神來,倏地別看眼眸,擡眸時眼眸又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和幽深。

    他了解程展玄,知道他雖然平常吊兒郎當,但當他真的決定了某件事,他比任何人都要懂得堅持,他對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從來都不含糊,認準了就去做!

    沉默間,程展玄忽然的開口道,“對了,你的女朋友正在下面喝酒呢,我上來的時候他她已經喝了不少,你應該下去看一看,時間也不早了,該回去了。”

    “你讓她一個人在下面喝酒?”連慕年眼眸倏地一冷。

    “她是你的女朋友又不是我的,她要做什麼,我有什麼資格什麼立場管?”程展玄聳肩,一副我無能爲力的模樣。

    連慕年不說話了,他深深的看着程展玄,似乎感覺眼前之人有些陌生,冷笑,“展玄,你在跟我攤牌?”

    程展玄苦笑了下,“我本來也不想,是你逼我的,我必須這麼做!”

    曲淺溪站在一邊,聽着他們的談話,眼裏一頭霧水,感覺他們在說的話就像是打啞謎一眼,她根本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但她還是能該感覺到他們的氣氛越來越冷凝。

    連慕年不再看程展玄,抿脣轉身,越過曲淺溪時,大手狠狠的扣住她的小手,冷着一張俊臉將她拉着往前走。

    “痛!連慕年,我自己有手有腳有眼睛,不用你拉着我。”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她的手腕當靶子,他的力道很大,那感覺到他就像捏碎她的骨頭一樣。

    連慕年沒有反應,仍然拉着她的手,卻漸漸的鬆了力道,緩緩的回頭看她。

    看着她,他更是覺得心裏更空空的,從未有過的慌亂頓時襲來他的心,他一時間不能自己,連他自己都沒有自己到底在想什麼,發現的曲淺溪的眉頭意識下的就鬆開了手,見她臉色發白,似乎真的很痛,心口倏地收緊,再收緊。

    抿起的薄脣纔想開口關心,只是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人搶先了。

    程展玄上前,輕輕的扣住曲淺溪另一個小手,跟連慕年對視,“放開她,你沒聽到她說痛嗎?”

    連慕年抿脣,這時候,一雙眼眸已經不能用冷凝來形容了,眼眸化爲無數的刀子,直視着程展玄。

    “展玄,你……”曲淺溪想說連慕年已鬆開了力道,她不痛了,讓他放手,之前,她一直堅持清者自清,但現在她才知道會這麼想的只有她跟程展玄兩個局內人,別人都誤會了他們的關係,不是隻有連慕年。

    所以,剛纔她靜下心來想了想,知道連慕年會誤會她跟程展玄的關係也不是無理取鬧或者是故意針對。

    她心裏也有些後悔自己的輕率,如果當初沒有跟程展玄太過親密,或許事情不會發展到這個地步了。

    只是,她還沒說話,連慕年就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對程展玄說,“放開我老婆。”

    程展玄沒有放開,反而說道,“現在許美伊正在樓下,你要照顧她,淺淺就由我送回去好了。”

    程展玄在說到許美伊時,曲淺溪的小手顫抖了下,眼眸頓時黯然了下來。

    連慕年沒有過多的話,面無表情的只有冷冷的兩個字,“放手!”

    程展玄不說話,還是緊握着曲淺溪的手不放。

    曲淺溪心裏忽然變得煩躁,手腕都被人攥住,雙手一抽,不發一言的轉身離去。

    連慕年抿脣,跟了上去,追上她,兩人並肩的走着,忽然攬着她的腰,若無其事的往前走。

    曲淺溪愣住了,忽然停住了腳步,擡眸看他。

    “怎麼了?”連慕年依舊親暱的攬着她的腰,不解的問。

    曲淺溪抿脣笑了下,沒有說話。

    這次,是他第一次在外面主動的親近她,還攬着她的腰。

    其實,這也算是一種進步,但不知爲什麼,她的心卻異常的酸澀,有股落淚的衝動。

    她沒有掙扎,連慕年心情纔好了些,薄脣微微的翹起。

    ……………………………………………………

    下了樓,連慕年放開了曲淺溪,曲淺溪眼神一暗。

    其實也是的,在她同事的眼裏,連慕年現在已經是許美伊的男朋友,如果兩人忽然消失,又忽然間如此親密的出現,他們會怎麼想?

    曲淺溪垂眸,心裏苦澀。

    忽然心裏真的很想大喊,“連慕年是我的老公而不是許美伊的男朋友!”

    她動了動嘴角,最後自嘲的笑了下,什麼也沒有說。

    兩人在轉角處,還沒出現在衆人的眼前,連慕年見她臉色忽然變得不好,心一緊,拉住她的手,“我……”

    連慕年腦袋一塌糊塗,不知爲什麼,他現在無法冷靜的思考,見她要走,意識下的就拉住她的手臂。

    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前方忽然有幾個人走過來,身上穿着的還是跟曲淺溪一樣的員工的專屬制服。

    連慕年皺眉,慢慢的鬆開了手。

    他一鬆開手,曲淺溪就立刻轉身離去。

    “淺淺。”連慕年叫住她,想說話,但面前有人向他們投來懷疑的目光,打斷了他的話。

    曲淺溪一點也沒有爲他口中的那一句淺淺而有所觸動,即使他是第一次如此的叫她。

    她笑了下,似笑非笑的,“連慕年,你這算什麼?如果……如果你真的要說什麼,爲什麼現在不光大證明的說?說到底,你心裏在意的只有許美伊,你怕你跟我糾纏被人見到,翻出了你跟我的事情對許美伊的名聲不好,對吧?”

    連慕年不語,算是默認了。

    曲淺溪冷冷的笑了,“說到底,在你連慕年的心裏,一切都抵不過許美伊的重要!”

    他明知道她跟許美伊在同一家公司,年會她自然也會出現,他卻當衆承認他跟許美伊的關係,他還想說什麼?

    連慕年不知爲什麼,對曲淺溪的變臉或者是冷漠很在意,前所未有的在意,甚至怕她就這樣的冷處理的轉身就走,那灰暗的眼眸裏只有對他的失望,甚至是絕望。

    曲淺溪冷哼着說完,走出角落,不再回頭,連慕年也不再拉着她。

    心裏的不安越來越濃,不知爲何,越來越多之前沒有顧慮過的事情,之前沒有想過的事情都一時間衝破了他的大腦。

    他知道,程展玄對她無疑是非常好的,他相較於程展玄而言,就差多了。

    因爲這個,他心裏又是一陣兵荒馬亂,誰會不喜歡對自己好的人?

    又是事情有些問題的出現是有次序性的,也有一定的關聯。

    他不禁的想到,他跟她結婚是因爲跟爺爺口中的利益,而她呢?爲什麼還要跟他繼續婚姻?

    難道就是因爲當初在民政局時胡亂的抓到的那個人是他,所以嫁給了他,這是不是也說明,如果對方是任何一個男人,她也願意像現在一樣繼續着婚姻?

    興許,她到現在還繼續着跟他的婚姻只不過是因爲還沒找到適合她又對她很好的男人,如果日後有這麼一個男人的話,那她是不是就會乾脆利落的跟他離婚?

    越想,心裏就越不能平靜。

    亂,越來越亂。

    ……………………………………………………

    曲淺溪走遠了,再回頭時,連慕年已經不在那裏,一臉擔心的往許美伊的方向走去。

    曲淺溪冷笑了下,回過頭來挺直腰桿,當做什麼也沒有發生的跟老闆說打個招呼,說她想走了。

    老闆見她臉色不太好,關心了兩句,就叫她回去休息了。

    連慕年走出陰暗的角落,見一邊的許美伊似乎醉得不成樣兒,皺眉,扶起她離開酒店。

    許美伊醉得不輕,剛纔還是閉上眼眸的,忽然間又掙開了,見到眼前不斷的車來車往,似乎也明白了什麼,在後座扒着連慕年的衣衫,撒嬌道,“年,我不要回家,我們去你家好不好?我好久都沒有去過你家了,這次你帶我回去好不好?“

    連慕年抿脣,“小侑,你醉了,回家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是今年的最後一天上班了,你不能遲到更不能缺席。”

    “可是我不要回家,我們一起去你家好不好?”許美伊眯起眼眸,忽然頓了下,卻也明白他這是變相的拒絕她。

    連慕年沒有說話,十指緊緊的攥住方向盤。

    許美伊說話也沒有什麼含糊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醉了,小手蠻纏的纏着他的脖頸,“年,就帶我去嘛,你家我又不是沒有去過,爲什麼不帶我去?你帶我回去嘛,帶我回去嘛,帶我回去嘛……”

    “侑,別鬧了,回去坐好!”連慕年沉下臉,低聲的不知爲何就說了這麼一句話,“帶你回去淺淺會不高興的。”

    他說完,連自己都不由得愣住了。

    他……最先想到的竟然是曲淺溪的感受?

    許美伊這時候已經安靜了下來,閉着眼眸不再啥折騰,連慕年這才鬆了口氣,只是忽然間覺得很悶,鬆了鬆領帶,落下車窗透透氣。

    許美伊緩緩的掙開眼眸,在連慕年沒能看到的地方緊緊的抿起了小嘴,眼眸裏盡是冷漠。

    …………………………………………………………

    連慕年將許美伊送回家,讓她躺好才抽身站起來。

    “年,別走,留下來陪我好不好?”許美伊忽然不再裝睡,拉住了連慕年的手。

    連慕年頓了下,如果沒有涉及到曲淺溪的事情他都會無比的清醒,他自然知道許美伊從頭到尾就沒有醉過,也聽到了他剛纔不自覺的脫口而出的那句話,他知道因爲他跟曲淺溪的事情讓她難受了。

    但他這次沒有像以前那樣,溫柔的跟她解釋什麼或者是保證什麼,垂下的眼瞼掩藏着的是深深的內疚,幫她蓋好被子,“睡吧,等你睡着了,我才走。”

    許美伊忽然坐起身,攬着他的脖頸,腦袋埋在他的背脊裏,“不、你不許走,你要下來陪我,你已經很久沒有陪過我了。”

    “小侑,別鬧了,快點睡,明天你還要上班。”鼻腔的女性幽香傳囁如鼻腔,他卻心定氣閒,腦海裏不禁的就想起了曲淺溪身上毫無雜質的談談幽香,喉嚨忽然間變得有些乾澀,他滑動了下喉嚨,拉開許美伊的小手,但許美伊卻忽然拉住他,抱住他轉過來的俊臉,倏地吻住了他。

    小舌主動的滑進他微微的掀起的薄脣,抱住他不放手,連慕年頓了下,皺眉的推開她,“小侑……”

    他的退卻讓許美伊有些無地自容,卻還是壯大膽子,“年,我們好久都沒有接吻了,我們接吻好不好?”

    “小侑……”他的聲音一沉,不知道許美伊今天爲什麼如此的反常。

    許美伊咬牙,她本想繼續纏着他讓他要了她的,但又怕他覺得她太過不自愛,太主動他會不喜歡,也就沒有在繼續。

    連慕年看着她失落的模樣,心裏到底還是不忍,在她的額頭上輕輕的落下一吻,“小丫頭,胡想些什麼呢,睡吧,我會一直陪着你的。”

    許美伊雖然沒有醉,但到底是喝了酒了,也困了,見連慕年也沒有走,也就很快的睡着了。

    連慕年沒有走,在她睡下後一個多小時才緩緩的拉上門,駕車離去。

    ………………………………………………………………

    曲淺溪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麼,心裏已經無數次告訴自己不要再期待,卻還是無法抑制的回憶起連慕年拉着她的手欲言又止的神情。

    他……似乎想解釋些什麼。

    她的念頭纔剛起,房間裏時鐘滴答的聲音無比清晰的傳進她的耳朵裏,頓時諷刺的翹了下。

    如果他真的如她所想,有些在乎她的話,他又怎麼會遲遲未歸?

    她睡不着,心裏既期待又失落的感覺揪心難捱,躺在*上輾轉。

    就在她胡思亂想時,門被輕輕的推開,又緩緩的掩上。

    黑暗中她掙開眼眸,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漸漸走進,她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他掀起被子的一角,挨着她躺下來,輕輕的碰了她一下,“淺淺,睡了嗎?”

    曲淺溪屏住呼吸,裝睡。

    連慕年叫了她兩聲,見沒有迴應,以爲她睡着了,也不再繼續,在她的額頭上輕輕的落下,伸手將她攬進懷裏,讓她枕在他的肩膀上,抱緊她緩緩的閉上眼眸。

    黑暗中,曲淺溪緩緩的睜開眼,看着黑暗中男人的輪廓,嘴角沒什麼骨氣的微微上揚。

    不方便上網看文文的妞兒可以鏈接或者在手機上看文

    更新完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