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九十五章 是我就想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九十五章 是我就想吐?字體大小: A+
     

    曲淺溪聽到這句話,哪裏還能顧忌其他的事情,美目只是看着連慕年,見他忽然間又變了臉色,看着她的目光幽暗諷刺,涼如夏雪。

    即使他毫不顧忌她的存在,作爲許美伊的男朋友出現在這個地方,這個場合,但這個時候她還是不想他誤會她,所以她第一時間的想要澄清。

    “老闆,我跟玄其實不是……”

    但她的話還沒說完,一直沒有什麼動靜的程展玄忽然夾了幾筷子的菜到她的碗裏,打斷她即將要說的話。

    “你不是喜歡吃涼瓜嗎?這裏的炒得不錯,淺淺你可以嘗一嘗。”

    曲淺溪皺眉,不着痕跡的瞪了程展玄一眼。

    程展玄卻一點都不在意,甚至咧開薄脣笑,輕拍了下她的肩膀,親暱之態盡顯,露出了*溺的笑容,戲謔的逗她,“不夠?還有,我再給你夾,不用急。”

    曲淺溪快被他氣瘋了,他也不看看這裏現在是什麼場合,話能亂說嗎?她現在有點後悔將他帶過來了,他現在就是在跟她添亂好不好?

    她根本不敢看對面的男人的臉色,想起程展玄說的話,她咬牙,“程展玄,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只是她的話還沒說完,身子卻忽然顫了下,接下來要說什麼頓時全然的忘記了。

    她現在敏感的感覺到對面投遞過來的熾熱冷厲的視線不是視線而是一把把的出鞘的利刃,正陰深深的不斷的往她的身上投射,她相信,如果目光可以殺死人的話,她早已橫屍遍野了。

    曲淺溪沒有說下去,卻擡眸看向對面的男人,他臉色一如既往,既談不上什麼溫柔也沒有絲毫的陰霾之色,彷彿剛纔背脊被刀刺的般的目光只是她的錯覺而已。

    連慕年沒有說話,許美伊也很安靜,舉起筷子進食,但是她的動作很慢,甚至久久的都沒有夾菜,似乎沒有什麼胃口。

    她的視線一直都停留在連慕年的身上,她摸不準他現在的心情是如何,但她知道一定非常的不好,她離他最近,她能明顯的感覺到他俊美無瑕的臉色和脖頸的肌肉的緊繃狀態。

    同樣的,她也發現,她看着他,而他的目光一直都看着另一個人。

    他看着對面,目光由始至終的都沒有離開過對面曲淺溪的身上,即使他斂下眼瞼眼眸瞄向的還是她的方向,從頭到尾,他的目光都被曲淺溪吸引了,從來沒有看過她一眼。

    心裏頓時一慌,不知爲什麼,她覺得有些事情似乎在不知不覺之間變了。

    連慕年似乎真的變了。

    她心裏苦澀,輕喚,“年……”

    “嗯……”聲音柔和,但也沒有什麼情緒的起伏,回眸看了她一眼。

    他的眼眸裏終於有她的存在,她的心慢慢的安穩下來,“我也想吃涼瓜……”

    涼瓜在她的面前,但她就是想讓他幫她夾。

    連慕年沒有說什麼,也就幫她夾了幾塊,然後低頭溫柔的問她,“這裏的咕嚕肉不錯,要不要也嘗一嘗?”

    許美伊笑了,忙點頭,“要,我還沒吃過呢。”

    她的話纔剛落,曲淺溪的聲音有些突兀的忽然響起來。

    她扶額,皺眉的,低吼,“程展玄,你幹什麼?那是我的!”

    程展玄手中拿着杯果汁,喝了一口,不以爲然的聳聳肩,“那你喝我的好了。”

    曲淺溪不知道程展玄今天是怎麼了,明知道她跟連慕年是夫妻,還處處的將事情往*親暱的方向進行到底,剛纔還不讓她澄清。

    即使他跟他是好朋友,跟她也是好朋友,他也不覺的做的有些過火了嗎?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太多了,她總覺得他是故意的,但她又想不出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桌子坐着五個人,就只有雅言的老闆有心情說笑,“呵呵,你們小兩口的感情真好,真好啊。”

    他的話一出,氣氛頓時又冷凝了下來,曲淺溪彷彿聽見秋風落葉的蕭瑟的風聲。

    連慕年的嘴角一直都談談的上揚着,目光在曲淺溪的身上緩緩的轉移到了程展玄的臉上,停頓了下來,一時間沒有再移開。

    程展玄俊臉頓了下,揚脣輕笑,眼眸裏毫無退縮或者是膽怯,連慕年只需一眼便徹底的明白他要傳達的信息是什麼。

    看似挑釁實則宣告。

    他臉色忽然一變,臉上的溫和不再,橫眉冷對着曲淺溪。

    曲淺溪緊張的吞了吞口中的唾液,不知爲什麼就是不敢擡頭看連慕年,連慕年更是冷笑。

    她這是幹什麼?心虛還是沒臉見他?

    都敢當着他的面兒承認她跟程展玄的關係了,現在在裝什麼?

    藍老闆即使神經再大條,也發現現在的氣氛有些不對勁了,一時間也是有些摸不着頭腦,看了看眼前養眼的俊男美女自合,發現他們的臉色都極其的難看,變化尤爲明顯的就數連慕年了。

    他一直都不動聲色高貴優雅的坐着,話不多,身上那股久居上位者的霸氣卻讓任何人都無法忽視他的存在。

    他記得他嘴角一直都維持着淡淡的笑容,即使這笑容裏面可能沒有半分的笑意,但他的薄脣完全的沉了下來,風韻突變,一雙眼眸狠狠的落在對面的兩人身上,尤其是曲淺溪,那感覺就想是看到一個正紅杏出牆的妻子,怒不堪言。

    就是因爲這樣,老闆才覺得不對勁。

    他跟許美伊在是一對兒,他瞪着曲淺溪幹什麼?

    他覺得這樣的氣氛下去,這頓飯不毀了也肯定要消化*了,他忙開口打破詭異到極點的氣氛,“連先生,這裏的飯菜還符合您的胃口嗎?如果還想要什麼,儘管點,不用客氣。”

    “飯菜很美味,所以不用麻煩了。”連慕年冷瞥了眼曲淺溪,回眸時嘴角又是淡淡的揚着,深眸微閃,想起了藍老闆的話,忽然問,“藍老闆,你們公司跟展玄的公司也合作過?”

    藍老闆聽得他一下子就改了話題,覺得有些反應不過來,“是啊,就是前些天的事兒,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淺淺跟程先生有如此親密的關係呢。”

    連慕年薄脣勾了下,似笑非笑的,曲淺溪擡眸時,見着他的笑容不知怎麼的背脊徒然一涼,明明他根本就沒有看她。

    連慕年垂眸,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麼,誰也沒有看,只是淡淡的說,“淺淺負責的?”

    藍老闆也沒有發現連慕年對曲淺溪的稱呼如此的親暱,但曲淺溪卻注意到了,心底卻沒有絲毫的喜悅,反而覺得不自在。

    說到曲淺溪的光輝事蹟,藍老闆似乎比曲淺溪還要激動,一時間滔滔不絕的,“是啊,不是我說,淺淺在廣告設計方面的天賦在我這幾十年來見過的設計師中是最好的,她的設計很得客戶的心,很多客戶都是衝着她的名號來的呢。”

    不知連慕年心裏打的是什麼主意,曲淺溪見到他的眼神又冷了幾分,眼神陰暗冷厲,嘴上卻跟藍老闆說着笑,“那證明您看人很有眼光啊。”

    “這個不是我自捧,淺淺當年才大學畢業也沒有什麼經驗,但我在面試時看到她的設計,一眼就看中了她。”

    曲淺溪心裏的不安現在更加忐忑了,如果是平日,她會很高興連慕年竟然會關注她的事,但現在她只覺得背脊發涼,連慕年雖然笑着,她卻覺得是典型的笑裏藏刀,裏面沒有一絲的笑意。

    而她也不知道連慕年問這些關於她工作上的問題,曲淺溪咬牙,坐蓐針氈,“老闆……”

    藍老闆不明所以的回頭,曲淺溪爲了不讓他繼續說下去,指了指桌面上的菜,“飯菜都涼了,我們都還沒吃呢。”

    ……………………………………………………

    年會上的晚宴還在繼續,餐桌上忽冷忽淡的氣氛還在上演。

    藍老闆是雅言公司的老闆,期間上前去致辭,留下桌上的四人面面相覷。

    一時間,即使是今晚有些活躍的程展玄都沒有說話,放下了銀箸,也沒有看連慕年。

    相繼的,曲淺溪跟許美伊也不約而同的放下銀箸,只有連慕年還慢條斯理的用餐,舉止優雅萬分。

    曲淺溪看着連慕年,小嘴動了又動,到最後還是沒有憋出一個字來。

    其實,她剛纔有很多話要說的,但現在只剩下他們局中的四個人,她一時間反倒是不是該說什麼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自藍老闆上講臺致辭,他們這一餐桌上就沒有人說過話,大家各懷心思。

    曲淺溪忽然瞪了程展玄一眼,不悅的咬脣。

    程展玄笑了下,心情不知爲何,真正意義上的變得很好,“你瞪着我幹什麼?”

    曲淺溪沒有說話,還是狠狠的繼續瞪他。

    要不是他將誘人的橙汁一杯杯的往她面前擺,她現在至於尿遁嗎?

    而她也不知爲什麼口味改變了,對酸酸甜甜的橙汁沒有抵抗力。

    現在,她想去洗手間,但她不敢,即使她知道,跟連慕年相比,她沒有錯,她不知爲什麼,就是不敢,她怕……她離席後,他會跟上來。

    連慕年本來還是慢條斯理的用餐,對面傳過來的聲音讓他進食的舉止忽然一頓,終於還是泄露了絲絲的情緒,捏着被子的十指骨節發白,冷冷的擡眸看着曲淺溪。

    曲淺溪察覺到他的視線,嚥下一口唾液,沒有擡眸看連慕年,這時,連慕年忽然起身,期間,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曲淺溪的身上。

    連慕年的舉動立刻的就引來了另外的三人的滿滿的目光,不但曲淺溪,就連程展玄都緊緊的繃起了心絃,一雙桃花眼緊緊的盯着連慕年。

    曲淺溪緊張的留意的連慕年的一舉一動,而連慕年卻忽然在她身邊的位置,許美伊的隔壁坐下,用了新的碗筷繼續用餐。

    “年……那是涼瓜。”

    連慕年繼續不動聲色的用餐,忽然許美伊發現他竟然夾了他非常不喜歡吃的涼瓜,不由得提醒他。

    “我知道,今天我發現,涼瓜的味道其實也是不錯的,而且,有些東西自己以前不喜歡,不代表着自己一直都不會喜歡。”連慕年淡淡的應着,忽然就說了這麼一句話。

    許美伊小臉倏地刷白,過分敏感的她怎麼聽都覺得他一語雙關。

    心裏不禁的一陣苦澀,伸手抱住他的手臂,“年,我看年會也差不多散了,我們先回去吧。”

    “乖,要走也等藍老闆回來支會一聲。”連慕年溫柔的說着,忽然夾起一塊油膩膩的咕嚕肉進他旁邊的曲淺溪的碗裏,和跟許美伊說話的口吻不同,他的語氣強硬,“你一晚上都不吃肉,試一下這個,很不錯。”

    曲淺溪愣了下,頓時不知該如何反應了,眼底升起了狐疑。

    他確定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麼?

    “怎麼不吃?不喜歡麼?那喜歡什麼?”連慕年俊臉上的笑容淡了一些,緊接着又夾了一些肉進曲淺溪的碗裏,“這些喜歡嗎?”

    曲淺溪不說話,眼眸微微的皺起,“連慕年,你這是幹什麼……”

    連慕年眼眸眯起,嘴角微微的上翹着,看得在場的三個人膽戰心驚。

    他語氣淡淡的,的語氣卻冷厲陰騭,“怎麼?都不喜歡嗎?是真的不喜歡還是因爲夾菜的人不是你心儀的,所以沒有胃口?”

    曲淺溪看着泛起濃烈的油光的食物,胃部又開始無休止的翻滾,臉色倏地發白,小手倏地捂住小嘴,別過小臉到程展玄那一邊。

    “啪”一聲,連慕年倏地狠狠的將手中的筷子往桌面一擱,發出刺耳的響聲。

    “年——”許美伊皺眉,伸手想拉住他的手臂,但連慕年卻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緩緩的將她的小手移開,目光還是一動不動的回到曲淺溪的身上。

    他冷硬的薄脣只是剩下冷笑。

    怎麼?他夾的食物就讓她想吐了?上次是胃部不舒服現在也是?

    程展玄沒想到連慕年會這麼生氣,他了解連慕年,即使剛纔他一切看似沒有什麼不妥,但他只需一眼,就知道他心底的怒氣有多麼的旺盛。

    “年,其實淺淺——”程展玄想開口打破寧靜。

    “展玄,謝謝你今晚幫我照顧你嫂子。”

    連慕年不動聲色的坐下,在所有人都以爲他會生氣的將所有人凍結時,他卻忽然輕飄飄的說了這麼一句。

    別人不瞭解連慕年,但程展玄還不瞭解他嗎?

    程展玄抿脣,眉頭緊緊的揪起,“年,你聽我說,剛纔的事跟淺淺沒有——”

    “程展玄,你給我閉嘴!”

    程展玄還沒說完,連慕年又打斷了他,冷瞥了他一眼,忽然拉着曲淺溪起身,往角落走去。

    許美伊咬牙,想拉住連慕年,但程展玄卻拉住她不讓她跟上去。

    “展玄,你放開我!”美伊咬牙切齒。

    程展玄沒有說話,視線一直的目送他們離開,直到兩人的身影隱沒在黑暗中才坐下來,放開了許美伊。

    他看了眼四周,現在臺上正在進行着抽獎遊戲,所以很多人都到一邊抽熱鬧去了,很少有人往他們這邊看,也就不怕剛纔的那一幕落人衆人的眼裏,成爲人們的飯後甜點了。

    ……………………………………………………

    “慕年,你帶我去哪裏?你放開我——”

    連慕年狠狠的攥住她的手腕,自顧自的往前走,三路十八彎的,也不知往哪個地方拐去,在他停下腳步時,她愣了下,發現自己似乎在酒店的頂樓。

    只是她還沒來得及細看,他忽然狠狠的推了她一下,將她狠狠的壓在牆壁上。

    大手還是緊緊的將她的小手捏着。

    “你——放開我。”手腕被他狠狠的攥在手裏,那力道,似乎要將她的手捏斷似的。

    他冷哼一聲,一時間沒了方纔在餐桌上的冷靜自持,一雙眼神陰沉毫不掩飾,俊臉上怒火燒眉,“曲淺溪,除了這個,你難道就沒有別的要說嗎?”

    曲淺溪咬脣,擡眸看着他,心底苦澀不已,她情不自禁的也冷笑了下,“你所謂的沒有空就是要陪許美伊過來?”

    連慕年冷笑,根本不講她的話放在眼裏,冷冷的說,“你別岔開話題!我沒空陪你,你難道就要叫展玄過來?曲淺溪,我記得我警告過你,不要跟他單獨在一起,你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還是把我當透明?”

    曲淺溪不說話,只是擡眸看着他。

    苦笑。

    她跟程展玄是清清白白的好朋友,而他跟許美伊不明不白的,甚至光明正大的在外公開兩人的關係,他不解釋反倒要她解釋,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連慕年見她冷冷的抿起小嘴,忽然捏着她的下巴,“你剛纔跟程展玄在一起時不時笑得很開心嗎?怎麼?面對我的時候就笑不出來了?”

    曲淺溪都知道該怎麼解釋了,她無奈,“你怎就不能相信我,我跟玄真的只是好朋友……”

    “好朋友?你所謂的好朋友就是在你丈夫我餓面前卿卿我我,上演你來我往的夾菜的親暱關係,然後,也互相交換彼此喝過的飲料?曲淺溪,你當我是傻子還是眼瞎的?!”

    他跟許美伊這麼多年來的感情,在兩人關係最好的時候,即使有親熱,但也不會用這種姿態表露,至少,他們就從來沒有當着衆人的面交換彼此的飲料,沒有卿卿我我的互相夾菜!

    如果用時間來推算的話,那她跟程展玄是多少年的感情了?

    “我夾給你的食物你想吐,展玄夾給你的你卻吃得歡?怎麼?現在連厭惡都懶得掩飾了?”

    曲淺溪知道他誤會了,“那是因爲你夾的食物太過油膩,我的——”

    他打斷她的話,冷笑着說,“你的胃不舒服,不能吃油膩的食物,否則就會吐?”

    曲淺溪頓了下,點點頭。

    “同樣的藉口,我聽過了一次,相信了你一次,你覺得我還會像白癡一樣相信你?”

    曲淺溪這下子,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心裏焦急無比卻也束手無策。

    她不見說話,他就當她是默認了,冷笑,“說罷,你們是什麼時候好上的?”

    曲淺溪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眸,小臉徹底的冷了下來,“你什麼意思?連慕年,我沒有你想的這麼不堪,我跟展玄是清清白白的!”

    連慕年狠戾的捏着她的下巴,渾身的怒火正在熊熊的燃燒着,“曲淺溪,別跟我玩花樣,說實話!”

    在跟許美伊過來時,他心裏還異常的不安,怕她誤會他因爲許美伊而不去是作爲她的丈夫出席,他本想到達後跟她解釋一下,但他等到的是什麼?

    她卻在跟程展玄天笑風聲!

    她明知道程展玄喜歡她,她卻在他的面前比在任何人面前都笑得歡。

    這事,她不但不跟他好好的解釋,甚至是主動的拉開跟程展玄的距離還當着他的面兒跟他打情罵俏,她當他是什麼?

    如果不是因爲兩個人早就熟悉,他們會如此的瞭解彼此的嗜好?

    “我說的就是實話,隨便你信不信!”

    連慕年輕哼一聲,忽然放開她,“爲了跟展玄在一起,爲了討好他,你一心一意的完成他公司的廣告所以將我公司的放棄了,曲淺溪,你也夠用心良苦啊。”

    “你說什麼?”曲淺溪覺得他莫名其妙,他說的話純粹的子虛烏有,她根本沒有記得自己做過這樣的事,再說了,再說了,要討好,她爲什麼要討好程展玄而不是他?

    連慕年只當她是在裝傻,輕哼一聲。

    剛纔她的老闆說得很清楚,他讓經理在她跟許美伊的廣告之間二選一,曲淺溪在廣告策劃上的天賦他也是領略過的,即使許美伊學業傷害再優秀也只是學業而已,根本還不是她的對手,同時,她手裏還有程展玄公司的廣告,如果不是因爲集中心思花在了程展玄公司,他不相信她會輸掉了許美伊,畢竟,她是有經驗的人。

    曲淺溪怔了下,細細的回想,頓時明白了他的話,只覺得不可思議,還有淡淡的心酸,連慕年你是賊喊捉賊,“你跟許美伊不清不白,不代表我也會!”

    不方便上網看文文的妞兒可以鏈接或者在手機上看文

    更新完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