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九十四章 四人齊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九十四章 四人齊聚字體大小: A+
     

    “年會?”

    曲淺溪點頭,見他皺眉,握起小拳頭輕輕的在他的肩膀上垂了下,“公司的員工都可以攜帶一名親友到場,怎麼?你不把我當朋友?”

    曲淺溪的說明,他聽着,心裏涌上了陣陣的情緒,程展玄笑了,瀟灑的抖了抖身上高級定製的西服,“什麼時候開始?我要不要換一件衣服?不能讓你增臉也不能讓你丟臉是不?”

    “你的身份只是我的朋友,又不是我花錢請回來的牛郎,穿這麼騷包乾什麼?”曲淺溪翻個白眼,以程展玄的樣貌和氣質,她敢打包票,即使外人不知道他京城程少的身份,也能將全場的女性迷倒。

    程展玄憋屈的皺眉,聲音淺淺的咕咚,“我這不是怕你丟臉麼?”模樣雖然憋屈,心裏卻是很歡喜,曲淺溪對他一點也不客氣,他就知道,他對她而言,是特別的。

    曲淺溪懶得跟他較真,徑自的上了他紅色的奔馳,想着時間也不差不多了,直接過去酒店。

    程展玄嘴角上的笑意一直都在,也忙上車,只是這時候才發現她身上還是那一套呆板的正裝,不禁的皺眉,“你就穿這套衣服過去?”

    “我又不是過去處對象的,穿這麼招搖幹什麼?還是……你嫌我丟你的臉?”曲淺溪挑挑眉,眼眸微微的眯起,竟然也給人一股危險的感覺。

    程展玄怔了下,頓時小生怕怕的拍拍胸口,看着她的眼眸卻有些怔然,不知爲什麼,他總覺得她方纔給他的感覺有一股難言的熟悉感,彷彿這個神態他經常在某個人身上見過……

    對!連慕年,她危險的微微眯起眼眸時,給人的感覺竟然和連慕年有八分的相似!

    這,難道就是耳濡目染,所謂的婚後夫妻相?

    忽然,他臉色斂了下,“年會,怎麼不叫年跟你一起去?”

    曲淺溪心情其實還不錯的,畢竟失去了這麼多年的東西忽然間找回來,這是她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所以她心情不錯的一路上領略路過的風景,只但是程展玄的話卻讓她上揚的嘴角頓時僵了僵。

    她的聲音難掩失望,“我昨天才跟他說,他今天有事,一時間安排不了時間……”

    程展玄諷刺的勾脣。

    兩年前許昕侑的同學生日,舉辦了一個不算大的生日舞會,被邀請者也可以攜帶舞伴一起,那時候他跟連慕年都在國外辦事,連慕年還不是因爲許美伊當時說了一句“我想你陪我”,他就將公司爛攤子丟給他,不顧一切的跑回來了?

    同樣的事情待遇卻大相徑庭,而他現在的身份不只是男朋友,他還是曲淺溪的丈夫,他想,連慕年不是有事,他只是不想跟她去參加年會。

    如果他有心,如果足夠的在乎她,他大可以推掉所有的一切事務都要陪她。

    所以,他敢肯定,連慕年的話只是藉口而已,他只是不在乎她罷了。

    程展玄見到曲淺溪垂下的眼眸處難掩的黯然,心一緊。

    這些話,面對她,他根本說不出口。

    怕她難過。

    他不知道連慕年是怎麼想曲淺溪的,他卻知道,曲淺溪對連慕年是有感情的,這一點,只要相處過,有眼睛的人都不難發現。

    ……………………………………………………

    曲淺溪跟程展玄到達酒店時,才六點多鐘,已經很多同事已經到達了,見到去她和程展玄進來時,在場的女同事紛紛眼前一亮。

    曲淺溪表面上比較冷漠,也是很多同事的上司,但她在公司工作了兩年多,很多同事都對她的性子有一定的瞭解,知道她面冷心熱,其實平時很好相處,也很好人,同事們雖然平時跟曲淺溪說不到幾句話,卻打心底的喜歡她的。

    “淺淺啊,你男朋友好帥啊。”

    有幾位女同事一臉戲謔的過來,在她的耳邊輕聲笑。

    “不是,他只是朋友。”曲淺溪罷手,揉着太陽穴解釋。

    “這麼優質的男性朋友?浪費!”有上了年紀的女同事笑着瞪了她一眼,那模樣就是你不抓緊就不怕被別人搶走?

    曲淺溪尷尬的笑笑,嘴角僵硬不已,她怎麼忘記這茬了,畢竟同事們都不知道她已經結婚,而老公還是連慕年。

    她笑了下,忙拉上跟跟同事聊上的程展玄到一邊去。

    曲淺溪嫌棄的看着他,程展玄蹙眉,“你那什麼表情?”

    “我現在才發現你吸引女性的磁場原來如此之大。”曲淺溪越看越覺得他是一隻開屏的孔雀。

    “你現在才發現?”程展玄驚訝又受傷的張眸。

    “嗯。”曲淺溪淡淡的挑眉。

    程展玄似乎真的被打擊到了,垂頭喪氣的轉身過去要了兩杯飲料。

    兩人喝着飲料聊天,時間也過得很快,漸漸的,公司的人差不多都到齊了,但曲淺溪發現還有一個人沒有來。

    許美伊。

    她現在能過的如此的安靜,也是拜她所賜,如果她來了,她相信她的耳根根本就不能清淨。

    只是……大眼倏地睜大,心徒然一抽。

    她會帶誰過來?

    心裏有了兩個答案,但是,無論是哪一個,她都……

    “怎麼了?”程展玄見她臉色忽然發白,擔心的伸手,纔想撫上她的額前,曲淺溪的助理小蘭走了過來,手中端着一個盆子,在見到程展玄的舉動時,小臉紅了下,忙別臉想離開,曲淺溪卻叫住了她。

    “小蘭,有事嗎?”

    小蘭覺得自己打斷了人家的好事,有點不好意思,“這些是剛做好的生煎,味道很好,很多同事都搶着要吃,我見你也挺喜歡吃的就給你留了點。”

    曲淺溪心一暖,接過了,小蘭也不再說什麼走開了。

    “你人緣不錯啊。”程展玄毫不客氣的吃了一個。

    曲淺溪不說話,看着小蘭的方向時,也夾了一個進口,只是剛做好的生煎油味很重,胃部又是一陣翻滾,奔騰,有什麼東西正在往喉嚨涌。

    臉色倏地發白的捂住小嘴,往洗手間跑,程展玄見着也緊張的跟了上去。

    他們才轉身進去洗手間,門口就傳來了一陣騷動,正是相攜而至的許美伊和連慕年。

    許美伊很漂亮,小手挽着連慕年的手臂,連慕年身上無論那一點都完美無瑕,頓時兩人成爲了全場的焦點。

    連慕年臉色淡然,眼眸輕飄飄的掃了偌大的大廳,人頭攢動,但沒有什麼發現。

    他的身上帶着一股強烈的讓人折服的身居高位的強烈的氣場,他淡淡的一個眼神,在場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雅言廣告公司的老闆和經理,見到連慕年也很驚訝,但也非常的驚喜,忙上前打招呼,而許美伊一直都甜蜜又優雅的笑着,看着連慕年完美的側臉,眼眸掃了眼周圍,沒有見到曲淺溪,心裏鬆了下,緊緊的抱住他的手臂。

    和對曲淺溪和程展玄的祝福不同,在場的很多女同事都抿了小嘴,不說話。

    許美伊表面上笑容甜美,看似很好相處,其實不然。

    先不說其他的,就說她仗着裙帶關係拿到下了連慕集團的廣告這一點,她們都不敢苟同,而且她的能力她們設計部的人也是知道的,雖然是名校畢業,但能力要跟曲淺溪相比還是差了不止一截,所以說她是以自己的能力拿下的,她們根本不相信。

    ……………………………………………………

    女性洗手間程展玄不能進去,他只能在外面乾着急,見她臉色發白的出來,迎上去擔心的說,“你這是怎麼了?好好的怎麼忽然會吐?”

    要說是生煎的問題,他也有吃,怎麼就沒事?

    曲淺溪吸了一口氣,渾身無力的回答,“最近都這樣,可能是胃出了點問題。”

    聽到她的話,他卻站在了原地,不動。

    曲淺溪回眸,“怎麼不走了?”

    程展玄搖搖頭,臉色有些凝重,“你去醫院檢查過了嗎?醫生怎麼說?”

    “我還沒有去檢查,最近忙……”她多次以爲自己吃壞了肚子,也沒有多在意。

    程展玄心一緊,頓時覺得自己有可能想對了,拉起他的手往外走,“你都這樣了還不去檢查,走,我現在就帶你去”。

    “程展玄,你幹什麼,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但程展玄似乎執意要她去醫院檢查,曲淺溪掙不開他的手,只好無奈的說,“就算我要去醫院,你也得讓我跟上司說一聲吧。”

    程展玄的態度這才軟了下來,但握着她手腕的五指卻漸漸的收緊,拉着她回去大廳。

    “淺淺,小兩口恩愛忘記時間啦?快點過來,都開席了,就等你們兩個了。”

    曲淺溪回去時,同事眼尖的發現了她,朗聲的說道,招呼着她要她過去跟她們一起坐。

    淺淺兩個字字重重的扣動着耳膜,連慕年聞聲皺眉,不懂說話之人的意思,但當他回頭時,立刻就有了答案。

    程展玄握着曲淺溪的小手,兩人靠的很近,似乎在說什麼,他扭頭過來時,他們也正巧的回過頭來,頓時視線相對,都相繼的愣住了,沉默的對視着。

    經過剛纔的插曲,曲淺溪暫時的忘記了許美伊這一茬,但在瞥見熟悉的男人冷漠的眼神時,心又是一陣鈍痛,臉上的笑容頓時就僵在了嘴角。

    她果然猜得沒有錯,他不是不能來也不是沒有時間來,只是他沒有以她的親友的名義過來,卻陪許美伊過來了。

    她諷刺的勾起嘴角,食指緊緊的攥着,指甲陷入血骨裏。

    “許美伊怎麼也在這裏?”程展玄在見到連慕年時,也愣了下,而他更沒想到的是許美伊跟連慕年會一起來。

    曲淺溪微微的垂眸,“連慕年安排她進來了我們公司,也在我的設計團隊裏。”

    程展玄徹底的被嗑住了,難以置信的張眸,望着遠處毫無芥蒂的相擁的男女,諷刺的勾起嘴角。

    在見到曲淺溪眼底難掩的苦澀時,心痛了下,“淺淺……”

    他知道連慕年的心裏沒有曲淺溪,但他也做得太過分了,一點也沒有爲曲淺溪着想過,他以爲曲淺溪性子冷淡難道就以爲她不會痛了?

    他將曲淺溪到底至於何地了?

    ……………………………………………………

    曲淺溪不再看向連慕年的那個方向,想朝着同事的方向走去,跟他們一起坐,但連慕年身邊的總經理卻眼尖的認出了程展玄,叫住了他,起身熱情的邀請他跟曲淺溪倒那邊去坐。

    程展玄瞄了曲淺溪一眼,曲淺溪垂下眼眸,沒有回答。

    要她心平氣和的當沒看見的跟連慕年和許美伊坐在同一桌面吃飯,即使她臉上再沒有表情也不由得表現出了一絲抗拒。

    程展玄見狀,心忽然就狠了起來,握住她的小手,將她拉上前,薄脣緩緩的貼近她的耳邊,“你沒有錯,錯的是他,你爲什麼要躲起來?如果逃避不想面對,那乾脆掉頭就走,否則,將事實看個真真切切清清楚楚的,不好嗎?爲什麼要欺騙自己?”

    曲淺溪就像是害羞的小媳婦,正在鬧彆扭,而程展玄俯身,嘴角卻一直上揚着,兩人的模樣在外人看起來就像是無比親暱的情侶。

    連慕年臉色陰沉,不發一言的抿着薄脣冷冷的看着他們走近他,薄脣一掀,諷刺的勾起,眼眸揚起眼底卻冰冷如霜。

    “年……曲小姐怎麼會跟展玄一起過來?他們什麼時候變成男女朋友了?”

    許美伊看到曲淺溪跟程展玄親密無間的十指緊扣,心裏是開心的,但在看到連慕年臉色陰沉,他身上燃起的冷意讓她不由的抖了下身子。

    程展玄跟連慕年的家世顯赫,都是名門之後,如果沒有一定的身份地位,很難跟他們有交集,即使他們在公事上有所合作,今天能見到本尊,雅言的老闆很開心,看着眼前雙雙的坐在一起的兩對俊男美女,他很高興,尤其是見曲淺溪跟程展玄在一起時,心裏更加的高興了。

    他先在目光落在了連慕年的身上,“連老闆難得百忙中抽身出來參加我們公司的年會,看來我們小許的魅力不可小覷啊,假以他日有喜事,也記得給我藍某人寄一張喜帖,我也來沾沾喜慶。”

    連慕年嘴角一如既往的揚着笑意,笑容屈辱疏離淡漠,他沒有回答也沒有點頭,目光卻緊緊的落在曲淺溪的臉上。

    曲淺溪小嘴緊緊的抿起,側耳傾聽連慕年的回答,但他久久沒有迴應,心一緊,不由得擡眸,迎上了他幽暗的眼眸。

    這是今天晚上兩人在這裏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四目相對。

    他眼底只有深深的冷意和與冷意相仿的諷刺,眼眸裏盡是對她的冷意的指控。

    心一緊。

    不明白他到底想表達什麼,卻也知道他眼底的冷意針對的人是她。

    她心裏苦澀,扭頭別過臉。

    他又在生氣什麼?他拒絕她的邀請跟許美伊一起過來,該生氣的不是她嗎?他爲什麼要給臉色給她看?她什麼都沒有做,爲什麼錯的好像是她?

    還是他覺得她今天不該出現在這裏?

    許美伊是一個敏感的人,她自然注意到連慕年今天晚上自從曲淺溪出現後,目光就一直沒有從她的身上移開過。

    她抿脣,心地頓時敲響了鏡中,暗暗的睨了曲淺溪一眼,親密的緊緊的抱住連慕年的手臂。

    許美伊有些用力,連慕年移開眼眸,回眸看她,目光已經柔和下來沒有絲毫的冷意,“怎麼了?”

    “我餓了。”許美伊扁起小嘴撒嬌,見到連慕年柔和下來的眼神後心裏才舒服了些。

    連慕年沒有再說話,只是夾了塊肉進她的碗裏。

    曲淺溪餘光瞥見對面的人的一舉一動,心裏苦澀。

    他的溫柔,她從來都沒有得到過。

    前一段時間,她以爲他們有所改變,但是再次見到他的差別待遇,她才發現她得到的不過是許美伊得到的冰山一角。

    她心裏苦澀,收回眼眸時,眼前多了一杯清香四溢的果汁。

    程展玄對眼前的事情已經有了大概的瞭解,他也不再在語言上跟連慕年較勁,他夾了一塊甜點進曲淺溪的碗裏,語氣溫柔,“喝點果汁潤潤喉嚨,外面的天氣太乾燥了。”

    曲淺溪覺得程展玄表現得似乎過於親密了,小臉有些尷尬。

    果不然,隨着程展玄的話落下,即使她低着頭,她也能感受到對面的人傳過來的陣陣銳利的目光。

    雅言的老闆也是個人精,見連慕年沒有說話,心裏對他和想許美伊的事也摸不透,但程展玄表現得直白,他一眼就看懂了。

    他見程展玄一表人才對曲淺溪也很好,心裏也爲曲淺溪能找到好歸而開心,“程先生,前一段時間你跟淺淺的合作我還擔心你們會產生什麼摩擦,現在看來我是白擔心了啊。”

    程展玄今晚身上沒有了平常的吊兒郎當,“有摩擦也是好事,不合也可以慢慢的磨合,過程難能可貴。”

    曲淺溪是老闆一手提拔的,他也很喜歡曲淺溪,所以說話也維護着她,“也是,年輕人一間不合也是正常的,不過淺淺可是好女孩啊,你可要珍惜了。”

    老闆的一句話,頓時讓在場的其他四個人臉色都變了下。

    不方便上網看文文的妞兒可以鏈接或者在手機上看文

    今天萬字更新完畢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