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九十三章 彆扭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九十三章 彆扭之人字體大小: A+
     

    小嘴頓時死死的抿起,胸膛劇烈的起伏着,一雙眼眸緊緊的瞪着曲淺溪的脖頸處,看她那個樣子似乎要在上面燒出一個洞來。

    曲淺溪見她臉色忽然得很難看,也遲遲的未有說話,也不知道她肚子裏到底買什麼藥,根本不打算理她,只是被人當靶子一樣盯着的感覺很不好受,況且許美伊那眼神就像玄上的利箭,隨時都有可能向她衝過來,將她撕裂。

    曲淺溪耐性漸漸的消失,“看夠沒?”

    許美伊別過臉,輕哼一聲,眼眸裏的妒忌毫不掩飾,她的胸膛劇烈的起伏,緊抿的小嘴狠狠的似乎要麼咬碎自己的一口銀牙。

    看着曲淺溪,她的心忽然就亂了。

    她一直以爲曲淺溪對連慕年而言充其量就是一個擺設,但她忘記了即使是擺設也比她名正言順,也是他的妻子,現在看來,夫妻間該有的事,他們一樣也沒有少。

    許美伊的心被弄的一團糟,頓時忘記了來這裏的目的,睨了曲淺溪一眼,冷哼一聲的走了。

    …………………………………………………………

    夜幕降臨,冷意襲來。

    曲淺溪回到家,開了暖氣卻還是覺得有些冷,不由得比平常多穿一件衣服。

    最近可能比較忙,休息的時間又減少,可能是累了,抵抗力持續下降,最近總是覺得力不從心,做事也沒什麼衝勁,在午休時總是很容易犯困,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而且,也比較容易餓,還沒到午飯時間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但見到油膩的食物卻很容易沒有胃口,所以她一直都吃一些清淡素色的食物。

    她洗漱完,老爺子就打電話過來了,年前到連家拜訪的親友不計其數,說要她跟連慕年提前兩天回家,趁着這個大好的聽機會將她介紹給親友認識。

    她雖然沒說什麼,心裏自然是高興的,而且她也知道爺爺對她很好,很有她的心意,這份情,她也非常珍惜。

    連慕年回來得遲一些,手上攜帶着幾個盒飯,見她下樓,“一起吃?”

    曲淺溪搖頭,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已經在外面吃過了。”

    連慕年方纔還沒有表情的俊臉頓時皺了下眉頭,似乎有些不高興,見她頭也不回的投入電視中,緊緊的抿起薄脣,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擺弄碗筷的聲音有些大。

    曲淺溪正投入在電視劇中,不禁的皺眉,即使在家裏,他平時也極度的注意禮儀,不會讓他手裏的任何東西發出這樣不體貼不優雅的聲音。

    回頭見到桌面上的兩幅碗筷時,頓了下,,嘴角不受控的隨即微微上翹。

    他特意買了她的份兒?

    連慕年不自然的別過臉,不發一言的準備將另一幅空置的碗筷放回碗櫃裏。

    “等等,我……好像也沒怎麼吃飽,一起吃吧。”

    連慕年還是不說話,臉上也沒有什麼表情,不過曲淺溪還是隱隱的感覺到他臉上繃緊的肌肉似乎鬆懈了些許。

    雖然把連慕年什麼也不說,但曲淺溪看着眼前飯菜的量就知道他是真的買了兩個人的菜。

    連慕年的口味偏清淡,也喜歡吃素,所以他買回來的食物都不會太油膩反而很清爽,曲淺溪雖然吃過了,不過心情忽然變好了,似乎也有些餓了,竟然也吃了一碗飯。

    連慕年擡頭看她吃得津津有味的,臉上很難過繃緊的線條漸漸的柔軟下來。

    飯後,在連慕年上樓去書房處理公事時,曲淺溪叫住了他,“等等——”

    連慕年沒有說話,只是頓住了腳步,俊臉往她的方向微側,卻沒有回過頭來,似乎還在生悶氣,那天她不顧她的不適要了她後,就沒給過她好臉色看。

    想起公司年會的事情,曲淺溪有些猶豫,“那個,後天你——”

    “什麼事?”

    曲淺溪其實也知道以他的身份出現在她公司的年會裏不太適合,但她心裏還是抱着一絲希望的,如果他能答應跟她一起去年會,就同等於默認了她以他妻子的身份存在。

    親人,是一個很美的詞兒,雖然某種意義上他們已經是親人,但她也希望他能在大家的面前承認兩人的關係。

    曲淺溪沉默了很久,不知爲什麼,因爲太怕他拒絕,她根本說不出口,“那個……爺爺叫我們沒事的話就回去一趟,爺爺沒有打電話給你嗎?”

    連慕年臉色忽然變得極度的淡漠,“沒有。”

    連慕年一晚上都沒有什麼表情,似乎有某人惹到了他,曲淺溪不禁皺眉,“你……心情不好?”

    連慕年沒有回答,薄脣卻抿得死死的,曲淺溪明顯的能感覺到他身上似乎發出了一股強烈的氣息,慢慢的嘴角也浮現一抹諷刺的笑容,看得曲淺溪頭皮發麻。

    怎麼感覺好像惹到他的人是她?

    但,她……好像沒有惹到他吧?爲了不想他不高興她已經吃飯了還捧場的陪着他,那她又哪裏來的錯?

    連慕年輕哼了一聲,臉色更加的冷,他移步上樓,沒有在回頭,留下曲淺溪一個人摸不着頭腦的皺起眉頭。

    ……………………………………………………

    連慕年這兩天的心情似乎很不好,整個人陰沉不定的。

    王天鳴報告完畢,猶豫的說道,“老闆,許小姐已經在候廳室等了很久了,現在要不要叫她過來?”

    連慕年緩緩的擡起頭,不悅的皺眉,“怎麼不早說?怎麼讓她在外面等?”

    王天鳴撓撓頭,冷汗直冒,“許小姐來的時候,我們在開會……您不是說開會時不許別人打擾嗎?而且許小姐說她在外面等就好了。”

    連慕年的薄脣又是一抿,“快點叫小侑進來。”

    許美伊今天心情似乎不錯,高興的抱着連慕年的手臂,嘟起小嘴啦連慕年去了附近的餐廳一起用餐。

    許美伊見對面的人還是一如既往的沉默,似乎沒有開口的跡象,她頓了下,調整了下才開口,“年,你的行程安排好了嗎?有沒有時間明天陪我去參加公司的年會?”

    昨天她就跟他說了這件事,但他說最近公司忙,要看行程,今天才能回覆她。

    她一早上按捺着心思等他的電話,但一早上都沒有迴應,她心急,就過來了。

    連慕年頓了下,嘴角上溫柔的笑容慢慢的消退了些。

    昨天,她打電話過來時,他第一時間想到的竟然是許美伊公司舉辦年會能攜帶家眷出席,同樣的,曲淺溪也可以。

    不知爲什麼,想到這裏,心裏面竟然莫名的多了一抹期待,他匆匆的結束了會議,回家。

    他知道曲淺溪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所謂了親人了,他纔是這個世界上她唯一的親人,她不叫上他能叫誰?

    他以爲曲淺溪會跟他說這件事,但她根本沒有說。

    想到這,他嘴角泛起陰冷的笑容,俊臉一片陰沉。

    連慕年雖然面帶笑容,溫柔不已,但他沒有主動開口允諾,許美伊還是摸不準他心裏的想法,頓時有些失落,但她不放棄,“年,爸爸媽媽都在w市,他們趕過來又麻煩,所以我就不想讓他們折騰了,你是我的男朋友,你就陪我去好不好?如果你不陪我去,而其他的同事都有親友在,我心裏會很難受的……”

    連慕年看着她難過的小臉,隱隱的有一絲心痛,不知名的愧疚也頓時的自心底緩緩的泛起,他睡下眼眸,握住了她的小手,好半響才點頭,“好,我陪你。”

    ……………………………………………………

    曲淺溪不是傻子,她自然能感受到連慕年這些天的不對勁。

    前幾天開始,他身上散就開始發出一股冷凝的氣息,她試圖去接近他,也試探過他,但他就是不給她迴應,依舊冷着一張俊臉,將她當做空氣。

    這天晚上,他回家時曲淺溪已經在家了,他臉上表情莫測,只是還是一如既往的抿起的薄脣告訴她,他還是非常的不高興。

    她向他打招呼,但他裝作沒聽見,徑自的掛好衣服上樓,曲淺溪撓頭,咬牙,上前拉住了他的手,她擡起糾結的小臉,擰起了小巧的眉宇,“連慕年,你這是怎麼了?我到底哪裏惹你不高興了?”

    她手心的溫度隔着兩層薄涼沁進他手臂的肌膚裏,不會很燙,卻讓他微微的顫了下。

    她揚起的眼眸乾乾淨淨,黑白分明,裏面承載了太多的不解,看起來有幾分惹人憐愛的味道。

    他眼眸微閃,心,忽然軟了下來。

    但當想起她說的話時,腦海不禁的就想起那輛熟悉的車子和許美伊說起的年會的事情。

    頓時,還沒來得及撤下的冷漠又重新的堆回了臉上,臉色比先前更加冷淡。

    手臂微微的動了下,意識下的就甩開她的小手,只是,她手心的溫度漸漸的自手臂向四周蔓延,手心微收,最後還是沒有甩開她的小手。

    “握夠了嗎?夠了就放手,我很忙。”

    曲淺溪怕他生氣,本來想放手的,但意識下卻攥得更緊,嬌小的身軀貼在他的手臂上,“連慕年,你跟我說話,你到底是爲什麼不高興了,你——”

    她不說還好,她一說,他立刻諷刺的笑了下,倏地抽回手臂,冷冷的說,“我爲什麼不高興了跟你有什麼關係?”

    “連慕年……”曲淺溪心一緊,忽然臉皮變得厚了起來,緊緊的攥住她的手臂,不讓他抽離,說話的聲音頓時軟糯糯的,“如果我做錯了什麼,我錯了還不行嗎?你能不能別生悶氣,好歹讓我知道我錯在哪裏啊。”

    若果是一個月以前,她還可以像以前那樣,當做什麼也沒看見,任由他去了。

    但是現在不一樣,她能感覺最近兩人的距離漸漸的拉近了,兩人的關係也不如以前那樣的緊張,這一點她自然欣喜若狂。

    再說,他們現在開始同*共枕,他一直鬧情緒,就會離她遠遠的,一張不算大的雙人*上隔着一個寬闊的距離,雖然在同一張*上,卻好像跟對方沒有絲毫的交集,也聞不到對方的氣息,那樣就像是給她一種她怎麼努力也靠不近他的感覺,那種最近的距離最遙遠的心的滋味真的很難受,比從來都沒有接近過他的滋味還要難受千百倍。

    曲淺溪的話在連慕年聽來就是他無理取鬧,他俊臉一凜,一把抽回手,臉色冷漠,哼了一聲,“我爲什麼要生悶氣?曲淺溪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就算我生悶氣,也跟你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他說完,不再回頭的上樓。

    曲淺溪咬脣,頓時更加不明白了,如果不是因爲她,他臭着一張俊臉給誰看?

    ……………………………………………………

    曲淺溪處理好剩下不多的公事就躺下了,時間還早,她卻困了,雖然想等連慕年的,但她眼皮漸漸的變得沉重。

    她沒怎麼睡熟,感覺到身邊的位置凹了下來,掙開的迷糊的眼眸,想起似乎還有事要跟他說,頓時清醒了一些,試探性的緩緩的靠近他,身子緩緩貼在他的背脊上。

    熟悉的柔軟的身軀主動的貼在身後,連慕年的身軀頓時僵了下,黑暗中的眼眸緩緩的掙開。

    鼻腔忽然間似乎變得敏感起來,鼻端飄散着的都是她身上淡淡的幽香。

    下腹,慢慢的開始蠢蠢欲動,喉嚨漸漸的變得乾涸。

    “連慕年……”

    她軟軟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異常的清晰,炙熱的呼吸噴在他的背脊上,他身子一凜,卻不懂聲色。

    雖然對方沒有迴應也沒有一點動靜,但她知道他沒有睡,“連慕年,明天晚上是公司的年會,我們公司可以攜帶一名家眷,我想問一下,你有沒有時間出席……”

    其實,她早就想說了,只是,擔心被他以各種理由拒絕,但轉念又想,她曲淺溪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的膽怯了?

    如果她不提的話,她連聽他拒絕的理由的機會都沒有,就算他拒絕,她也算是對得起自己了。

    連慕年怔了下,沒想到她說的是這件事,心底頓時五味陳。

    但是緊繃的心絃卻緩緩的鬆懈了下來,心底的騷動也漸漸的平息,蘊含力量的身軀忽然動了下,回過頭來,黑暗中,一雙幽暗的眼眸,冰冷漸漸的退卻。

    曲淺溪卻以爲他的鬆動是答應了,裂開嘴角,笑了,白森森的牙齒在黑暗中也能看得一清二楚,驚喜的眨眼,“你答應了?”

    連慕年翻身,兩人正面相對,他的薄脣正好抵在她的額頭上,灼熱的氣息在她的額前散開。

    才鬆開的眉頭此刻緊緊的蹙起,俊眸看着她在黑暗中仍然熠熠生輝的眼眸,想起之前答應了許美伊的事情,心裏的煩躁他難以壓抑,他抿緊了薄脣,心裏有些亂,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

    薄脣一掀,吐出的第一句話卻是,“你怎麼不早說?”

    “啊,你有事不能來嗎?”曲淺溪臉色的笑容徹底的消失,皺眉。

    連慕年不語,頓時心裏的鬱悶難以言喻,看着她失落的小臉,忽然翻身壓在她的身上,堵住她的小嘴。

    曲淺溪驚訝的張眸,掙扎着要說話,但連慕年卻深深的粗魯的吻住了她,微張的眼眸裏,陰鬱根深。

    剛纔,他心底竟然有些責備她怎麼不早說,如果她早點說,或許他會答應陪她去,卻忘記了如果他答應了她,而許美伊自然是難過的。

    這個想法一出,她們兩孰輕孰重,似乎也沒有這麼的難分,只是……這並不是他想要的。

    ……………………………………………………

    曲淺溪的朋友不多,在同一個地方工作的就更少了,除了徐萱蔓,就幾乎沒有了,她本想邀請徐萱蔓的,只是她公司正好也搞年會,她沒空過來。

    她一時間不知找什麼人去替補這個位置。

    年會在晚上七點開始,下班時,曲淺溪打算回去換件衣服再過去,但是走出公司時,才發現那裏早已有人在等她。

    曲淺溪驚訝,“玄?你怎麼會在這裏?”

    程展玄聳聳肩,“快過年了,我要回去京城那邊跟家人一起過,臨走前想過來跟你道個別。”

    “什麼時候走?”

    “明天早上的飛機。”

    曲淺溪小臉立刻就頹了下來,“我今晚有年會走不開,不然一定請你吃一頓送送你。”

    程展玄看着她真誠的小臉,笑了下,一股股的柔情不斷的盪漾,自車座那裏掏出一個盒子,俊臉微微的不自然,“這個,送給你的新年禮物,希望您喜歡。”

    “還有禮物?”曲淺溪驚訝,她撓撓頭,雖然覺得不好意思,但既然對方都開口了,推脫就太不給面子了,也就接過了。

    在程展玄鼓勵的目光中打開,在看到上面的物品時,小臉徹底的怔住了,眼眸緩緩的變得溼潤,“這,這條項鍊你是在哪裏找到的?”

    “w城。”程展玄皺眉,沒想到她反應這麼大,“怎麼了?”

    曲淺溪吸了一下鼻子,笑了,“我非常開心,謝謝你。”

    這條項鍊是她媽媽留給她的唯一的東西,卻在外婆去世時,爲了處理外婆的後事,她別無他法,只能將項鍊買了,在這些年,她有了一些存款,卻怎麼也找不回這條項鍊,她以爲她再也找不到了。

    這條項鍊很特別,上面也有她年少時刻畫上去的星星的圖案,她一眼就知道是她媽媽當年的那條。

    她能喜歡,程展玄自然高興,笑笑沒有說話。

    曲淺溪擦了擦眼眸,想起什麼,忽然說道,“你今晚有安排了嗎?”

    程展玄搖頭。

    “那去跟我去參加我公司的年會好不?”

    明天暮暮休假,明天中午還有一更,至少五千字。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