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九十一章 你在傷害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九十一章 你在傷害她字體大小: A+
     

    連慕年倏地擡眸,眼眸微眯,似笑非笑的看着程展玄,程展玄被他緊緊的盯着,如果是以往,他肯定會開玩笑的抖抖肩膀,做出害怕的樣子,但他是認真的,他也毫不閃躲的跟他對視,目光裏煽動的流光,沒有一絲平常的吊兒郎當。

    興許瞭解到了這一點,連慕年薄脣不着痕跡的緩緩的抿起,不悅之色毫不掩飾。

    兩人就這樣好不掩飾的對峙,氣氛一下子凝結到了零點冰封狀態,許美伊跟付修揚見狀不由得暗暗吃驚,不知道這兩人到底是怎麼了,明明是二十多年的鐵哥們,怎麼一下子說翻臉就翻臉了?

    連慕年掀了掀脣角,露出淺淺一笑,拿起桌面上已經切好的蛋糕房到許美伊的面前,語氣平靜的開口,“吃吧。”

    說完,他別開眼眸,眼眸深邃,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不再說話,舉起酒杯優雅淡然的輕啄了口紅酒。

    許美伊一哽,美目微皺,眸子不甘心探究的似有若無的打量着連慕年和程展玄,想起前一次他們兩人不歡而散是原因,她的眼眸漸漸的變得深冷。

    敢情剛纔程展玄說的那些針對連慕年的話,出發點就是曲淺溪?

    也許連慕年自己不知道,但她卻清楚的發現,他的思緒已經被曲淺溪佔據了一部分了,相較於她,他花的心思卻越來越少了。

    氣氛已經僵硬到了一定的程度,再勉強的點燃也徒增尷尬而已,所以這一次沒有人打破寧靜,付修揚的生日就在四人在詭異的沉默氣氛中越演越烈。

    ……………………………………………………………………

    飯已經進入尾聲,這個從頭到尾就沒有人開心的起來的生日宴會,宣告結束。

    許美伊提起手提袋,小手輕輕的握着連慕年的大掌,但連慕年卻緩緩的抽離,不痛不癢的淡聲道,“修,你送小侑回去,我還有事。”

    由始至終,連慕年的目光都沒有跟這裏的任何人對上。

    付修揚抿脣,探究的目光在連慕年跟程展玄的身上掠過,最後別開,然後落在咬着脣,小臉上盡是不高興的許美伊身上,“小侑,走吧,我送你回去。”

    許美伊斂了下眼底的神采,頓時作出了撒嬌的狀態,搖着連慕年的大手,“年,今天是修的生日,你讓他送我,不太好吧。”

    “乖,讓修送你回去。”連慕年抿脣,抽出手掌,現在的他似乎缺乏了哄許美伊的心思,由始至終,他的語氣都是淡淡的。

    許美伊緊緊的咬住下脣,委屈了看着連慕年,見他無動於衷,輕哼一聲的轉身離開,離開時還是忍不住的回頭看,希冀着他能過來哄哄她,但她期待的那抹高大的身影卻沒有動彈的意思,她只能生着悶氣跟付修揚走了。

    車廂裏,只剩下連慕年跟程展玄兩人,相顧無言。

    “我本來還想看看你們想騙我到什麼時候,原來,你的耐性只到這裏?”最先開口的是連慕年。

    程展玄深吸了一口氣,看着連慕年表情目測的俊臉,輕撫太陽穴,“年,無論你跟小侑以前是什麼關係,但現在你已經跟淺淺結婚了,要不你就跟小侑斷的乾乾淨淨,要不你就跟淺淺離婚,別的不說,你覺得你這樣做對淺淺公平嗎?”

    連慕年似乎勾了下嘴角,“玄,後面這一點,對你來說纔是重點吧,但你不覺得你管得過分了點兒嗎?無論我跟曲淺溪怎麼樣,都是我們的事,你關心得未免太過了點。”

    程展玄深吸一口氣,“我知道我沒有立場管你們的事,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淺淺因爲你跟許昕侑的事會有多難過?從你跟她結婚開始,她就是被傷害的那一個,淺淺她根本不知道當初你爲什麼跟她結婚,如果她知道了,你她會很難過的……”

    “玄。”連慕年忽然開口打斷他,這會兒他諷刺的勾起嘴角,“當初知道我們結婚時,你不是持看戲的態度嗎?怎麼?現在換立場,心疼她了?”

    程展玄抿脣不語。

    確實,當初知道連慕年爲了利益跟曲淺溪結婚時,他一直都是持看戲的態度,甚至還下了賭注,看看到最後他們是否會愛上對方,但自從跟曲淺溪在一起後,就不一樣了,無論她對他有沒有愛情的感覺,他都不希望她難過,更希望她能過得幸福,正是因爲知道她跟連慕年在一起不會幸福,不會有未來,他想着就會心痛,他不想看到她難過的樣子。

    連慕年諷刺的笑了下,他站起身欲離去,離去前他餘光瞄了眼臉色低沉的程展玄,“玄,如果你還當我是你的兄弟,就離曲淺溪遠一點,我可以忘掉今天的事,明天過後,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的哥們。”

    程展玄沉吟的垂眸,至於身側的大手倏地收緊,指甲掐進肉裏,好半響,他才說,“年,這些都只是我個人的想法,淺淺她根本不知道我對她的心思,這一切都於她無關,我的事請你不要告訴她。”

    連慕年皺眉,臉上沒有多大的表情,“你什麼意思?”

    程展玄抿脣,將他跟曲淺溪認識的經過說了一遍,說到最後,他苦笑的擡眸,“所以,淺淺她從頭到尾都是無辜的,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

    連慕年抿脣,他們之間沒什麼事情他自然心情有了鬆動,只是,他還是不高興,曲淺溪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任何男人都別妄想指染!

    程展玄也不說話,苦澀昂首一口喝掉杯中苦澀的液體,連慕年正準備離去,但他又叫住了他,“年,我可以在這裏說清楚,如果,如果你還是這個態度的話,我會毫不猶豫的對淺淺出手,她的幸福,以後由我來給。”

    連慕年倏地轉過身,眼眸頓時佈滿陰騭,身上散發一股強烈的氣場,“玄,收回你的話!”

    程展玄笑了下,忽然很認真的說,“年,二十年來,我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自己喜歡的女人,你又不愛她,爲什麼就不能跟她離婚然後成全我?至於你想要的東西,我們可以商討一個萬全之策,這樣你跟小侑也能進快修成正果,我又可以——”

    程展玄越說,連慕年太陽穴隱隱的跳動,青筋凸起,心底意識下抗拒去聽接下來程展玄要說的話,至於身側的大手收緊,緩緩的緊握,冷若冰霜的說:“玄,你想好了明天給我個電話,否則——”

    連慕年沒有再說下去,已經轉身離開,留下程展玄一人孤飲,嘴角邊的笑容久久不散。

    好久,好久,他才從鼻腔處哼了聲,“感情中的人,當局者迷的多,智商減半。”

    ………………………………………………………………………………

    連慕年回到家的時候,曲淺溪正在廳裏用晚飯,目光呆呆的看着他脫下鞋子進屋,她動了動小嘴,繼續埋頭用餐前,輕輕的打了個招呼,“回來了?”

    連慕年自踏進屋裏,一雙深沉的眼眸就沒有離開過曲淺溪的身上,聞言,腳步似乎有了些停頓,緊繃的俊臉也似乎的有些鬆動,但外人根本就看不出來。

    曲淺溪見他面無表情,似乎心情不好,也沒有打算惹他,見他走過來,咬了下下脣,起身,儘量的用諳熟隨意的語氣問,“吃了嗎?”

    連慕年到旁邊坐下,看着眼前的三菜一湯,“你做的?”

    “外賣。”

    她今天要加班,回來遲了,又不想在外面吃就叫了外賣。

    她見他抿脣不語而眼眸都粘在了飯菜上就知道他沒吃,她看着被自己翻得不成樣兒的食物,而她自己也吃得差不多了,但剩下的菜還是有一些,卻也不好意思叫他吃她剩下的食物,“你坐着,我再幫你叫一份。”

    他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依舊灼灼,卻還是面無表情,“你吃飽了?”

    “差不多了。“她邊應着,邊翻一邊的包包,準備找手機叫外賣。

    連慕年抿着脣,忽然奪過了她手中的銀箸,“不用了,我吃你的。”

    “那個——”曲淺溪小臉微熱,在他舉筷前,伸手阻止他,“我再給你配一副碗筷吧。”

    “我都不嫌棄,你嫌棄什麼?”他皺眉的說完,擡眸時,她的耳根似乎紅了些,他捧住碗筷的兩手倏地頓住了,隨即低下頭用餐,只是嘴角不再緊緊的抿起,臉上的肌肉也慢慢的鬆懈下來。

    他吃飯時,她打算到不遠處守着電視機,但忽然有人打了電話進來,曲淺溪瞄了眼沉默不語沒有擡頭的連慕年,起身打算到一邊接電話,那邊似乎對外界沒有絲毫的關心的人忽然開口道,“接個電話要到哪裏去?”

    曲淺溪一哽,甚至有些頭皮發麻,頓住了腳步。

    她其實是怕吵到他,畢竟他回來後話語少的可憐,只不過聽他的意思,似乎此舉人她是做虧心事似的。

    所謂的虧心事是什麼,曲淺溪心裏自然明白。

    近期來發生了這些事讓她慢慢的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她沒有像以前一樣動怒,而是意識下的解釋,“公司接近年尾很忙,我同事那電話進來似乎是有急事,我想應該要說挺久的,你回來不說話,以爲你心情不好,不想吵你,所以就想到一邊去接電話。”

    爲了表示自己沒有說謊,她電話屏幕給他看,讓他看來電顯示。

    對她的解釋連慕年似乎有些驚訝,嘴角緊緊的抿着,卻還是不能阻止他微微的上翹的嘴角。

    她現在不是以前的冷言冷語,而是心平氣和,好像還帶着一股溫柔的味道,小臉上胭脂未施,乾乾淨淨,細膩白希,眼眸裏除了一片赤誠就剩下黑白分明的眼珠兒明亮動人,乾淨,漂亮。

    喉嚨忽然變得異常的乾澀,他別過臉,低下頭夾菜,剛纔,她靠過來的身軀,身上淡淡的幽香刺激着他的感官。

    他斂了斂情緒,冷清的輕哼一聲,臉頭也沒有擡的說,“我沒說什麼,要接電話就去接。”

    曲淺溪輕輕的咬住下脣,壓抑着溢出嘴角的笑容,不知爲什麼,心裏忽然有種廓然開朗的感覺,“那……我去接電話了。”

    連慕年沒有回答,似乎當沒聽到,曲淺溪也不在意,到一邊接電話了。

    連慕年夾了一塊肉慢條斯理的嚼着,眼眸卻不由自主的落在遠處正聊電話的女人身上,不適時的,腦海裏竟然浮現起程展玄的話,眸子慢慢的變得深沉,眉頭微微的皺起。

    曲淺溪放下電話,慢慢的走進他的時候,他已經用餐完畢,盆子裏的食物多數都被他一掃而空,桌面上很乾淨,沒有絲毫的油漬,她看着,愣了下。

    她記得,在他回來時,夾在筷子上的食物忽然就掉下來玻璃桌子上,一大坨的油漬,看起來很刺眼,看起來也非常的不衛生。

    現在,那一大坨污漬已經消失不見,難道是他……

    小臉一熱,上前,“盤子我來洗吧,你忙你的。”

    她的改變毫不掩飾,說白了就是做給他看,或者是爲他而改變的。

    有了這個認知,看着她的小臉,心倏地一動,剛纔勉強的壓下的浮動到底還是沒能壓抑住,現在已經在他的體內翻滾奔涌。

    在曲淺溪彎腰,小手剛好碰到碗筷時,他忽然一把拉住她的小手,曲淺溪一怔,深深的看着他,小嘴緩緩的抿緊,小手動了動,卻沒有主動的從他溫熱的手心中抽出。

    連慕年看着她,一時間不動了,看着她皺起挺翹的小鼻子,她的鼻頭紅彤彤的,惹人憐愛,心裏頓時又是一陣騷動。

    曲淺溪也是一怔,被他看着,心裏小鹿亂跳,她微微的別過小臉,但視線還是忍不住的落在他的身上。

    兩人,在客廳裏,毫無芥蒂凝視着對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

    自從付修揚生日的那天,許美伊就隱隱約約的感覺連慕年對她似乎有些變化,至於是什麼,她不得而知,但就是有這種感覺。

    雖然說一直以來,兩人在一起時,他都不會太過主動,甚至可以說是被動的,但是隻要她提出的要求,他總會答應或者是儘量去答應,最近,卻顯得有些反常了。

    而她也感覺,似乎兩人見面的次數和時間也漸漸的減少了。

    中午還沒下班,她就出了公司。

    現在公司裏的人都知道她是連慕年的女朋友,連慕集團可是公司最大的財主之一,公司自然當寶一樣供着,許美伊自然就多了不少特權。

    其實,許美伊不止一次暗示或者是明示總經理,她想要坐曲淺溪的位置,也不知道總經理是不懂還是裝不懂,一直都沒有回覆她,只是在公司會議時公開的表揚了她,也縮短了試用期而已。

    許美伊是不滿的,但也沒有說什麼,她自信曲淺溪的位置遲早都是她的,現在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所以,許美伊沒有想公司的任何人提出申請就主動的離開了公司,即使有人彙報,也不會把她怎麼樣,也由着她了。

    同樣的,連慕集團裏的所有員工,似乎都知道許美伊的身份不簡單,在她提着東西到達連慕集團時,櫃檯小姐便恭敬的請她上了連慕年的專屬電梯。

    連慕年見到曲淺溪時,顯然有些驚訝,不過臉上沒什麼表情。

    許美伊笑得很開心,抱着連慕年的手臂,“年,我帶了你愛吃了海鮮,你嘗一嘗,是央美飯店的,新鮮出爐,很香呢。”

    連慕年擡眸,不經意的瞥見牆上的鐘,頓時皺眉,語氣有些重,“小侑,現在還是上班的時間。”

    許美伊臉上的笑容一頓,咬牙委屈的看他,“年,我打擾你了嗎?對不起,我——”

    自見到她時,不知爲何,連慕年心裏的煩躁頓時都被勾了出來,所以語氣頓時也有些重,見到她委屈的小臉時,他嘆了口氣,放柔了聲音,“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應該還沒下班,怎麼句亂跑出來了?”

    許美伊微微的怔了下,她只是記掛着他的事,倒是忘記了這一茬了,不過她很快就找到了很好的理由,“今天跟同事出來約了客戶談合約,還有些剩餘時間,就過來了。”

    “團隊談合約?隊裏的同事都出來了?”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薄脣緩緩的抿起,臉色也沉了下來。

    他意識下就這麼問,聽到許美伊的話時,他腦海裏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曲淺溪。

    也就是說她也出來了?那爲什麼想到給他送食物的就只有許美伊?

    許美伊沒有發現發現他的異常,怕被他發現她翹班出來影響她在他心裏的形象,胡亂的點頭,半響留下來跟他好好的培養培養感情的,但現在這樣子,她只好先走了。

    連慕年看着許美伊留下的飯盒,緩緩的打開,都是他喜歡的食物,他早上吃了早餐後就未進過食,有點餓,卻不知爲什麼就是沒胃口。

    他緩緩的將飯盒蓋上,心思忽然變得又有些亂了。

    ……………………………………………………………………

    最近,曲淺溪的心情都不錯,今晚她不用加班,就到樓下的超市買了些食材準備晚飯。

    她纔開火沒多久,連慕年挺拔的身軀就推門進屋了,擡頭的時候,正巧見到她在客廳裏認真的釀涼瓜,模樣認真仔細,好半響才發現他進來,回眸衝他笑了下。

    連慕年抓着手提包的手忽然攥緊了些,抿起的薄脣緩緩的柔和下來,在中午時,忽然煩躁又變得有些空洞的心,在見到她的笑容時,已經消失不見,一顆心被什麼無形的東西填得滿滿的。

    都說君子遠庖廚,他平時也是遠離廚房,但看着她認真專注於手上的食材,他放下了手提包,忍不住朝她走過去,“怎麼樣了?”

    “啊……”曲淺溪沒想到他會過來,心裏很驚訝,“快了。”

    仔細的發現她手中的是什麼食物時,他抿起了薄脣,語氣微沉,“這是涼瓜?我不吃涼瓜。”

    “呃——”曲淺溪勾起的嘴角忽然僵了下,不過她很喜歡涼瓜,而她走的釀涼瓜味道可是絕讚的,忍不住滔滔不絕的說服他,“我不知道你喜歡什麼,就隨便做了,其實涼瓜不苦,甚至很好吃呢,你等一下可以試一下,味道——”

    “我說我不喜歡,你沒聽到嗎?”連慕年卻冷冷的打斷她的話,臉色暗冷陰沉。

    曲淺溪被他說話時陰沉的語氣給嚇了一下,頓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他這是怎麼了?心情不好?心情不好也用不着拿食物來開刀不是嗎?

    他不喜歡可以少吃或者不吃,爲什麼發脾氣?

    曲淺溪還愣着,他忽然又冷冷的說,“我喜歡茄子釀鯪魚。”

    “你喜歡什麼,跟我有什麼關係?”曲淺溪不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這是要求她換食材?

    還是指責她說她這個做妻子的做得一點兒也不到位?

    他將她的表情看在眼裏,冷哼一聲,“我們結婚差不多九個月了,你連我喜歡吃什麼都不知道,曲淺溪,你不覺得你這個妻子做的很失敗嗎?”

    曲淺溪還沒來得及說話,連慕年又說,“你這個做妻子的,從來都沒有想過爲我準備食物,除非有事,從來都不進來我的公司,曲淺溪,你是什麼意思?避着我,怕別人知道你是我老婆嗎?”

    曲淺溪感覺自己風中凌亂,他看似面無表情,她看着卻像是控訴,控訴她這個做妻子的做得不夠到位,沒有像別的妻子那樣對他時刻的關懷至備。

    她其實想說,兩人結婚這麼久,兩人吃飯的機會不多,她對他的喜好了解得不夠完整也無可厚非,只是,他說她不瞭解他沒有做到這樣那樣的,先不說他有沒有做到對她有多好,他有給過她機會去接近他了解他嗎?

    不方便上網看文文的妞兒可以鏈接或者在手機上看文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