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八十八章 誰錯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八十八章 誰錯了字體大小: A+
     

    那邊的曲淺溪只覺得莫名其妙,但她還沒來得及說話,連慕年似乎有些不耐煩的又開口了,“你現在在哪裏?”

    說話時,連慕年進去臥室將遺留下來的公文包拾起,然後轉身離開房間,腳步頗爲匆忙,看樣子似乎是要出門了。

    曲淺溪覺得莫名其妙的,“我在家裏。”

    “你回去跟爺爺說了嗎?他讓你回去?”連慕年看了下時間,還早,他沒想到她會這麼早就趕回去。

    他以爲她所的家是兩人一起生活的那個家,而不是老宅。

    曲淺溪總算明白他的話了,嘴角勾了下,“我現在就在老宅……不是在市中心的那個家。”

    連慕年此時已經踏出了大門,正往車庫走去,聞言,闊步生生的就頓住了,沒有在說話。

    曲淺溪即使看不到連慕年的樣子,卻似乎感受到了電話那邊傳來的不悅,她遲疑了下,“你……現在在哪裏?找我有事?”

    曲淺溪的話不由得讓連慕年愣了愣,腦子似乎忽然就變得空白了,沒有回答。

    是啊,他找她幹什麼?

    因爲答應了許美伊早上要去看她,他早上五點就醒來了。

    昨晚她似乎跟他鬧脾氣,兩人雖然都誰在同一張巨大的雙人*上,中間卻隔着足以睡下一個兩百多斤的大胖子的距離,而她還是背對着他睡的。

    但早上醒來時,她的腦袋不知什麼時候擱在他的胸口處了,她睡得很熟,似乎很安心,他沒有叫醒她,看着她的睡臉,他似乎有一瞬間的失神。

    在他回過神時,時間已經過了十多分鐘,想起許美伊的事,他纔有些心亂意躁的將她推開前往醫院。

    在去的途中,付修揚打電話給他許美伊很早就醒來了,吃了藥,困了又睡着了,應該一時半刻醒不來,叫他如果有事可以晚一些到。

    不知爲何,他第一個想法就是驅車往回趕,所以一大早又回來到家了,至於爲什麼要趕回來,有爲什麼進門的第一時間就找曲淺溪的身影,他從來就沒有想過。

    他進門後,只知道一股腦的尋找去曲淺溪的身影。

    久久沒有聽到回答,曲淺溪皺眉,再說話的時候忍不住的隱藏着關心,“喂……,能聽到嗎?”

    連慕年微微的抿起薄脣,調整了下心緒,將還夾雜着煩躁的情緒藏在眼底,慢慢的斂下,往回走的腳步不再匆忙,“你在哪?我怎麼沒有看到你?”

    “我在小風風的房間跟他一起玩遊戲……你回家……”曲淺溪說到最後,腦袋抓住了重要的信息,聲音倏地提高了兩個分貝,話題忽然一轉。

    只是她的話還沒說完,那邊卻已經掛了電話,曲淺溪皺眉,“小風風,等一下,我先出去一下。”

    小糰子還沒說話,房間的門就被推開了,連慕年高大頎長的身軀出現在房間門口,這時,曲淺溪還坐在地上還沒來得及站起來。

    連慕年見曲淺溪跟小糰子緊靠在一起親密無間,心裏頓時升起了一股不舒服,皺眉,“曲淺溪,跟小孩子玩遊戲,你就這點能耐?”

    曲淺溪見他進來了也就不起來,只是回頭看了他一眼,想起剛纔他打電話給她,聽起來好像挺急的,不由得微微的皺起小眉頭,“你打電話找我有事?”

    連慕年本想在她的身邊坐下,聽到她的話,頓時心裏多了一股異樣,不自然的別過臉,起身,“劉嫂出去採購了,我餓了,去給我做一份早飯。”

    說完,他就走出房門離開。

    曲淺溪本想叫住他留下來陪他弟弟玩遊戲的,但是他沒有給她機會。

    曲淺溪知道連慕年這麼一大早的出去,並非爲了工作,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就算公司有事他得出去一趟也不用這麼早,他也儘可以叫下屬過來,根本用不着自己跑一趟的。

    所以,曲淺溪知道,連慕年今天一大早的出去,百分百是因爲許美伊。

    她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以爲他不會再回來或者是遲一再回來,但沒想到他這麼早就回來了。

    冰箱裏沒剩下多少食物,她只是給他煮了一大碗麪。

    連慕年已經在一邊等着用餐,無言的接過曲淺溪給他準備的食物,他吃了一口,濃密有致的眉宇深深的蹙起,厭惡的說,“曲淺溪,你煮的是什麼?怎麼這麼甜?家裏的糖是不是都給你用光了?”

    曲淺溪剛轉身,聞言,往回走,“甜?怎麼可能,我根本沒放糖。”她只放了鹽。

    連慕年勉強的將口中的食物嚥下,語氣一沉,俊臉一片陰霾,“你的意思是我沒事找茬,騙你?”

    曲淺溪扶了下額頭,慢慢的走近他,“我不是這個意思。”

    連慕年還是不悅,好看的薄脣緊緊的抿起,將他用過的筷子往她的手上擱,“不信的話,你來嘗一嘗。”

    “那個……我還是……”曲淺溪看眼被他用過的銀箸,迷人的大眼閃過一絲絲的猶豫,小臉也微微的通紅,兩人雖然是夫妻,什麼該做的事也做全套了,但像這樣親密的事情,他們還真的沒有做過,她也一時間不習慣,而且在她的意識裏,這樣親密無間的事情,只有真正諳熟的夫妻纔會有這樣的舉動,他們之間似乎還沒有到達這一個階段,似乎……

    連慕年深邃的眼眸微微的眯了下,有些不悅,而且發出了危險的信號,他沒有收回手,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曲淺溪,語氣也隱藏着不難發覺的危險,“嫌棄?

    “不是,我想我還是進去廚房裏重新要一副吧,反正廚房不遠,幾步路的距離罷了……”

    儘管感覺連慕年不是會做這樣的事的人,但曲淺溪還是感覺到如果她不接過他用過的銀箸的話,他似乎會立即的將她壓下,逼她將那一大碗麪吃光光。

    她纔剛用完早餐不久,她不餓,在老爺子的親切的關注下,相反的,她吃得很飽。

    連慕年抿脣,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用眼神示意曲淺溪靠近他。

    曲淺溪其實不怎麼怕他,也知道他不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兒,但她現在心裏還真的是有了膽怯,乖順的走過去。

    在她距離他半米的地方,手腕忽然被人抓住,倏地一拉,跌落在他的腿邊,他手臂一覽,將她緊緊的桎梏在他懷裏。

    曲淺溪一驚,眼睛嘴巴都張得大大的,此時,她還沒來得及消化突如其來的狀況,鼻子就聞到了一股味道,有點香,似乎也有些怪異,她還沒來得及辨別,微張的小嘴被人不算溫柔卻也不算粗魯的餵了一口麪食。

    “唔——”

    小巧的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掙扎的扳着連慕年抱住她強而有力的手臂,卻徒勞無功。

    她氣呼呼的回頭看連慕年,卻對上他俊美如星的眼眸,裏面盡是濃郁的笑意,他露出了白希整齊的牙齒很好看。

    連慕年眼裏跟嘴角的笑容繼續延綿,眼眸深深的,“這就是你給我的早飯,我的老婆,還滿意嗎?”

    食物已經被塞進嘴裏,曲淺溪含着,皺起了小巧的眉頭,慢慢的打算將食物吞進嘴裏。

    眉頭卻越皺越深,在連慕年沒有任何預兆之下,將他推開,往廚房的洗水臺跑,皺着眉頭將口裏的食物吐出來。

    連慕年只顧着欣賞她皺起眉頭時,多了抹惹人憐愛的小臉,鬆開了手,讓她從自己的臂彎裏跑了,見她緊緊蹙起眉頭,似乎很不舒服,掩着小嘴往廚房走,不由得也跟着跑了過去。

    見到她一臉厭惡的將口裏的食物吐出來,又漱了漱口,一張俊臉黑了。

    她煮的這碗麪,他是第一個吃,味道怎麼樣他自然心裏有數,雖然味道有些怪異,卻也不至於吐,那她什麼意思?

    他咬着銀牙,鼻子哼出一股氣,“曲淺溪,跟我接吻,你感到很噁心吧?是平時掩飾的太好還是忍得太辛苦,就這是一雙筷子而已,就讓你忍受不了了?”

    曲淺溪口中還含着水,她沒有吐出口中的水,卻驚訝的瞪大眼眸,頓時笑了下。

    她一笑,連慕年俊臉更加黑,頗有暴風雨欲來的狂暴意味。

    連慕年薄脣抿得死死的,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倏地轉身離去。

    曲淺溪見他似乎折的生氣了,頓時心急了,忙將口中的水吐出,伸手拉住生氣的男人,“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我誤會了,剛纔失誤裏有不乾淨的東西,弄得我嘴巴很痛,似乎出血了……”

    連慕年抿起薄脣,心裏還是不高興,聽到出血時,大掌覆上她的小臉,曲淺溪不明所以,漂亮的大眼迷惑的眨着,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緊緊在眼前放大的俊臉。

    情不自禁的,他放柔了聲音,“張嘴……”

    她乖乖的張嘴,他微微的眯起眼眸,似乎怕弄疼她,他一雙大手小心翼翼溫柔的抱着她的小臉,拇指安撫的輕輕的摩裟着她的嘴角,見到她牙齦處一絲血跡時,好看的眉頭微蹙,情不自禁的問,“痛嗎?”

    “不痛……”

    連慕年專注的目光自她的小口中移開,落在她微微紅暈的小臉上,她微微的側着小臉,沒有看他,想一個含羞帶卻的小女人,他在她身上見過最多的冷漠和對峙不再,眉眼看着不再冷豔,而是柔和低垂,一張小臉胭脂未施,乾乾淨淨的,皮膚很細膩很白希,小鼻頭微翹,多了一抹調皮的感覺,跟她往日給他的感覺大相徑庭。

    他才知道,原來,她不但可以冷豔高貴,同樣的也會有溫柔小女人的一幕,興許,她以前還是一個愛笑愛哭的女孩兒……

    想到這,不知爲什麼,他想起了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女,她俏皮的眨着靈動的大眼,惡作劇的藏在他身後,小孩子般的用玩具水槍將他灑一身水,他怒,她卻眨着無辜的大眼,小媳婦般委屈的扁着小嘴看着他……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曲淺溪,大手緊緊的將她的小手攥住,將她身影跟記憶中遺留下來不算清晰的身影慢慢的重合,低沉的聲音輕輕的喃呢,“小侑……”

    曲淺溪微微一怔,漂亮的大眼裏驚喜立刻涌現,小嘴壓抑不住的往上翹,胸膛劇烈的起伏着,張了張小嘴,想要說話但由於過於驚喜,忽然間卻什麼也說不出來,鼻頭微酸,激動的反握他粗糙的大手,“你……終於認出……”

    此時,連慕年卻一把的將她推開,深邃的眼眸微微的眯起,曲淺溪根本沒有預料到他會忽然間郵政舉動,一步步的往後退,站不穩,身子往地下跌……

    在她以爲自己要跌落跟地板親密接觸時,男人伸手抱住她的腰,下一秒,她已經被他緊緊的抱在懷裏。

    曲淺溪頓時鬆了一口氣,吸入鼻腔的熟悉的男人氣息讓她嘴角微微的翹起,但她還沒來得及多呼吸兩下,他忽然又將她推開。

    同時,他又往後退了一步,轉身就要離開。

    曲淺溪才穩住腳步,見到他離去,心一急,“連慕年!剛纔——”

    連慕年沒有回頭,背對着曲淺溪站着,“剛纔是我認錯人了。”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搶白了,曲淺溪維持着要說話的嘴型,愣住了,但眼裏受傷的神色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掩飾。

    沉默片刻,曲淺溪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你……什麼意思?”

    連慕年沒有回答,只是說,“我還有事,先上樓了。”

    曲淺溪想起了那些照片,心裏一頓,叫住了連慕年,“等一下,連慕年,你跟我說清楚,你口中的那個小侑其實——”

    “不要說了,我說我認錯人了,你們不相似,你可能不相信,但我剛纔似乎把你當成了小侑了……”

    曲淺溪抿脣,鼻頭倏地一酸,頓時清醒過來,怔怔的看着連慕年,有些東西,到底是她搞錯了還是他搞錯了?

    在見到他寫在照片上的些的那些字的時候,她想他可能將許美伊當成她了。

    但現在,她忽然清醒過來。

    也忽然的發現,十二年前的事情,會記得的,真的只有她一個人。

    如果他是因爲十二年前的那個她而跟許美伊在一起的話,那真正的她站在他面前八個多月,他怎麼會一點兒記憶都沒有,她知道她跟許美伊雖然有一定的相似度,卻不至於會讓人認錯。

    這段時間裏,她也沒有聽他說起過十二年前的任何事情,如果他真的是因爲這件事跟許美伊在一起的話,許美伊自然是知道的,那她在見到她時,許美伊就不會一字不提。

    所以,想錯的人就只有她。

    心,忽然變得透涼,身子顫了下。

    連慕年曲淺溪的臉色幾秒鐘時間內忽然變得刷白,薄脣緊緊的抿起,薄脣動了動,眼底多了一抹不忍,喉嚨滑動了下,他微微的啓脣,“曲淺……”

    曲淺溪聞言微微的擡頭看她,眼底微微的溼潤了,只是男人卻沒有看到,因爲他的手機忽然震動了下。

    他抿脣,匆匆的瞥了眼曲淺溪,就接起了電話,看了眼來電顯示,連慕年意識下的就看了眼曲淺溪,他沒有再說話,轉身走開一段路後,才接起電話。

    曲淺溪一路目送他離開,他似乎是刻意的壓低了聲音,但曲淺溪還是敏感的聽到了一個敏感的詞語,小侑……

    曲淺溪站在原地,沒有動,不到十秒,她就看到男人氣場的身軀焦急的走出了客廳,直接的走出了老宅,慢慢的消失在曲淺溪可以預想到的地方。

    由始至終,男人都未曾回過頭來看她一眼,或者是想一想她此刻是什麼心情,甚至,他還毫無芥蒂的跟她承認他將她當做許美伊了……

    …………………………………………………………

    連慕年離開老宅,不久之後,就達到了醫院。

    他擰着眉頭走進病房,闊步的做到*上。

    許美伊見到連慕年忙起身,連慕年一把阻止了她,“好好的躺着,別亂動。”

    許美伊聽話的乖乖的躺着,但她嘴角處一樣揚着的笑容是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忽視的。

    連慕年緊握着他的小手,看着她刷白的臉色,俊臉沉了下來,憐惜的輕撫着,他沒有看一隻都守在許美伊身邊的付修揚,“怎麼回事?怎麼會忽然間又燒起來了?”

    付修揚抿着薄脣,也有些不高興,也有些擔心,“醫生說冷着了。”

    連慕年皺眉,這次開口針對的卻是許美伊,“又亂踢被子了?”他的語氣雖沉,卻難掩痛惜,同樣的眼底也有深深的內疚。

    如果昨晚他沒有匆匆的趕回去,一晚上好好的照顧她,或許她不會再次的發燒。

    許美伊沒有說話,只是委屈的低着頭,可憐兮兮的微微擡眸看連慕年,一副你別生氣,我也不想的模樣。

    連慕年看着,心一軟,沒有再責怪她,幫她拉好被子,“累不累?”

    許美伊看見連慕年的模樣,就知道他不生氣了,頓時笑得無比的開心,抱住連慕年的手臂不撒手,“不累……”

    連慕年嘆了一口氣,叮囑她一會兒,就強迫她睡下了。

    許美伊閉上眼睛,不一會兒又掙開眼睛,撒嬌的嘟起小嘴,“年,你別走,陪着我好不好?我今早醒來時你不在,等下我醒來的時候你不可以不在了哦。”

    連慕年溫柔的將她額頭上有些凌亂的髮絲撥至腦後,微微的點頭。

    許美伊知道他不是一個輕易食言的人,頓時就放心的閉眼入睡了,但一雙小手還是僅僅的將他的手臂抱住。

    連慕年見許美伊睡着了,而付修揚在坐在一邊,他回頭看了眼好友,語氣淡淡的,“修,你*沒睡了,先回去睡吧,我這兩天沒什麼事了,小侑我會照顧好的,你放心吧。”

    付修揚頓了下,想起連慕年說好今天早上會過來,一聽到他說許美伊睡下了就沒趕過來,抿起的嘴角滿是諷刺,“記得你說過的話,我不想聽到小侑跟我說你沒空過來然後給我打求救的電話。”

    連慕年似乎沒見到付修揚眼底的諷刺,他轉過身,淡淡的說:“謝謝。”

    付修揚頓住了往外走的腳步,語氣也很冷淡,“關於小侑的事,從來就不需要你多此一舉的道謝,這是我心甘情願去做的,而我這麼做,也並非爲了你,你應該知道纔對。”

    連慕年沒有說話,微微的側頭,餘光瞥了眼付修揚,付修揚見連慕年似乎沒有開口的打算,轉身離開。

    連慕年看着她甜美的臉龐,脣角微微的翹起。

    只是,不知什麼時候,微微的翹起的嘴角,慢慢的凝結在嘴邊。

    許美伊睡着了,嘴角上還掛着甜美的笑容,腦袋依賴的往他的身邊靠着。

    昨晚,曲淺溪躺在他的身邊,露出一樣的笑臉。

    似乎想起了些什麼,連慕年的眼眸眯了下,瞳孔微微的收縮。

    眼前的這張小臉他只要閉上眼睛就能想象得出來,同樣的,曲淺溪冷漠的小臉上的一顰一怒他夢中也描繪得出來。

    兩張都非常熟悉的臉龐,卻從未感覺懂啊他們之間有相似之處,但是又是爲什麼,他會將他們認錯,他會將去牽i型當成眼前的人?

    心底慢慢的又開始變得煩躁起來,但,依舊沒有答案。

    ……………………………………………………

    曲淺溪在老宅住了兩天,而連慕年在那天匆忙的離開後,就沒有回來過,連一個電話都沒有打回來。

    連安昂夫婦一如既往的忙,那天出門後就沒有回來過,家裏也只剩下她跟老爺子跟小糰子。

    這兩天,曲淺溪看起來跟平常無疑,不好不壞,依舊的跟老爺子下棋,跟小粉糰子玩遊戲,解答他十萬個刁鑽的爲什麼。

    老爺子不知道連慕年那天早上回來了,在週日早上曲淺溪說要離去時,不悅的說,“國家經理都沒有他忙,叫他回家,才呆多久就不見人影了!”

    曲淺溪微微的垂眸,語氣平和的說:“爺爺,現在近年末,公司有很多事情多要忙,說不定他還真的比國家經理忙呢。”

    “你就會幫他說好話!”老爺子沒能被曲淺溪的三言兩語就給說服,“我這就給他打電話,讓他回來接你回去!”

    “別,爺爺——‘

    曲淺溪抿脣阻止,但老爺子已經撥通了那邊的電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