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十七章 醉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十七章 醉貓字體大小: A+
     

    曲淺溪趴在桌上,美目朦朧的注視着高腳杯的藍色液體。

    “是啊,很熟悉的名字呢。”她被冠上這個名字十三年,比現在這個名字還要久,能不熟悉嗎?

    而連慕年在念“小侑”的時候,她甚至以爲他叫的人,就是她。

    “淺淺——”

    她對曲淺溪家裏的事瞭解得透切。

    任萱蔓看着滿眼苦澀的她,不知從何安慰。

    她知道曲淺溪的爸爸在她媽媽死之的前一天大肆的將外面的女人兼帶孩子,一同接回家。

    然後,將剛失去母親的她趕出家門,那對母女佔了屬於她們母女的所有東西。

    她媽媽的喪事只有年僅13歲的她和年邁的外婆料理。

    她原本以爲,那對母女奪取的僅是屬於她們的身外物,想不到,她們還奪取了她們的身份。

    難怪,她那衣冠**的父親,在她還沒辦好母親的喪事時,威迫她改名。

    她現在才明白,她們連屬於她們母女的名字也一併奪取。

    任萱蔓輕拍着曲淺溪的背脊,不知該說什麼,才能使她心情好過點。

    她知道,曲淺溪雖恨那對母女,但她最恨的人是那個給她姓氏給她名字的父親,恨他竟然如此狠心和狼心狗肺。

    酒水一杯接一杯,穿腸而過,麻痹人的大腦神經。

    曲淺溪搖搖晃晃起身,迷糊的喃喃,“我……我去洗手間。”

    看着眼前的醉貓,任萱蔓後悔跟她出來喝酒。

    頭痛的扶額,不放心的將她扶到洗手間。

    見她一路閉着眼眸,昏昏欲睡,她皺眉。

    “淺淺,你弄好後就在門口等我知不知道,我去結賬。”

    將曲淺溪扶進洗手間,觀察會兒曲淺溪後,纔不放心的離去。

    大腦亂得像一團漿糊的曲淺溪,迷迷糊糊的在洗手檯洗手,似乎玩上癮了,嘻嘻笑起來。

    “醉城”客人多,洗手間雖大,但也勉強夠用。

    擦覺到身後不耐煩的目光,她意識下的往旁邊挪。

    迷糊搖晃間,出了洗手間,根本忘記了自己來目的地的目的。

    身子跌跌撞撞的往外走,模糊間與碰頭之人撞了滿懷。

    女人淡雅的清香伴着淡淡的酒水獨特香氣,魅惑男人的感官。

    心,一動。

    程展玄性感的喉結微動,擡眸觸及攤在他身上的美人,眸色一深。

    是她……

    雅言廣告有限公司的設計總監。

    她粉脣微嘟,似乎在撒嬌,皺着小鼻子磨蹭着他的胸膛,異常酡紅的臉蛋告訴他,她喝醉了。

    他臉色一動,眸子微暗。

    這樣的她,跟那天兩人商討公事的冷傲截然不同。

    既性感,又可愛,卻毫不做作。

    性感與純真並存,獨特的組合,無與倫比的漂亮。

    相反,似乎她昔日擺在臉上的客套於冷漠纔是做作。

    呯呯……

    心臟,不受控制的亂跳。

    他眸子一動,忽然掏出手機,摟着懷裏安靜得像貓咪的人,咔嚓的拍了幾下。

    曲淺溪皺眉,見他在拍照,眨眨美目。

    很久沒有接觸過攝像頭的她,醉後性子全然展開,配合的比起剪刀手,嘟起小嘴賣萌。

    不久,她玩膩了。

    皺眉,嘟起小嘴,擡眸看向身邊的男人,偏着腦袋,似乎在想他到底是誰。

    腦子混沌得像一鍋粥,眼前的身影和記憶深處的重合。

    嘟起的小嘴忽然扁了扁,在男人毫無預兆下,緊緊抱着他。

    程展玄驚愕,呆滯的看着眼前未施粉黛的漂亮素顏。

    小鹿亂跳的心再次翻滾,燙得他心口顫抖。

    他已經無法再思考太多,奪回了主權,將她緊緊的融入懷裏。

    “你——你這個**!”

    任萱蔓回來,見到的就是曲淺溪被一俊帥的男人強迫的抱在懷裏的情景。

    頓時火冒三丈,手提包毫不客氣的招呼在他的身上。

    小嘴一直唸唸有詞,“你這個大**,衣冠**,你都對我的朋友做了什麼!”

    被人打擾,程展玄不悅。

    只是懷裏已經空了,被他抱在懷裏的人挽着任萱蔓的手臂,迷迷糊糊的,“小蔓……”

    “都給男人佔便宜了,還叫什麼叫!”任萱蔓沒好氣的低吼,惹來來往的人紛紛側目。

    但她可管不了這麼多,對程展玄怒吼,“臭男人,你滾不滾!”

    程展玄臉色黑了,他二十多年的輝煌人生,有誰敢這麼對他程大少爺大呼小叫,指揮他做事?

    這個女人在找死!

    他陰着臉抿脣,纔想說話,但那邊的朋友已經往這邊走過來,而周圍指指點點的人越來越多。

    他俊臉越來越黑,眸子冷厲的看了任萱蔓一眼。

    只是……

    見她護着曲淺溪的姿勢十足十的像護着小雞的老母雞,眼底浮現了一抹笑容。

    怒意減退,眸子留戀的瞄了眼曲淺溪,轉身離開。

    ……

    清晨醒來,頭昏腦脹。

    曲淺溪悶哼的揉着腦袋,她看了下時間,七點。

    比她生理時鐘早了半個小時。

    給任萱蔓留了紙條,駕車回家。

    她洗漱一番,下樓做早餐時,隔壁的主臥房的門也隨之打開。

    他昨晚就回來了,該在家裏的人卻不在。

    他昨晚很淺眠,沒鎖上的房門,微小的響聲都能鑽進他耳朵裏,他知道她回來了。

    他臉色陰沉,盯着僅瞥了他眼便下樓的女人,臉色更加難看。

    她**未歸。

    **,十多個小時,能做的事很多。

    他薄脣微掀,諷刺,“曲淺溪,夜不歸宿,長本事了。”

    一晚宿醉,腦子還是脹痛,身子又疲憊,心情着實欠佳。

    昨天的事浮現腦海,腦袋更痛,心也難受了起來。

    她選擇漠視他,默然進廚房。

    他臉色更加陰沉,身上強大的氣場直要將人粉碎。

    但也更加的心煩意亂,跟着她進來廚房。

    她皺眉,“你進來幹什麼?出去!”他這麼大個人像一根柱子佇在這裏,只會阻礙她。

    她厭煩的態度,讓他非常不舒服。

    眉頭深蹙,抿脣看她。

    她在切蔥花,波浪長髮撥至一邊,露出如白天鵝般優美白希的脖子……

    欣賞的深邃目光驟然一滯,瞬間捲起狂風暴雨。

    “曲淺溪,這些是什麼?!”

    她露在空氣中的脖頸跟鎖骨佈滿了紅點!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