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70.幸福眼淚,味無窮!(大結局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70.幸福眼淚,味無窮!(大結局上)字體大小: A+
     

    車子前行時候,女子的目光凝向窗外,眼神有點兒飄忽。

    她的安靜惹得一旁的男人似乎有些不開心,他長臂一伸,把她整個身子都摟抱入懷。他的頭顱貼入她的頸窩,動作異常親暱。

    屁股坐到秦修揚的大-腿上,蕭蕭眉頭一皺,伸手便推他的胸膛:“你做什麼,放開我!”

    “別動!”秦修揚沉着聲音開口,與女子拉開了一定的距離,眸色深深地看着她:“蕭蕭,你知道我是怎樣的xing子的,可別隨便挑戰我!”

    “秦修揚,爲什麼你不放開我?”蕭蕭秀眉緊蹙着,眸眼裏異常瑩亮:“我們這樣,有什麼意思?不如你放開我吧,我們都可以海闊天空。”

    “放開你?”秦修揚淺薄一笑,指尖突然便捏住了她的顎位:“蕭蕭,你覺得我會放嗎?在我重新來到你身邊,以不一樣的身份與你相處以後,你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沒有!”蕭蕭毫不猶豫地迴應:“在我心裏,秦修揚還是秦修揚!還是原本那個喜歡欺負人的男人!”

    還是那個……我莫名便會想要站在你那邊的人!

    只是,你的心裏卻沒有我的存在,那樣我們要何苦折磨彼此呢?大家都不快樂,在一起做什麼?

    所以,她沒有把心裏所想的那些告訴他。

    “沒有?”秦修揚輕聲重複着她的言語,嘴角沁一抹冷冽笑意:“所以,你來找俞秋織,想要逃離我身邊嗎?”

    “你……”蕭蕭爲他這樣的言語一驚,好一會,才咬着脣瓣否認:“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蕭蕭,你不是笨蛋,你以爲我就是笨蛋了嗎?”秦修揚輕哼:“你的腦子想什麼,別以爲我不知道!”

    “你監視我?”蕭蕭挺直了脊背,猛然從他腿上跳開,不意忘記了此刻彼此正在車子上,頭頂便撞了一下車頂的天花,整個人都一陣暈眩,只差點沒倒往地板。

    秦修揚很自然地把她再度扣回了懷裏,掌心沿着她被撞着的地方摸了摸,*溺地問:“怎麼了?沒關係吧?疼不疼,讓我看一下。”

    “不用你管!”蕭蕭拍開他的手腕,不悅地瞪着他:“秦修揚,你留不住我的!無論如何,我都會想辦法從你身邊逃開,再也不讓你找到了。”

    “喔?”秦修揚倒也不惱,反而雙眼直勾勾地盯着她:“怎麼說?”

    “我一定會離開你!”蕭蕭高傲地昂起頭,冷冷地發誓:“我發誓,一定會!”

    “可以啊!”秦修揚突然一撇脣瓣,大掌沿着她的腹部輕輕撫去:“那麼,他必須要留下來!”

    蕭蕭的身子一僵,整個人都茫然不知所措。

    秦修揚竟是知道她肚子裏懷了寶寶麼?

    她搖晃着頭顱,小臉積帶着震驚的神色,失聲道:“你在說什麼?”

    “你比我更加清楚吧?”秦修揚冷哼一聲,眉目上揚:“蕭蕭,我絕不會讓你如願離開的。你就算要走,也必帶不走他!”

    “你——”蕭蕭看着他那自信滿滿的模樣,心裏一陣憋悶。她深呼吸,拼命地壓抑下自己體內光澤上漲的怒火,咬牙切齒地冷聲斥道:“秦修揚,你做夢去吧!”

    扭開臉,打算從此不再理會他。

    秦修揚不怒反笑,看着她那漲紅的側頰沁出一層淡淡的紅暈,身子微微往前一傾,緩慢地吻上了她的頸窩。

    肌-膚被他的脣瓣觸着,蕭蕭一陣驚心。她急速後仰身子想要避開男人,不意對方放在她腰間的手臂稍微一鬆,她便差點仰着倒在地面上。她反應神速,焦急地伸手環住了男人的脖子,怒目圓睜地看着他:“秦修揚,你混蛋!”

    明明知道她懷孕了,竟然還做出這麼過分的動作。

    “所以,你乖乖呆在我身邊就好。只要你不鬧,我會待你好好的!”秦修揚眉眼閃爍,一抹沉暗的流光從他眼底流轉而出:“乖乖聽話好不好?”

    此刻的他是溫柔的,那寬厚的手掌,正緩慢地摩擦着她纖細的小手。

    本來,面對這樣的他,蕭蕭是心動的。畢竟眼前這男人,俊美如斯,那雙瑩潤的眼睛便如同上好的美玉,清亮奪目,那內裏閃爍着的熠熠光芒,好像能夠把她整個靈魂都吸附了去。可惜的是,此刻他手指摸索着的位置,正是她右手掌心那顆痣位上——

    她心裏驀然一冷,整個身子都僵直,原本軟下去的心臟,在這個瞬時好像被撕裂一樣疼痛不堪!

    閉了閉眸,她淺薄一笑,眼裏盛滿了嘲弄之色:“秦修揚,留一個壓根不喜歡你的人在身邊,有什麼意思?”

    “誰說沒有意思的?”秦修揚輕輕離一聲,掌心順着她的肚腹撫去:“你不是還可以爲我生兒育女嗎?我可以給你一世無憂的生活。”

    原來,他留她在身邊,僅僅只是因爲她肚子裏懷着的這個孩兒罷了——

    蕭蕭的心越發寒涼,對着男人冷漠一笑:“秦修揚,你以爲我會要這個孩子嗎?”

    “你說什麼?”秦修揚眸子一眯,冷眼看着她。

    “我不會要這個孩子的,我會把他打掉。我纔不要爲你生孩子……嗯——”

    蕭蕭的言語還沒有全部表達完畢,小嘴便被秦修揚那有力的大掌給壓制住。她眨着眼睛,瞳仁裏散發着幽冷的光芒,呼吸也停滯住。

    秦修揚咬牙,眼底有抹陰鶩的冷光浮出。他嘴角撇了一下,眸色深若暗海,冷聲道:“蕭蕭,這個孩子無論你想不想要,都必須要給我生下來!”

    “你休想!”蕭蕭毫不猶豫地迴應了過去。

    “好啊,你不生的話,那就叫蕭茉來生好了。”秦修揚眉目一揚,聲音淡而無味:“我想她應該是很樂意幫我生的!”

    蕭蕭但覺身子一陣寒意襲來,整個人都呆滯住,連呼吸都無法正常通暢。

    這個男人,怎麼會知道蕭茉的存在?明明,她已經很久沒有與妹妹聯繫了的——

    “蕭蕭,你的一切,我都掌控其中。”看着她那呆滯的模樣,秦修揚反轉手背沿着她的臉頰輕輕地拍了拍,低聲語道:“我想你那妹妹正是情竇初開的時候,以我條件,想她做什麼,她都必定會做!”

    “秦修揚,你不要以爲每個人都會受你所控!”蕭蕭被他刺激得大怒,咬着牙便咒罵道:“你要是敢動他,我死也不會放過你的!”

    “嘖嘖!”對她的惱羞成怒秦修揚只是淡聲應對:“不要生氣嘛,而且,我怎麼會捨得讓你就這樣死去呢?乖乖呆着,如果你敢逃走,我保證一年以後,你就會變成我孩子的阿姨!”

    “你——”蕭蕭氣得胸-膛不斷地起伏,後話接續不上。

    秦修揚對她惱怒的模樣完全無動於衷,反而笑意融融地道:“我想,亂-倫這種事情,你不會想做的吧?”

    蕭蕭眼眶涌起了淡淡的潮紅,咬着脣,扭開臉不看他。

    只是,這樣卻是折服了。

    秦修揚這個混蛋,除了他自己以外,對任何事物都壓根不會在乎的!所以,他肯定說到做到!

    這個魔鬼!

    她的妹妹才十八歲,她怎麼能夠讓她忍受被他欺凌的苦楚呢?

    “一開始就乖乖的不就好了嗎?”男人指尖輕捏着女子的顎骨,讓她轉過臉與自己對視,眸色深深:“我喜歡聽話的女人!”

    “抱歉,我不是你的女人。而且,也不會當你的傀儡。”蕭蕭擡起下巴,眼睛裏透露着高傲的色彩:“秦修揚,你這個惡魔,總有一天你會不得好死!”

    “等你有能力讓我不得好死的那一天,我不會反抗!”秦修揚無所謂地抿了抿脣,低下頭,在她的嘴角印下一記親吻,聲音是一如既往的悠然自得:“我在等着那一天的到來!”

    他的冷靜與理智,是她永遠學不會的。

    看着那人近在咫尺的晶燦眼睛,蕭蕭終是無力地闔了眼睛。

    目前,無論她怎麼樣做,都絕不是他的對手——

    她要忍,然後尋找機會與他對抗!

    只要堅持,總有一天會成功的!

    ————————

    從餐廳出來以後,千乘默並沒有直接開車回永樂苑,而是與女子一併上了山頂。

    一開始俞秋織並不樂意,畢竟她出來的半天,孩子要吃奶,她擔心自己不回去的話,小孩子會哭。一個母親最害怕的就是孩子哭了,那樣她的心肝都會揪起來的。

    只是,千乘默卻向她再三保證唐劍會好好照顧她,硬是攥着她上了山。

    山頂位於庸城的城郊邊沿,平日來這邊旅遊散心的人極多,但今天一路行來都是空無一人,好像只有他們的車子在半山上爬蜿着。一開始的時候俞秋織倒沒有什麼想法,直到到達了山頂,時至日落黃昏,她纔開始有些不解地盯着男人詢問:“千乘默,天黑了,這裏什麼都沒有,你帶我來做什麼?”

    “看日落啊!”千乘默淺笑,眉眼裏透露着清湛的神采,顯得相當興奮:“今天晚上我們在這邊過!”

    “什麼?”俞秋織立即便拉下了臉:“不行!一整個晚上不回去,憶兒哭了怎麼辦?”

    “寶貝兒,今天聽我的。”千乘默硬是攥着她下了車,把她拉到那塊讓旅客坐着看日落的石頭上坐下,把她整個人都摟抱入懷,低聲道:“今天,是屬於我們的日子,與平常不一樣,整個世界就只剩下我們兩個——”

    聽着千乘默的言語,俞秋織莫名地心裏一悸。

    他們生活在一起的時日好長好長了,但真正屬於他們彼此兩個人的時間還真的不多。一開始的時候不相愛,甚至是相互折磨,後來卻又因爲重重困難而貌合神離,如今明白了彼此的心思,再在一起的感覺自然是不同的。

    她輕輕地彎了一下脣瓣,擡起眉眼凝向男人,但見那人正情深款款地看着自己,心裏便是一動,失聲道:“爲什麼?”

    “因爲我想要好好享受着我們彼此相愛着,只屬於對方的時刻!”千乘默掌心順着她的臉頰輕撫過去,:“這樣,讓我自己覺得活着纔有意思!”

    他的言語溫柔得好似柳梢劃過湖裏靜謐的水一樣,輕輕的,卻讓俞秋織的心裏盪漾出圈圈漣漪。

    她伸出拳頭,往着男人的胸-膛輕輕砸了一下,有些無奈地笑了笑:“千乘默,你真自-私,都成爲孩子的父親了,還在只顧着自己的感受。”

    “我們以後不要再生孩子了。”千乘默把她擁緊,在她的額頭親吻了一下:“至今我都沒有辦法忘記那天在直升機上你把憶兒生下來的痛苦表情,當時,其實我很害怕……但是因爲在過去的那陣子裏知道你跟江衡生活得很快樂,我就在仇恨着,見不得你們好……”

    沒有愛,便沒有恨!

    人,總是沒有辦法去抑壓住自己的七情六慾,這個男人,應該是受慘了她吧!否則,不會爲她做了那麼多事情,甚至差點斷送xing-命!

    誠如,她也同樣無怨無悔!

    俞秋織身子往着男人的胸-膛靠了過去,輕輕地嘆息了一聲:“千乘默,那些事不要再提了,已經過去了。”

    如若沒有傷過痛過,怎麼會知道哪一個纔是自己心裏的明月呢?

    “我知道你善良,不怪我,但那種苦,我真的不願意讓你再受了。”千乘默把她摟緊,輕輕地摩挲着她的肩膀:“老婆,往後我們只要有彼此就好了!”

    “還有憶兒呢!”俞秋織“啐”他一聲,不悅道:“無論任何時候,你都不能夠把我們的孩子給忘記了。”

    其實他不想她再生孩子的原因,也就是知道她會緊張孩子多過於他……雖然這樣想真的有點兒自私,但他更想她多花心思在他身上——

    當然了,這些他自然不會告訴她。

    千乘默抿着脣笑了笑,掌心捧起了她的小臉,道:“孩子……是我們愛的結晶,我怎麼會忘記他呢?只是,比起他,我更在乎你!我想一輩子都牽着你的手,一直活下去——”

    說到後面,他的聲音轉輕,眼裏似乎有抹黯然的光芒劃轉而過。

    俞秋織的心裏便是一疼,她反手握住了男人的手,讓自己的小臉摩挲着他的手心,溫柔地道:“千乘默,只要相信就會有奇蹟,你不會有事的。”

    她是知道他在擔心手術的事情吧!

    千乘默淺笑,沒有爲此發表意見。

    “千乘默,看那邊!”俞秋織的視線沿着西邊的落日那端看去,雙眼便閃出了瑩瑩亮光:“好漂亮!”

    滿天的丹霞色彩把整個世界都籠罩住,橘黃的紅日正慢慢地落下,卻依舊是金燦燦的相當耀眼。

    俞秋織嘴角沁出一抹溫雅的笑紋,掌心環住了男人的肩膀,笑容絢麗璀璨。

    千乘默被她的笑容感染,嘴角也是不由自主地勾了一下,大掌順着她的肩膀扶過去,與她一併看着日落。

    “千乘默,一天結束了,黑暗就會來。可是,只要我們靜靜地等待着,太陽明天還是會升起來,我們就會看到光明瞭,對嗎?”俞秋織把頭顱窩在男人的懷裏,輕聲道:“日子這樣日復一日地過着,但只要身邊陪着自己的那人是心裏想着的那個,就足夠了吧?”

    “嗯。”千乘默扶住她,聲音相當輕柔:“我們都不必太過貪心,只要有對方就足夠了!”

    俞秋織眼裏便閃出了愉悅的光芒,她昂起頭顱,手臂沿着男人的脖子一摟,傾身把自己的脣瓣送到了男人的嘴角。

    他們在一起的那麼長時間裏,女子鮮少會主動,在這樣的氛圍下她親吻了她,倒是讓千乘默有些失控。

    千乘默情緒明顯被她帶動,他深暗的眉目裏,透露着一層層跌宕的光芒。

    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樣熱烈地親吻對方了,追憶過去,理應是在她離開之前吧……後來再相見,一開始他們有着各種誤會,加上她生產過後身子還在恢復狀態裏,他壓根就沒有機會對她上下其手。就算是近段日子彼此和好,他也不敢逼得她太急,就怕物極必反。而且,他們中間如今又夾着一個千乘憶,所以一次真正的親熱都還沒有試過。如今無論天時地利氛圍都適合了,他自然不想再控制自己。

    感覺到胸前微微發涼,俞秋織錯愕地瞪大了眼睛,掌心沿着男人的肩膀便是一推。

    被她猛然推開,千乘默有些錯愕地看着女子,一臉的茫然不知所措。

    “我……還不行。”俞秋織輕輕地咬着下脣,小臉一片嫣紅,感覺丟臉極了。

    天啊,剛纔她主動去親了千乘默,而且還那麼熱情——

    雖然明知道彼此心裏都只剩下對方了,但她才生產不久,身子還沒有恢復到最好的狀態,如果千乘默真要與她做什麼,這裏又是荒郊野外,萬一突然有人出現,那她豈不是找地洞鑽也無門?

    “害羞啦?”看着她那粉頰在夜幕即將拉開時候俏麗可愛,千乘默低低地笑了一聲,大掌順着她的後頸撫去,低着眼瞼與她對視:“真看不出來,我家的老婆大人紅起臉的時候這麼好看。”

    “你不要臉。”俞秋織嗔怪地瞪他一眼,輕輕哼道:“千乘默,不要在這裏。”

    “你害怕有人來?”千乘默左右環顧一翻,笑道:“你知道爲什麼今天這裏沒有任何在看日落嗎?”

    “不會是……”俞秋織瞪大了眼睛,看着男人頻頻點頭,立即便明瞭。

    這裏肯定是被他包了下來,所以那些想要上山的,都被他的人隔絕了去。

    俞秋織有些無奈地翻了記白眼,惱道:“你真是的,破壞別人的約會。”

    “我說了,只是今天。”千乘默一臉無辜的模樣,大掌摟抱着她的腰-身摸了又摸,道:“今天,只能夠是我們兩個。”

    “天馬上要黑了,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太陽已經完全地沒到了西山裏,俞秋織看着那片霞光也慢慢地消散,有些失落地道:“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那麼漂亮的落日。”

    “小傻瓜,你不是說只要相信,就會有奇蹟嗎?”千乘默掌心摸了摸她的發端,道:“會有那麼一天的。”

    俞秋織的眼眶卻泛出了淡淡的潮紅色彩,看起來有些憂傷。

    “你不相信我嗎?”千乘默這時最見不得她不高興,連忙低聲哄道:“放心吧,我的手術是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千乘默,你……”俞秋織本來想問他爲什麼不跟她一起共同承擔那種痛苦與壓力,但又怕自己會說中他的心事,只好勉強地撐開了一抹淡笑:“以後我要來這裏的時候,你就要馬上帶我來。”

    “當然了!”千乘默揉了揉她的小臉:“無論你想做什麼,我都會絕對支持的!”

    俞秋織的脣邊笑容終於燦爛了些許。

    千乘默側過身,眸色沿着天際凝睇過去,眼神飄忽:“秋織,曾經我認爲這個世界誰沒有誰都是正常的,但是現在……倘若沒有了你,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去品嚐到幸福的滋味。”

    俞秋織擡起眼皮,眸光直勾勾地看着男人。

    千乘默也垂着長睫毛看她,深邃的眼底一片柔情似水:“就是因爲你,讓我重新學會了相信。也懂得了,原來幸福可以很甜。就算在得到它以前我們承受了許多的痛苦,現在想着也是值得的。”

    她一直都不願意相信這個世界有童話故事,但如今她自己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所以……俞秋織眼眶裏涌出了潮潤的水霧,看着那個男人的視線也有點模糊了。

    “傻瓜,你怎麼這個表情?”千乘默有些慌了神,指尖沿着鼻尖輕輕捏了一下:“你可千萬不要哭啊……”

    “如果是幸福的眼淚,那就多流一點也無所謂吧?”俞秋織眼皮輕輕一眨,那凝滯在瞳仁裏的淚水便籟籟而落。

    幸福的眼淚麼?

    千乘默忍不住低低一笑,指尖順着她的臉頰撫過去,低頭吻住了她那晶瑩的淚珠兒。

    一遍一遍,深切地吻着,好像那淚水,美味無窮!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