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52.除了你,我誰也不管不要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52.除了你,我誰也不管不要了!字體大小: A+
     

    總去停屍房,好像有些黴氣——

    俞秋織這刻卻管顧不得太多了,她駐足在房門前沿,深深地吸了口氣,便用力一推。

    千乘默,但願你還沒有離開!

    因爲我不想再與你錯過。

    室內靜悄悄的,幾乎沒有絲毫人氣可言。她掌心按壓在心臟位置,目光沿着四周環顧一翻,臉色卻是一變。

    男人斜靠在牆壁邊沿,頭顱歪在一邊,似乎是陷入了昏迷當中。

    “千乘默。”俞秋織急速奔了過去伸手推了推千乘默的肩膀搖晃好幾下,看不到男人反應,心裏便是一顫。腦海裏,突然想起了歐陽錦說起他病情的事兒,她的指尖便抖動着沿男人的鼻翼前沿探過去。

    在那裏探索不到丁點氣息後,她的指尖便開始發涼。

    “千乘默,你不能死,你給我醒過來!”她掌心往着男人的臉頰拼命地拍了幾下,對着門外便高聲呼叫:“救命啊——”

    靠在牆壁位置的男人身子一傾,整個人便都往着地面栽倒下去。

    俞秋織的心都提到了半空,焦急地把他的頭顱往着自己的懷裏拉了進去,摟抱着他的肩膀便哭喊着道:“千乘默,你醒醒,你不能死,你要死了,我不會原諒你的。我不會快樂,但我也不會忘記你。你給了我那麼多折磨,我都沒有報復你,你不能死,給你醒來!”

    她的拳頭,一下下地砸在男人的身上:“不準死!快點……”

    言語至此時,她感覺到自己的衣袖被人輕輕地扯了一下,不由頓住了聲音,目光幽幽地盯着那個勉力撐開了眼皮的男人,秀眉一絞,怒道:“靠,你沒事幹嘛在這裏裝死?”

    “我……”

    “去死吧!”俞秋織手心往着他的肩膀奮力一推,看着他的頭顱往着牆壁撞過去,起身往他的胸-膛砸了一腳:“混蛋,又騙我!”

    被她的腳板用力踩了一記,千乘默悶哼,在她要抽腳離開時刻一揪她的褲管,道:“秋織,別生氣了好不好,我不是故意的,剛纔我真是暈倒。”

    “暈倒你怎麼會沒氣?”俞秋織一臉惱怒:“你分明是騙我。”

    “我是間歇xing休克。”千乘默手心用力一拉女子的腿腳。

    俞秋織本來就是一隻踩在他胸-膛上的,這時因應着他的力量失了衡,整個身子都往着地面栽倒下去。她驚呼一聲,卻感覺到自己的腰-身被人一摟,整個人便都跌入了一個寬厚的懷裏,感覺不到半分疼痛,那人溫熱的氣息籠罩在周遭,煞是好聞。

    但卻無法平息她心裏涌起的那股怒火!

    她小手握成拳頭,持續不斷地襲打着男人壯碩的胸-膛,連帶着咒罵道:“痞子,放開我,混蛋……不要摸!喂——”

    長臂圈緊她的肩膀,男人的吻如雨點一般落下,把她的小嘴給封堵住,席捲了她的氣息,讓她無以逃脫。

    “嗯——”俞秋織瞪着眼睛,眼裏迸射出幽怨的火花,那雙漂亮的眼裏,一閃一爍着異樣的亮光。

    男人的脣-舌霸道地佔據着她的小嘴,反反覆覆地吻了好一會,在她氣息喘不過來之時,方纔慢慢移開,輕吻着她的嘴角低聲語道:“寶貝兒,你真甜。”

    “去你的。”俞秋織完全不吃他這一套,手背覆過脣邊,憤慨地道:“馬上滾開!”

    這時他們的姿勢已經換了,男人不知何時早已經把她壓制在地板上,脊背那冰涼的觸感與胸-膛感受到他體溫的熾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簡直就如同冰火兩重天。

    在停屍房的地板上做這等事情,她惱死了。

    “還在生氣?想我死?我要真死了,你又捨不得。”千乘默有些無賴地往着她的粉頰位置輕輕地啄了一下:“是吧?”

    俞秋織別開了臉不理他。

    知道她的心思被自己說中,千乘默愈加囂張,他頭顱往着女子的頸窩裏埋了進去,輕咬着她的耳珠:“秋織,我知道是我不好,我千錯萬錯,你原諒我這麼一次好不好?”

    “不好!”

    “你也有點錯的不是嗎?”

    “是的……”俞秋織是個直心腸的人,被他這樣的言語誘出了真-相,不免懊惱,用力一拍他肩膀:“千乘默,你這個卑-鄙小人!”

    千乘默不怒反笑,大掌包裹住她纖-細的小手,含情脈脈地盯着她看:“我承認,但都只是因爲想要把你留在身邊而已。”

    “你可能隨時會死的。難道你要我跟一個快死的人在一起嗎?”俞秋織倔強地盯着他,言語直戳他的痛處。

    千乘默的眸光便是一黯,那緊凝着她的眼睛,有着複雜的情緒。

    接觸到他的視線,俞秋織心裏有些絞痛。

    他們這些彼此傷害着,有什麼用呢?到頭來,他若真的死了,最痛的還不是她麼?

    但此刻強烈的自尊卻容不得她去低頭,所以她只扭轉臉不看他。

    不看,卻也還是很痛——

    “我現在才明白當初書容對我的那種感情,這裏很痛。”千乘默大掌握着女子的小手一直往着自己的某個心房位置慢慢地捂過去:“秋織,就算我只能夠在這個世界停留哪怕只有一秒,但只要你在身邊,我便會覺得很幸福。所以我求求你,留在我身邊好嗎?”

    “難道你就沒有想過你死了以後我會很傷心嗎?要我看着你死,我情願跟你再沒有任何關係。”女子的情緒有些激動,衝着他怒吼道:“你混蛋,每次的痛都要我來承受,你不是個人。”

    “是,我禽-獸,我不是個人,可我這顆心,只有你。”千乘默看着一向隱忍的她此刻淚眼盈盈,心裏一陣抽搐,急速低頭輕輕吻上她那水霧茫茫的眼睛:“寶貝兒,別哭了,你哭到我心都碎了。”

    “你根本就沒有心。”

    “我有,我有的。”千乘默一遍遍地吻着她的眼睛:“現在,它是爲你跳動的。”

    俞秋織抑止不住嗚咽,小手驟然環上了男人的脖子:“千乘默,你死了,我怎麼辦?我們的孩子怎麼辦?”

    “我不會死的。”千乘默翻身起來,把她往着自己的懷裏帶去:“爲了你和孩子,無論如何,我都會活下去。”

    “真的?”俞秋織把小臉從他臂膊裏探出來,淚眼閃閃地看着他。

    “當然是真的。”千乘默脣瓣一彎,信誓旦旦:“總是會有辦法的。”

    俞秋織心裏卻好像壓了一塊大石般,有些喘息不過來。

    其實,她深知這個男人是怎樣瀟灑的一個人。在歷經了四年前童書容的離去,頹廢以後,他已經練就得相當的冷酷無情。此刻他爲她許下這樣的諾言,實屬不易了。可命運卻總是那麼喜歡開玩笑,讓他們在歷經了重重困難以後,卻還要給予他們再努力也無法經受的考驗——

    “千乘默,如果你死了,我會另外找一個人嫁了。”俞秋織昂起頭:“我不會爲你守寡的。”

    “喔?”男人脣瓣輕勾,饒有興趣地盯着她:“看來,我的寶貝兒是想嫁給我了。”

    呸呸呸——

    俞秋織爲自己的言語直吐血,惱怒地用力一推千乘默:“誰要嫁給你,做夢!”

    千乘默長臂把她往着自己的胸-膛一攬,笑得甚是愜意:“不嫁的話,怎麼守寡?”

    “你去死!”被他這般*,俞秋織大怒,拼命地扭着身子要退離開去。

    “我不死。”千乘默卻篤定地道:“我要陪着你慢慢變老,直到海枯石爛。”

    “爛招,爛話!”

    “秋織。”男人的聲音甚是認真,而且極度溫柔:“就算老天爺想要我的命,我也會跟他抗爭到底。大不了,我毀天滅地去!”

    “你沒有那個能耐。”

    “我有。”

    他的聲音,帶着強烈而霸道的氣勢,好像他足以睥睨天下!

    這樣的言辭,聽得俞秋織心裏莫名痠痛。

    她停止了鬧彆扭,擡起臉看着男人:“那你要答應我,以後都不許騙我。”

    “那當然了。”

    “無論我做什麼,你都要支持。”

    “這是自然的。”

    “以後心裏不準再有其他任何的女人。”

    “愛過你以後,就一直只有你啊!”

    “可你跟童書容訂婚了。”

    千乘默斜飛了眉,淡淡解釋:“你離開的那六個月,我一直都沒有把心放在她心上。她也明白了,所以只求我圓她最後一個夢而已。”

    “你們……真的沒有想過複合?”

    “小傻瓜,要是我還愛着她,便不會對你如此執着了。”

    雖然明知道那樣對童書容很不公平,但聽到男人的言語,俞秋織心裏還是覺得甜滋滋的。

    無論如何,在愛情的世界裏,絕不可能容納第三個人的。所以,他與她之間,容不下童書容!

    “她會不會很難過啊?”她輕撅了一下脣瓣,有些憂心地道:“會不會想不開?”

    “不會。而且,就算會,那也不關我的事了。”

    “千乘默,你真冷血。”

    “我只能這樣。”千乘默輕摟着她肩,在她脣瓣上印下一記深吻:“除了你,我誰也不管不要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