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41.跳飛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41.跳飛機字體大小: A+
     

    這個地方,有一輛直升機過來,已經是轟動人心的大事了。更何況,那個坐在直升機裏的男人,是俞秋織這時最爲驚懼的對象!

    他們纔在討論着這個問題,那人便出現了。這意料着……江衡的決定已經太遲——

    “天啊……”俞秋織掌心撫住自己那已經圓鼓鼓的肚子,焦急地握抓住江衡的手袖,道:“江衡,怎麼辦?”

    “不要怕,我不會讓你有事的。”江衡護到了她面前,看着那個從機艙裏跨步而下的男人,眉眼裏積聚出的清冷亮光一閃一爍。

    那人,一步一步靠近。

    俞秋織的心,直線下墜。

    她可以感覺到那人渾身散發出來的凜然氣勢,更多的是,他那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瞳,浮出的暗沉陰戾之色,好像能夠把整個世界都摧毀!

    “秋織,你要小心肚子,不要激動。”江衡知道她還有半個月便到預產期,所以此刻先以安撫她的情緒爲主。他大掌握住了她的柔荑,低聲語道:“不會有事的。”

    “真的嗎?”若是平日,俞秋織必不會害怕那男人,但這時他來勢洶洶,她沒有理由不害怕——

    “真的,相信我,不會有事的。無論如何,我都會護着你和孩子!”江衡伸手環住她的肩膀,看着千乘默已經跨步進入了屋子,便扶着女子坐了下去:“你乖乖坐在這裏。”

    俞秋織深呼吸,對他點點頭,指尖揪住他的衣袖,低聲道:“若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告訴他……”

    她既然已經決意離開那人,便不想再與他有任何的交集。更何況,她前幾天才聽聞到他要與童書容訂婚的事情……

    就算她再怎麼希冀着千乘默心裏能夠有自己的存在,對他的作爲容忍也還是有限度的。既然他已經選擇了與童書容在一起,那麼她便不會再給自己受傷的機會!

    孩子,更不能千乘默。因爲這是她與他唯一的關聯與記掛,她要留在自己身邊——

    “我知道。”江衡拇指從她的臉頰滑過,低下頭沿着她的額頭位置輕輕吻了一下。

    隨後,轉身看向那個淡淡地凝睇着他們的千乘默。

    “不錯嘛,還有時間在這裏纏*綿的。”千乘默眸光沿着屋子掃去一眼,眉眼裏,有抹淡淡的譏誚色彩劃過:“住在這種地方,跟着自己的姘頭卿卿我我,很開心吧?”

    聽聞他那冷淡的言語,俞秋織的心裏一抽。

    終究還是會覺得好疼、好疼——

    “默少是大忙人,想來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吧?”江衡對他的嘲弄恍若未聞,只冷淡道:“今天來我們這鄉下小地方,到底有什麼指教?”

    “江衡,本少爺沒心情與你說廢話!”千乘默眸光沿着俞秋織臉頰一掠,聲音淡而無味:“我要她!”

    “不可能!”江衡給他的,只是那麼冷漠幾個字。

    “不可能?”千乘默音量高了幾個分貝,視線在他們身上來回轉移,其後邁開了步伐,緩慢地往着女子走過去。

    俞秋織的心眼兒都提到了喉嚨,她呼吸微滯,小手剪着握在後方,胸-膛起伏甚大!

    江衡在千乘默幾乎靠近俞秋織的時候擋住了他,冷淡道:“默少爺,你不是已經與童小姐訂婚了嗎?還來糾纏秋織做什麼?現在我們一家人生活得很好,不想被任何人打擾。如果你沒什麼事,請儘快離開,否則……我會叫警察!”

    “你覺得警察局那幫廢物會幫你們做什麼?”千乘默輕撇了脣,漠然地斜睨着他:“趕我走?”

    在庸城,誰不知千乘家是最不能得罪的?豈會有人與他們作對?

    江衡神色陰冷,那緊蹙着的眉,好似蠕動着的毛毛蟲,絞在一起,雙瞳散發出來的暗沉冷光,悉數都落於千乘默身上:“聽默少的口氣,是想要用武力來解決問題了?”

    “是又如何?”千乘默一臉倨傲:“你能奈我何嗎?”

    “我不能!”江衡眉宇蹙緊,側過身指向俞秋織:“但默少爺你可有想過秋織的想法?”

    “她的想法?”千乘默嘴角一撇,眉眼裏,掩飾不住譏諷亮光。

    “你從來都沒有考慮過她的想法,從一開始就自以爲是做着你認爲對的事情,卻不曉得她到底要什麼。”江衡冷漠地盯着千乘默,一聲嗤笑:“現在她不想看到你,你便應該離開而不是逼迫於她!”

    千乘默不語,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江衡眉眼一眯,也同樣回瞪着他。

    兩個人,誰都不再說話,氣氛一度僵持。

    感覺到彼此間的對峙把周遭的空氣都凝固了去,俞秋織只覺呼吸有些困難。她輕咬着脣,慢慢地擡起臉,眸光沿着千乘默凝睇過去,道:“默少爺,你我之間的恩怨情仇,當日已經說明,我們結束了,爲什麼你還要糾纏於我呢?”

    “結束?”千乘默的目光終於緩慢地從江衡臉頰上轉移去看向俞秋織,聲音淡而無味:“我有說過我們結束了嗎?”

    俞秋織的臉色便涮白了。

    回想起來,一直都好像是她在說,而他完全沒有爲這件事情做過任何的說明。可是這半年多來他不都是在沉寂着沒有尋她的麻煩嗎?怎麼如今卻突然殺了過來呢?

    她心裏有些驚怕,看着男人失聲道:“那你想怎麼樣?”

    倘若是她能夠做到的要求,她一定會做。

    “這話……問得好!”千乘默雙手交握在前胸,眸光膠着她俏麗的小臉,笑得沒有任何的溫度:“我千里迢迢到這裏來,你說我想怎麼樣?”

    “我又不是你,我怎麼知道你想怎麼樣?”看着他那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的模樣,俞秋織心裏有股莫名的氣惱。她深呼吸,指尖壓向自己的肚腹位置,在心裏拼命地提醒着自己一定要儘量把情緒平靜下來,否則她便會不鬥先輸!

    “你不知道?”千乘默一聲冷哼,驟然伸出手臂一揪她的臂膊,冷冷地道:“俞秋織,你還真是沒心沒肺啊,竟然敢跟我說不知道?”

    “我本來就不知道你想要做什麼。”雖然懷孕已達數月,但俞秋織並沒有怎麼長胖。她的手臂幾乎只是皮包骨,是以被男人那樣壓制着,疼痛到令她的秀眉絞到了一起。她唯有咬緊了牙關,才忍住沒有叫喚出聲。

    “你再敢說一遍試試?”千乘默手上的力量又是增加了數分。

    俞秋織倒抽口冷氣,只覺得脊背冷汗涔涔——

    “千乘默,你弄疼她了!”江衡本想讓他們自己解決所有的問題,但見千乘默把俞秋織給弄疼,立即便伸手往着他的腕位一握,沉聲道:“快點離開她!”

    “要放開的那個人是你!”千乘默絲毫沒有要搭理於他的意思,目光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俞秋織,當然,出口的言語還是針對着江衡的:“你信不信,我只要往着她的肚子起一下腳,他們母子便會共赴黃泉?”

    江衡神色沉冷,但見俞秋織對着自己搖了搖頭,只好放鬆了握着千乘默腕位的大手。

    俞秋織咬着下脣,隱忍着那種椎心的疼痛,直視着千乘默道:“默少,爲什麼?爲什麼你可以原諒童書容,甚至還一如既往地深愛着她,無時無刻都帶期望等她回來。在她回來以後,你還可以那麼大度地譴人去保護她,現在,卻不可以放開我呢?”

    除了想追尋一點點屬於我的自由,想爲自己留一點點的自尊,我並沒有什麼對不起你啊——

    原來愛與不愛的區別,就是這樣的啊……

    心裏,莫名地澀痛起來,一抽一搐。

    “我早就跟你說過,背叛我的人,不會有好下場的。”千乘默把她往着自己的懷裏一帶,聲音裏透露着一股幽冷的寒意:“知道爲什麼我之前一直都忍讓着你,卻在現在來找你嗎?”

    “爲什麼?”俞秋織順着他的意思問了下去。

    千乘默卻不回話,只是勾脣一笑,突然側過臉,隨即彈了一記響指。

    一道修-長的身影從外面閃了進來,對着千乘默點了點頭。

    那人不是唐劍還是誰呢?

    俞秋織正疑惑他們要做什麼時候,千乘默已經攥着她的手把她往外面拉扯出去。

    “不……”察覺到他想做什麼時候,俞秋織急速地掙扎着想要把自己的纖手從他的大掌裏抽離出來。

    可惜,未果。

    江衡自然也明白千乘默意欲何爲,是以長臂往前一傾,想要去攔千乘默的去路,但千乘默的掌心沿着俞秋織的肩膀一壓,大掌壓制住她的喉嚨,冷淡地道:“江衡,你是不是想我現在就把她掐到喘不過氣來?”

    “千乘默,不准你傷害她!”江衡眉眼清冷,目光死盯着他:“你不能傷害她!”

    “不準,不能?”千乘默眉目輕揚,瞳仁裏,一抹冷漠的嘲弄光芒折射而來。隨後,他微微一傾身,長臂橫抱起俞秋織,便直接往外面走去。

    “秋織!”江衡欲傾身前往,不意唐劍卻伸手擋了他。

    俞秋織的掌心也是拍打在千乘默的胸膛上,終於抑止不住惱怒地斥喝道:“千乘默,你放開我!”

    千乘默完全恍若未聞,反而是加快了腳步,很快便把她摟抱了出去丟上了直升機裏。

    “我不要跟你走,放開我……”被他丟到座椅,雖然那位置很是柔軟,但俞秋織還是感覺到肚腹有股異動傳襲開來。那是一種隱隱的疼痛,跟男人握抓着她手的力量不同,好像把她整個內臟肺腑都撕裂一般的鈍痛——

    “你以爲你還有得選擇嗎?”千乘默高大的身子壓到她身旁,目光沿着她肚腹凝睇過去,冷哼道:“今天本少爺就是要帶你走,你沒有拒絕的權力!”

    “你無恥!”俞秋織側開臉欲要避開他的視線。

    “我無恥?”千乘默用力一捏她的下巴,雙瞳散發着冷寒且陰鬱的光芒,冷冷地盯着她道:“相較於我的無恥,你不是更加不知廉恥嗎?你是我的女人,卻揹着我在外面勾-搭男人。現在,把肚子也給弄大了,你以爲自己還能夠把這個孩子生下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俞秋織伸手去拍他的手腕:“你放開……”

    她的肚子現在是越來越疼了,若一直留在這裏承受他的壓抑,她不曉得自己與孩子會不會出事——

    這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你想走?可以啊!”千乘默揚起了眸淡淡一笑,目光沿着機艙外面看去:“不過你的姘頭可是跟來了。”

    俞秋織隨着他所示意的方向凝睇出來,但見江衡果然是飛躍着奔了過來。他臉上凝聚着擔憂的神色,跟在他後方的唐劍倒是悠然自得,好像是故意放他過來的。她心裏不由得警鈴大作,錯愕地盯着千乘默便道:“千乘默,你想做什麼?”

    “很快,你就會知道了。”千乘默勾脣一笑,那模樣卻是令人感覺到陰森森的冷。

    俞秋織心裏一緊,搖着頭顱便道:“不要,千乘默,拜託你不要傷害他。”

    “不是我要傷害他,是他自己想關上門來的。”千乘默長臂沿着她的肩膀一摟,眸眼如玉地看着已經欺身上來機艙的男人,濃眉一揚,便道:“江總監,歡迎光臨啊!”

    江衡眉目一沉,冷冷地盯着他。

    唐劍也急速上了機艙,對着那飛行員使了個眼角,那人便啓動了直升機離開草地。

    “秋織,你沒事吧?”江衡看着俞秋織小臉糾結在一起,連忙焦急地詢問道:“有沒有不舒服?”

    “我沒事。”俞秋織搖了搖頭,強忍着肚腹那股越發強烈的疼痛,笑得很是勉強:“你呢?”

    “我也沒事。”江衡同樣咧脣淡淡一笑。

    千乘默看着他們眉來眼去的模樣,瞳仁一縮,眼底閃爍出一抹暗沉的冷光。他冷撇了一下脣瓣,指尖沿着俞秋織的腹位便是狠狠一勒!

    “呀……”本來便已經足夠疼痛的感覺如今越發強烈,俞秋織終是忍不住低呼了一聲。

    “秋織……”江衡一驚,連忙往前移了身子。

    “不準過來!”千乘默冷漠地開口。

    “秋織……”江衡沒有理會他,只是目光緊凝着女子腿腳位置那緩緩地流淌出來的血水,神色一變:“天啊,你要生了?”

    聽聞他這樣的言語,千乘默的目光便也順着俞秋織的腿-間凝視過去。

    女子這時已經渾身癱軟,整個身子都蜷縮起來……

    “千乘默,你快放她躺下去。”江衡咬牙,冷聲斥喝道:“她要生了!”

    “要生了?”看着他緊張的模樣,千乘默心裏莫名生起了一股火氣。本來,能讓她懷孕的人是他,這時卻換了另一人,叫他怎麼不生氣呢?是以,他一聲冷笑,手臂擡了起來,對着江衡冷冷道:“站住!”

    看着他舉起來那支黑洞洞的槍口,江衡的身子僵在了原處。

    “不要……”俞秋織焦急地搖晃着頭顱,捂在肚腹的掌心揪緊了衣衫,額頭已經有許多的汗水流淌了出來。

    “秋織!”江衡的視線已經從千乘默手上握着那支手槍裏移離開去,身子往前一跨步,欲要靠近俞秋織。

    “你敢過來,我就一槍把她肚子裏面的孩子打死!”千乘默的手慢慢地轉了過去,咬牙冷笑道:“到時候一屍兩命,我看你如何是好!”

    “千乘默,你這個瘋子!”江衡惱怒,掌心握成了拳頭:“你知不知道她肚子裏面的孩子根本不是我的?”

    “喔?”千乘默似乎並沒有任何的意外,只冷漠道:“這種說法不錯嘛,但你們覺得我會相信嗎?”

    他在這個時候竟然不願意相信他們——

    江衡有些不可思議地看着他:“你在胡扯什麼?我說的是真的……”

    “真的?”千乘默嗤笑:“想利用這個藉口來保住你們的野種吧?”

    聽聞他說這話,俞秋織縱是肚腹甚是疼痛,卻還是直接伸手往着他的臉頰給甩去了一巴。

    千乘默垂着眸冷冷看她,眉眼裏積聚着一抹幽冷的光芒!

    “是……江衡就是……想要爲了……保護我們母子,但……他不是野種,是我跟江衡……的孩子!”俞秋織氣息有些粗喘,卻還是咬牙吐出了這樣的言語。

    江衡立即便要飛撲過來想要從他手心裏把俞秋織救出去,但卻較千乘默起腳往着他的肚腹狠狠一踹!他跪倒在地,嘴角有抹血絲沁出。可見,千乘默下腳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江衡……”俞秋織想要爬過去。

    “回去!”千乘默把她往着座椅角落一丟,居高臨下地盯着江衡:“江衡,你放心吧,我會讓你和她的野種出生的!”

    因爲,他要等他出來以後,再弄死他!

    這就是她背叛他的代價!

    江衡擡起臉冷冷地看着他。

    千乘默晃了一下手上的槍,淡淡道:“乖乖地呆在這裏,讓她自己去生。否則……我讓他們母子都死!”

    他的聲音,凜冽無情,好像在宣告着他要說到做到!

    江衡咬牙,看着*榻位置那女子小臉絞在一起,痛苦的模樣不言而喻。只是,她依舊努力地咬着脣瓣,好像是要忍住那痛苦——

    “要生,就自己脫衣服,自己用力生。生得出來,算你們的野種走運,生不出來,就讓他胎死在你腹中好了!”千乘默也不看女子,背向着她,聲音裏淡而無味。

    他竟如此的狠——

    俞秋織心裏悲涼,卻已經管顧不得那麼多,畢竟,若孩子出不來,便定會如他所說的那樣胎死腹中。

    她努力地彎着腰,把自己的褲子拉開,努力地調整着呼吸,任憑着一陣陣的痛楚把她整個人都包圍住——

    時間,一點一滴。

    女人的悶哼如同一道斷斷續續的旋律,讓趴在地板上的江衡心裏疼痛。他的臉色有些頹敗,指尖握緊着拳頭,纔沒讓自己衝出去與千乘默拼命。

    他知道這個時候千乘默壓根已經篤定了秋織肚子裏那孩子是他的,所以纔會對她那麼殘忍。只是唯恐自己會說多錯多,所以只好隱忍着,什麼都不去說!

    許久、許久——

    江衡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好像已經被時間給磨毀,隨着那女子的叫喚變得淒厲與絕望,他的心都絞在一了起,整張臉便都灰敗下去!

    終於……

    “哇——”

    “啊……”

    嬰兒的哭響聲音伴隨着女子的輕呼一併在機艙內回落,在預兆着那個孩童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

    江衡整個人便都輕鬆了下來,凝睇着那個整個人都鬆懈下來,脫下自己外套把嬰兒裏住了女子,眼裏閃出了神采。

    俞秋織嘴角沁出了淡淡的微笑,低下頭顱輕輕地吻了一下那個渾身上下尚且被血液沾染着的嬰童,擡起眼皮對着江衡淺淺一笑。

    卻聽千乘默冷笑,指尖那把手槍順着江衡晃了晃,隨有意要對他出手。

    她急速把孩子放下,身子往前撲,讓那男人對着江衡出手的準度偏頗了。

    因爲被她撲來的力量所致,子彈只擊中了江衡的肩膀。

    (這裏一段是楔子情節,因爲不想讓大家覺得九是在充字數,便不加諸在這裏了,請大家見諒!大家如果覺得連接不上來,就回頭看一下楔子啦。)

    對她捨身相護於江衡,千乘默是惱怒的。他對她提出“非她死便是江衡抑或讓他們的野種代替他們的罪孽”這種說法,不過只是想威迫於她。畢竟之前他一直都因爲她的背叛而無法原諒,只是,倘若她願意乖乖求饒,然後回到他身邊的話,興許他還會考慮再給她一個機會……

    甚至,可以不計較她是否心屬江衡——

    但她怎麼都沒有料想到,那個女子竟然如此倔強,直接便因應着他的威脅往下跳。

    看着那個女子的身子往下躍出去,他的身子急速便往前一衝,同樣地跳了出去。

    秋織身子急速下墜,那種感覺好像在不久以前,自己曾經經歷過——

    只是,那一回有一個溫暖的手掌拉住了她。

    她從沒想過,這一回也如是——

    不同的是,這一次他們彼此卻錯位了……

    ——————

    今天更新在這裏,這個月九很忙,但也算是堅持下來了。希望在新的一個月裏,九還能夠繼續得到大家的支持。整個文走向後期,估計月中前會結文。結局九會好好寫,大家不用擔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