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37.有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37.有病?字體大小: A+
     

    “歐陽錦!”千乘默驟然霍地起身,手掌往前騰了出去,隔着一個辦公桌面,指尖揪住歐陽錦的衣領,冷冷地道:“你不要給我在這邊耍嘴皮子,馬上給我坦白,她到底怎麼了?”

    看着他眼底涌出的凜冽光芒,歐陽錦在心底無奈地嘆息一聲。想來,他要是再戲弄這個男人,遭殃的必然是自己。是以,他嘴角一抿,對着他輕聲道:“先放開!”

    千乘默一聲冷哼,用力甩了一下他。

    哪裏有求人求到想要揍人份上的?

    歐陽錦十指交叉,雙手平放在桌面上,低聲道:“默少爺,這件事情我來給你說明一下吧!聽你這麼說來,我想秋織患的是憂鬱症。”

    “什麼?”千乘默濃眉一蹙,不悅地道:“她無緣無故的,怎麼會患上憂鬱症?”

    “這個很難說的,現在她懷孕的,而且……最近這段日子,她不開心。”

    “你怎麼知道她不開心?”千乘默半眯起眼瞼,雙瞳冷幽幽地盯着歐陽錦。

    “你忘記了那天我去過你的永樂苑嗎?”歐陽錦撇了一下脣瓣:“難不成你忘記自己的家裏出現了一個不該出現的人嗎?”

    千乘默目光一凝,有些錯愕地盯着他。

    他明白歐陽錦的意思,他是指……童書容。

    她的出現,讓俞秋織不開心了?

    可是,那個女子對童書容進駐永樂苑的事情並沒有表現得不滿啊?甚至,她還徑自幫忙着去照顧童書容,怎麼可能會因爲她而不高興所以患上那個奇怪的憂鬱症呢?

    “你胡說八道!”千乘默冷哼了一聲:“不可能的!”

    “默少,秋織是什麼樣的人你不清楚嗎?或許她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但實際上,她對你與童書容的事情怎麼可能不介意呢?我勸你,還是快點把童書容送走了吧!你讓兩個女子住在一起,就不怕出事?”歐陽錦長吐口氣:“憂鬱症這種病,其實要是出狀況便不好。我怕,她們兩個處在一起,萬一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合,就會有人受傷。他們兩個,現在一個患着重病,另一個又懷孕,要是發生了衝突,傷着誰可都不是什麼好事。”

    千乘默聽聞他的言辭以後,濃眉一斜,開始有些憂心了。

    歐陽錦身子微微前傾一下,低聲道:“默少,我的話就說到這裏,你自己去跟她們談一下吧!我建議,你最好讓她們都來醫院接受治療。畢竟,有病不治那可是大忌。我怕到時候——”

    “行了,我會讓人安排的。”千乘默淡聲打斷了歐陽錦的話語:“在醫院這邊的事情,就由你來看顧了。”

    “知道了。”歐陽錦點頭。

    “我先走了。”千乘默對他揮了一下手,轉身瀟灑便離開了。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歐陽錦便不由自主地輕撇了一下脣瓣淡淡微笑開來。

    千乘默下班以後特意來這邊就是爲了向他諮詢一下何以俞秋織最近總不愛理他的事情麼?

    看來,這位默少爺,對那個女子真真的是上心了!

    ********************

    才走出廚房,俞秋織便看到了童書容帶上房間的大門。她輕輕地抿了一下脣,對着女子點了點頭。

    “聊聊吧!”童書容目光沿着牆壁位置的掛鐘看了一眼,隨後率先走向了客廳。

    “要喝點東西嗎?”看着她纖細的背影,俞秋織低聲詢問。

    “不用。”換來的,只是童書容冷漠的迴應。

    俞秋織只好輕斂了瞳眸,隨着她走往客廳,與她對席而坐。

    童書容眉眼輕擡,輕輕地交疊起自己的雙-腿,淡聲道:“前幾天我跟阿默聊了一會,那是我第一次聽到他親口承認在乎一個人。俞小姐,那個人,就是你!”

    “童小姐,你有話不妨直說。”俞秋織看着童書容眼底閃爍着那抹黯然的光芒,心裏有點不是味兒。

    “我跟阿默經歷了很多,俞小姐,我當初離開他……或許是錯的,但我愛他,不會輸於你。”童書容擡了擡下巴,目光炯炯地盯着她:“我知道你跟阿默的過去,你們之間有過許多回憶……可是,我跟他又何嘗不是一樣?”

    俞秋織眉心輕輕一蹙,十指交握着,目光凝視着她。

    她知道,童書容既然與她說了這些話,必然還會有後續。她要做的,只是耐心等她的後話便可以了!

    “俞小姐,你肚子裏的孩子,真的是阿默的嗎?”童書容輕輕地抿了一下脣瓣,目光熠熠地盯着她:“你是不是真心喜歡阿默?”

    一直以來,俞秋織都以爲童書容是個善良溫柔的人,但料想不到,這刻她竟然會道出這樣的言語。她心裏有些寒意涌起,忍不住對着童書容便是一聲冷笑:“童小姐,我對默少爺是什麼心思,真的是你所關心的嗎?”

    “俞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童書容脣瓣一抿,輕哼一聲:“難不成你覺得我現在連關心一下阿默的權利都沒有了?”

    “我並沒有那個意思。”

    “俞小姐。”童書容昂起了頭顱,瞳眸裏泛起一抹清冷之色:“就算阿默現在的選擇是你,那也不代表你們可以就這樣走一輩子!”

    “我能不能與他走一輩子是我們的事情,好像與童小姐無關吧?”

    “你就不怕,我今天的下場,就是你的明天嗎?”

    “你是在詛咒我?”

    “非也。”童書容一笑:“我與阿默當年那麼相愛,幾乎是沒有對方就活不下去的。可現在我們的結果呢?我現在被他所遺棄了,你覺得……你不會是那樣嗎?”

    俞秋織擰緊了眉,那漂亮的眼睛裏,一閃一爍的。

    童書容見她那般表情,又繼續道:“你真的覺得,你肚子裏的孩子,是阿默的嗎?”

    “童小姐!”俞秋織秀眉一擰:“我的孩子是誰的,我自己一清二楚,不用你來說三道四的。”

    “俞小姐,我希望你不要那麼執着,早點離開阿默。”

    “什麼?”俞秋織輕嗤一笑,看着童書容撇了一下脣瓣,霍然起身:“童小姐,你不覺得你自己說這些話太過分了嗎?阿默他都已經放棄你了,爲什麼你還要苦苦糾纏於他呢?”

    童書容聞言,驟然從沙發位置站了起身,雙眸冷幽幽地盯着她:“俞秋織,你自己用腦子想一下,在阿默的世界裏,到底是誰來先到的?阿默與我本來是真心相愛,因爲你的插入,我們纔會沒有機會在一起的。說到底,你不過是我們的絆腳石,你是第三者……”

    “童小姐!”俞秋織打斷她的言語,把自己的小手遞伸到起來,指着無名指上那一枚銀戒,冷冷地道:“你看清楚,我們之間,到底是誰在戴着千乘默送的求婚戒指!”

    童書容的目光沿着她那纖細的指尖看過去,眼底便涌出了一抹黯然的光芒。

    當年與千乘默在一起時候,他們很開心,但遺憾的是,千乘默從來都沒有送給她過任何關於承諾的東西。便是連當時他爲她設計出的那雙水晶玻璃鞋,到後來都成爲了俞秋織的囊中之物!

    所以,她心裏的遺憾,怎麼能夠有事物能夠彌補得了呢?

    “就算那樣又如何?”她昂起了頭顱:“你的手上的確是戴了他送的求婚戒指,但我可以告訴你,你的手上,一定不可能戴上與他的結婚戒指!”

    她的執着,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願意放棄呢?

    俞秋織指尖往着額頭位置輕輕地按了下去,咬咬牙,低聲道:“好了,童小姐,如果你一定要與我爭辯這件事情,那麼恕我不奉陪了。我們這樣吵下去,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如果你覺得自己與千乘默還有可能繼續下去的話,那麼請你自己去跟他說吧,我想休息了。”

    她轉身,欲要往着房間走去。

    豈料,童書容卻是橫了一步攔了她的去路,她眸子一眯,指尖搭上了俞秋織的肩膀輕輕地一拍,然後深呼吸口氣,對着俞秋織沉聲道:“俞小姐,請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訴我,你膽子裏面的孩子,是不是阿默的。”

    俞秋織擡起眸,目光與她的眼睛交接,瞳仁裏,便是微微一沉。

    “不是,對吧?”童書容對着她微微淺笑,低聲道:“俞小姐,既然不是,你有什麼資格跟阿默在一起呢?”

    “不……”俞秋織輕眨着眼睛,往後退了幾步,雙手輕握成拳頭。

    “俞小姐,不要騙你自己也不要騙阿默了。”童書容低笑一聲,伸手便拉了一下她的腕位:“你跟我來,我們去看一點東西。”

    俞秋織並沒有反抗,任由着她把自己帶入了她的房間裏。

    童書容從放置在*頭位置的那行禮箱裏拿出了一張光碟,然後放入了讀碟機裏,拉着俞秋織便坐到了*榻上,道:“你坐下來好好看一下,便知道所有的情況了。”

    屏幕裏,很快便閃出一幕男女擁抱在一起的場面。

    俞秋織的臉色便是微微一變,指尖不由自主地揪緊了衣角,心裏一陣陣的焦躁起來。

    皆因,這時屏幕上放送着的那些畫面,是江衡與她在*-上相互擁抱着親吻場景。

    男人的手,肆無忌憚地油走在她身上,而她也發出了低聲吟叫的聲音……那樣的他們,不必用腦子也能夠知曉到底在做什麼了。

    “不,我不要看。”俞秋織搖晃了一下頭顱,猛地起身便往着房門衝了過去,拉開後急步奔出去。

    童書容看着她那狼狽消失的身影,嘴角吟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俞秋織,你不要怪我。爲了讓阿默回到我身邊,我必須要這樣做!

    你本來就不該出現在我與阿默的生命裏的——

    我在阿默面前說祝福你們的那些話,再故意對他表現上戀戀不捨,那是因爲我深愛着他!

    我們是各自在努力着把握他,我這樣做,是正常的——

    ***************

    千乘默才推開房門,便看到女子匆匆地從長廊奔了出來,往着她所住那房間的位置而行,不由濃眉一橫,快步趕了上去,在女子快要拉開房門時刻,伸手拉住了她。

    俞秋織的臉色有些發白,雙眼呆呆地看着男人,額頭沁出了晶瑩剔透的冷汗。

    “秋織,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千乘默掌心壓在她的肩膀位置,輕聲詢問:“不舒服嗎?”

    “我沒事。”俞秋織搖晃了一下頭顱,小手扭擺了一下想要從他的掌心裏把自己的臂膊抽出來。可惜,那個男人卻越發的握緊了她,這令她的眉尖一蹙,冷下臉道:“千乘默,你不要碰我。”

    她的喝斥令千乘默濃眉斜飛而起,他長臂沿着她的肩膀一扶,把她小小的身子往着自己的懷裏拉了進去,低聲道:“秋織,你是不是覺得很鬱悶,不舒服?”

    “是!”雖然不知道他爲何會道出自己此刻的感覺,但俞秋織還是冷聲應答了:“所以請你放開我!”

    “秋織!”千乘默爲她此刻的冷漠而心裏一緊,腦海裏卻驟然想起了歐陽錦的言語,是以深呼吸,把自己的情緒都壓了下來,低下頭往她的額頭位置輕輕地親吻了一下,道:“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如果你想要發火,沒有關係,你衝着我發就可以……”

    “我讓你放開我!”俞秋織掌心往着他的胸-膛用力地砸打了一下:“千乘默,你這個混蛋,以前自己埋下了風-流賬,現在來把我給煩死了。你想要*人,去找你的童書容去,不要來煩我。”

    她的聲音有些尖銳,一反常態。

    千乘默眉心一皺,掌心撫住了她的臉頰:“秋織,你爲什麼會說這種話?難道在你的心裏,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還不夠嗎?”

    “你其實還是很喜歡童書容的是不是?”俞秋織昂起頭顱,冷冷地看着他:“如果你不是喜歡喜歡着她,爲什麼要把她留在永樂苑?你根本就是捨不得她,但你又想着既然對我做了承諾,便不能夠負我。千乘默,你想要一腳踏兩船是不是?”

    “不是!”千乘默想也沒想便直接否定了女子話語:“我對她,不過只是有一份責任在而已!”

    “責任?”俞秋織一聲冷笑,嘴角里浮出那弧度帶着濃郁的譏誚:“怎麼可能只是因爲責任?以前你們是那麼的相愛,沒有對方就活不下去的。現在卻突然告訴我,你其實是喜歡我的。千乘默,你是因爲想我幫你生孩子才故意那樣說的對不對?你又想要利用我,你把她留在身邊,是因爲你還需要她。你哄着我想等我把孩子生下來,就把我一腳踢開對不起,你……嗯——”

    後面的話語她沒有全部吐出來,脣瓣已經被千乘默的嘴巴給堵住。

    男人的脣舌,霸道地入侵了她手嘴裏,肆意地纏着她的舌頭用力地吮咬着,好似是想要給她懲罰——

    俞秋織的小拳頭拼命地往着他的肩膀襲打,卻阻止不了他的越發猖獗的動作。

    因爲身子本來便不好,加之這些日子因爲妊娠反應而沒有胃口進食,這時的俞秋織身子完全地癱軟了下去。到了後來,她只能夠依偎着男人,有氣無力地任由着他爲所欲爲。

    千乘默吻了她好久,才慢慢地放開了她。他的指尖輕撫着她的小臉,柔聲道:“秋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要否定你所有的揣測,因爲那些都不是事實。你想要我把書容送走,可以,我現在就讓唐劍送她離開好不好?”

    他扶住她的肩膀輕輕一推,讓她調整了呼吸站穩身子以後,轉身便想要往着童書容的房間門前走過去。

    俞秋織小臉一皺,伸了手臂扯住男人的衣袖。

    千乘默側過臉淡淡地凝睇着她。

    “我是不是很無理取鬧?”俞秋織擡起眼皮,目光與男人交接:“千乘默,我不想失去你,可是……”

    腦子裏,想起方纔在童書容屋子裏面看到那些景象,心裏不由一痛,咬住了下脣。

    千乘默反手握住了她的小手,道:“小傻瓜,你現在這樣不是沒有原因的。我知道你現在患上了憂鬱症,沒有關係,我會體諒你的。”

    “什麼憂鬱症?”俞秋織不悅地蹙眉:“你覺得我有精神病?”

    “我不是那個意思……”

    “千乘默,你纔有病。”俞秋織驟然一拍男人的腕位,往後退了好幾步,咬着牙道:“要不是你招惹了那麼多的*賬,我現在就不用受那麼多的窩囊氣了。我……”

    “秋織!”千乘默看着俞秋織又要激動起來,立即便打斷她:“你先深呼吸,不要生氣好不好?”

    孕婦容易生氣,得了憂鬱症的孕婦更是容易生氣。所以,他要體諒!

    “我根本沒有在生氣,我只是在說事實而已。”俞秋織推開了他,轉過臉,掌心沿着自己的額頭壓了下去:“千乘默,我們之間的問題不僅僅只是因爲你以前的情感問題,還有我自己的——”

    她說到這裏,咬咬牙,慢慢地轉過臉看向千乘默,眼裏有抹黯然光芒泛起。

    千乘默卻只是淡淡一笑,對着她溫馨道:“秋織……明天,我約了醫生,我們一起去醫院一趟吧!”

    “去醫院?”俞秋織蹙了一下眉:“去醫院做什麼?”

    “你現在的情緒不太穩定,我們去檢查一下你的身子。”千乘默溫雅一笑,道:“就這樣定好了。”

    “千乘默……”

    “乖,這次聽我的,好不好?”

    看着男人眼底涌出來那抹帶着希冀的光芒,俞秋織的心一軟,緩緩地點了一下頭。

    千乘默便淡淡笑開了,伸手沿着她的發端輕輕吻了一下,道:“好了,你先進去休息一下,我去給你做些東西。”

    “你不累嗎?”俞秋織伸手爲他把外套取下:“還是你先回房休息一下吧,我幫你做些東西吃。”

    “你確定?”這些天她基本上都不怎麼理會於他的,這時候她願意給他做東西,令他們之間那些間隙好似都消逝了。

    “確定,去吧!”俞秋織淡淡地點了點頭。

    “好,我先去洗個澡,你呆會叫我。”

    “知道了。”

    “要幫忙的時候也可以叫我。”

    “好了。”

    “如果覺得不開心,一定要跟我說。”

    “千乘默,你說夠了沒有?”俞秋織不悅地鼓了一下腮。

    “夠了,別生氣啊!”看着她小臉染起一抹不悅神色,千乘默連忙對她揮了揮手,快速沒入了房間裏。

    俞秋織便無奈一笑,往着廚房走了過去。

    在他們都離開客廳以後,不遠那長廊位置的某扇房門緩慢地拉開。

    女子的臉出現——

    *****************

    “你今天做的東西很好吃。”千乘默吃飽以後,舒服地一聲長嘆:“我吃得好撐。”

    “要不要陪你出去散散步?”俞秋織起身便要去收拾碗筷。

    “你坐着,這事情讓我來做就好了。”千乘默立即壓住了她的小手:“你做飯,我刷碗,我們夫妻該好好合力來過生活纔是。”

    俞秋織瞪他一眼:“什麼夫妻,我又還沒有嫁給你。”

    “反正是遲早的事啊!”千乘默傾身,在她的脣角偷了一記香吻,然後快速收拾碗筷去了。

    俞秋織看着他往着廚房走去的背影,心裏一暖。

    與他在一起,感覺還是很好的。那個平日高高在上的男人,這段日子總是在不斷地遷就着她——

    “秋織,你去披件外套,現在天氣涼了,出去散步要加衣。”千乘默的聲音從廚房裏傳了出來。

    “知道了,我幫你把衣服也拿來。”俞秋織起身,走出了廚房,經過客廳時候,看到那男人的公文包還放在桌面上,不由快步走了過去幫他拿起來。

    只是,公文包下方放着的一份文件卻赫然出現在眼前,令她的臉色驟然一冷。

    她的小手,慢慢地把那文件拿了起來,顫悠地去打開裏面的內容。

    文件的中間,夾着幾張清晰的照片,而文件裏面的內容,讓她整張臉都失色一般蒼白起來。

    爲什麼……會這樣?

    ——————

    今天更新在這裏啦,明天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