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36.殘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36.殘忍字體大小: A+
     

    童書容在永樂苑入住後,接連數天都很安靜。她每天都只是留在房間裏,甚至連用餐時間都不願意出來,也沒有提過任何的意見。是以,每天都是俞秋織給她把東西送到房間裏。而期間,馬成義曾來過想見她,但被她拒絕了。

    千乘默好似也在與她鬥氣,從來都沒有進去看過她。

    每次俞秋織去見過童書容,千乘默都會詢問那女子有沒有衝她發脾氣,好似是,他更加在意她而非童書容。

    “她情況怎麼樣?”這天,俞秋織從童書容的房間出來以後,千乘默對她招招手,示意她過來坐下。

    “還是老樣子。”俞秋織把端盤放到茶几上,附着男人遞過來的長臂坐到了柔軟的沙發位置:“你前幾天不是挺忙的嗎,怎麼今天這麼空閒在看電視?”

    “我有件事想跟你說。”千乘默雙腳優雅地交疊起來,大掌攬住她的肩膀,沿着她的臉頰輕輕地親了一口:“是好事。”

    “喔?”俞秋織揚起眉,緊盯着男人疑惑地道:“有什麼好事?”

    “老三接管了跨世紀集團。”千乘默淡笑,後-腰往着沙發軟-墊靠了過去,低聲道:“這不是一件好事嗎?”

    千乘御麼?

    俞秋織瞪了男人一眼,有些好笑地道:“三少爺接管跨世紀集團不是你奶奶早就預定的事情嗎?你自己已經擁有帝國集團,肯定對跨世紀集團沒有興趣的吧?三少爺有自己的起點,而你與你父親的誤會也消除了,相信你奶奶不會再偏頗於你們,的確是一件好事!不過,這與我好像沒有多少關係吧?”

    “我的意思是,老三既然已經接管了跨世紀集團,那麼我便再無責任去管轄那邊的事情了。那麼我跟你,便不再需要去計較太多事情,可以放心與對方在一起了。”千乘默握住了她的小手放到嘴角輕輕地吻了一下:“這還不是好事嗎?”

    原來如此。

    看着他眼底流淌出來的瀲灩波光,好似是那璀璨絢麗的星光一般,俞秋織心裏一動,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對着男人淺笑道:“這是好事。”

    經歷了那麼多事情,甚至是生與死……如今她面對任何事情都不再如往時那般執着了。她現在只想過着平靜的生活,等等着自己的孩子出生,只要他平平安安的,其他一切都不再重要。

    所以,面對童書容入住永樂苑,看着千乘默跟童書容的僵冷,她也並不打算爲他們做些什麼,任由着他們順其自然便好!

    是她的,逃不掉,不是她的,想如何把握,始終都抓不住的。

    “你看起來怎麼好像不開心?”察覺到女子只是一笑而過,千乘默濃眉輕絞了一下:“書容給你氣受了?”

    “沒有。”俞秋織搖頭,擡起眼皮與男人對視:“只是覺得好像一切困難都過去了,現在這種平靜生活,不知道自己該去追求些什麼。”

    千乘默的眉眼便輕蹙起來,握緊了她柔荑:“秋織,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一定要告訴我。”

    “放心吧,我可是覺得自己什麼的風浪都見識過了,還有什麼是過不去的?”俞秋織輕抿了一下脣瓣,頭顱往着男人的胸-膛輕靠過去,低聲道:“順其自然就好。”

    她話雖如此沒錯,但千乘默卻緊蹙了眉,他撫着她肩膀的輕輕拍了幾下,低聲附和道:“很多事情是不必強求,但必要時候,還是要好好把握住的。”

    俞秋織沒有再說話,只是輕闔了眼皮,呼吸甚是均勻。

    “秋織?”千乘默濃眉一皺,低下頭顱緊盯着女子,但見她卷長的睫毛下,那漂亮的眼睛已經閉合,不由輕咧着脣瓣淡淡一笑,彎身把她摟抱起來,往着女子居住的房間走了過去。

    把她放到*榻以後,他傾身爲她覆上了被單。

    看着女子恬靜的容貌,他指尖撫過她的髮絲,眉眼裏,透露出一抹沉暗的亮光。

    其實,還有一件事情,前幾天他便應該告訴她的,只是卻一直都沒有開口——

    那便是,那個對她威脅最大的人,已經離開了庸城。

    “累的話,好好睡吧!安心點,無論有任何事情,等你撐開眼睛的時候,我就你面前。”他低頭,沿着女子的前額落下輕輕一吻,才起身離開。

    才帶上房門,卻見對面那位置,一道修-長的剪影佇足。

    像烏龜那樣縮了那麼多天,終於捨得出來了啊!

    “可以談談嗎?”童書容略顯蒼白小臉對着男人撐開了淡淡的笑容,道:“有些話,我想與你說。”

    “到客廳裏坐下再說吧!”千乘默淡聲迴應。

    童書容點頭,往前踏了兩步,雙腳卻驟然一軟,身子便差點沒往地板栽下去。

    千乘默眼明手快,急步過去摟抱住她纖弱的身子,把她帶到了沙發上。

    “謝謝!”被他放置在柔-軟的沙發上,童書容嫣然一笑:“你的懷抱,還是那麼溫暖。”

    “你現在只能夠緬懷了。”千乘默過去爲她倒了一杯溫水,坐到她對面:“先喝點水吧!”

    許是因爲病魔的折騰,又或許因爲前些日子他對她的殘忍,這時的她臉容略顯憔悴,眉眼裏,簡直沒有絲毫神彩可言。這樣的她,與曾經那神采飛揚的模樣完全不同。

    “我是不是不應該跟你說謝謝?”童書容接過了水喝了一口,隨後扯脣一笑:“我們現在這樣的處境,真的好奇怪啊!”

    千乘默眉宇上揚,並沒有說話。

    童書容眸光沿着那房門前沿凝睇過去,低低地道:“阿默,你對她,真的一定有必要那麼上心嗎?”

    “爲什麼不?”千乘默擡起眉目幽幽地看着她:“當年,我們不也一樣對彼此上心嗎?”

    他的言語,多少有幾分犀利之感,令童書容的臉色一下便涮白了。她咬咬牙,掌心沿着衣角揪過去,深呼吸一口氣後才道:“對不起!”

    “書容,我們之間沒有誰對誰錯。”千乘默站了起身,緩慢地往着落地窗臺前沿踏步而去,他的目光凝向窗外的天際,眼神悠遠而飄忽:“而且那些年的記憶,也會一直都留在我的生命裏。”

    他們之間,只剩下記憶了——

    童書容咬牙,把杯子放下,隨後也站了起身。她腳步有些浮,卻還是堅持着走到了千乘默身邊:“阿默,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麼我會祝福你的。這幾天我想了很多,知道自己不應該那麼執着。而且,我也受了俞小姐的照顧,她真的是很善良的一個女孩子。”

    千乘默轉過臉淡淡地看着她,瞳仁裏的光芒,夾雜着一絲意外。

    “你不是那樣認爲的嗎?”童書容輕笑,目光瞬時熠熠清亮:“因爲那樣,你纔會選擇她的吧?”

    “我不知道。”千乘默掌心搭向了那透明的玻璃牆壁:“我想,就算現在的她狠毒潑辣,我也是不會放她走的吧!”

    因爲那個女子的一顰一笑,早便已經印在了她的腦海裏——

    童書容的心像被某物狠狠抽打而過一般變得疼痛不堪,她咬緊牙關,自嘲一笑:“原來,這纔是你想要的愛情。”

    無論對方如何,都想要相廝守在一起!

    以前,她怎麼就沒有發覺這一點呢?她只按照着自己的想法便把他們的命運給決定了,所以纔會釀造出那樣的錯誤!

    “那天……很疼吧?”千乘默倏地轉過身,指尖沿着她的臉頰輕輕地撫了過去:“我下手很重。”

    臉頰其實不痛了,只是心卻在隱隱作痛而已!

    童書容心裏絞緊,反手便按壓住千乘默那隻偌大的手掌:“不疼。”

    “聽到你想要放棄自己的xing-命,我很不開心。”千乘默扭轉了手掌把她的柔荑包裹在掌心中,拇指輕劃過她的手背,言辭語調相當的溫雅:“我想那個時候,或許只有一個巴掌才能夠讓你清醒吧!”

    “你打得挺好的,阿默,我不怪你。”童書容手臂忽然往着男人的腰-身位置一環,身子往前撲去,小臉埋入了他的胸-膛中:“只是阿默,我還是覺得你就是我生命,沒有了你……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活下去纔是有意義的!”

    “過去的四年,你不也是活得很好嗎?”千乘默的指尖壓到她的肩膀上,想要把她推離。然則,那女子卻是拼命地搖頭,那雙手越發的摟緊男人的腰-身:“阿默,我知道自己現在是個病重的患者,已經配不上你了。可是,就現在,不要把我推開好不好?我真的……很需要你!”

    這時候的她是脆弱的,但倘若此刻他讓她依靠了,她便會對他有所依賴。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是以男人一咬牙,終究還是把女子推離了自己的胸-膛位置,同時淡淡地拒絕了她,道:“不,書容!你現在需要我,以後也便會想着需要我的。我現在,已經沒有資格被你所需要了!”

    “你可以爲了我而傷害陶翦瞳,可以爲了陶翦瞳傷害俞秋織,在又因爲俞秋織而傷害我。阿默,你的心,那麼的反反覆覆,你真的已經確認自己的心思了嗎?”童書容想做最後的努力:“你可不可以再好好想一下……”

    “不需要!”千乘默搖晃了頭顱,冷聲道:“當初她在淮南城差點被人殲-辱的時候,我雖然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喜歡上她,但我卻還是對她動惻隱之心。就算那個人已經被我大哥處決,我卻還是把她帶來了永樂苑。後來你回來,我讓她穿着原本屬於你的鞋子故意氣你。她發現了,爲了幫我保護着我最心愛的東西,她情願一個人赤着腳跑到玫瑰叢裏把它們尋回來。你知道當時那些玫瑰叢有多少根刺把她的完好的皮膚給劃損了嗎?那天她陷入了昏迷,在睡夢中,卻還是隻想着去保護那雙鞋子。就是在那個晚上,我第一次看着她,這裏便開始疼,好像覺得呼吸都是奢侈的——”

    千乘默掌心撫上了自己的心臟位置,淡淡地笑了一下,隨後又道:“她清醒的時候,不會承認心裏有我。因爲我之前對她的種種,讓她傷透了心。後來你差點出事,我很緊張,那個時候我還沒有完全確定自己的心到底在想什麼。直到那天在停車場裏看到她與江衡在一起時候的場景,我發覺我自己心裏竟然產生了一種叫做‘忌妒’的酸意。我突然開始產生一種害怕失去她的情緒,只是鑑於那個時候我發覺了秦修揚想對我出手,我知道他的目的肯定是要找些人來利用的,所以我不得不暫時讓東方緒使了些小手段把她帶走。我知道,比起她本人,東方緒對她的弟弟更加有興趣,所以就算東方緒利用她來與我談交易,我還是忍讓了他。”

    “我一直都有讓海棠暗中保護着你,不過我也知道秦修揚到底有多厲害。後來爲了你,我甚至都放棄了她。那天她親口承認喜歡我,所以我本想利用另一個女傭轉移秦修揚抓人的計劃泡湯了。我帶她上了車,跟她親熱……直到後來看到你出現,我真的很生氣。我警告過你,不要隨便出現在公衆場合的。因爲那樣會讓誤以爲我還深愛着你的秦修揚有機可乘對付你,所以我情願選擇親自把你送回雲來酒店。我本是想讓唐劍把她先帶回永樂苑的,沒想到秦修揚卻偏偏盯上了她,而且還把她帶到了他的山莊裏。”

    “後來的事情你都很清楚吧?”千乘默自嘲一笑:“我因爲太心急去救她而中了秦修揚的計被炸傷了,所以讓她在那邊承受了很多苦。後來不顧傷痛再抵達秦修揚的山莊時候,她的心已經死了。因爲她的朋友爲她承受了很多苦,她不願意再給我機會!我們經歷了九死一生才保住了xing-命,她卻萌生了離我遠去的心思。我好不容易纔從江衡的手裏把她奪回來,豈會讓她再因爲你而從我的生命裏消失?”

    “所以書容,就算你現在想依靠我,也不可能了。”千乘默長吐口氣:“因爲我不要再讓她哪怕有一點點的誤會,我是因爲你而放棄她。那不是事實,很久以前,她就住到了我心裏,我已經錯過了不是一次兩次,這一回,我是一定要好好握住她的手,絕不再讓自己錯過她。”

    聽着他喋喋不休的訴說,童書容的心糾結在一起絞痛着,令她覺得呼吸都很困難。

    原來是她自己會錯意了,很久很久以前,他在乎的那個人便不再是她——

    怎麼可以這樣呢?

    不可能是這樣的啊!

    “阿默……是不是因爲她爲你做很多的事情,所以你纔會感動的?”她眼眶泛紅,指尖揪住了男人的手:“阿默,感動只是感情,而不是愛情啊……”

    “當那份感動已經令你的心慢慢融化的時候,它就是愛情了!”千乘默把大手從她掌心裏毫不費力地抽了出來:“如果你的心無時無刻都只記掛着一個人,那不是愛情那是什麼?”

    “真的……一點機會都不給其他人了嗎?”童書容後退幾步,小臉浮出一抹絕望:“阿默,你好殘忍!”

    明明他們當初那麼的相愛,這時他卻站在她面前,訴說着他如何深愛着另一個女子。

    他們的過去與承諾,都全然成爲了一場笑話!

    “書容,你便當是我對不起你吧!”千乘默背向她:“除了好好照顧你以外,我不會再對你做出任何的承諾!”

    “我不要你的照顧!”童書容咬牙,眼眶泛起了潮紅:“如果只是需要別人照顧我的病,我需要千里迢迢來到這裏找你嗎?阿默,如果可以的話,我怎麼會想要離開你呢?只是我迫不得已啊!我……”

    “我們已經錯過了,說什麼都沒有用,你累了,回去休息吧!”千乘默驟然轉過了臉,淡薄地盯了她一眼:“我已經向秋織求婚,以後她必會成爲我的妻。我跟她,會幸福生活下去。”

    “你是希望我快點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吧?”童書容輕輕地笑了一聲,身子發軟,後背往着牆壁貼了過去:“只有我死了,你們纔可以無憂無慮地生活下去,對嗎?”

    千乘默眉眼瞬時陰鬱了下去。

    童書容咬着牙關:“阿默,如果這是你想要的,我可以成全你的。”

    “好啊!”千乘默冷笑:“如果你那麼想死的話,我不會阻止你。不過,如果你真要死,千萬不要死在秋織面前,我擔心會嚇着她。你最好自己尋一個安靜的角落乖乖地等死,這樣纔不會礙我們的眼。”

    他怎麼可以這麼殘忍地說如此的言語呢?

    童書容震驚地看着男人,滿眼盡是不可置信。

    千乘默,你便當真如此狠心,看着我尋死你不會有任何的表示麼?

    你那麼想我死,就爲了一個俞秋織?

    那麼,我怎麼可以去死,而讓你們*快活?

    “如果你以爲能夠拿死來威脅我,那麼你便錯了。”千乘默凝視着她的眼睛裏面涌出一抹嘲弄:“書容,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我以爲你是瞭解我的。除非我自己想,否則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人能夠威脅我。而我當初也以爲自己很瞭解你,我以爲我們都有共同的信念,只要彼此在一起,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害怕。你當初讓我失望了沒有關係,如今的你,怎麼還好讓我失望?”

    “你……”

    “要當我的朋友還是敵人,你自己選擇,我不會阻止。”千乘默目光沿着她的臉面巡梭一般,而後轉過身離開。

    看着他瀟灑遠離的背影,童書容的心宛若撕裂了一般疼痛起來。

    如果一個曾經說愛你的人在你病重時候對你說你根本沒有資格愛他,他深愛着的是另外一個女子。他甚至還希望你快點死去,不要礙她們的前途,那麼她該不該去恨?

    應該的吧!

    上帝會原諒她的!

    ——————

    童書容在接下來的日子裏依舊顯得很安靜,而俞秋織,竟然也漸漸地變得安靜了去。

    “怎麼了?是不是因爲妊娠反應而覺得很累?”看着俞秋織連飯都沒有吃一口便放下了筷子,千乘默濃眉一擰,不解地詢問道:“要不要讓人幫你送點酸的東西過來?”

    “不用我,我沒有胃口。”俞秋織搖了搖頭:“你自己吃吧,我想去睡一陣子。”

    看着她站起身,千乘默也立即放下了筷子走過去揪住她纖細的手腕。

    俞秋織擡着眉,有些不解地凝睇着她。

    “你最近怎麼變得不愛說話了?”千乘默直接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雖然以前她也很沉靜,但因爲那時他們的關係處於水深火熱當中,所以他並不介意。如今他們已經把一切事情都解決了,她對他的態度,怎麼這般冷淡了去?

    被他揪着的力量而令手腕有些生疼,俞秋織秀眉一擰,眉眼裏閃出了一抹不悅:“千乘默,你弄疼我了。”

    “啊……對不起。”男人立即放開了她:“秋織,你到底怎麼了?”

    “我沒事。”

    “秋織!”

    “你吼什麼?”俞秋織心裏煩躁,聽着男人高分貝的叫喚,擡起臉便瞪着他:“現在我得罪你了嗎?”

    千乘默疑惑地皺眉,爲她這般反應而心裏一沉。

    俞秋織伸出手掌往着他的胸-膛一推:“你不要擋我的路,我要回房睡覺。”

    “你每天都睡很多,不累嗎?”

    “我現在是孕婦,睡再多也不會累的。”

    千乘默沒有再說話,也不再去阻止。

    他倒差點忘記了,她是孕婦,有點脾氣也是應該的吧!

    只是,她是不是太過反常了?

    ——————

    醫院,某醫生辦公室。

    “你說什麼?”千乘默掌心往着桌面輕輕一拍,高大的身子站了起來,緊盯着歐陽錦詢問:“她那個樣子,怎麼可能會沒事?”

    “孕婦都這樣的,愛亂髮小脾氣。”

    “問題是,她現在根本不想理我。”

    “你就算是她在懲罰你當初狠狠傷害她需要付的代價就好了唄!”歐陽錦看着那個快要抓狂的男人,不鹹不淡道:“你活該!”

    ——————

    今天更新在此,明天出現重大轉折點,很快會有跳飛機情節出現,然後是全文走向結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