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35.輸家贏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35.輸家贏家字體大小: A+
     

    初升的日光凝帶着淡淡的光暈,籠罩在那矮小的屋子裏,透過了屋門前沿那參天大樹的斑駁疏影把那在屋門前對持了一整晚的兩個男子都包裹其間,倒是成就了一幅絢麗光景。

    坐在他們中央位置的,是一名高貴的老婦。她神色冷沉,雙眼在兩個男子臉頰上來回遊移,眉心緊蹙着,似是頗爲焦慮的模樣!

    安德魯站在旁邊,目光緊盯着桌面上那棋盤,心裏忐忑不安。

    那兩個男人,在下棋。而且,下了一整夜!鑑於彼此的身份,他們每一次要決定誰勝誰負,都是以這樣的方法鬥爭的。

    在他記憶中,幾乎每一次,他們都鬥得如同風捲殘雲一般,最後便是和平收手——

    這一次,一整個晚上,亦如是。

    倒真是苦了老王妃——

    “將軍!”驟然,一聲冷淡的聲音斷了安德魯的回憶,坐在對面那男人微微擡了下巴,視線沿着自己的主子臉頰滑過,脣邊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涌出。

    “走馬。”伊森並沒有因爲藍伯特那一聲將軍而有所怯場,緩慢地把自己的棋子退回了挨近將軍的位置:“王兄,再這樣下去,結果也是一樣的!”

    藍伯特半眯了眼瞼,瞳仁幽幽暗光涌出。

    伊森雙臂環上前胸,側過眸,視線瞥向敬月薰:“奶奶,你覺得這一次,是由我們一併親自送你回去,或者是你挑我們其中一人跟着回去?”

    “我不想回去……”敬月薰揚揚眉,淡薄地看他一眼:“而且,你也未必就想我回去。”

    “奶奶這是哪裏話?”伊森眉目一沉,神色冷凝:“莫不是奶奶眼中,只覺得王兄纔是你的孩子?”

    敬月薰的眸色一冷,眼裏少了方纔那狀似溫和的色彩,演變成爲一片沉暗之色。

    藍伯特的眉眼清冷,不悅道:“伊森,你在胡說什麼?”

    “在奶奶眼裏,不是一直都覺得以我的身份,壓根不適合成爲王儲嗎?”伊森倒是笑得坦蕩蕩,雙臂一展,淡而無味道:“而且,你只爲王兄尋找適合他的王妃,卻從來都不曾爲我想過吧?我根本就入不了奶奶的法眼,不是麼?”

    “伊森!”藍伯特眉眼一沉,冷聲喝斥道:“你怎麼能夠對奶奶如此說話?”

    “我不過是在說實話,怎麼了?”伊森低嗤着冷哼,指尖往着桌面一搭,那棋盤上的子,悉數落地。

    “劈啪”的聲音響徹了整個空曠的小院落,讓周遭佇足着的黑色身影都一震。兩邊的人,彼此的手臂都沿着腰際探伸了過去。

    敬月薰的臉色驟然一沉,交握着的十指輕輕握緊。

    這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場景,但卻知道這樣的場景終有一天還是會發生的。而現在,來了——

    倒是那兩個主子均是面不改色,彼此相互對望着,沒有人開口說話。

    “你們這是想造反麼?我死了?”敬月薰驟然站了起身,目光沿着安德魯與藍伯特身後的彼特掃去一眼:“滾出去!”

    安德魯與彼特分別看向伊森與藍伯特,看到那兩個男人均是沒有異物,便對着各自的下屬揮了一下手,退到了小院門外。

    敬月薰深呼吸,從座椅上慢慢地站了起來。

    伊森與藍伯特亦如是!

    “藍伯特、伊森,你們知道中國有首古詩叫做《七步詩》嗎?”敬月薰微微昂起頭顱,眸光凝向天際那初升的太陽,瞳仁微微縮着,聲音很輕,卻飄忽。

    “煮豆燃豆萁,漉豉以爲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伊森輕撇了一下脣瓣,低聲笑道:“奶奶覺得,我與王兄如今的處置可以堪比文帝曹丕與東阿王蓸植?”

    “爲什麼不?”敬月薰轉過身看着他。

    “奶奶不要忘記,文帝與東阿王是同父同母之兄弟,而我與王兄,並非一母同胞。”伊森輕輕哼一聲:“而且,奶奶向來疼愛王兄,更煽動父王有意授位於王兄。奶奶說,我這樣的處境,與東阿王可以相比嗎?”

    敬月薰眸光緊緊地盯着伊森:“伊森,你怎麼便知道我是把你比喻爲曹植而非曹丕呢?”

    伊森身子一震,雙瞳那炯炯亮光,死瞪着敬月薰。

    “藍伯特,你告訴伊森,你心裏是怎樣想的。”敬月薰擡起眉,瞳仁閃爍一下,凝向了藍伯特:“要把所有的想法都實實在在地告訴他。”

    “奶奶,我無話可說!”藍伯特卻並沒有如她所願開口,只輕垂了那漂亮的眉眼,聲音淺薄冷淡。

    敬月薰的神色不由沉冷了下去,指尖一揪他的手袖便道:“藍伯特,你在胡扯什麼?你明明……”

    “奶奶!”藍伯特低下頭顱,輕聲道:“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奶奶連同我們一起回荷蘭!”

    “藍伯特!”敬月薰眉眼一冷,指尖攥住了他衣衫的袖口,咬牙道:“你再這樣縱容他,又有什麼用,他永遠都不會知道感恩……”

    “奶奶,你別說了。”藍伯特打斷了敬月薰的言語,那秀逸的俊臉,泛起了難得一見的冷峻之色。

    “啪——”敬月薰倏地伸手,往着藍伯特的臉頰便揮去了一巴。

    藍伯特身子紋絲不動,只站在原處,靜靜地凝睇着敬月薰。

    伊森瞳仁一縮,神色微凝。

    以他對敬月薰的理解,她是不可能對藍伯特動手的。畢竟,從小到大,她的眼裏都只裝了藍伯特。而且,她回中國,就是爲了幫他選擇適合的王妃人選。如今父王讓他們帶奶奶回荷蘭,只是因爲父王向來是有孝心的人,不願讓她一人流落在外。但偏偏敬月薰卻愛油走在外,而每一次他與藍伯特誰能夠先找到她把她哄回去,在父王面前就算是記一功。那麼對他們日後能否登基爲王,絕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昨日下午藍伯特尋覓到了敬月薰,要帶予她離開,他也同時來阻了。自從民間回到王宮以後,他一直都像是生活在他人屋檐下的窩囊廢,被其他王室的人看不起,這次是他最有機會得到父王賞識的時機,他必不願意錯過!

    只有站在最高峯,才能夠爲所欲爲!

    以前他有江衡在身邊幫忙,歷來在父王面前都有所表現,但自從江衡走後,很多事情都要他親力親爲,所以很是吃力。至於藍伯特,因爲是長子嫡孫,又是王后所出,除了王宮內的大臣,其餘政商界更有多數人支持,他的起點已經被藍伯特低許多,所以絕對不要再輸給他!

    他要憑藉自己的力量擊敗他,成爲高高在上的王!

    然則,何以如今藍伯特卻好像不願意與他鬥爭一般?

    “廢物!”敬月薰看着那個白希臉頰泛起潮紅,毫無愧疚之心的男人怒斥道:“你是要爲他而放棄王位之爭嗎?”

    “奶奶,既然你把伊森喻爲蓸丕,那我便是蓸植。你說,我怎能傷得了他?”藍伯特淡聲開口:“而且,王位也不是我想要的……”

    “你——”敬月薰被他氣得身子微微發抖,後退了半步,差點沒往地下跌下去:“你這個忤逆子,莫不是到了如今,你還在記掛着段紫熒那個小賤-婦?想要與她長相廝守?”

    藍伯特眉眼一揚,只幽幽看着她,不說話。

    敬月薰氣得胸-膛劇烈地起伏,指尖伸向藍伯特:“只要我還活着一天,你就休想與她在一起……”

    “奶奶……”藍伯特緊擰了一下眉,沉聲道:“你莫生氣。”

    “閉嘴!”敬月薰一咬牙,轉過身,目光冷眼掃向那個嘴角毫不掩飾地吟起一抹淡薄笑紋的伊森:“伊森,就算王位的承繼人不是藍伯特,你也休想上位!”

    伊森的神色一沉,眸中帶了一抹不可思議的光芒。

    敬月薰一聲冷哼,咬牙切齒道:“不要忘記你自己心儀的人是誰,我荷蘭皇族,豈能讓一個gay來擔任王上?我這不是打自己的嘴巴,讓我荷蘭皇族斷後嗎?”

    她這話出口後,不僅是伊森,便是藍伯特的神色也是一冷。

    “奶奶就是因爲這樣而一直都排斥於我嗎?”伊森垂在腿-側的手握成了拳頭,自嘲一笑:“我以爲,你僅僅只是因爲我母親是父王的*所以你才從來不把我放在眼裏的……”

    “總之,我皇族的聲譽,絕對不會讓你敗壞。”

    “奶奶覺得,有我這樣的一個孫子是件羞-恥的事情?”

    “不僅羞-恥,還是我皇族最爲唾棄的!”

    “奶奶不要忘記,荷蘭婚姻法裏,同xing是可以成婚的!”

    “那又如何?那只是針對普通的民衆,我們提皇族,我絕不容許皇族裏有任何的瑕疵!”

    伊森的臉色越加難看,那漂亮的眼睛明暗交錯:“我以爲,管理一個國家是以自身能力爲主而非被迫於因外界的輿論便隨便忽視於我……”

    “總之,是你便不可以!”敬月薰陰沉下臉:“你滾,我不會與你回去的。”

    這是首次,他們把所有的問題都擺出來說明。

    卻是帶給他悲絕的宣判——

    伊森搖了搖頭,忽而一咬牙,握着的拳頭狠狠拍了兩下。

    四周,“蟋蟀”幾聲,數道人影衝出來,那幾句高大的黑色身影把他們都一併團團圍住。

    “你要做什麼?”敬月薰陰冷了臉,惱怒地瞪着伊森:“真的要造反?”

    “擋我者,死!”伊森咬牙,瞳仁裏,陰鷙之色浮現。

    他的言語才落,安德魯便已經一揮手,令着他的手下對付藍伯特與敬月薰。

    藍伯特神色泛冷,手肘一擡,臂膊已經舉起,掌心裏握着那支銀色的小手槍便飛快地甩出一個弧度。與此同時,周遭數名黑影倒了下去。

    他的槍法,竟快到如斯地步,簡直是令人咋舌——

    只是,安德魯的手槍在他把他們的人都放倒以後,抵到了他的太陽-xue位。

    後面彼特的手槍便又指向安德魯。

    一時間,幾人的對立之勢不言而喻。

    “伊森,你果然是想反了。”敬月薰忽而一聲哼笑,那已經近過半百以後卻還顯秀美的臉,此刻有點扭曲。

    伊森的眉宇便是緊蹙,咬牙看着她:“老太婆,你什麼意思?”

    “我不得不承認你還是個很聰明的孩子,但你急進了!”敬月薰低嗤着冷笑:“你以爲,你在這裏把我和藍伯特都幹掉,這樣你回去隨便在你父王面前製造一個我們死亡的理由把你父王蒙騙過去,你便可以成功了嗎?”

    “你有後着?”伊森微微昂起了頭顱。

    既然老太婆說到了這個份上,那麼她必然是因爲知曉了他的計劃所以纔會如此鎮定。否則,她不需要說這種話!

    敬月薰伸手從懷裏掏出了只最新型的手機對着伊森揚了一下:“在你動手以前,我連通了早便已經佈置好的人,把這裏所有的聲音都錄製了下來。這些,可能已經傳到你父王那裏去了!而且,你看——”

    她把手機往着地面一摔,對着周遭揚了一下手。

    四周的牆壁位置,出現了十數名高大的身影。

    伊森的臉色便是一冷。

    他知道,那些是什麼人。

    傳聞,皇族裏有一隊暗中保護着最高領袖人的暗衛,他們神出鬼沒,卻能夠及時制止所有的罪惡。只是這些人,不是應該呆在父王身邊的嗎?怎麼如今卻全部都到了庸城來,而且還是出現在敬月薰身邊?

    “不可能的……”他臉色有些蒼白,一向的冷靜自持在這時稍微有點亂了神。

    藍伯特伸手推開了安德魯的槍口,同時對着彼特使了個眼角。

    彼特蹙眉,但鑑於他掃射而來的冷然目光,還是垂下了頭顱退到一邊。

    “不要過來!”安德魯擋到伊森面前,槍口指向藍伯特:“就算拼了我這條命,我也不會讓你們傷害伊森殿下半分。”

    “蠢才,他犯罪,你也跟着他犯罪!”敬月薰一聲冷哼:“安德魯,戲也演夠了,你是我譴在他身邊的人,不是他真正的人!”

    伊森的神色一變,瞳仁裏,散射出不可置信的光芒。

    原來,竟連自己身邊唯一的親信,都是她的棋子麼?

    所以,無論他做任何事情,做到何種程度,他都是被她所掌控的?

    老太婆,原來你纔是真正主控着權勢,主宰着一切的人。

    非藍伯特。

    他錯了!

    伊森擡起臉,看着那一片碧藍的天際哈哈地大笑了兩聲:“我真愚蠢,一直都被你們這樣玩弄在手心卻還自以爲自己很厲害!藍伯特,我輸了。因爲我喜歡的是男人,我母親是父王的*,所以我註定要輸!”

    藍伯特眉宇冷沉,纖長的手指輕插在口袋,淡淡地凝睇着他。

    安德魯眼裏有絲沉痛閃出,轉過身對着他躬了一下身:“殿下,屬下對不起你……”

    他握着的手槍,往着自己的頭顱指了過去,使力便去扳那槍膛。

    “啪——”伊森驟然起腳往他的胸-膛狠狠一踹,把他直接踢倒在地!

    “你以爲,這樣就能夠洗清你的罪過了嗎?”伊森居高臨下地凝睇着他,那隻黑亮的皮靴,踩上了他的手指輾轉反壓着:“你欠我的,很早以前我便已經討了。”

    他的目光,沿着他的耳際冷冷地瞟了過去:“滾!以後都不要再出現於我眼前。”

    就算出現,我也不會再看得見!

    因爲以藍伯特的冷絕,到了明年今日,必會是我的忌辰!

    “殿下!”安德魯悲痛地喚叫了一聲。

    “滾!”伊森冷眼瞪向他:“馬上!”

    安德魯眼瞳一暗,低下頭往着地面磕下去,咬咬牙,站起身便蹌踉着腳步往外面走了出去。

    彼特舉起手槍瞄準於他,但教藍伯特那冷冷的一瞥嚇住。他連忙後退半步,佇足於一旁不敢發出任何的聲息。

    “永遠不要不自量力,因爲那樣你會死得很怪!”敬月薰往前跨了一步,冷眼看着伊森:“今天你想要弒祖殺兄的事情已經暴露,你父王對你絕不會有任何的憐憫之心!”

    “在那之前,信不信我還是可以把你幹掉!”伊森一笑,眼底有着冷森森的光芒閃出。

    饒是歷盡了數載,有着許多大風大浪的經驗,敬月薰這時也覺得脊背微微發涼。

    伊森的眼神,實在是太過狠戾了,好似隨時都能夠把她撕殺掉一般!

    她咬咬牙,往前跨了一步,眸光凝睇藍伯特一眼:“這裏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好好處理!”

    言畢,轉身便離開。

    小院裏,除了藍伯特以外,便只剩下彼特與他的四名下屬。

    伊森擡眸與他對視,瞳仁裏,暗光幽冷。

    “你覺得,我如何處置你爲好?”藍伯特踏步靠近他,眉眼裏,冷光泛泛。

    “成王敗寇,我無所謂!”伊森氣勢張狂,沒有半分階下囚的意思。

    “很好!”藍伯特忽而抿脣一笑,長臂驟然往着他的肩膀一壓。

    伊森便覺得肩膀一沉,整個人驟然無力。

    一支銀針,從藍伯特的指縫間,被那突破了雲層以後彈跳出來的日光照耀着,閃閃發光。

    伊森雙眼一翻,整個人便往着地面倒去。

    在那之前,他看到了那高出自己半個頭的男人,眉眼裏凝帶了一抹複雜的流光。

    看着藍伯特手臂扶持住伊森,指尖沿他的眉睫輕輕划過去,讓他那漂亮的眼睛闔全,彼特終於鬆了口氣。

    雖然不曉得爲何伊森殿下一直苦苦相逼而藍伯特殿下卻永遠都不曾與他明面作對,原來藍伯特殿下是在等這個機會。

    他知道,老王妃是絕對不會容許伊森殿下成爲王儲的,那麼他可以不費吹灰之力,便利用老王妃與伊森殿下的衝突,把伊森殿下剷除。那麼,皇族裏,便再無任何其他人有實力與他一爭高下!

    王位,必然是要成爲藍伯特殿下的,那些與他作對的,只有死路一條!

    “彼特,回程飛機是幾點?”藍伯特眉眼輕揚,眸光瞟一眼彼特。

    “中午十二點。”

    “很好,通知江衡,伊森殿下離開的消息。”

    “是!”彼特猶豫了一下,方纔低聲詢問:“殿下,要不要安排把段小姐一併帶走?”

    藍伯特瞳仁一揚,脣瓣冷冷輕撇:“不必了!”

    彼特有些驚訝。

    殿下來庸城,不是爲了帶段小姐離開的嗎?

    “我來庸城,不是爲她而來!”似是看穿了彼特的心思,藍伯特冷漠開口:“去吧!”

    “是!”心裏雖然極之疑惑他的言語,但彼特卻不敢開口詢問。

    因爲,殿下的心思,絕對不是他能夠了解的!

    他目光沿着那個被藍伯特虛扶在旁側的伊森看去一眼,眉眼裏,透露出一抹驚疑之色,卻在藍伯特輕揚了眉眼時刻,急速垂下頭顱,飛也似是奔離開去。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藍伯特方纔垂下了眸,看着那張陷入狀似是沉睡狀態的俊美臉蛋,眼底有抹異樣光芒流轉出來。

    伊森,我若要與你鬥,你怎會是我的對手?

    不過是,我一直都讓着你。

    當初你爲了江衡設計我與段紫熒發生關係,我便給你把這場戲做了全套。在江衡離開荷蘭之前,我一直都依照着你的心思把段紫熒牢牢控制住,讓她無法回到江衡身邊。可惜,江衡終究還是走了。

    而你,爲他而來。

    那麼,我能不來麼?

    如今因爲奶奶,所有一切都已經成爲定局!

    你當不了王上,控制不了整個局勢。

    但我可以。

    終究是……不想贏的那個我贏了!

    你,是輸家!

    這一點,唯恐往後我都不能遂你的願了。

    但有一點我會讓你明白,就算不處於那個高高在上的位置,你能夠得到的,將永遠不再是他人的嘲弄與冷眼。

    你會得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榮耀!

    前提是,我必須要成爲那個人上人!

    只是,我倒想知道,江衡會否因爲往日與你那一份情誼,離開庸城回到荷蘭解救於你。

    到了那個時候,所有事情也許都會不一樣!

    唯一不變的是,你與我的關聯,永遠都在。

    相煎何太急麼?

    不過是一場可笑的戲罷了!

    ——————

    本章是交待伊森與藍伯特、江衡、段紫熒之間的一些恩怨,呵呵,因爲還會牽扯關聯後面的一些事情所以才寫的。今天更新至此,明天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