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34.千乘默做事,從不不留後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34.千乘默做事,從不不留後路字體大小: A+
     

    室內兩個女子都怔忡,彼此呆呆對視一眼,隨後,目光共同凝向千乘默。

    男人眉目清冷,視線沿着那個掌心往臉頰撫去的女子冷哼一聲:“如果你覺得自己的xing~命那麼不珍貴,想要死的話,我絕不會妨礙你。只是,不要以爲用這麼卑劣的手段,就可以趕她離開我身邊。秋織是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她一直都期待着我找尋回從前,不過是我自己無意再回頭罷了。而你……書容,你變了!”

    他的言辭冷漠,一字一頓清晰無比,那凜冽的氣勢更是嚇人,令室內瞬時陷入了一片沉冷的氛圍裏。

    俞秋織眨巴着眼睛,爲男人的言辭與他那狠辣的舉止而心裏隱隱作痛。

    沒錯,他打的是童書容,但到底是爲誰而打,她卻着實沒弄懂。她只知道,這時候的他,心裏一定很難受。

    而她與童書容,亦如是!

    他那一記巴掌讓他們都很清楚地意識到,事情真的完全不一樣了!

    再回不去!

    “你沒事吧?”千乘默無視用那被燙得紅腫的小手撫着臉頰的童書容,反倒是拉攥起俞秋織的腕位,抽來了紙巾,低下頭顱爲她輕輕地擦拭着那些殘留在她手上的粥水污漬:“我們去處理一下。”

    “我沒事,沒濺到多少。”能夠感受到旁側童書容投遞而來異樣的目光,俞秋織急速地把自己的小手從男人的大掌裏抽了出來:“你先看看童小姐……”

    “我也沒事。”童書容小手從臉頰滑過,目光熠熠地橫掃了他們一眼,苦澀一笑:“你們出去吧!我想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童小姐……”

    “走吧!”千乘默拉攥住俞秋織的腕位,扯着她便往外走去。

    看着他們的身影消失於房門之外,童書容的眼眶一紅,雙掌便捂住了自己的小臉,眼底,涌出兩行清淚。

    她原以爲,他會憐惜於她的。可怎麼,事情完全不在她的想像範圍之內呢?他對俞秋織,怎生的竟是那般愛護呢?那些溫柔,以前都只是屬於她一個人的啊,而現在對象卻換了——

    “阿默,你真的不愛我了……”她屈起膝蓋,感覺到自己臉頰那火辣辣的疼痛,嗚咽着低泣起來!

    心,撕裂一般疼痛。

    可卻再挽回不了任何事兒!

    ——————

    被男人推進廚房,看着他扭開水龍頭沖洗自己沾了粥水的小手,俞秋織卷長的睫毛撲閃着眨巴了好幾下,在他伸手爲自己輕輕洗滌手背的時刻,她使力一抽自己的小手,在男人微微怔忡的時刻,撲入了他的懷裏。

    千乘默稍微一愣,隨後伸手輕撫着她的後背,低聲語道:“怎麼了?”

    “千乘默,爲什麼要打她?”俞秋織纖-細的小手環過男人的那精-壯的腰-身,小臉埋入他堅-實的胸-膛裏,聲音有些低啞:“她生病了,可能很快就會死的,你……會後悔的!”

    “我不會!”千乘默指尖順着她柔順的髮絲輕輕地滑下去,大掌輕扶着她的纖-腰,淡淡一笑:“命是她自己的,她覺得死能夠解決問題的話,那是她自己的損失。不珍愛生命的人,活着有什麼用?”

    事實上,他是爲童書容心疼的吧?

    俞秋織深呼吸,小臉慢慢地擡起,看着男人那波瀾不驚的眉眼,輕蹙了一下眉:“你爲什麼要說這麼絕情的話呢?”

    “斷了她的念想,不是正好嗎?”千乘默後腰沿着洗手檯輕輕一靠,眸色如玉地看着她:“還是說,你以爲我會在她自暴自棄的時候護着她,安慰她?”

    “你的想法真奇怪。”俞秋織脣瓣輕輕撅起:“我以爲你會對我生氣。”

    “在你心裏,我是那麼不睿智的一個人?”

    “那是因爲有過前車之鑑……”俞秋織言語至此,有些尷尬地笑了笑:“呃……我的意思是……我不懂你的心思啦!”

    “你的意思是,我以前都是護着翦瞳是不是?”千乘默卻是落落大方地點明瞭她的言外之意:“那個時候與現在完全不同!”

    俞秋織秀眉一絞,不解地看他:“爲什麼這麼說?”

    千乘默伸手把她往着懷裏輕輕擁進去,掌心扶着她的肩膀,指尖沿她的鼻尖點了一下:“那個時候,我對你沒有任何的感情。就算明知道不是你的錯,因爲不會在意你的感受,所以就只護着我覺得該護的人了。”

    “你偏心!”俞秋織忍不住小聲嘀咕:“太偏心了。”

    “你不喜歡我現在的偏心嗎?”

    “當然不是了。”俞秋織搖頭,擡起眼皮,目光與男人交接,察看到他那深邃的眼瞳散發出來的光芒正幽幽地落於自己的臉頰上,不由臉頰泛紅,嗔道:“只是,你那樣對她,心裏也一定難受吧?”

    千乘默沒有說話,只是握住了她的纖手,與她十指交握。

    俞秋織深呼吸,長舒了口氣,低語道:“千乘默,謝謝你願意相信我。”

    “是我很清楚你的爲人而已。”千乘默沿着她的額頭輕敲一記,懶懶地道:“手真的沒事嗎?”

    “沒事。”俞秋織把自己的小手揚了起來,對着男人一笑:“你看,白白淨淨的呢!”

    不意,那人卻猛地張脣含住了她的手指輕輕一咬。

    俞秋織嚇了一驚,急忙伸出另外一隻手往他胸-膛使力一拍,那漲紅的小臉一抹抹潮潤之色涌起,把她整個人都映襯得豔麗迷人。

    千乘默沒有張嘴放開她,反倒是以舌尖輕輕地吮-舔着她的指尖,在她嗔怪着低斥後,方纔勾脣一笑,握住她的那小手,在她手背上輕輕地落下一記淺吻,其後調侃的言語從脣角逸出:“不錯,白白淨淨的,真好吃。”

    “你不要臉!”俞秋織的臉好似被火燒一樣熱辣滾燙起來。她急速用力一抽自己的小手,拼命地往着他的衣衫移去來回拭了好幾下,把他的口水給擦了個乾淨。

    千乘默握緊了她的小手,輕哼一聲:“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沒聽過嗎?”

    俞秋織用力扭了一下手腕,發覺自己無法從他的大掌裏抽回小手,便作了罷,小聲地道:“千乘默,童小姐燙得很傷,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怎麼?要把我推到她那裏?”千乘默斜起眉眼,目光掃射到她臉頰上,瞳仁裏,暗涌起一抹異樣的浪潮:“會不會過兩天看她可憐,就直接把我讓給她?”

    “你在胡說什麼?放開我啦!”俞秋織低頭,張嘴便往他的手背用力咬了一口。

    她並不希望他與童書容因爲這件事情而有什麼間隙,若童書容因此而真的想不開,那麼他必然會愧疚一生。童書容爲他受了那麼多苦,到如今有機會回到他身邊,她真的希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可以讓他們不要那麼難受。

    被她尖利的牙齒用力啃咬着,千乘默只悶哼了一聲,卻沒放開握着她小手的大掌。

    俞秋織有些氣惱,又不敢真的用盡全力,畢竟他終究是皮肉之軀,受傷了便不好。

    感覺到她鬆了嘴,千乘默反手輕捏着她的顎骨,隨後輕輕地勾起,逼-迫着她與他對視。

    他那清湛的眉眼裏,透露着一抹溫情脈脈的亮光,讓俞秋織的胸-膛不由自主一熱。她嚥了一下口水,想扭轉臉避開那男人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目光,豈料對方卻一側頭顱,便親吻上了她溫-軟的脣瓣。

    四脣交碰,空氣中,有一股焦躁的*之感緩慢地流淌開來。

    “嗯……”被男人那霸道的舌尖橇開了脣瓣,滑過齒排長驅直入地封堵住自己的呼吸,俞秋織雙瞳微闔,眼底涌出無辜的亮眼神采。

    千乘默掌心使力箍她入懷,雙臂緊緊圈着她纖-細的身子,涔薄的脣,吮着她甜美的下脣。他靈蛇般的舌頭繞過她的丁香小舌,糾纏着吮入了自己的嘴裏,把她最甜美的氣息完全地吸附着融入了自己的口腔裏。

    彼此的涎-液相互交融,男人與女人的身子貼合在一起,火花四濺。

    俞秋織無力嬌喘着,身子完全癱軟倒於男人的懷裏,只能夠依靠着他的力量穩住自己的身子。

    這一吻,宛若不能止滯下來,要直到地老天荒爲止!

    俞秋織心慌意亂,只能夠依附着男人爲所欲爲,直到“吱”的一聲房門被推動的聲響迴盪於室內,她的理智才被拉攏回來。

    千乘默也是適時地放開了她,側過身,眸光掠了一眼那從玄關口踏步進來的高大身影。

    雖然彼此隔着餐廳空間那一大段距離,但唐劍眼力極好,依舊可見那偎於男人懷裏的女子俏臉嫣紅,那漂亮的紅脣泛着水潤的光澤。他倒是面不改色,稍微一牽脣瓣,便往着客廳的位置走了過去。

    俞秋織惱羞,握成拳頭的小手往着男人的胸-膛狠狠地拍了一下:“都怪你!”

    就算唐劍沒說什麼,但她還是察覺到他看着他們時候眼裏有抹一閃而過異樣神采,這讓她覺得丟臉死了——

    “怪我親吻你?”千乘默輕哼:“放心吧,他剛纔是瞎子。”

    “他不說不代表他心裏沒有想法。”俞秋織對着他直翻白眼。

    若不是被他的身份壓住,唐劍的心水不知道多清明呢。

    千乘默沒再說什麼,放在她腰間的大手反而是用力壓了一下,指尖順着她的臀位似有若無一揉。

    “喂……”俞秋織嚇得小臉失色,狠狠瞪他,輕斥道:“下-流!”

    “只對你下-流!”千乘默眨眼,瞳仁裏盡是曖-昧之色。

    俞秋織真想找個地洞往裏鑽,好避開這個色米米盯着自己的男人。

    千乘默笑得相當愜意,眉眼裏的神采魅惑亮堂。

    有些受不了他眼底泛帶着的意味深長,俞秋織急忙去推他的胸-膛:“好了,我不跟你鬧,童小姐現在心情一定很不好,你還是去看看她吧!千乘默,她就算有錯,你也不該下手那麼重。被甩耳光,很疼的。”

    更重要的是,自尊心會受到極大的傷害!那樣,對童書容那樣的病人來說,情緒必然會受很大影響,對她的病情只怕有害無益。

    千乘默卻搖頭,淡淡道:“不,我既然打了她,便不會再回頭去哄她。讓她自己去想吧,她會想明白的。”

    “可是……”

    “笨蛋,長點腦子。”千乘默伸手往她的額頭用力一戳:“我那樣做的話,就是再給她希望。千乘默做事,從來都不留後路的,你記着!”

    他倒是固執,一點也不願意讓步。

    俞秋織在心裏一聲無奈輕嘆,擡起臉,雙眼瞪着他道:“爲什麼我要記着?”

    “因爲我不會給你任何背叛我的機會。”千乘默忽而正色,那銳利的瞳仁裏,一抹冷幽的光芒膠在俞秋織的臉頰上:“記住,沒有後路!”

    俞秋織只覺呼吸一滯,脊背好似有股陰森森的冷風劃過,讓她整個人都忍不住僵硬了一下。

    他歷來都是自信滿滿的,在她面前鮮少會有這樣認真的態度……而這種態度,很明顯是真的在警告她,他不允許她對他有半點異心——

    “害怕什麼?”千乘默指尖順着她的肩膀輕輕一壓,眸光慼慼地盯着她:“難不成你……”

    “我纔沒有。”俞秋織急速打斷他。

    “真乖!”千乘默的嚴肅瞬時煙消雲散,嘴角那一抹笑紋,絢麗到耀人眼目。

    “我不跟你說了。”俞秋織羞赧地偏開臉,推開他的手:“你不去跟童小姐道歉就算了,我自己過去。”

    “秋織。”千乘默反握住她的小手:“你這是自討沒趣。”

    “就算是那樣,我們總不能不管她吧?”俞秋織輕蹙了眉,低聲道:“千乘默,至少,我們得給她送點吃的吧?”

    看着她眼底涌出那抹乞求的光芒,緩慢地鬆了她的小手,淡淡地道:“好,不過你自己小心點。”

    “童小姐是個很懂進退的人,我想她知道你已經明白了你心思,慢慢就會想開的。你既然把她留在這裏,就有責任好好照顧她。”俞秋織抿着脣輕笑一下:“而且,這也是你從她回來以後就一直在做的事情,總不能現在因爲我就不做了吧?那樣,我就成罪人了。”

    這個小女子,永遠都是如此善良。

    千乘默雙臂往着前胸輕輕一環,後背貼向旁側的冰箱邊沿,手心一翻,眼角餘光掃向了旁邊的鍋裏。

    俞秋織橫掃他一眼,轉過身便去舀了一碗粥,往着童書容的房間便走了過去。

    “秋織,有事就叫我。”千乘默跟着她出了客廳,輕聲提醒。

    “我知道了。”俞秋織轉過臉看他一眼,脣邊凝一抹嫣然淺笑。

    千乘默便示意她進房。

    俞秋織敲了房門,聽到裏面有女子的淡聲應答後,進了門。

    男人邁開腳步走向客廳,坐到了柔-軟的沙發上。

    唐劍原想站起身,但見他輕壓了一下手心,便恢復了原狀坐着。

    “事情查得怎麼樣了?”千乘默蹺起二郎腿,淡聲詢問。

    “藍伯特跟伊森今天下午都會離開庸城。”唐劍輕揚了眉眼,淡聲道:“海棠一直都有暗中保護着童小姐,她來永樂苑之前,伊森去見過她。”

    “喔?”千乘默輕揚了一下眉。

    “我想童小姐會來永樂苑,是受了伊森的指使。”

    千乘默沉默不語。

    唐劍十指輕交叉放置在膝蓋位置,輕聲道:“默少,還有一事……”

    “說!”

    “御少,剛離開了澳門。”

    千乘默的瞳仁微微一縮,眼瞳有抹沉冷的流光劃過。

    那麼,他們兄弟的決戰是否要開始了?

    ——————

    俞秋織走向*沿的腳步很慢,而她的心跳卻極快。

    千乘默在她面前對童書容動手,而後又攜帶着她離開,對童書容而言其實絕對是很難堪的一件事情。這刻童書容看到她以後便直接扭開臉不理會她,其實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她不怪童書容。

    “童小姐。”她把那碗粥端到了童書容面前,坐於*榻邊沿,低聲道:“你不吃東西會餓壞身體的,多少還是吃一點吧!”

    “你覺得,剛纔我是故意的嗎?”童書容側過臉淡淡瞥她一眼,眉眼裏,閃爍着一抹譏誚。

    她的臉這時有着五個鮮明的指印,那附放在被單上的小手更是因爲燙傷而紅-腫起來,這刻周遭又因爲倒下的粥水沾染而有些狼藉,把她整個人都襯托得狼狽不堪。她的身子如今不好,小臉瘦削,看起來楚楚可憐。

    俞秋織心裏有些酸澀,急速搖頭:“我沒有那樣想……”

    “你有!”童書容輕輕一哼:“俞秋織,現在這裏就我們兩個,何不坦言相向呢?”

    “我真的沒有——”

    “算了。”童書容冷聲打斷她:“好,就算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了,就算是剛纔我是故意的好了。反正結果,是你贏了!”

    俞秋織的秀眉擰緊,那端着粥水的臂膊微微發顫,碗裏便粥水便盪漾出圈圈的漣漪水波。

    她深呼吸,把那碗粥放到了*邊的櫃面上,站起身便往外面走去。

    “你逃什麼?”後方,童書容輕嗤着笑了一下:“你能贏第一次,未必能贏第二次!”

    “在我看來,輸與贏都並不重要。”俞秋織纖手搭到了房門上,側過臉淡淡瞥她一眼:“關鍵是,默少爺他心裏想的是什麼。”

    “你是覺得自己贏了,纔會有資格說這種風涼話的吧?”童書容冷笑。

    俞秋織沒有迴應,拉開房門便走了出去。

    童書容咬牙,雙掌握成拳頭便往着被單位置狠狠地拍了幾下。

    雖然俞秋織沒有向她炫耀,可是……她心裏就是不好受。

    她以爲,她跟千乘默冰釋了前嫌,他與她便能夠順理成章地再在一起。就算是……彌補他們過去那幾年的空白,看在她病重的份上,他也會在她生命最後的時日裏好好地愛護照顧她的。可惜不然……一切事情,都因爲一個俞秋織而走了樣!

    千乘默曾經那麼深愛着她,說不要她就不要她了,讓她……怎麼甘心呢?

    “吱!”房門再度被人推開。

    俞秋織去而復返——

    童書容原本沮喪的神色立即便消散,小臉所有的頹敗都被收斂起來,防備地盯着那個邁步走過來的女子:“你又回來做什麼?”

    “這個給你。”俞秋織把手裏握着的一支藥膏遞給她:“把燙傷和臉上的傷給處理一下吧。”

    童書容的眉眼輕輕蹙起。

    俞秋織見她沒有接,深呼吸口氣,坐了下來,拆了那藥膏後,執起她的手便要爲她塗抹。

    “不必了。”童書容把自己的手一抽,冷聲道:“俞小姐,以你我如今的立場,你根本不應該做這種事。”

    “你覺得,敵人或者朋友,是永恆不變的嗎?”

    童書容脣瓣淡淡地牽了一下,冷聲道:“至少,我與你永遠都不可能談朋友。”

    她是愛慘千乘默了的。

    辛苦着忍受病痛的折磨,以最殘忍的方式傷害那男人,那麼多年以後放棄了所有的自尊與驕傲再度回來尋覓他,不過就是爲了心裏最放不下的那一份情誼罷了——

    愛情,就是這樣的傷人。

    “或許你是對的,我們永遠都要處於對敵的立場。”俞秋織輕輕點頭,把藥膏塞入了她手裏:“不過在那之前,你必須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子,這樣,你纔有資格跟我鬥。”

    言畢,她站起身,往着房門位置便走過去。

    卻聽後方女子低笑一聲,以堅定的聲音道:“俞小姐,無論他現在心裏是不是隻有你一個,我都不會放棄的。”

    俞秋織的身子頓了一下,沒有回首,只淡淡地應答道:“堅持不懈地努力是成功的必然,這一點,你的選擇是正確的。”

    “就算我在他的生命裏只能夠存在不長的日子,我也會讓他永遠都記着我。”童書容握緊了手裏的藥膏,以優雅的聲音輕輕地宣告:“我一定會做到的。”

    “希望你能夠成功!”換來的,是俞秋織如此言語。

    真心的。

    因爲,就算她真的希冀着千乘默心裏只有她一人,也抹殺不去他曾經的刻骨銘心。

    誰不曾有回憶呢?

    所以,她能夠容許他心底的明月一直存在。

    只是,她也會以她自己的方式,讓那個男人因爲擁有她而幸福!

    便看她們各自的能耐吧!

    ——————

    今天的更新完畢,感謝大家的支持,九的文,雖然不知道大家對二少的感覺如何,但九還是要按照自己的大綱去寫的,咱們明天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