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30.從此以後,我們都要生活在一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30.從此以後,我們都要生活在一起!字體大小: A+
     

    坐上車子以後,俞秋織偷偷地側目去看向千乘默。那男人目不斜視地開着車,一臉專注的模樣,好似並沒有注意到她的小動作。

    掌心緊緊地握成了拳頭,俞秋織深呼吸,咬咬牙便闔了眸,想張脣說些什麼,但又出不了口。

    “你想說什麼?”卻在這時,千乘默突然側過臉凝睇她一眼:“不必吞吞吐吐的。”

    “啊?”俞秋織輕嚥了一下喉嚨,陪着笑:“沒什麼。”

    “俞秋織!”千乘默踩了剎車,視線膠在她臉上:“如果你有什麼想法跟我說的話,興許我們之間的誤會便沒有那麼多了。而你,也可以漸漸地開始選擇相信我,對吧?”

    這樣的話語從千乘默的嘴裏說出來,多少是令俞秋織覺得意外的。她蜷縮了一下肩膀,想扭開臉避那人炯炯有神的目光,但教他遽地壓過來的指尖給擋住。她一愣,低聲道:“默少爺,我們之間不應該這樣相處的……”

    “秋織!”千乘默眸光沿着她的臉面掠過,視線定格在她的鎖骨位置。那裏,還留有江衡給予她的親吻痕跡。這令他的濃眉不由自主地一絞!只是,他總還是沉住了氣,低聲語道:“你終究是要學着去相信的。”

    “這話不是應該由我跟你說的嗎?”俞秋織有些不滿地小聲嘀咕。

    “我們一起去學!”雖然她聲音壓得很低,但千乘默耳尖,還是聽到了。

    俞秋織錯愕地擡起臉,有些怔忡地看他。

    千乘默傾身往前,脣瓣沿着她的嘴角輕輕一壓,在她的櫻-脣上落下一記淺吻:“俞秋織,我有信心,你應該也要有。”

    “千乘默……”俞秋織心臟一絞,莫名地痠疼了一下。

    “我們回家。”千乘默重新坐正了身子,單掌握住了她的小手,啓動車輛。

    他自始至終都沒有再提過與江衡有關、與孩子有關的事情,只平靜地表達了他自己的心理想法。只是,他的眼睛裏帶着熱誠,是她以前從來都不曾見過的!

    俞秋織的心,好像有一股暖流慢慢地流淌了過去。

    隨着車子一直往前,窗外風景慢慢倒退,直到沒入了夜色的暗黑裏——

    ————

    下車以後,千乘默拉住了俞秋織的小手,與她一併踏步進入了永樂苑。

    那人的手心寬厚有力,被他握着,很暖和,好像能夠觸動心底最深那一根弦!

    俞秋織隨着他的牽引進入了電梯,任由他的臂膀把自己的身子圈住。她的臉,輕伏在他的懷裏,能夠聆聽得到他心臟有頻率的跳動聲音。

    這樣的他們,好像是真正的情侶——

    “默少爺……”

    “千乘默,或者阿默。”

    “呃?”

    千乘默指尖勾起女子的顎骨,那雙精湛的眼瞳幽幽地盯着她:“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叫我默少爺的。”

    俞秋織輕抿了一下脣瓣,有些無奈地道:“你變化多端,我有時候搞不清楚哪個纔是真正的你。”

    “現在這個,就是真正的我。”千乘默臉頰倏地靠近她:“千變萬化,卻也是最真實的。”

    他的心情,總是輕易就會隨着她的舉止而變更。這一點,他自己都控制不了。所以,他也弄不懂自己,何況是她呢?

    那麼小心翼翼地爲他做了那麼多事情,只因爲心裏有一個他——

    “默……千乘默,我們現在,好奇怪!”俞秋織苦澀一笑,伸出手掌往着他的臉頰推了一下:“你不要靠我那麼近。”

    “我們更加親近的事情都做過。”千乘默頭顱往着她的頸窩位置一埋,聲音有些疲憊:“這樣,根本不算什麼。”

    “可是我不太習慣……”

    “你會習慣的。”

    “哪有你這麼霸道的?”感覺到他的大掌往着自己的肚腹位置環過來,俞秋織輕擰了一下眉:“千乘默,你不要這樣……”

    “我只是想抱抱你,安靜一點。”千乘默眼皮輕輕地闔了一下,聲音有點低啞。

    男人這樣的舉止,有點撒嬌的味道,俞秋織只好緊閉了脣不說話。

    好一會,都沒有動靜,只聽到那人均勻的呼吸聲音。

    俞秋織手臂不由輕輕地推了一下千乘默的肩膀,那人的身子便往着一旁的牆壁倒了下去——

    她一驚,連忙伸出手臂環住了男人的腰身,讓他高大的身子懸到了自己的身上。

    千乘默怎麼可能在這裏便睡着了呢?

    俞秋織心裏疑惑,伸手便沿着他的額頭輕輕一撫,卻察覺到男人的體溫竟然是出奇的高,不由心裏微顫。她連忙昂起頭顱,察看到電梯已經快抵達頂樓,方纔舒心了些許。

    他很重,那壓在她身上的力量着實讓俞秋織有些承受不住。幸好的是,電梯這時已經到了他們所在的樓層。

    俞秋織攥着男人便往外走去,卻見千乘默屋子那房門前沿有一道修-長的身影正佇足在那端,不由鬆了口氣。

    是唐劍!

    “唐先生,千乘默好像在發燒,怎麼辦?”她連忙對唐劍道:“我沒有見他生過病……”

    “俞小姐,你別擔心,我來扶默少吧!”唐劍快步過來伸手接過了千乘默,扶他進了屋。

    “你怎麼會在這裏接我們?”俞秋織有些好奇。

    “屋裏能觀察到下面的動靜,你跟默少出現在這邊,我就已經知道了。”唐劍輕笑,推着千乘默進房間時候,低聲道:“俞小姐,電視桌下面的櫃子裏有一個藥箱,請你幫我拿進來一下可以嗎?”

    “好!”俞秋織連忙小跑過去從他所說的地方拿了那藥箱,便進入了千乘默的房間。

    唐劍推開了藥箱,從內裏拿了些藥物與針筒出來,倒是乾脆利落地組合,隨即爲千乘默注射了一針。

    俞秋織看得目瞪口呆,沒料想到唐劍在這方面的表現竟如此出色。

    “我從小便接受過特別訓練,對處理一般的感冒有經驗。而且,在美國接受特訓的時候,也深入地複習過。俞小姐不必擔心,默少不會有事的。”唐劍輕聲安慰:“俞小姐,我就住在旁邊,有事你可以叫我。”

    “謝謝!”

    “俞小姐,我是默少的下屬。”

    俞秋織一愣,有些尷尬。

    她對唐劍道謝,怎麼自我感覺好像是成爲了那個人的妻子呢?實在是太過失禮了。

    “俞小姐,默少他……真的很在乎你。”唐劍說這話的時候,輕垂了頭顱,收拾着那藥箱便退了出去。

    俞秋織的心卻有了一絲激盪,卻也有些許抑壓。

    唐劍不是個多話的,今天卻對她說這些,是想提醒她一些什麼。

    而作爲陪伴在千乘默身邊多年的人,他有資格說自己是最懂這男人的吧?

    她伸手爲男人掀上了被單,不意那人卻猛地伸手一握她的柔荑,把她小小的手給握到了那寬厚的大掌裏。她輕擰了一下眉,伸手想抽離,但那人卻是越發的握緊,硬是不讓她離開。

    “千乘默,放手!”小手被他握抓得有些疼痛,俞秋織蹙眉,輕推了一下他。

    千乘默的眉眼似乎是輕輕地睜開了一下,但又很快閉合。在這個時間段裏,他另一條手臂沿着女子的腰身一環,把她整個人都帶到了自己的身邊緊緊地環住。

    俞秋織一驚,伸手想要推開男人,豈料千乘默卻是越發的收緊,硬是把她攥在懷裏,讓她動彈不得。

    “千乘默,放開我。”小臉被他壓向胸-膛,俞秋織有點悶,她輕撅了一下脣瓣,伸手往他的肩膀拍了一下:“放開啊……”

    “不!”千乘默搖晃了一下頭顱,垂下臉,脣瓣沿着她的額頭壓下去,輕輕吻住,聲音有些含糊,卻還是聽得見:“秋織,別離開我!”

    俞秋織心裏一震,驚訝地瞪大眼睛,原本的抗拒便在此刻完全地化爲虛有了。

    千乘默如今處於發燒狀態,昏昏沉沉的他,也刻這時候陪伴在他身邊的人是她麼?這是不是代表着,她在他心裏也有那麼一點點位置的呢?

    正當她陷於沉思時刻,那人的脣瓣已經沿着她的秀眉劃過,輕吻住她的眼瞼,隨後滑過她的臉頰,吻上了她的鼻尖,慢慢地沿着她柔-軟的脣瓣吻了下去。

    他的脣,帶着專屬他的狂傲與霸道,以最快捷的速度橇開了她的齒排,沿着她的牙關滑了進去,直抵她的舌尖,彼此糾纏碰撞着,深深地吻在了一起。

    俞秋織驚心,掌心揪住男人的衣襟,眼底一抹異樣的流光劃過。

    千乘默的手沿着她的後背滑下去,輕撫她的嬌-臀,有一下沒一下地輕輕撫-弄着。

    “千乘默……嗯……不要……”不知道是因爲他在發燒抑或情-欲的折騰所以此刻體溫分外高漲,那隔着衣物的熱-量也能夠傳達到俞秋織的身體裏。她的呼吸變得有點急速,整個人都好像要燒起來一樣難受。

    千乘默卻越發的張-狂,他的舌尖沿着女子的喉嚨輕抵過去,吮咬着她的下脣,讓她張啓了脣瓣主動迎接自己的挑-逗。

    被他如是撩拔,俞秋織的心裏一悸。她呼吸變得急速,原本抵着千乘默胸-膛的手癱軟了下去,直垂到了被單上。

    千乘默的手指,沿着她的衣衫往裏探了進去,順着她那滑-嫩的肌-膚,一直往上移動。

    被他帶着灼-熱溫度的指尖觸碰着敏-感的肌膚,俞秋織嚇了一跳,急忙伸手扶住了男人的手腕。

    再這樣下去,他們肯定會失控的。這樣一來,後果會不堪設想。

    若是以往,她或許還可以接受他,只是如今她懷有身孕,絕對不能夠衝動——

    “秋織。”低啞的聲音從男人的嘴裏逸出,他的脣輕壓着她的,聲音帶着溫情的呢喃:“秋織……”

    “千乘默,不行。”俞秋織在心裏嘆息一聲,掌心捧住了男人的臉頰,輕柔地勸道:“我們有孩子,不能那樣做。”

    “嗯?”男人的聲音有些高漲。

    “乖,你先好好休息好不好?”俞秋織伸手環住男人,掌心沿着他的後背輕輕地拍了幾下:“先把身子調養好。”

    千乘默一直都是闔着眼睛的,這時候好像又勉力地撐開了一下,平日散射着銳利光芒的瞳仁裏,此刻倒是有點無助。

    俞秋織便嫣然一笑,傾了身,脣瓣往着他的嘴角輕輕地印了下去:“好了,你睡吧,你很累了。”

    “嗯……”男人似是嘆息的虛應才落下,原本環在她腰間的手也慢慢地垂了下去。

    看着他閉眸陷於睡眠狀態的模樣,俞秋織的脣角微微一彎,指尖沿着他的臉頰劃過。

    燈光折射下來,映襯出他那微卷的長睫毛,讓他整張臉都顯得更加立體,煞是好看。

    這樣的他,沒有了平日的狂妄與狠戾,更少了那種疏冷感覺,就像是一個孩子那般純粹。而這樣的他,卻讓人更加心動——

    “千乘默,你讓我留在你身邊,是真心的嗎?”她的掌心,輕輕地沿着男人的大掌握了過去,與他十指交叉。

    那人的手倏地使了力,指節屈起,與她緊緊交握。

    俞秋織的心裏便是一悸,立即擡起臉看他。

    他依舊是處於沉睡中,卻懂得把她的手給握住——

    她不由輕笑,眉眼裏沾上了喜悅之色。

    千乘默長臂用力一環,把她整個人都更加緊地摟抱入懷。

    “千乘默……”俞秋織低喚。

    男人沒有應。

    想來,他是睡着了。只是……他用了那麼大力,她想要離開都不可能了——

    俞秋織乾脆地闔了眼皮,長舒了口氣,任由着自己整個人都放鬆,在男人的懷裏閉目養神去了。

    豈料,這樣一躺,便是一整夜!

    ————

    從沉睡中清醒過來的時候,俞秋織察覺到周遭已經變得分外亮堂。那透過窗簾折射進屋的光影斑駁,把整個空間都美化了。

    她輕蹙了一下眉,腦子裏面的意識漸漸回攏,隨後四周張望了一翻。

    千乘默不在身邊——

    她一驚,急速地翻身起來。

    輕攏去前額的劉海,她深呼吸,還能夠聞到男人身上那淡淡的清新味道。

    他一定才離開不久!

    她從*榻上跳了下去,伸手想去開門,不意那房門卻率先被人推開了。

    出現在眼前的男人一身居家的休閒服飾,胸前竟然懸了圍裙。此刻他那眉眼清淺,淡淡地凝睇着她,俊雅的臉上浮着一抹淡薄的笑紋,看到她睡眼惺忪的模樣,低聲取笑道:“小懶豬,起*了?”

    “你在做什麼?”俞秋織爲他這身特別的裝扮而有些吃驚,下意識地道:“你不會是在做早餐吧?”

    “早餐是鐘點阿姨做好的,我只負責擺一下。你先去洗漱一下,要不要淋一下浴?”千乘默伸手順着她的後腦勺的髮絲輕輕地滑了下去,指着浴室的方向:“去吧,我等你!”

    “我的房間不在這裏。”俞秋織扯了一下脣,指向自己房間的方向:“我住那邊。”

    “以後,跟我一起住在這裏就是了。你的衣服我昨天就已經叫阿姨搬過來了,不需要再與我分彼此。”千乘默的眸光往着她的臉頰一掠,脣角有抹淡笑閃過:“不然,昨天晚上你照顧了我,今天我侍候你洗澡?”

    “不要!”俞秋織連忙伸手護在自己的胸前:“你出去吧,我自己去洗。”

    千乘默輕挑了眉:“俞秋織,你知不知道這種機會有多少女人在等着本少爺爲她們做?”

    “我不稀罕!”俞秋織一點面子也沒給他,直接拒絕,指尖往着他的肩膀一推,看着他退了幾步以後,迅速把房門給關上。

    在那之前,可見男人嘴角吟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太詭異了!

    千乘默轉-xing了啊,竟然說出那樣的話語做出那樣的事情來?

    佈置早餐?他也會麼?

    她心裏存着疑惑,側過臉,目光便沿着衣櫃方向看了過去。

    昨天便讓人準備了?

    是在出門前去見童書容前,還是之後?

    她握了握拳頭,踏步便往着衣櫃走了過去,隨後伸手一拉。

    衣櫃很大,內裏衣物琳琅滿目,但可見其整齊程度是非一般的。因爲,所有他與她的物品是分開兩端來放的,比例相當。

    那些衣物,其實並不是她的——

    但是,看顏色、款式、質料等,竟然大多都是她喜歡的。而且,尺寸也是她平日穿開的碼數。

    那個男人,是之前很早就已經準備了這一切嗎?否則,怎麼可能會在短短的時間內做到這一切?

    俞秋織的心裏百般滋味,一時間,也說不清楚是喜是憂。

    ————

    早餐準備得很豐盛,除了小米粥以外,還有小菜、油條、麪包和蛋糕、牛奶等。

    男人站在餐廳的落地窗臺前沿,眸光往着外面凝睇過去,手裏端着那杯咖啡還在飄着淡淡的白霧,看來是剛衝沏好的——

    聽到她踏步進入餐廳的腳步聲音,他很快便轉過了臉,然後邁步走了過來。

    俞秋織同樣地穿了一套休閒的居家服裝,而且衣裝的款式與顏色是與男人一模一樣的。

    千乘默便笑。

    那是情侶套裝呢——

    “爲什麼裏面適合在家裏穿的衣物都是一樣的?”俞秋織自然沒有忽略他那笑容,她秀眉一絞,聲音裏透露着不悅:“這樣穿着好奇怪!”

    “有什麼好奇怪的?”千乘默把咖啡杯放到桌面上,伸手拉她坐到了一旁:“我們這樣,纔像是真正生活在一起的人!”

    他的嘴角吟出了一抹淡淡的弧度,看起來心情相當不錯的模樣。

    男人鮮少流露出那樣的笑容,此刻看起來卻是很自如。

    俞秋織輕輕地嚥了一下口水,在心裏嘆息一聲上帝的不公。

    其實上帝對這個男人絕對是給予了他最好的一切。除了外表以外,還有家底、才智……所有關於他的事情都基本是完美的。只除了,它也狠心地在他的人生裏給出了相應的磨難——

    “你這樣看着我,是因爲愛上了現在的我嗎?”察覺到女子呆滯地盯着自己的目光,千乘默眉宇囂張地上揚了一下,眸色若深海一般幽暗:“想天天看着?”

    “你很無聊!”俞秋織翻了記白眼,轉開臉,目光便沿着桌面看去:“你昨天晚上病得那麼厲害,今天竟然奇蹟般就完全好了。不過你今天還不能吃太過油膩的東西,也儘量不要在早上就喝咖啡!你吃一點小米粥吧,我看阿姨她可能是知道你有商,所以好像很花心思爲你做的。”

    她一邊叮囑着男人,一邊爲他盛了一碗小米粥推到他面前。

    千乘默嘴角的弧度慢慢地上揚,沒有說話,靜靜地凝睇着她。

    俞秋織被他看得有點不太自在,她輕擡了秀眉,側過臉瞪向男人,低聲詢問道:“你這樣看着我做什麼?”

    “你現在,就好像是我的小妻子。”千乘默把那小米粥捧起,輕輕地喝了一口:“味道不錯。”

    俞秋織卻不曾從他的言語裏反應過來。

    他認爲她像他的小妻子,那麼她配當他的小妻子麼?

    腦海裏,不斷地想起了他們之間曾經的對話。

    他不止一次地說過,她根本不配呆在他身邊的。只是他開心,她便得呆着。到了如今,他們之間的變化很大,當時那種默默爲他做一切事情的心境也在更改着……只是有一點,依舊讓她糾結。

    她總會因爲他一個細微的小動作,一句淡淡的擔心話語而心悸。

    是不是,這就叫做非他不可?

    她解釋不清楚。

    “你不吃嗎?”千乘默見她呆滯着沒有任何動作,忽而伸手沿着她的肩膀一摟:“還是說,你在幻想着什麼?”

    “我不知道你在胡說什麼。”俞秋織推他,同時想要扭開臉避開他那熠熠清亮目光的注視。

    千乘默卻勾過了她的小臉,定神注視着她,道:“秋織,我是跟你說認真的。”

    俞秋織微愣。

    “我想,從此以後,我們都生活在一起。”千乘默淡笑,伸手便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個小小的盒子遞到了俞秋織面前:“這個給你。”

    俞秋織眉眼一跳,手心便冒出了冷汗。

    他說着這種話語,給了她那個狀似能夠裝容代表着某物的盒子,叫她怎麼不害怕?

    “接啊!”千乘默見她沒有動作,把盒子直接往着她手裏塞了進去:“打開它!”

    ————

    今天更新六千字,明天見,感謝大家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