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29.玉石俱焚,在所不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29.玉石俱焚,在所不措!字體大小: A+
     

    聽着女子一字一句字字清晰,卻輕輕淡淡的言語,千乘默的手終於垂了下去。

    俞秋織的後背慢慢地沿着牆壁邊沿一路往下滑,直到整個人都蹲到了地板上。她深呼吸,咬着牙關,把自己的小臉往着那屈起的膝蓋位置埋了進去,不再理會千乘默。

    “秋織。”千乘默蹲下身,長臂沿着女子的肩膀環過去:“我知道之前不該那樣對你,但你也不能夠因爲生氣就跟江衡搞在一起吧?”

    “我沒有跟他搞在一起!”俞秋織直接伸手推開男人,眉眼清冷地看着他:“千乘默,你信也好,不信也罷,我跟江衡是清清白白,被伊森所算計的。”

    “你們沒有任何一處像是被算計的!”千乘默嘴快,直截了當開口。

    俞秋織便輕撇了一下脣瓣,自嘲道:“也就是說,你不相信我對吧?”

    “我——”

    “千乘默,兩個人沒有信任的話,那也是沒有必要在一起的。”掌心往着牆壁貼過去,俞秋織徑自站了起身,待電梯門“叮咚”一聲過後打開,直接便衝了出去。

    千乘默急速跟上,伸手攥了她。

    俞秋織頓了步,冷冷看着他:“千乘默,你我之間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你回去陪着你的童書容,而我……你沒有權力阻止我去尋找屬於我自己的生活!”

    “爲什麼你便篤定我要回書容身邊?”千乘默長臂沿着她的腰-身一環,沉聲道:“俞秋織,不要把你的想法當成我的。”

    他把她推向了一輛正疾速駛過來停駐在他們身畔的車輛,看着駕駛座那人走下去爲他們拉開車門,把女子推到了副駕座上。

    唐劍退讓了一步,看着千乘默關上了車門,附在他耳邊低聲語道:“默少,事情已經處理好了。”

    “嗯!你不必跟來了。”千乘默低聲吩咐,繞過車頭上了駕駛座。

    俞秋織正輕敲着車窗玻璃打開車輛,這時看到男人猛地靠過來的臉頰,怒斥道:“千乘默,你要帶我去哪裏?”

    “去一個你想去的地方。”千乘默親自伸手爲她繫上安全帶:“去到那邊,你會喜歡的。”

    “千乘默,我不想跟你去任何地方。我只求你,放過我吧!”俞秋織有些疲憊地闔了一下眸,聲音裏透露着一絲卑鄙的乞求:“我真的好累……”

    累到,不想再去多想哪怕一絲與他有關的事情!

    千乘默卻倏地捧住了她的臉頰,脣瓣沿着她的嘴角壓下去。

    俞秋織蹙了一下眉,眸光緊緊地盯着男人。

    “看什麼?”千乘默只在她的嘴角流連了一下便移開了脣瓣,目光熠熠地看着她:“沒見過男人啊?”

    男人對付女人,這種方法是最管用的。

    俞秋織卻只是輕撇了一下脣,低聲道:“你的身上,有別的女人的味道。”

    是童書容的!

    那種味道,她記得很清楚的,因爲她也曾與童書容靠得很近,聞到她身上有這種味道。

    千乘默一愣,立即便開口解釋道:“我離開的時候跟她擁抱了一下……”

    “你與她之間的事情與我無關。”換來的,是俞秋織如是淡淡一句。

    千乘默的眉目便是一暗,大掌猛地壓住她的顎骨,咬牙道:“俞秋織,你別指責我,不要忘記你自己的身上現在也有江衡的味道。”

    “我沒讓你親我。”

    “你——”心裏很惱怒,但鑑於女子的說法是有理有據的,千乘默深呼吸着把自己的情緒壓了下去,冷聲道:“這件事情我不與你爭辯,總之,我們現在是扯平了!往後,我們在一起,你不準提江衡的事情,我也不會提書容的事情!”

    這算什麼?彼此有各自的生活,而後又強行牽綁在一起麼?

    俞秋織自嘲一笑,指尖輕壓向太陽-xue位置:“默少,爲什麼你一定要如此執着?我跟你之間根本就不可能的,你放我自由,也放生你自己,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嗎?”

    “俞秋織,你與我之間,不可能結束的!”千乘默勾起她的下巴,強迫着她與他對視着,眼瞳裏閃爍着一抹堅毅的光芒:“總之,無論你願意不願意,我們還是要這樣糾纏不清的。”

    “你……”

    “噓!”千乘默的指尖輕壓在她的脣瓣,眉眼裏那銳利的光芒漸漸變得深暗,繼而轉爲柔和的瑩潤亮光:“俞秋織,我們說好了要試試的,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改變!”

    他到底在想什麼?跟童書容之間不是已經解除誤會了嗎?依舊她的想法,他們應該重歸於好纔是的。畢竟,童書容爲他做了那麼多,他應該很感動纔是的!最重要的是,童書容一直以來都是他的最愛——

    “乖,就這樣決定了。”千乘默不待女子做出任何言語的反應,傾側着臉,脣瓣往着女子的嘴角輕輕地親了一下:“我們過去了。”

    俞秋織有點頭疼。

    面對着男人這樣的舉止,她不知道該怎麼去處理了。

    “俞秋織,放心吧,我不會把你圈養着的。”

    在車子驅離之前,千乘默摞下了這樣的言語。

    圈養,是一個男人對情-婦的作爲。他說不圈養她,而又不讓她離開他身邊,那他們之間,到底是怎樣一種關係?

    她還是沒有弄懂!

    ————

    俞秋織沒有料想,千乘默竟然會帶她回市中公立醫院。

    千乘默把車子停下來後,伸手便爲她拉開車門,輕聲道:“下來吧!”

    “你帶我來這裏做什麼?”俞秋織看着他遞伸到自己面前的掌心,有些驚疑地道:“你有什麼目的?”

    “聽話,下來。”千乘默沒有迴應,只是直接握住了她纖-細的小手,把她拉下車,便領着她往醫院內裏踏步而去。

    俞秋織心裏有些緊張,但又多了幾分期待。

    以誠之前是住在這裏的,如今千乘默帶她來這裏,又說是要見人,會不會就是他?

    可是,他不是被東方緒帶走了嗎?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又被千乘默帶回來了呢?

    “你的想法沒有錯!”千乘默看到她小臉糾結的模樣,握着她的大掌加大了些許力量:“推開它,進去吧!”

    俞秋織擡起眼前,這才察覺到自己面前竟然是一扇房門。

    那是之前以誠住着的病房。

    她心裏一跳,側過臉便去凝睇着男人。

    千乘默對她點點頭。

    “真的?”那種感覺,好像還是在夢中,不太真切,俞秋織不由反握住男人的手詢問道:“千乘默,以誠他……”

    “他沒事!”千乘默掌心往着她的後背輕輕拍了兩下,把手抽了出來去敲門。

    “進來!”少年清脆的聲音在裏面響起。

    久違的聲音,卻是那般的熟悉,令俞秋織的心,忽而便飛揚起來。

    她急速把房門一推,整個身子越過了千乘默便往裏衝了進去。

    少年正坐在陽臺前沿的藤椅位置上,旁邊,是那邪魅俊美的男人。

    看到她以後,東方緒站起身,嘴角一勾,脣邊笑意融融:“喲,小織啊,你來了。”

    “以誠。”俞秋織壓根不想理他,直接便走過去半蹲下身子把俞以誠摟抱住:“天啊,真的是你!”

    “姐,是我啊!”俞以誠同樣展臂環住她,低聲道:“你好久沒有來看我了。”

    “不是,我之前……”俞秋織纔想說什麼,但見東方緒結着自己輕輕地挑了一下眉,便立即轉了語鋒:“是啊,是姐姐不好,以後,姐姐一定會時常來看你的。”

    俞以誠低低地笑開,同時輕壓着俞秋織的肩膀把她推離些許位置,與她面對着面道:“姐,那我們來打勾好了。”

    “小孩子。”俞秋織指尖沿着他的額頭輕點了一下,倒還是伸手與他打了個勾:“好,誰說話不算數誰就是小狗。”

    俞以誠眉開眼笑,那俊朗的臉容如畫一般美麗。

    東方緒見狀,慢慢地站了起身,眸光沿着千乘默掃了過去。後者對他使了個眼色,悄悄退出。

    於是,室內那對姐弟,並沒有察看到這刻他們都一併離開了房間。

    闔合了房門以後,東方緒纖長的手指往着西褲的口袋裏輕輕一插,低哼道:“千乘,把我迫回來,代價如此之大,你倒也樂意啊?”

    “廢話少說!”千乘默沉了眉眼,冷聲道:“你確保他的身子沒有問題吧?”

    “我們有測驗過,現在這個畢竟是人造的心臟,估計能夠運行十數年,但我們還在研究當中。但下一次,是否能夠成功就未必了。”東方緒嘴角吟着淺薄笑容:“怎麼,你是想現在就想辦法應對十數年後的事情了?”

    千乘默冷哼一聲:“我便不信你就完全沒有想法。”

    東方緒嘴角輕輕撇了一下,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你什麼意思?”

    “東方,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有什麼計劃!”千乘默冷笑,往着他靠近半步,冷冷地盯着他,一字一頓:“我現在讓你動他,不過是因爲你心裏有着同樣的想法。你要帝國集團30%的股份,我也給了,但不代表着,我白給。”

    “喔?”

    “如果他有什麼差錯,我會讓你的東方製藥,從此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你是想玉石俱焚?”

    “在所不措!”

    ————

    今天更新在此,明天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