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28.賤踏在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28.賤踏在地字體大小: A+
     

    面對着這場景,俞秋織的心直線下墜!

    她輕輕搖晃着頭顱,眸光沿着男人的臉面凝睇過去,隨後又看向扶着江衡站起身的伊森,瞳仁裏閃出一抹悲痛:“爲什麼?”

    “秋織,你不該這樣問我,而是問你自己爲什麼要勾~引江衡?”伊森淡淡地看着她,聲音波瀾不驚:“你不該做這種事情!”

    明明她是被他弄昏的,一醒過來便身處這裏了,如今他卻反過來咬他一口質問於她?

    俞秋織心裏一沉,冷着臉道:“伊森殿下,你太無-恥了!”

    “是嗎?如果不是你自己樂意與江衡在一起,我怎麼會無-恥成功?”伊森淺笑,眸色深深地盯着千乘默:“默少爺,看到他們這樣子,我也很心痛。這件事情,我看不僅僅是秋織有想法,江衡也同意的。他們這是兩情相悅,我覺得你可以大方一點,成全他們!”

    “你會那樣做嗎?”千乘默冷下了臉,眸子沿着江衡掃過去:“江衡,你竟然敢動我的女人,不要命了是不是?”

    他說這話的時候,長臂已經使力一推伊森,指尖揪住江衡的衣領冷冷地盯着他。

    江衡濃眉一蹙,開始着力回想方纔的情景。只是……腦子卻有點昏昏沉沉的!

    被千乘默揪住衣領,他倒是不急,只探了手掌握住千乘默的手腕,沉聲道:“默少爺,我早就與你說過,秋織是自由的人。她不是你的妻子,自由之身,自然是想做什麼便是什麼。我與她的關係,也輪不到你來過問,你更加沒有資格來質問我!”

    千乘默臉色沉冷,聽着江衡不冷不熱的言語,直接便揮起了拳頭,直往他的臉頰揮打過去。

    江衡立即便閃身避了,同時以手肘推抵了過去沿着千乘默的臉頰襲打撞擊。

    兩人很自然便扭打在一塊兒去了!

    已經不止一次兩次看到他們幹架,但每一回,都總還是讓人驚心動魄。

    俞秋織心裏驚怕,往前踏了一步欲要去制止他們,但教伊森猛地一攥手腕,把她推到了旁邊。

    “放開我!”俞秋織惱怒,冷冷地瞪着男人怒斥道:“伊森,你太可惡了,爲什麼你要做這種事!”

    “秋織,我知道你與江衡兩情相悅,現在我都已經成全你們了,你怎麼還計較以前的那些往事對我如此不滿呢?你就寬心一點,把我當成你的好朋友得了。”伊森笑意融融,無限親切地道:“無論我最後是跟了江衡還是千乘默,我都會祝福你的!反正,我們之間也是有過去的……”

    他言辭*,說這話的時候,頭顱往着俞秋織的臉頰靠近,那漂亮的眼睛,一閃一爍,瞳仁內裏那光芒明暗交錯着,好像璀璨的星辰。

    俞秋織差點沒被他氣到吐血。

    不僅因爲他這樣的言語惹來了千乘默與江衡同時頓住了相互攻擊的動作凝睇着自己,更因爲他這樣簡直就是無中生有!

    “兩位覺得驚訝嗎?”伊森雙臂環上前胸,悠然地看着江衡與千乘默:“其實跟秋織上-*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我想兩位都是有經驗的吧?女人啊,都喜歡被男人強-jian一樣對待的。就算她們一開始尖叫着不要,到了你插進去的時候,不都是一樣興奮地任由着你衝擊,還不斷地發出yin-蕩的聲音嗎?”

    聽聞他這樣的言語,江衡與千乘默相互對視一眼,隨後都一併凝向俞秋織。

    俞秋織只覺得自己的脊背一涼,往後便退了兩步。

    千乘默的視線便沿着她的肚腹掃射了過來,腳步慢慢地移動。

    “不要!”看着他臉上積聚那抹陰沉神色,俞秋織搖晃着頭顱,心臟幾乎要從喉嚨裏跳出來:“千乘默,不是那樣的——”

    “跟我走!”千乘默掌心沿着俞秋織的肩膀一握,把她攥着往外走。

    江衡立即便伸手要攔他,但教伊森猛然探過來的長臂擋住。他大怒,起腳往着伊森的胸-胸撞擊過去,後者卻不避,只任由着他狠狠地踢了下來,嘴角立即便涌出了一條細細的血絲,順着他的嘴角往下蔓延,直滴落到他胸前的衣襟。

    見此情形,江衡眉目一皺,伸手便扶他的肩膀。

    伊森的眸眼卻是一沉,猛地伸手,往着他的後頸位置便狠狠地砸了下去。

    江衡並沒有意識到他有此動作,被襲擊過後,整個人便陷入了一陣暈眩中!

    “來人!”伊森冷淡開口。

    很快,安德魯便領着兩名高大的身影邁了進來,聽候他的吩咐。

    伊森輕挑了一下眉眼,淡淡道:“把江衡送到我的房間裏去,沒有我的許可,任何人不得靠近。”

    “是!”安德魯立即點頭應答,隨後示意兩中保鏢把江衡帶走。他的目光,憂心忡忡地盯着伊森:“殿下,你受傷了……”

    “無礙。”伊森指尖輕劃過嘴角,往前跨了幾步走出房門外,眸色淺淡地凝睇着那兩道已經沒進了電梯裏面的身影,瞳仁內熠熠亮光如鑽。

    江衡,沒錯,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安排的。媚-藥發作的時間,故意讓唐劍察看到我與安德魯對話從而通知千乘默前來,讓他親眼目睹這一切!我早便已經預料到千乘默進門以後會不由分說先動手,所以那些血腥味道便是解藥。處於被情-欲折騰錯亂狀態裏的你們,因爲你的血腥蔓延在空氣裏便會慢慢消失,從而讓你們好像成爲了在清醒狀態下歡-愛的場景——

    你別怨我,我這樣做,不僅是爲你報仇,同時……也讓你與俞秋織,再也不能夠有任何糾纏了!這樣一來,你便會回到我身邊來的!

    千乘默必然會爲此發狂,而俞秋織只要失了腹中那骨血,必然無法再孕。那樣一來,她便再沒有資格成爲荷蘭皇室的妃子。如此一來,老太婆爲藍伯特選好的妃,便算是廢了!

    她,怎麼可能把握得住一切呢?

    只有我,才能夠掌控所有!

    ————

    “放手!”被男人推進電梯裏,俞秋織用力的扭擺着自己的手腕,咬牙切齒地盯着他道:“千乘默,你給我放手。”

    “放手?”千乘默冷嗤,大掌沿着她的肩膀把她狠狠一推,讓她整個人都貼近了牆壁位置,方纔冷眼凝睇着她:“俞秋織,你以爲自己是誰,有資格命令我嗎?”

    “那你又以爲自己是誰?千乘家的二少爺,你可以在雅苑居爲所欲爲,可以在帝國集團隨心所欲,但現在是在雲來酒店,這裏不是你的地盤。而且,我也不是你的女人!”俞秋織冷聲吼了回去:“你沒有資格對着我大呼小叫的,更加沒有資格禁-錮我!”

    現在,以誠不見了,她再也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被他威脅,所以,不會再怕他!

    “我千乘默要做的事情,不談資格,只有我想或者不想。”千乘默指尖沿着她的手臂狠力握抓下去,冷聲道:“你既然那麼迫不及待地想要男人,我給你就是了!”

    他言語至此,倏地使力把女子的衣衫一扯。

    “嘶——”

    那衣衫破碎的聲音回落在空氣中,讓俞秋織的臉色大變。

    這裏是公衆地方,他們在一個酒店的電梯裏,男人如此強-迫着她,算什麼?

    站街的妓-女,只怕也比她高貴一點吧?起碼,客人會給她們找一個有*的地方——

    俞秋織冷冷地看着男人,眉眼裏,凝帶着一抹幽怨的冷光。她倒是不反抗,就只是靜靜地佇足着,那微揚着的脣瓣,冷笑弧度甚是張狂。

    接觸到她那帶着譏諷神色的眼睛,千乘默神色一冷,漠然道:“看什麼?”

    “看一個衣冠禽-獸是不是想在電梯裏面強-jian一個有孕的女子!”俞秋織眸子擴張,冷漠地盯着他:“看他是不是良心被狗叨去了,腦子裏面除了獸-xing以外,什麼都沒有了!”

    “俞秋織,你是想要挑釁我嗎?”千乘默臉色越發陰鬱。

    “我沒有!”俞秋織咬牙,輕嗤一笑:“只是千乘默,你知不知道,這個時候的你,與跟童書容在一起完全不同?”

    聽她提及那個女子,千乘默的眼瞳一暗,幽幽看着她。

    感覺到他握抓着自己肩膀的手放鬆了些許,俞秋織低笑一聲:“看着她的時候,你總是很溫柔,那眼睛裏面,只有深沉。我知道在你的世界裏,只有她纔是女主角,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除了她以外,我也是一個人。”

    “我也是有自尊,有情感,有想法,有血有身份的軀體。我把自己的感情都加諸在你身上,並沒有想得到過什麼樣的回報。可是……”俞秋織伸出纖-細的手掌捂住了自己的臉頰,苦澀一笑:“你能不能有那麼一天不把我當成一個玩物,一件工具,一個想要的時候玩玩,不想要的時候丟棄的垃圾?”

    “千乘默,我愛你,我錯了嗎?”

    “爲什麼你可以那麼殘忍,不顧我的付出我的真心,把我永遠地賤踏在地上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