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27.誰下地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27.誰下地獄字體大小: A+
     

    看着女子陷入沉睡中,男人這才慢慢地爲她蓋好了被單,隨後冷眼一掃旁側的馬成義與段紫熒,使了個眼色讓他們跟着自己外出。

    那二人隨在他身後,到達了客廳以後,千乘默才淡聲道:“我想更加明確一點,她現在的狀況到底如何了?”

    “二少爺,童小姐的身子……醫生說了,最多隻剩下一年,少則半年甚至可能只有幾個月……”馬成義在心底輕嘆一聲,低聲道:“她現在的狀況相當危險。”

    “當初她是怎麼求到我父親幫她的?”

    “童小姐找到先生,在門口跪了一天*。”回想起當時的情形,馬成義眼神有點飄忽,道:“而且,屬下還記得那個時候正值冷冬,所以先生是在童小姐昏迷過去以後救她回去的。因爲她這份心意,終於讓先生答應了。”

    千乘默的眉心緊蹙了起來,那深邃的眼瞳裏,映掩出一抹深刻的冷凝神色。

    以她那身子骨,若是在冷冬裏跪了一天*的話,那該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情呢?

    可是爲了他,她卻一一做了,這情份,誰能夠說得清道得明不是最摯真的愛?

    “默少爺,雖然我只是一個外人,但也想要說一句。”段紫熒凝睇着千乘默的神色表情,低聲淡語道:“能夠爲你做這種事情的人,就可能只有書容了。她愛你的心有多重,你應該一清二楚吧?”

    千乘默擡眸凝睇她一眼:“爲什麼之前你知道了卻一直都不跟我說?”

    “書容堅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她就是想那樣靜靜地離開……一個人!”

    那個女子,終究是最善良的……爲了他,她果然是什麼事情都做了!

    千乘默指尖沿着太陽-xue位上輕輕地壓了一下,淡聲道:“好了,這件事情我會與書容交涉的。”

    他一定會找最好的醫生給她最好的治療——

    “默少爺。”段紫熒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道:“姑且不論書容的病是否能夠救治,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如果你真的珍惜書容給你的那一份情義,你便請在她最後的日子裏陪着她吧!她現在最渴求的,就是你能夠安好!”

    千乘默自是明白這一點,他只淡淡點頭,沒有應答。

    這些事情,他終究是有自己想法的。

    段紫熒見狀,也不好再說些什麼。畢竟,那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而且,她阻止俞秋織與千乘默有發展可能的事兒已經成功,其他的一切便不再重要了。

    “馬哥,把書容主治醫生的聯繫方式給我,我要親自與他交談!”千乘默站了起身,眸光沿着女子所住那房門位置凝睇了過去:“你隨時聯繫我,找不到我的時候便跟唐劍提。無論我在哪裏,只要是書容的事情,我都會放在第一位!”

    “是!”馬成義連忙應答。

    千乘默對着段紫熒淡淡點頭:“段小姐,謝謝你告訴我這件事情的實情。”

    “我是書容的朋友,爲她做一點事,覺得很開心。”段紫熒同樣站了起身,淡淡地道:“那我不妨礙你們了。”

    “我們一起出去吧!”千乘默也有離開的打算。

    可惜,便在此刻,房間內突然傳出了一聲低低的叫喚聲響:“阿默、阿默——”

    段紫熒輕輕地挑了一下眸,淡笑着道:“默少爺,看來我要自己先走了。”

    “好!”千乘默瞟她一眼,快步往着房間走了過去。

    馬成義便送段紫熒離開了。

    房間內,童書容看到千乘默的身子沒了進去,跌坐在地毯上的身子想慢慢地撐起。

    “你別動。”千乘默連忙奔過去把她摟抱起來放到*榻上,指尖沿着她的臉頰輕撫過去,低語道:“書容,你怎麼下*了?”

    “我剛纔做了一個夢,看到你離我而去了,我很害怕。”童書容把小臉往着男人的胸膛埋了進去,輕聲低乞着道:“阿默,對不起,那年我可能是真的太自私了,可是我……”

    “書容,你別這樣!”千乘默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溫聲開口:“你沒有錯,那是你認爲最好的方法,你沒有必要把俞秋織的話放在心上。”

    雖然,她所說的事情,真真切切!

    如果有可能的話,他是真的願意陪她一起去經歷這些疼痛。只是如今時日是不可能會重來的,所以他們之間沒有辦法經歷的那些過去,只能夠成爲一種遺憾!

    “阿默,你心裏面一定也還是在怪我的對不對?”童書容緊揪着男人的衣袖,擡着臉楚楚可憐地凝睇着她:“對不起,你原諒我好不好?對不起,是我不應該,你打我罵我也好,就是不要討厭我……”

    她說到這裏的時候,伸手拿着男人的手腕便要往着自己的臉頰揮打過去。

    “書容,你別這樣!”千乘默連忙反手握住她的柔荑。

    “不是,阿默,你以前都總是那樣的,覺得我做錯事情的時候,便會敲我的腦袋。現在,你也敲我好了。”看到男人眼底涌出那抹幽暗的光芒,童書容心裏一絞,急速地雙掌心握住了男人的大掌:“你打我啊,我沒有關係的。”

    “書容!”千乘默擰了眉,指尖倏地捧住了女子的臉頰,看着她那激動的模樣,低下頭便輕輕地吻住了她的脣瓣。

    被男人的脣瓣吻住,童書容有那麼一刻是怔忡的。隨後,她的纖手便環上了男人的肩膀,小小的舌頭探了出去,如同曾經他們最親密時候一樣,惡作劇地輕-舔了一下男人的下脣。

    千乘默的眸子微暗,突然地伸手輕推了她。

    童書容一驚,小臉失色着蒼白,輕語道:“阿默,你……”

    “書容,時候不早了,我還要到公司去處理一些事務。你乖乖休息,晚上我再來看你,好嗎?”千乘默掌心按壓在她的肩膀把她推向了柔-軟的*-榻上,傾下腰身便沿着她的額頭位置落下輕輕一吻:“乖,不要任-xing,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子。我會幫你找最好的醫生,你一定會沒事的。”

    讓她平安地活下去,展露出她最燦爛的笑容,是他如今唯一能夠做的事情!

    童書容卻是心驚,她搖了搖頭,手臂緊緊地扣住男人的肩膀,聲音有些顫抖:“阿默,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書容,不是那樣的。”

    “我知道,我現在這身子……配不上你!”童書容眼眶一紅,緩慢地放開了男人:“而且,比起俞小姐,我現在根本就不算什麼。畢竟已經是過去式了,好像這也是沒什麼好奇怪的……”

    “書容!”千乘默爲她那一臉自我厭惡的神色蹙眉:“你不要想太多。”

    “難道,我連跟你要一點點時間都不能了嗎?”童書容眸底映出一抹悲涼的哀然神色:“阿默,我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經大不如前,很快就會死去的。你這樣,也不可以讓我最後一點點願意實現?”

    千乘默眉心絞結,伸手把她往着自己的懷裏摟抱而去,輕拍着她的後背道:“書容,可能我還不習慣我們現在這樣的相處模式。但我可以答應你,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陪在你身邊的。”

    “只是陪着,卻不能把心放在我身上了,對嗎?”童書容闔了眼皮,伸手便推開男人:“那樣的你,我不要。你走吧,我不要再見到你了。本來當年就是我先推開你的,現在我有什麼資格說回來就回來呢?阿默,你去尋找你自己的幸福去吧,不要管我。我……我會盡快離開這裏的,不會給你添任何麻煩!”

    她說這話的時候,連續地叫喚了幾聲“馬哥”。

    馬成義便從外面跨步走了進來,看到千乘默那猛然投遞而去的凜冽眼神,又往後退了一步。

    童書容卻好像是打定了主意一般,她咬牙,低聲吩咐道:“馬哥,你去收拾一下,幫我訂明天……不,今天下午離開庸城的機票。我要離開這裏,遠遠的,離這裏越遠越好!”

    “童小姐,你現在的身子不宜再長途飛行了。”馬成義眉頭緊皺,擔憂地道:“你必須要留在庸城做治療!”

    “我不管那些,我只要快點離開這裏就好了,你快點去給我訂機票!”童書容搖着頭顱,眸光沿着自己的房間環顧一眼:“還有,幫我收拾一下東西,隨便一點就可以了,這裏的東西,都給我丟掉吧!反正,什麼我也不會帶走的!”

    馬成義一臉爲難,卻聽千乘默冷漠地開了口:“馬哥,你先出去!”

    “是!”馬成義連忙點頭,退了出去的時候,順帶着把房門也給拉上了。

    童書容推開了男人便準備要徑自下*收拾東西,但教千乘默伸手擋了。他掌心捧住了女子的臉頰,有些無奈地輕斥道:“童童,你不要鬧了。你既然說不任-xing了,那麼現在這舉止又算是什麼?”

    “我不想要任-xing,可是我現在不任-xing的話還能夠做什麼?阿默,你既然不想看到我,我就離開啊!我可以的,我沒事……”

    “童童!”千乘默的聲音倏地增加了幾個分貝。

    童書容便是一愣,隨後小臉浮出了一抹欣喜之色:“阿默,你剛纔……叫我童童了嗎?”

    以前,他順着她的時候,便會叫她這樣的名字。而且,他還說了這是他對她的專屬稱呼,所以……他既然這樣叫她了,是不是證明着,他們之間還有可能呢?

    “童童,就算是爲了我,不要再糟蹋你自己了好不好?你的身子現在已經這樣,難不成你還想我繼續難過嗎?”千乘默拇指輕劃過她的俏臉,溫聲道:“我是真的公司有事情纔要離開,你乖乖的,你接受治療,讓我陪着你,好嗎?”

    他已經退到這一步了,她沒有理由再去爭些什麼——

    雖然俞秋織在他心裏有着不一樣的地位,但只要她的身子還病着,他便不會離開她的!而且,他們還可以在這樣的相處裏再慢慢地磨合,重新找到新的希望。依她對他的瞭解,他是絕對不可能拋下她的!

    童書容點了點頭,伸手環住男人的臂膊,傾身上前往他的臉頰上輕輕地親了一下:“阿默,我等你。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會聽話的。以後,我也不會隱瞞你任何事情了,任何事情,都會第一時間尋你商量!”

    “乖!”千乘默輕輕地撫了一下她的頭顱,沿着她的額頭親吻一下,便把她再度推下去躺着:“休息吧,我等你睡着了再走!”

    “阿默,你真是一點都沒有變!”童書容嘴角綻放出一抹溫柔的笑靨,慢慢地,在男人的注目下閉上了眼睛。

    千乘默的眸光沿着腕錶位置上淡淡一掃,眉頭深鎖。

    ************

    身子很熱,好像整個人都被火燒了一樣。這樣的感覺很奇怪,令女子緊絞着的眉擰成了一條細繩般。她努力地深呼吸,想要得到一些新鮮空氣來緩解一下自己,但卻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好像昏昏沉沉着,身子更有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衍生。

    身子,好像又有一種空虛侵襲而來,那渾身上下都好似有萬隻螻蟻在啃噬着自己——

    俞秋織指尖沿着自己的衣領位置輕輕一扯,猛然地張開了眼睛。

    此刻她正躺在榻上,周遭環境相當的優美,看起來就是類似於酒店總統套房之類的地兒。

    其實,也是的——

    當眸光掠到周遭的擺設以後,她的意識立即便來了。

    這個地方,她很熟悉。因爲在不久前,她還是跟進酒店的市場業務,帶領過客人蔘觀這些房間。

    沒錯,這裏正是雲來酒店高級vip房間!

    “過來。”旁側,突然有一個聲音傳了過來,一隻修-長的手臂便同時探了過來,把她的腰-身給環住了。

    俞秋織被那手臂壓倒在*榻位置,那人的身子便覆了上來。很顯然,任感覺也知道那是一個男人,而且身高力量都要比她大上許多倍!關鍵是,他身上有一種很熟悉的味道,很好聞,卻又有些危險!

    俞秋織心裏一驚,伸手便要去推他,豈料那人卻把她的雙手反壓到了*頭位置,同時那張俊秀的臉便近在咫尺地盯着她了。

    四目相交,俞秋織差點沒尖叫起來。

    聞那人氣息的時候她就已經在想着這人是不是他,現在一看,果然如是!

    江衡!

    此刻,他眉眼裏凝帶着一抹幽暗的光亮,有些迷茫,但內裏散發出來那屬於人xing最原始的情-欲,她是看得分明的!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她的腦子立即便去回想自己昏迷之前的情景,立即便意識到了什麼。

    她來這裏之前,不是遇着江衡,而是……伊森!

    爲什麼他要把自己帶到這個房間,而且身邊還躺着江衡呢?

    俞秋織急促地伸手揪住了江衡的衣領,看着那人越發靠近的臉頰,焦躁地道:“江總監,不要這樣,你放開我!”

    “嗯?”江衡眸色深深,那張俊雅的臉積聚着一抹不悅之色,聲音裏也自然是透露着一絲低啞的欲-望:“不要!”

    這不是江衡,而現在的自己,也不是自己!

    俞秋織想,這一定都是伊森所安排的——

    只是,爲何他會做出這樣的安排呢?

    無論如何,她與江衡之間都不能夠發生任何事情。畢竟如今她懷有身孕,而且更加不能夠與江衡牽扯上肉-體的關係,那樣一來,他們之間便算是毀了!

    “秋織。”江衡卻好像是無意識一般,大掌把她的腰-身環緊,眉眼裏透露出一抹熠熠亮光。他輕扯着脣,眼角眉梢都盡染喜色,脣瓣沿着女子的額頭一親,愉快地道:“你終於是屬於我的了!”

    “不是那樣的,江總監!”俞秋織掌心握成了拳頭拼命地往着男人的胸膛砸打過去:“你放開我,我們不能做那種事情!”

    “我不要!”江衡搖頭拒絕。

    被他的氣息侵擾着,俞秋織的心裏一蕩。

    她知道,那不僅僅是因爲男人那脣瓣帶來的衝擊她纔會有這樣的反應,更多的是因爲這時候她的體-內被一種藥物給控制住了。而藥物的藥效,這時候正在不斷地發酵着讓她的身子誠實地跟着江衡的動作有了反應。

    江衡直探入了她的口腔,不斷地往裏席捲,直到深深地纏繞住女子的丁香小舌爲止!

    俞秋織心裏吃驚,用盡了吃奶的氣力去推抵着江衡,但最終都只是徒勞。

    二人間因爲這樣的舉止而火花四射,連空氣都開始燃燒起來了!

    俞秋織氣息不穩地粗喘着,整個人都陷入了極致的感官享受與理智趨使她放棄這種感覺的煎熬中。

    江衡的手,沿着她的頸窩位置撫去,託着她的後腦勺,讓她更加方便地貼近自己。他咬上她的小嘴,最終與她緊緊地碰撞在一起。

    “嗯……”俞秋織的胸-膛不斷地起伏着,整個人的意識都有些潰散。

    “秋織。”江衡的手,開始沿着她的玲瓏的曲線遊移開去。

    俞秋織只覺得身子好像是有一陣烈火開始不斷地燃燒起來,讓她的體溫急速上升!

    彼此之間,相互貼合着,那種能夠緩解他們身上難受的感覺很舒暢,是彼此遠離痛苦的好方法。

    於是,他們很快便棄械投降了。

    兩人間,從女子原本的輕微抗拒到如今她的小手沿着他的脖子環上去,不過只是十數秒的時間。可是,卻是那樣的順其自然。

    江衡似乎很是滿意俞秋織那樣的做法,是以嘴角一彎,伸手沿着她的後背不斷地摩挲着,同時低聲道:“給我,好嗎?”

    “嗯……”得到的,是俞秋織一聲輕吟的迴應。

    “真乖!”江衡薄脣開始一路往下。

    卻不意此刻,房門突然“咔”的一聲被人推開,兩道修長的剪影同時邁步跨了進來。

    可是,*榻上那兩人卻恍若未見,依舊是相互擁抱在一起,因爲彼此而感覺到一陣陣的心悸。

    “俞秋織!”男人帶着冰冷寒涼的言語突然響起,連帶着他的身子前移。掌心一提江衡的後衣領,握着的拳頭直截了當地往着他的臉頰便狠狠地揮打了過去。

    江衡並沒有任何的反抗,整個人硬生生地接了那一拳,便乾脆地倒在了*榻位置。

    俞秋織頭腦尚且處於發熱狀態,這時候看到那男人猛然籠罩過來的高大身影,輕眨了一下眸,有些不知所措。

    “江衡,你沒事吧?”與千乘默一起進屋的男人蹲下了身子扶起鼻子裏面有鮮紅血液流淌出來的男人急聲語道:“你覺得怎麼樣?”

    江衡輕甩了一下頭顱,任由着那血腥味道涌入鼻腔,整個腦子便清醒了許多。

    而*榻上那女子,似乎也有了些許反應,原本有些茫然的目光,漸漸地清明瞭起來。

    只是,千乘默早便已經一掌扣壓住她的肩膀,冷聲道:“俞秋織,我不過就是少看你半秒,你竟敢如此大膽做出背叛我的事情?你是想自己下地獄,還是想讓他下地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