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25.演出重要角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25.演出重要角色字體大小: A+
     

    俞秋織想伸手去拉男人,卻教他推了。她心裏有些急,畢竟此刻男人的前身幾乎已經被血水染了個透紅。可這時,他卻不讓任何人碰了。

    “默少爺,咱們先去醫院處理一下傷口好不好?”她後背靠着牆壁,對男人低語道:“你這樣下去,身子會受不了的。”

    “關你什麼事?你不是不想跟着我回來嗎?現在趁這個機會留在江衡身邊不是最好?”千乘默也不看她,只冷哼一聲,高傲而冷漠。

    “你明明知道……”俞秋織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去對這個男人解釋之前所發生的一切,只有苦澀道:“算了,反正我們已經搞成這樣,沒有必要再多說什麼。只是,你終究是因爲救我才傷得如此嚴重,爲了不欠你更多,在你身子好起來以前,我都會親自照顧你的。”

    千乘默便低嗤:“誰稀罕你的照顧?本少爺身邊大把的人!”

    “是你讓我跟你回去的。”

    “之前是,但我不想要你這種只要報恩的同情。現在,你可以走了!”

    男人執着起來的時候,就像個小孩子,讓她無所適從。

    俞秋織心裏繃得緊緊的,有些無奈道:“默少爺,我們都理智一點好不好?這樣下去,根本不是辦法啊……”

    “所以,你的意思是想留在我身邊把我照顧到健康爲止,又離開嗎?”千乘默突然往她一靠,眸色深若海:“俞秋織,本少爺壓根不需要你的同情。”

    “這不是同情。”

    “那是什麼?”

    “是心……”

    是心痛!

    因爲她,他承受了那麼多的疼痛,而且,加之知悉他往日那高高在上的面目,不過只是僞裝,她怎麼可能不動容呢?她是真的爲他心痛,希望他可以安好——

    雖然明短簡他們之間再回不去,但也不願意他承受那麼多痛楚。她希望他可以得到幸福,忘記過往所有的不愉快!

    “你是因爲我才受的傷,我有責任照顧你。”

    “所以,你是心裏愧疚?”

    “我們不要再討論這個問題了。”俞秋織猛地揪住男人的衣袖,咬着牙道:“默少爺,我們不做伴侶,也是可以做朋友的……”

    “誰要跟你做朋友?本少爺不需要你這種朋友!”千乘默猛地推開了俞秋織,後腰往着柔-軟的背墊一靠,冷聲道:“還有,我們永遠都不可能成爲朋友!”

    看着他的臉頰往着車窗看去,那明暗交錯的眼瞳裏,事着冷漠的疏離與寒涼,俞秋織的心便被堵住,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了。

    倒是前座正在開車的唐劍眉宇輕輕地揚了一下,看着那二人明明對彼此有感覺卻不願意承認的嘴臉,在心裏一聲嘆息。

    愛情,總是這樣:你進我退,我進你退。

    至於會否就此錯過,誰也不知道!

    ************

    永樂苑。

    已經是第三次想去爲他處理傷口了,但最終還是被拒絕——

    因爲他只接受了唐劍的好意。

    看着男人眉眼裏透露出來那抹疏離光芒,俞秋織緊蹙着眉,只好靜靜地看着那男人。

    唐劍手腳倒是利落得緊,很快便爲男人把傷口處理好。同時,爲他拿了一套乾淨的衣裳過來,便退離了開去。

    屋內只剩下兩人時候,俞秋織便覺得心裏有點抑壓。

    “默少爺,我去給你做點吃的。”看到男人那驟然凝睇過來的目光,她連忙輕聲開口:“我這就去……”

    她急急站起,欲往廚房走去。

    豈料卻聽得那男人一聲冷笑:“不必了,你覺得我現在能吃得下去嗎?”

    “默少爺。”聽聞他的言語,俞秋織的身子僵在原處:“你非要如此嗎?”

    “走!”千乘默突然伸手一扯她的腕位,揪着她便往着門外走去。

    他的腳步很快,令俞秋織整個人一愣。她腳步加快,隨着男人外出的同時,不解地道:“默少爺,你想要做什麼?”

    “沒錯,我們剛纔是應該去醫院的。”千乘默把她往着電梯裏面推了進去:“你不是不要孩子嗎?我們去做手術。”

    “不要……”俞秋織怎麼都沒有料想到,他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來。她反手握住了男人的腕位,搖着頭顱道:“默少爺,不要——”

    “爲什麼不要?因爲孩子是江衡的?”千乘默猛地使力一甩她的手臂,冷冷地道:“俞秋織,你還真是多變。”

    “你現在的身子不好,不適宜過去。”俞秋織發覺現在自己根本無法與這個男人溝通,只能找了一個藉口:“我們先回去好不好?”

    “不好!”千乘默驟然使力把她往着牆壁邊沿一推,居高臨下地凝睇着她,道:“俞秋織,今天,你就給我一個答案!說,你的選擇到底是什麼?”

    他的眼睛裏面盛滿了一層陰戾的氣勢,那種志在必得的光芒令俞秋織明白,她沒有選擇——

    其實,孩子是長在她肚子裏的一塊肉,知道懷孕以後,她是開心的。雖然不願意與那男人糾結,可……她不會不要他!之前說出那些話語不過只是權宜之計罷了——

    “默少爺……”

    “說你的最後的選擇是什麼!”千乘默冷聲打斷她:“我沒有多少耐xing的!”

    他的聲音幾乎是用吼的,力量之大,讓整個電梯都在不斷地回落着那聲響。於是,俞秋織便被嚇了一驚,整個肩膀都肩膀着蜷縮起來。

    看着她糾結的小臉裏凝滯着驚懼的光芒,千乘默緊咬着牙,強行提醒自己不要去理會這時她是否在驚怕。因爲,只有足夠狠,才能夠達成自己所願不是?

    “我會留下來。”俞秋織在心裏悲哀一聲,終還是輕闔着眸開了口:“既然默少爺可以不言情不說愛,我爲何不可?”

    只怕是在將來會苦了孩子,因爲在父母沒有真愛基礎環境裏生活着的他,會幸福麼?

    她無法找得到答案。

    千乘默的手指便放鬆了下去,原本緊繃着的整個人都有點癱軟,貼着電梯牆壁的後背沿着下方慢慢地滑去。

    看着他的臉色稍嫌蒼白,那捲長的睫毛輕輕地闔合下去,俞秋織驚心,急速蹲下去扶着他:“默少爺,你沒事吧?”

    千乘默擺了一下手,看着女子近在咫尺的秀美臉龐,他指尖快速一壓她的肩膀,讓她小小的身子跌入了自己的懷裏。

    “默少爺……”靠着他那修-長的臂膊,可以聞到他身上傳來那股淡淡的消毒水以及不曾散去的血腥味道,俞秋織的心輕輕一抽,指尖探了出去揪住了男人的衣袖。

    千乘默的指尖沿着她的臉頰輕撫過去,捧住,言語輕淡,卻霸道:“俞秋織,沒有我的允許,誰都不可以再違揹我的命令。對你,我已經一再容忍,不要再來挑戰我的極限了……”

    他的神色帶着一股天然的狂傲,讓俞秋織不得不點頭:“知道了……”

    “扶我回去。”千乘默臂膊搭上了俞秋織的肩膀,輕挑着眉道:“我走不動了。”

    若剛纔她沒有說那些拒絕去醫院的話,他是否會走得動?

    俞秋織無奈地翻了記白眼,可最終還是依照着男人的說法做了。

    千乘默卻乘機在她的臉頰上狠狠地親了一下。

    “喂……”俞秋織瞪他:“你是不是真的沒有氣力啊?”

    “你廢話那麼多做什麼,扶本少爺回去!”

    “作爲一個男人,孱弱到要讓一個孕婦來攙扶,你羞愧不?”

    “我還不是因爲你纔會這樣的。”

    俞秋織便無語了。

    *************

    接下來的好幾天時間裏,俞秋織的妊娠反應都還在,只是,她還是堅持着照顧重傷中的千乘默。而後者,在她悉心的照料下,倒是好轉了許多。這天女子在廚房做飯的時候,他也走了進去。

    “你醒了?”雖然處於養傷中,不過千乘默並沒有把工作完全落下,所以他在處理公務的時候,也要由俞秋織陪着。昨天晚上他工作到很晚,俞秋織倒是直接在書房睡着,醒來時候天已是大亮,身子又處於柔-軟的大*上,便知道必是男人抱她回房的。所以,她並不知曉他什麼時候休息的,只知道她醒來的時候,他正斜臥在沙發上。後來她來廚房做早餐,也便不曉得他清醒了過來。

    她只有一點沒有忽略:這男人能夠把她抱起來,想必是身體好了不少,否則,不可能發得了力!

    “有什麼好吃的?”千乘默從後面環住她的腰身,目光在廚房裏巡梭了一翻:“我餓了。”

    “今天早餐吃小米粥和一點小菜,你身子剛好,不能夠吃太多油膩的東西。而且,我也不喜歡吃那些。”俞秋織伸着手肘往男人的胸-膛輕輕地撞了一下,試圖讓他放開自己。

    這些日子她老感覺不太舒服,所以也喜歡吃清淡些。

    千乘默側着頭顱輕吻着她的耳垂,低聲道:“俞秋織,等一會我們出去一下。”

    “去哪裏?”把水盆裏最後一條青菜撈到了菜籃裏,俞秋織怔忡,側過眉斜睨着男人。

    “有些事情需要解釋的,就不要再拖了。”千乘默扳過她的肩膀,讓她與自己對視:“這樣對我們大家都好!”

    “什麼事?”俞秋織看他此刻神色頗爲凝重,眸色如海,內裏好似是凝滯着無數的信息,但卻抓不準哪個纔是最重要的,是以心裏有些困惑,道:“很重要嗎?”

    “是!”千乘默點頭,指尖忽而輕輕一勾她的下巴,看着她擡起嘴角,低語道:“很重要。”

    俞秋織還想追問,那人的拇指卻已經沿着她的脣角按壓了下來。她心裏一堵,看到男人眉目裏透露着一抹耀眼的亮光,不由心臟微微一顫,到嘴的話語都被悉數壓了下去。

    接下來,卻是要面對男人那驟然靠近的俊美臉龐,還有他那輕輕地吻上她嘴角的脣瓣。

    溫柔而淡薄,那樣淺淺吻着,如同探索,又好像想要宣告些什麼——

    “千乘默……”俞秋織張了脣,想說些什麼,只是,男人那突然深入地探索的脣瓣把她所有的言語都席捲着吞嚥了去。

    那人的舌尖好像靈蛇一樣鑽入了她的小嘴,深深地吻住,不留一絲一毫的間隙。

    俞秋織的心裏便有點蕩-漾,小小的手忍不住往着男人的腰-身環過去,任由着他的舌尖引導着她的丁香小舌頭不併起舞,彼此的氣息相融,那感覺竟然是相當的美好!

    千乘默掌心沿着她的後背擦了過去,順着往下滑,直到撫上她的臀-位,而後慢慢地沿着她修-長的腿-腳往下滑。

    被男人那帶着魔力一般的指尖挑-逗,俞秋織的心裏一驚,意識到自己的胸-膛有點發悶,才連忙伸手一揪男人的手腕,低語道:“千乘默,不行啊……”

    這樣下去,他會不會做出什麼事情傷害她與孩子的?

    而且,現在千乘默似乎也不確定她腹中的孩子到底是誰的。

    雖然彼此都沒有再在這件事情上做過任何的交流,但之前說下的那些話語對他們都是有影響的。這個時候,他們的間隙不可能說沒有就沒有的。因此,她的心裏還是有一份抗拒的存在。

    千乘默眉眼深深,聲音有一絲輕啞,凝睇着她道:“俞秋織,如果我說相信你,你會不會給我一個交待?”

    他的話語,讓俞秋織的心裏一抽。

    他說相信她麼?

    若真相信的話,爲什麼還要交待呢?倘若真的相信,那麼他們之間就不需要任何的言語解釋,都能夠爲彼此設想着,包容與諒解,不去碰觸彼此心底都去不到的那個角落了。

    俞秋織低笑,言語有些輕啞,卻自然而言:“這個問題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你。”

    “因爲你之前跟我說過你會跟很多的人一起玩,而我只是其中的一個。江衡不是傻子,就算他喜歡你,也未必就會愛到那種可以爲別人養孩子的地步。你跟着他,若孩子是我的,我敢肯定他很可能也會讓你做我想做的那件事情。”

    他的意思是,就算是江衡,若有意思與她在一起,也會要求她墮胎嗎?

    俞秋織輕搖了一下頭:“不,不是那樣的!”

    “你的意思是……他的?”千乘默揪着她肩膀的手指有些緊,力量很大:“俞秋織,你這是默認?”

    “你根本就不相信我。”俞秋織推開他:“我們不要再討論這個問題了,你去餐廳裏坐着吧,我做完菜就可以吃了。”

    “我不讓你逃避!”千乘默使力一壓她的肩膀,讓她的後腰抵上洗手檯的棱角邊沿,低語道:“今天,我們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說清楚。”

    俞秋織蹙緊了眉,目光裏透露着一抹幽怨光芒:“千乘默,你公平一點,你這樣的要求對我而言真的很過分你知道嗎?”

    千乘默陰鬱着眉眼,冷冷哼笑道:“是嗎?是怎麼樣的過分?難道說,你覺得我就可以接受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俞秋織心裏一驚,錯愕地盯着男人:“之前你不是說,只要我們兩個在一起,不言情,不說愛就可以了嗎?”

    “其實孩子最終會成爲誰的,我們都會知道!”千乘默冷冷地開口:“我要的,不過是你親口承認一句罷了。這樣,也過分了嗎?”

    所以,他的意思是,只要她說,他就相信?

    俞秋織道不清自己此刻是什麼感覺。

    她咬咬牙,擡起眼皮,目光緊盯着男人:“如果我說是你的,在他出生以後,你還會不會去做驗證?”

    千乘默的瞳仁便是一縮,目光如炬地盯着俞秋織。

    她果然是最聰明的,竟然用這種方法堵了他!

    她這個時候說這種話,無非就是要一個承諾。也就是……如同他的相信!

    只是,這樣一來,不就是在證明着,她也同樣不相信他嗎?

    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的信任可言!

    “俞秋織,我承認你很聰明,可是……”千乘默笑,眼裏涌出了一抹陰戾的光芒:“聰明如你,怎麼會問這種問題?”

    “我只是在表明着我自己的立場而已!”聽聞他的言辭,俞秋織心裏也是異常艱澀。她輕輕地撇了一下脣,目光似水地盯着男人:“這樣一來,不就表明着,就算我們怎麼努力,卻還是沒有辦法改變現狀嗎?”

    “既然你是那樣的想法,我不勉強。”千乘默猛地扭開了臉,眸底涌出一抹冷涼的薄光:“只是有一點你必須要明白,那便是……無論你怎麼想,無論我們之間是不是連最基本的信任都不再有,我也不會放手。”

    末了,他又是一聲冷笑,低語道:“除非,我死了!”

    那樣霸道而張狂的宣告,好像表示了他堅定的決心!

    俞秋織便覺心裏一沉,身子無力地靠着洗手檯,那反轉着貼着瓷磚的掌心,有一股寒意涌入了心田。

    溫暖不起來!

    *************

    俞秋織沒有想到,千乘默竟然是帶她回到了淮南城的那個小別墅裏。

    自從上一回從這裏被他趕出去以後差點遭遇到被人強-暴的事情以來,她對這裏都有着一份畏懼之感的。不過幸好,千乘默後來把她轉去了永樂苑,雖然後來也發生了很多不愉快的種種,但她卻覺得輕鬆了許多。

    直到此刻再度回來,她心裏便又是另一翻念想了。

    畢竟,物是人非!

    其實她當初她便知道那人已經較千乘寺給解決了的,不過是心裏總還有陰影便是了。當然,這時因爲有男人在身畔,卻總還是安全的。他既然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她,那麼必是不容許任何其他人沾染她哪怕半分——

    這一點,她還算是瞭解他的。

    “默少爺,你爲什麼要帶我來這裏?”隨着男人腳步踏進別墅的客廳時候,俞秋織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了。

    “或許我做那些不算什麼,但我想讓你知道我的決心。”千乘默掌心一握她的纖手,扯着她便上了樓。

    直接抵達了書房位置——

    俞秋織心裏正吃驚時候,卻見那人放開了她的手,往着某扇牆壁走了過去。

    那個方向,不正是懸掛着那把他最珍重的小提琴的地兒麼?

    俞秋織的眉心便是急急地跳了起來,掌心冒出了冷汗涔涔。

    她有種預感,男人做這件事情,必定是會令她震驚的——

    果不其然,他真的伸手去把那小給拿了下來,

    “默少爺,你拿它做什麼?”俞秋織看着他握着小提琴往自己走來,往後退了半步:“你不會是想摔了它吧?”

    “摔?”千乘默輕挑了一下眉:“你想摔了它?”

    “當然不是。”雖然她沒有學過小提琴,但見千乘默如此寶貝於那把琴,加之此刻他的神色清凜,眉眼裏甚至還隱隱帶着一抹淡淡的失落,她便明白了那把小提琴對他而言有多麼的重要。

    畢竟,是童書容送的——

    “你想做什麼?”看到他又拉住自己的手往外面走去,這樣的來去匆匆,讓俞秋織心裏疑惑:“默少,你走慢點。”

    “我們去雲來酒店。”千乘默出了門,把她往着車子裏塞了進去,把那小提琴也給放到了她的膝蓋上:“抓好它!”

    俞秋織見他鬆了手臂,不得已伸手抱住了那琴。

    思緒萬千。

    千乘默要她帶着這把小提琴去雲來酒店,只有一個原因!

    去見童書容!

    她心裏便衍生了莫名的焦躁情緒。

    因爲千乘默的態度未明,她並不知道他心裏所思所想。只是,有一點她卻可以肯定。無論千乘默會如何解決這件事情,她都必須是配合他去演這齣戲的一個重要角色。

    把她拉下水,似乎是這個男人想要做的事情!

    ************

    雲來酒店。

    說實在的,比起淮南城,俞秋織這時更加不願意到這裏來。

    畢竟是有不好記憶的。

    千乘默倒真是直接,在下車以後,拉她進了電梯,直接便按壓了酒店裏設置了最高級服務客廳的樓層。

    最後,抵達了童書容的房門前。

    那人敲響了童書容房間的大門,果斷而直接。

    門很快便被人拉開了。

    ————

    今天更新畢,明天見!親們認爲二少會做什麼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