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24.懷孕&重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24.懷孕&重傷字體大小: A+
     

    那人,自是千乘默無二。

    此刻他臉色陰沉,眸暗如海,腳步還未曾跨到俞秋織面前,冷漠的聲音已至,那如帶着如同寒霜一般凜然的氣息,是一種讓人抓狂的狠戾感覺:“俞秋織,你膽子真夠大了,逃離我身邊,就是爲了來跟江衡私會?不賴嘛,燭光晚餐慶祝——”

    “我沒有……”

    “沒有?解釋就是掩飾吧?看你現在衣衫不整的,是不是承-歡在他身上,就真的比我好嗎?”千乘默的掌心,沿着女子的衣襟狠狠一扯,把她從沙發上帶了起來:“你就一天沒有男人活不下去是不是?”

    “千乘默,你做什麼?你弄疼她了。”此刻江衡已然靠近,他掌心沿着千乘默的手肘一握,冷聲道:“放開她!”

    俞秋織能夠感受到此刻兩個男人都使了莫大的氣力。

    千乘默的指尖揪着自己的衣領,那力量幾乎可以讓她窒息。而江衡握着千乘默腕位的手背位置,青筋暴躁,一看便知道他所用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放開?”千乘默臉色陰冷,眸中暗光層層跌宕:“江衡,你把我的女人騙到這裏來,有什麼資格如此來命令我?”

    “憑這裏是我的地盤!”江衡指尖沿着門口位置一指,冷漠地道:“默少,這裏是我的私人地方,不歡迎你,請你馬上給我離開!”

    千乘默非但沒有放手,反而是騰出了另一隻長臂把俞秋織往着自己的懷裏一帶,輕挑着眉冷漠地凝睇着江衡:“我就偏偏不呢?”

    江衡劍眉斜起,瞳仁裏閃出一抹冷傲的戾氣。他輕嗤一聲,低低地道:“既然如此,那默少也別怪我無情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掌心的力量遽地增加,那力量之大,令千乘默的眉宇都淺淺地皺了一下。

    不過,千乘默自然是沒有退卻,但他卻出了招。

    雖然之前他的單臂是環住了俞秋織的腰-身,可他揮拳出去的速度並不慢。而且,與此同時,他的長-腿也探了出去,沿着江衡的腹部使力狠狠地踹去。那期間,可見他瞳仁裏面閃爍出一抹足以毀滅天地的光芒。

    俗語有話叫做“好漢不吃眼前虧”,可惜江衡卻不然。他非但沒有後退,反而是迎了上來,而且,直擊千乘默的速度並沒有減速。他的力量同樣巨大,看起來就像是縱然兩敗俱傷也不願意放棄的模樣。

    俞秋織看着他們間你來我往的拳頭拳拳都是以肉搏爲主,而且那速度快捷得讓她眼花繚亂。她震驚之餘,想開口勸導,可惜卻因爲被千乘默來回拉扯着,硬是發不出聲音來。

    這一次,這兩個男人幹架,與他們上一回在電梯裏面打架那回真是不同。上一次千乘默是沒有任何顧忌的,甚至都不惜以她爲擋箭牌來威脅江衡。但如今卻不然,他因爲拉扯着她而稍嫌處於劣勢中。但他卻不願意放鬆,倒是帶着她往後微微退步。而與此同時,又要護着她不讓江衡的拳頭傷着。

    其實,江衡襲擊着他,也是處處都在避着俞秋織的。他自己的拳頭有多硬他心裏自是一清二楚,是以那拳拳相向間,兩個男人都有所顧忌,一時對立起來,倒還真算是旗鼓相當。

    這樣的狀況維持了好一會,雖然他們都注重着有沒有會傷着她,可俞秋織的心裏還是開始難受了。被千乘默拉扯着不斷地前進後退,她感覺到自己的胸-膛一陣陣的沉悶,一陣噁心便涌了起來,讓她真相狂吐!

    而她也真的吐了。

    在千乘默與江衡彼此拳頭相撞的那一刻,她整個人再抑壓不住那種難受,“嘔”的一聲把骯髒物吐到了那兩個男人相碰撞的拳頭上。

    兩個男人均是一愣,隨後都立即住了。千乘默原本便擁着她,此刻頓住動作,雙臂把她的腰-身一環,低聲道:“秋織,你怎麼樣了?”

    “我……”俞秋織只覺得胸-膛一陣的苦悶,她連連擺了一下手,急聲道:“我去洗手間。”

    言畢,伸手去推千乘默。

    那人見她眉眼糾結着,也便放了手,看着她往着洗手間跑去,與江衡對望了一眼,也急急地跟了過去。

    那女子整個人都趴到了洗手檯上,俏麗的小臉此刻緊蹙在一起,難受地按壓着胸-膛的手不時地輕輕捶打着,以平息心裏那股煩悶。

    “秋織,你……是不是懷孕了?”江衡踏步走近她,眉眼深沉:“這是不是妊娠反應?”

    聽聞他那般言語,俞秋織的眼皮一擡,眸光慼慼。

    千乘默也是微震,急速靠近,指尖一揪她的肩膀便道:“俞秋織,你是不是知道了自己懷孕的消息?爲什麼你不告訴我?”

    俞秋織這才從錯愕中回過神來,她輕眨着眸,呆呆地看了千乘默一眼,隨後又再看江衡。

    兩個男人都以同樣錯愕的目光緊盯着她,可見他們瞳仁裏那抹異樣的光芒。

    一個是震驚,一個是錯愕。

    “俞秋織,你懷孕了還想逃離我身邊,你是不是活膩了?”千乘默猛地把她一扣,讓她整個人都跌入他懷裏:“以後,我不許你再離開我!”

    感受到他以及跳動的頻率不斷地加速,俞秋織的眉尖兒輕輕地蹙緊,心裏思緒萬千。

    她懷孕了麼?

    之前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如今想一想,好像是真的——

    因爲,她的例假已經好久都沒有來了。這段時日她是時刻都在忍受着莫大的折磨,連自己的生活如何都忽略了。此刻聽到江衡這般提醒,不由得心緒萬千。

    在她不想與千乘默有任何的糾纏之時,她便懷孕了麼?那麼,她該如何去做這個決定呢?

    “秋織離開你,是因爲她知道她懷的那個不是你的孩子!”江衡忽而在旁側輕淡地開口:“而且,如果那個孩子是你的,我想秋織不會要!”

    “江衡,你在胡扯什麼?”聽聞江衡那帶着挑釁的言語,千乘默眉眼一冷,目光死命地瞪他:“我們的事情,輪不到你來插嘴!”

    “爲什麼我不能插嘴?畢竟,我纔是孩子的父親。”江衡眉目深暗,言語間,透露着一絲冷涼味道:“不信的話,你可以自己問一下秋織。”

    千乘默的目光,沿着俞秋織的臉頰看去。

    江衡怎麼會說出那麼過分的事情呢?明明他們從來都沒有過任何的親熱啊,孩子是千乘默的——

    “你看到沒有?”江衡倒沒有看俞秋織,只是對着千乘默淡薄一笑,眉眼裏透露着一抹似笑非笑:“看到秋織脖子上的那些吻沒有?那是我留下來的。其實她早就與我在一起,不過是因爲你的禁-錮所以一時沒有逃離。我們早就已經計劃好,等我把雲來酒店的業務推上了一個高度便一起去外國定居的。今天,我向她求婚,她也答應了!她肚子裏那個孩子,是我的!”

    “江衡,你tmd的有種再說一遍!”千乘默明顯是怒了,伸手把俞秋織推到一旁,整個身子便往着江衡那畔靠過去:“你說孩子是誰的?”

    “我的!”江衡不驚不惶地看着他:“默少,我不是傻瓜,不會爲你養孩子。所以,只有我自己的孩子,我纔會去養!”

    “你……tmd的去死吧!”千乘默明顯被他激怒,拳頭一探,便沿着江衡的臉面再次出了手。

    江衡輕閃避開,眸子沿着俞秋織的臉面掠去一眼,但見那女子一臉迷茫的模樣,脣邊有抹清淡的笑容掠過,與千乘默再度交戰上了。

    俞秋織這時心裏百般滋味,她只能夠靠着浴室的牆壁,任由着後背沁入那股清涼的感覺刺激得自己更加清醒些許。

    千乘默這時是瘋了,江衡也是。

    可是,她呢?

    到底該如何決擇纔好?

    “就算你不願意承認也沒有辦法,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默少爺,我奉勸你還是收手吧,往後都不要再出現在我們面前。因爲我與秋織以後的日子會過活得很好,而她永遠都不會再需要你!”江衡在與千乘默交戰的時候,還不忘淡笑着揄揶:“當然了,如果你覺得以前欠秋織太多,想當我們孩子的乾爹也是未嘗不可的——”

    他越是這樣說,千乘默便越發惱怒,出手的頻率與手段也越發的狠辣,那股幹勁,好像是三輩子沒有發-泄過一般。

    江衡看着他那瘋狂的模樣,非但沒有停止譏誚,反而是更加變本加厲:“我知道被人戴綠帽子的感覺不好,但這就是事實了,有什麼辦法。今天,你就好好發-泄吧,我會奉陪到底的。就算是……幫我的兒子積點福幫幫你!”

    千乘默倒沒管他怎麼說,只顧着一拳接一拳地往着江衡攻擊,江衡的反擊欲-望似乎並不強烈,所以基本是一步一步往後退。只是很快,他便退到了牆角位置,再無路可退。

    這個時候,倘若他再不出手,必然就會遭受到千乘默的強行攻擊——

    俞秋織見狀,心裏焦急,急聲道:“江衡、默少爺,你們不要打了,其實孩子的事情我自己很清楚,這個孩子,無論是誰的,我都不會要。沒有得到祝福生下來的孩子,我不會要的……”

    不想與他再有任何的糾結,也不希望他去對付江衡,這是她唯一能夠做的選擇了。

    跟他說孩子不要,讓她放棄自己。同時,也讓江衡明白,他們之間真的不可能。因爲她沒有把握他給她的這次機會,往後他們便更難有藉口避開千乘默的糾纏在一起——

    如此一來,一了百了!

    聽聞她的言語,千乘默轉過臉看了她一眼,冷笑道:“你這樣說,是想要保護他?”

    “不!”俞秋織搖頭:“我只是不要與你有任何的糾纏,跟他也是。”

    兩個,她都要不起。

    姑且不論現在他們是不是還對她有目的,就算是真心,她也不可能去接受的。因爲現在的她,太過疲憊了,他們兩個,她都不想再去招惹。如果能夠活得平平淡淡,那就讓她迴歸到原來的位置,當一個默默無聞,沒有任何人在意卻能夠過着安穩生活的普通女孩就好。這樣,她就能夠去追尋自己平淡的幸福,而不是每天都活得那麼累!

    “所以說,孩子是我的,你不想要?”千乘默放棄了對江衡進攻,快速地跨步走到了俞秋織面前,眉眼裏積聚着一抹冷戾的陰狠勁兒。他掌心扶着她的肩膀,漠然道:“俞秋織,你是一個母親,這種話,怎麼可以說得出來的?”

    “有什麼不可能?”俞秋織伸手推他:“我現在還年輕,不想當一個母親。而且,我跟你之間的恩怨情仇也不是說消失它就不見了的。它……深深地刻在我這裏,讓我一輩子都忘記不了的。”

    她的掌心沿着自己的胸-膛輕輕地拍了一下,又指指自己的腦子,淡而無味道:“我,永遠都會記得你是怎樣的利用我、怎樣的欺-辱我,怎麼令我的好朋友被逼於承-歡在一直魔鬼的身下,怎樣逼到我走投無路……”

    她一聲一聲地數落着男人的罪狀,令千乘默的眉眼冷了又冷。

    只是,她的臉色卻沒有什麼改變,是那種帶着一絲厭惡的自嘲:“現在,是我有孩子,不是你們,所以我想做什麼就什麼。如果我不想要,那麼這孩子它就生不出來!”

    “你可以試試!”千乘默猛地一揪她的手腕,把她拉扯着便往外面走去。

    江衡快步跟了上來把他攔住,他眉眼同樣清冷,漠然道:“既然這是秋織的選擇,我會尊重。默少,沒有得到她的同意,你不能夠帶她走!因爲,我不允許!”

    “江衡,你不要逼我!”千乘默眸色一沉,嘴角吟一抹冷漠的笑容:“這樣,對我們誰都沒有好處。”

    “我向來不稀罕在你身上討好處。”江衡的迴應平淡無味,他眸光熠熠,緊盯着俞秋織,脣邊的笑容淺淡。

    那女子輕輕地眯着眸,瞳仁裏,暗光未明。

    當然,他懂,這個時候,她是認同他這樣的做法。因爲被千乘默帶回去的話,他們都知道這個男人會使用極端的手段去達到他想做的事情。既然她不想回去,那麼他便會助她!

    “讓開!”千乘默驟然一抖手臂,對着江衡輕輕揮了手。

    俞秋織便看到,他那手掌裏握着的,竟是一把微型的手槍——

    她臉色一變,急速地想伸手去扯男人的臂膊,卻聽得後者冷漠地道:“俞秋織,你敢動一下試試。我八歲就曾在兩個黑幫的鬥爭中開過槍把一個老大殺死。我的槍法,八歲就已經被喻爲神手,三叔,也不是我的對手!”

    俞秋織的心便沉了下去,那小手僵在半空動彈不得。

    在秦修揚山莊的時候,她曾聽過,羅三是亞洲神槍手,那麼比他厲害的千乘默,到底達到了何種程度,她心知肚明!

    “不要。”她脣瓣輕輕地抖動着,對男人搖頭:“千乘默,求求你不要!”

    “不要?”千乘默譏誚一笑:“你對着我,便只有這兩個字嗎?俞秋織,你不想與我回去,我卻偏偏要你回去。因爲你已經招惹了我,在沒有我的允許下,你不可以逃離我的世界。而且……”

    他的手臂一縮,把女子的身子更加地貼向自己,低聲道:“無論我願不願意,我都要告訴你……無論是你還是孩子,我都要定了。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我千乘默可能想要卻要不得,但我不會毀滅它,但是隻要是我千乘默想要卻一定要得到的東西,我便必須會牢牢把握在手裏,懂了嗎?”

    這是兩種不同的態度。

    想要卻要不到的,可能是他並不那麼在乎的。想要就一定要得到的,那必是他最想要的。而且……玉石俱焚,想必就是他的想法!

    俞秋織輕咬着牙,低聲語道:“只要你不傷害他,我都聽你的。”

    到最終,她還是逃離不了麼?

    是宿舍如此,看來……她只能夠接受了。

    “不!”卻聽江衡淡淡地開口拒絕:“千乘默,你不妨在這裏把我打死啊!我想,秋織她會很樂意陪着我一起到下面去的。那樣,我們就可以繼續在一起,而你活着,必會一輩子都後悔!”

    他這威脅倒是惡毒,令千乘默的眉宇都忍不住蹙了一下。

    他眯着眸,冷冷地盯着江衡冷笑道:“江衡,你便以爲你能夠威脅得了我?你認爲,我會不會敢下手?”

    “你開槍吧!”江衡微微擡着下巴,那模樣高傲到好像一隻開屏的孔雀。

    “好,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千乘默的指尖立即便去扳動手槍。

    “不!”俞秋織連忙開口喝喚:“千乘默,不要,我不要!我跟你回去,我跟你回去!”

    就算江衡不懼死,她也不能夠忍受他是被自己害死的。那樣的話,就算是下地獄,她也必然不會安心!

    江衡臉容淡淡,低聲道:“秋織,有什麼關係呢?我們在下面,也可以過得很好的。”

    俞秋織搖頭,眼眶泛着一絲潮紅:“江衡,我不要那樣。我要你活着,只有活着纔會有希望不是嗎?”

    “可如果沒有你在身邊的希望,我不想要。”江衡眸中重影層疊,那迷離的眼瞼裏,暗光四散。

    “我……”

    “夠了,本少爺不是來這裏聽你們卿卿我我的。”看到他們眉來眼去,千乘默暴怒地低斥一聲。他指尖沿着俞秋織的肩膀使力一按,把她往着自己的胸-膛貼近,槍口對着江衡,慢慢地繞在門邊走過去。

    江衡沒有動作,只淡淡地凝睇着他,在他腳步幾乎要走到浴室房門時刻,卻驟然身子往前快速一傾,撲了過去。

    千乘默似是早便料想到他有這麼動作,拉着俞秋織便閃了。

    只是,手中的槍卻是碰着了門框,“碰”的一聲掉落在地。

    而俞秋織卻驟然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道在空氣中飄散開來。她一驚,急速地凝睇着江衡,焦躁道:“江衡,你沒事吧?”

    剛纔她明明沒有聽到掌聲啊,江衡不可能會中槍的吧?

    “不是我受傷,而他!”江衡的目光沿着千乘默的右肩位置凝睇過去,看着他腋窩之下那片衣衫沁出了一大片的血紅,眉宇輕輕蹙了一下:“他好像是受了重傷。”

    俞秋織聞言,立即便轉過身去看千乘默。

    那男人臉色有點兒蒼白,那右心房旁側的位置,竟是插了一把利器——

    是飛鏢!

    俞秋織眸光沿着江衡看去,瞳仁裏有抹不可思議的光芒涌出。

    原來,千乘默並非只是碰着了門框方纔受的傷,而是因爲江衡剛纔也是出了手。

    他看起來沒有什麼動作,但卻不知道何時拿了一支飛鏢,直往着千乘默刺了過來。

    “千乘默,你沒事吧?”感覺到男人的手臂在微微抖動着,俞秋織大驚失色,連忙伸手環住他的臂膊。

    千乘默卻只是擡眸凝睇着江衡,冷笑道:“你以爲這種傷,我會放在眼裏嗎?”

    “我的飛鏢力量有多大,我可是一清二楚的。”江衡苦澀一笑,無奈語道:“關鍵是,你來這裏之前,應該就已經傷勢嚴重了吧?”

    “喔?”千乘默低嗤,眉眼裏閃爍出一抹讚賞的光亮。

    “怎麼回事?千乘默?”俞秋織急忙環住了男人的腰身,看着他胸-膛不斷涌出的血水,嚇得臉兒都蒼白了一片:“你到底怎麼回事啊?”

    “是因爲俞小姐所以才受的傷。”便在此刻,一道輕沉的聲音響了起來:“默少之前沒有讓陶小姐照顧你,是因爲他自己的傷勢很嚴重。”

    俞秋織的目光便往着那個從客廳位置慢慢地跨步而來的男人看去。

    那人自是唐劍,一直跟着千乘默的貼身保鏢。

    “俞小姐,默少爲了保護你,在玻璃屋的時候被炸傷了。而在那之前的一個星期,他已經知道你被關在秦修揚的山莊裏了。他也去救你了,只是當時,中了秦修揚的埋伏,所以那個時候便被槍傷。接連着不到十天受了兩次重傷,我們在秦修揚的山莊找到你們的時候,他便已經昏迷不醒。可是,他卻把你護全得沒有受半分傷害。”

    ————

    今天晚上被拉去同學聚會啦,最近忙着找房搬出去並且要找工作,抱歉了各位,九會盡力更文的,感謝大家還在支持。明天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