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21.冤冤相報何時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21.冤冤相報何時了字體大小: A+
     

    “對不起,我從來不知道那些……”

    被男人的指尖輕撫着小臉,俞秋織眼皮一闔,兩串晶瑩的淚珠便順着她的臉頰流淌了下去。她纖-細的小手探出去摟抱住男人的腰,以自己的方式,給予他一個溫暖的擁抱。

    如果可能,誰會願意一個人默默承擔所有痛苦呢?不過是……因爲找尋不到可以訴說的對象。因爲倘若他要她心甘情願去訴說的那個人,必須要是他完全信任的對象,並且可以陪着他一起從痛苦中走過去,最終得到幸福——

    俞秋織臉頰埋入男人的懷裏磨蹭一下,把自己的眼睛拭到了他的衣襟上,惹來男人往她的頭頂輕輕一敲,微惱道:“小傢伙,我的衣服很貴,不是拿來給你擦眼淚的。”

    “哪裏有眼淚。”俞秋織伸手往他胸-膛一推,輕撅着脣:“而且,馬上就要下地獄的人,有必要那麼在乎一件破衣服嗎?”

    “你還嘴硬了?”千乘默低笑,眉眼如玉:“不生氣了?”

    “我沒有生氣。”被他問起這話,俞秋織心裏有點兒堵,不過,她很快便否定了對方的話語:“而且……我也沒有那個資格。”

    他們之間,什麼關係也沒有確立,他所思所想所行所爲,她都沒有插嘴的資格。

    “你有。”千乘默摟抱着她的肩膀,輕垂下頭顱,雙瞳直勾勾地盯着她,道:“秋織,以後,我們一起努力吧?”

    “呃?”俞秋織有些不解地瞪大眼睛。

    “把過去忘記,像我們之前說的那樣,不言情,不說愛,只是在一起。”千乘默淺薄一笑,雙瞳熠熠亮光璀璨,緊盯着她道:“就這樣一起努力着,過我們的生活!”

    是因爲害怕了再一次受傷,所以連說愛都不敢了麼?那樣,太懦弱了!

    不過用心去想想,其實男人做這樣的決擇也不是沒有緣由的。且不論他之前遇着那些事情的時候只有十八、九歲,便是如今……要面對這樣的事情,大抵也會是不小的打擊啊!所以他如今做出這樣有利於他自己的選擇,自也是理所當然的。

    要給她機會跟他再試一試麼?

    俞秋織沒辦法定下答案,所以只保持了沉默。

    以往的那些傷痛,她不敢忘也不能忘。尤其是……欠蕭蕭的那一份情義,她真的覺得很愧疚。再說了,就算她真的背棄蕭蕭答應千乘默,也無法確定自己是不是又會陷入另一個困境中,畢竟千乘默的xing-情極之反覆,她怎麼捉摸得透呢?

    “秋織。”見她沒有反應,千乘默指尖揪緊了她的肩膀,眼裏充滿着鼓勵的色彩:“我們試試吧?”

    “默少爺,不言情,不說愛,我們的生活就沒有意義了。你不敢愛,可以不愛,覺得這樣不影響生活,能夠過活一輩子,那是你一個人的想法。我……不一樣。”俞秋織偏開臉,咬咬牙便伸手推開了男人的手臂:“反正我們現在大概都是要往死裏去了,我便不妨告訴你吧!你的決定……我不要!”

    “你是想過言情說愛的生活?”

    “不!”俞秋織搖頭,輕輕地閉着眼睛沉思了數秒,才張眸與他對視:“默少爺,我們之間的距離不僅僅是因爲感情的問題,而是我們對每一件事情的價值觀完全不一樣。在我的世界裏,除了感情,其他的一切都只是陪襯。所以,我不能夠接受你這樣的提議。”

    做這樣的決定,在此時與他保持着距離,互不相欠,那麼倘若他們真的有下輩子,那麼彼此也不用糾結了!

    在這一世,把所有的藕斷絲連都斬斷……就好!

    千乘默對她這樣的迴應卻極不滿意,他指尖一扣她的下顎,輕哼道:“俞秋織,我不容許你離開我。”

    “你既然不會愛,那留我在你身邊做什麼?默少爺,你學不懂的東西,不要逼着別人也放棄。我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需要的是一份真摯感情以及可以組合成爲幸福家庭的人,並不是今天陪着你玩玩,明天被你丟棄,隨後又可能因爲你一時興起而來逗兩下的*物狗。”俞秋織想也沒想就回應了過去:“如果你不想言情說愛,那麼很抱歉,恕我不奉陪!”

    她這是逼着他要做一個決擇麼?

    千乘默微眯了眼睛,眸色深深地盯着女子:“你希望得到愛情?”

    “廢話!”俞秋織沒好氣地迴應:“哪個人不想有自己希冀的感情啊?”

    “可我現在沒有辦法直接就給你承諾,但我卻能夠保證絕不拋棄你!”千乘默驟然使力把俞秋織往着懷裏一帶,道:“所以俞秋織,你先讓我適應一下再努力改變吧!”

    他說……要改變?

    因爲她,所以讓原本的想法變更了麼?

    俞秋織說不清到底是驚是喜,只是那樣靜靜地看着他,一直、一直——

    “看什麼?”被她那無辜的眼神盯得有點不自在,千乘默挑眉:“你總得給我一點時間吧,我……”

    他言語還沒有完全表達完畢,俞秋織便已經手臂沿着她的脖子位置一推,徑自先吻上了那他那說出來的話語必然會令她心慌意亂的嘴巴。

    千乘默怔忡了半秒,立即便反應過來,反客爲主,深深吻住了她。

    彼此情動,周遭的空氣變得稀薄,整個世界的氣溫越發的高漲起來。他不由一愣,緩慢地放開了女子,凝視着她臉頰上滑淌下來的汗水,眉宇輕輕蹙緊。

    “默少爺,我好熱啊……”俞秋織指尖輕揪着自己的衣領,想要去拉開自己的衣裳,讓自己的呼吸得以自在些許。

    “俞秋織,不要扯。”千乘默眉眼略沉,伸手扣壓住她的身子,微微傾了腰,掌心沿着地面輕壓下去。

    地面,是一片的滾燙,好像地下是火山的岩漿源,即將要噴發——

    他心裏一驚,眸子沿着自己的手腕看去,眉眼便瞬時越發的冷沉,目光透露出來的戾氣,濃烈到幾乎能夠將人秒殺!

    俞秋織察看到他的表情,不由傾了身,視線也瞟向了他的腕錶。

    心臟,急速跳動,想着這個玻璃房間必然是出問題了——

    看到她腕錶上不斷加快的速度,她的眉尖急急地跳了好幾下,失聲道:“手錶在隨着氣溫的高漲而在不斷加快了速度。”

    “沒錯。”千乘默有些無奈地撇了一下嘴:“秦修揚真夠毒!”

    他不是直接給他們一個痛快殺死他們,而是以最惱人的方式來讓他們受到煎熬,隨後慢慢地被折磨而死——

    室內空氣在增加,他們的身子很快可能就會因爲脫水而變得虛弱,而空氣也在逐漸減弱的,他們就會窒息而死。在這之前,還要承受着手腕上的鑽石手錶什麼時候會爆炸的心理壓力——

    他玩得太絕了!

    “怎麼辦?”俞秋織指尖揪住了千乘默的手袖,目光慼慼地盯着他:“有辦法讓它停下來嗎?”

    “秦修揚是什麼樣的人,怎麼可能會讓我們有辦法研究這個?”千乘默低低地嗤笑一聲,淡薄道:“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他的言語輕淡,但卻無端透露着一種志在必得的氣勢,好像天塌下來,他都能夠撐得住。

    俞秋織掌心握成拳頭往着他的肩膀狠狠一砸:“千乘默,你充什麼英雄啊?當初誰讓你來這裏救我的,你不是很淡定嗎?爲什麼要明明知道這裏能來不能走,卻還是撲過來。我根本不用你來救我……”

    “秋織,別激動,聽我說。”看着她此刻眼裏涌出那抹焦慮的情緒,千乘默伸手捧住了女子的小臉,對她微微一笑:“我來這裏,不是想充英雄,而是要把你找回去。”

    俞秋織一愣,看着他的目光幽幽淺淺。

    千乘默輕垂下頭顱,淺吻着她的脣瓣,淡聲道:“我那天的確是爲了護書容的安全才讓唐劍先把你帶回去的,但我並沒有想再跟她在一起。就算那個人不是我父親,面對一個背叛過我的人,我沒有辦法可能再與她有糾纏。那天我衝出去把你帶上車的時候我就已經決定,要把你留在我身邊的。只是,老天就愛與我們開玩笑……秦修揚沒有抓到她,倒是把目標對上你了。”

    他的言語堅定,讓俞秋織的疑慮,產生不了任何效果,甚至在目光對接上他那深邃的眼睛時候,瞬時消散了去。

    千乘默長吐口氣,指尖沿着她的臉頰輕划過去,聲音溫雅悠揚:“這是我的疏忽,我沒想到唐劍會因爲對你動了惻隱之心放你離開,最後還讓秦修揚佔了空子。我們,都低估了他的能耐。”

    “你對童書容的防護倒是做得滴水不漏,她這一回是什麼事情都不會有了吧。”聽到他所言,俞秋織便忍不住輕哼了聲,伸手欲再次推開他。

    “吃醋了?”千乘默非但沒有讓她如願,反倒是把她沿着自己的身畔一扯,低低道:“俞秋織,你在妒忌她?”

    “我沒那麼無聊!”俞秋織使力掙扎,但沒成功,於是乾脆闔了眼皮,拼命喘息。

    室內氣溫漸加高漲,她覺得呼吸越發困難了。

    再這樣下去,他們……都要變成人幹了!

    千乘默劍眉飛斜,轉過臉沿着窗外淡淡一瞥,眸色似海:“我既可護她滴水不漏,也可以護你完全無虞!”

    “你想做什麼?”他眼底閃爍出來那決絕的亮光如星辰一般耀眼,卻令俞秋織無端害怕。她焦急地揪住了他的手腕,道:“我不許你胡來。”

    “這個時候,我們只有放手一搏。”千乘默低淡一笑,原本摟抱着她的手放開,隨後往着玻璃旁側走去。

    俞秋織想跨步跟上,但較他喝住。她眉尖兒輕輕一跳,往着外面凝睇過去時刻,心裏便是一驚,不顧男人的呼喝,便是往前一衝。

    千乘默閃身欲去避開,但俞秋織的指尖卻已經壓到了他腕上那鑽表的*時間的按紐位置。

    “俞秋織,你做什麼?”千乘默眉眼一冷,凝睇着她的眼睛裏面帶着沉怒之色:“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那麼你呢?你以爲你不要命地來救我,就會得到我的感激麼?不,不可能!”俞秋織臉色同樣不好,咬着牙冷聲道:“要死,最多一起死。而且,你如果不讓我這樣,我就直接把它放開了!”

    “不要——”看到她眼底積聚着那抹堅定的光芒,千乘默掌心輕輕一壓,低語道:“我們可以想辦法的——”

    看着腕錶上的時間直指十一點,俞秋織輕闔了一下眼皮,低笑道:“千乘默,不如我們再來賭一次吧!”

    千乘默挑眉看她。

    “這一次,我們賭它爆炸的時間。”俞秋織嘴角一咧,那弧度相當的弧度:“你猜,是不是下午十二點?”

    “不一定。”以秦修揚那種*的心理,一切皆有可能。

    “現在這裏的氣溫已經高到我們都快喘不過氣來了……”俞秋織胸-膛起伏着:“他是要逼我們做一個決定。”

    千乘默不語,只因他認同了女子的言辭。

    俞秋織忽而便掂起了腳,脣瓣沿着千乘默的嘴角靠了過去,直接吻住了他的脣。

    男人一愣,長臂欲探過去扶她,豈料俞秋織卻已然往後退一步,眼裏閃爍出耀眼的亮光。

    千乘默的神色大變,眸子掠向她的纖手,同時騰起了自己的臂膊。

    他的腕位上,已經沒有了那鑽表。此刻,它正被女子握着。

    她提前動了裝置。

    “看,時間越來越快了。”俞秋織低垂着眉,眸光沿着那鑽表掠去一眼,聲音輕柔溫雅:“這樣子看着時間在走,不至於那麼折騰人!”

    “俞秋織,你騙我!”千乘默腳步往前一跨,卻見那女子便急速往後一退,同時也揚起了自己的手臂,讓那鑽表呈現在他眼前。他不由一咬牙,冷沉地喝斥道:“俞秋織,我不准你亂來!”

    俞秋織搖了搖頭,淡聲道:“無論如何,這是我做的選擇。”

    她說這話的時候,驟然轉過了身,在迎接着玻璃窗旁側還有些許陽光照顧的地方,把自己的手裏握着的腕錶遞伸了過去。

    只是,不意後面一股巨大的力量卻已經把她握住,男人的手指,沿着她的壓着鑽表按紐的那個手指頭位置壓了下來。

    俞秋織擡眉,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男人,秀眉絞緊。

    “你想一個人死?”千乘默一撇脣,嘴角有抹冷凝弧度:“俞秋織,我想做任何事情,都不許別人掙扎反抗的。因爲,我必要達成自己所思所想。”

    “爲什麼要這樣?”俞秋織搖了搖頭:“千乘默,至少我們可以拼一拼,或許我們之中有一個人還有機會得以生存下去——”

    “如果我們沒有了彼此,活着就是一種折磨!”千乘默淡薄一笑:“所以,生死與共,不好嗎?”

    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他是真的變了,竟然對她也有這樣的想法。

    俞秋織眉眼深深,看着男人那輕挑着眉的狂狷模樣,最終脣角輕輕一扯,點了點頭。

    “我想,這裏就是整個玻璃花房唯一可能救我們的的位置。”千乘默眸光沿着旁側掃射過去:“最後一線生機,我們一起跟命運賭一把吧!”

    那裏的日光折射過玻璃窗臺以後積聚着的熱量,可以加速這個炸彈鑽表時間行走的速度,所以,在他們被這裏的氣溫高漲弄到窒息而死之前,可以試着把提前引燃炸彈裝置——

    的確,是唯一的機會!

    “千乘默。”俞秋織伸手揪住了男人的衣領,對他淺淺一笑,低語道:“在那之前,我有一件事情還想問你。”

    “你說。”千乘默輕撫着她秀美的小臉,低聲道:“知無不言。”

    “那雙玻璃鞋,你還要嗎?”

    “……”俞秋織不曉得他到底想說什麼,一時無語。

    男人眉宇輕揚,同樣沉默着看她。

    俞秋織眉心一絞,揪着他衣襟的手指更加地使了些許力。

    千乘默的嘴角卻輕笑開來,低低地道:“俞秋織,我不是那種小氣的男人,送出去的東西,怎麼可能還會要回來。”

    “可是如果我還有命活着回去的話,我想第一時間就把它丟了。”

    “爲什麼要丟?”

    “不是你說要丟棄過往的一切事情重新來過嗎?”

    千乘默便笑,低頭往着她的額頭輕輕一吻,道:“你真的願意?”

    “如果死不了的話!”

    “好,那是你的東西,你想要丟就丟吧,隨便你自己怎麼處置。”

    他不反對——

    俞秋織微愣,隨後低聲道:“真的?”

    “不必懷疑我所說的,現在我不會對你說謊。”千乘默指尖沿着她的臉頰劃下去,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往着自己的胸-膛位置一搭:“這裏,從現在開始,重新爲一個人而跳。”

    那是他的心房位置——

    感覺到他心跳平衡地律動着,俞秋織便覺內心一暖,她輕眨了一下眸,低低笑開:“我以爲你當初只是衝動地想丟棄它,有朝一ri你終會後悔想要回來的,所以便一直想爲你保留着。我本想還你,現在你不要了,倒真就捨得,我有點意外。”

    “我以爲,你喜歡它。”千乘默薄笑:“沒想到你是一點都不喜歡。”

    “開始的時候,我很喜歡。可是……知道那是你爲了她才自己親自設計的,我的心……很疼!”俞秋織輕垂着眉,把自己想要說的話語坦白開來:“千乘默,別人心愛的東西,我不會佔着。如果童小姐還喜歡那雙鞋子,你便送給她吧!我只穿了那麼一小會,不髒的。”

    聽她說這話的時候,千乘默便想起了當初他譏諷她時候說出那些低劣的話語。

    他掌心握緊了她的柔荑,輕聲道:“秋織,那不髒。而且,那也不是書容的東西。沒錯,當初我是爲她而設計的,但最終她並沒有緣分去穿上不是嗎?那雙鞋子,從來都只是屬於你一個人的。現在,你是它的主人,我不會再要回來,你自己想怎麼處置,便怎麼處置就是。”

    “我明白了。”俞秋織眸光沿着那鑽表上的時間輕輕一掠,咬咬牙:“還有一個問題……”

    “你問題怎麼那麼多?”看着女子的眼皮開始在輕闔着打架,千乘默緊扶住她的腰身,讓她支撐着不倒下去。

    “我想做過明白鬼啊……”

    呼吸越來越困難,俞秋織的聲音也漸漸微弱。

    千乘默點頭,伸手摟緊她,*溺地低語道:“你問——”

    “爲什麼秦修揚那麼恨你?”

    “因爲我害死了他的心愛的女人。”

    腦子已經開始因爲缺癢而混沌,俞秋織這時卻還是努力地擡了眉,幽幽地看着他。

    千乘默指尖順着她的發端輕輕地扶梳下去,低語道:“那年我因爲失去書容而太過失意,在公路上飈車,沒想到恰巧撞上了他未婚妻的車子。當時檢測發現,她的剎車系統出現了問題,所以不慎與我撞上了……雖然有很大程度上是意外,不過這事情終究與我自己飈車有莫大的關係,所以他恨我也是應該的。所以,他要報復我,我也無話可說了。畢竟,那令他失去了心愛的未婚妻。”

    原來,當中還有如此隱情——

    秦修揚,是想爲他未婚妻復仇……

    想來,那人也是個深情的男人!否則,不會與如日中天的千乘默這般對立。那樣只會是兩敗俱傷!

    那麼蕭蕭,你往後的日子,還會有多悲劇?

    其實,冤冤相報何時了?

    “原來……如此……啊……”俞秋織只覺頭腦已經脹熱,整個人都變得昏昏沉沉,很快頭顱便是一歪,身子軟倒在千乘默懷裏。

    而她按在鑽表上的手,也放鬆了——

    恍然中,她只感覺到自己的身子被一個寬厚的胸-膛抱緊,手裏的腕錶似乎也被人奪過……

    隨便,便是處於昏昏欲睡的狀態,耳膜也較人的掌心封堵住,她還是聽到了一聲巨響震憾了整個世界。

    玻璃跌摔的聲響陣陣不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