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19.葬身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19.葬身地字體大小: A+
     

    “安醫生,情況如何?”看着安醫生從房間裏踏步出來,又見坐在客廳沙發位置的男人眉眼一擡,臉色甚是沉聲,小奇連忙代爲詢問:“蕭小姐沒事吧?”

    “傷得很嚴重,頭破血流。”安醫生搖頭嘆息一聲,把戴着的眼鏡摘了下來:“已經處理好傷口,止了血。只是……”

    秦修揚眸光一凝,冷漠地斜睨着他。

    安醫生被他那凜冽的視線瞪得心裏有些發悚,急急地輕吟了一聲,道:“少爺,我是怕蕭小姐的腦部神經受到創傷……如果那樣的話,她醒來以後可能會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記,也有可能會選擇xing失憶——”

    “有什麼治理方法?”秦修揚終於淡淡地開了口,那雙臂同時環於前胸,眉眼裏,一片陰鬱的戾氣。

    “如果能夠送到醫院去做檢查——”

    “不可能!”秦修揚直截了當地打斷了他的話:“安醫生,你不是擅長於催眠之術麼?”

    安醫生一愣,有些不解地看着男人。

    秦修揚掌心沿着座椅一壓,緩慢地站了起身,淡淡道:“如果她清醒過來以後把之前的所有事情都忘記了,那麼你便按照我所說的幫她植入一些虛構記憶便可!”

    “可是這不太好——”

    “我有問你意見嗎?”

    聽着男人那冷冷的言語,縱是安醫生心裏有些疑惑,也不敢有任何意見了。他點頭,輕應了一聲:“是,一切都聽衆少爺的安排!”

    小奇駐足在旁,眉頭深鎖,眼裏佈滿了一絲困惑。

    秦修揚對着安醫生甩了一下手,隨即側過臉淡淡瞥向小奇,淡聲道:“我讓你安排的事情怎麼樣了?”

    “都已經全部處理妥當,下面我們只需要把千乘默引過去就可以了。”小奇連忙應答。

    “很好!”秦修揚咧着脣瓣漠然一笑,目光沿着那緊閉着的房門大門瞟了過去,片刻後淡聲道:“俞秋織……留着她吧!”

    “少爺——”小奇眼裏盛滿了疑惑,但見男人瞳仁一暗,內裏閃爍出冷寒光芒,便不敢再多話。他急急地點頭,應了一聲:“是!”

    秦修揚便“嗯”了一聲,邁步往着那房門踏了過去。

    小奇蹙了眉,垂在腿-側的手心慢慢地握緊成拳,看着男人的背影沒入那房門以後,牙關一咬,轉身便離開了客廳。

    關於明天“請”千乘默的事,他還要去好好安排一下!

    ************

    結果,與千乘默對抗到最後,俞秋織還是喝了暖胃酒,吃了小菜。

    原因很簡單,那個男人以嘴對嘴的方式喂她的。而最終,她說要幫他kj的事情並沒有做成,那個男人堅持不讓她做那種事情,而且態度相當堅決,就算是她如何去挑-逗,都沒有辦法讓他屈服。到最後,是她屈服了。

    屈服於他的強勢逼-迫下,伏在他的懷裏沉沉睡了過去。

    但千乘默倒是有點兒悲劇了,雖然安醫生進來時候他藉機從那醫藥箱裏偷了一點兒用以控制喝下去那酒液裏面帶着的春-藥之類的藥物,可身體的熱度並沒有那麼輕易退去,加之那個靠着他沉睡的女子又是他心心念唸的人,說欲-望不強烈那絕對是騙人的。只是想到她乞求他時候那種可憐兮兮的模樣,他便死咬着牙關也必須要忍住。

    到後半夜的時候,他的身子漸漸放鬆了下來,便開始有點懷疑自己日後的“xing”趣會不會因此而受到嚴重的影響了——

    直到時近黎明的時候,他才輕闔了一會眼皮。不過片刻功夫,便已經聽到房門被人推開的聲響回落。於是,他急速地張開了眼睛。

    連帶着,那個陷於他懷裏睡得正香的女子也悠悠地撐大了眼睛,眉眼似水地瞪着他。

    “起來吧!”千乘默抱她起身,看着小奇正站在門口前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們,眸子一眯,與他的視線碰上。

    “默少爺,我們少爺有請!”小奇往後退了半步,爲他們讓出了一條小道。

    千乘默握住了俞秋織的柔荑,輕聲詢問:“害怕嗎?”

    “大不了一起,有什麼了不起的。”俞秋織使力輕抽了一下手臂,欲把自己的小手從男人的掌心裏扯出來,但反倒是較他握得更緊了。她有些惱怒,狠狠瞪他,最終還是受他控制。

    心裏不悅,但因爲小奇的催促,她也不好發作,只得亦步亦趨跟着千乘默走向了昨天千乘默來臨時候的那個大堂。

    此刻秦修揚正坐在廳堂的中央位置,依舊是高高在上。他今日還是穿了一套雪-色的衣裝,那欣碩的身子在曝光從窗臺折射進來的光芒籠罩下,倒有幾分橘黃的光環輕閃着,看起來就好似是天使一般純粹——

    實際上,在他身邊呆過的人都知道他真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魔!

    感覺到千乘默握着自己纖手的力量增加了些許,俞秋織不經意地瞟他一眼,但見那人的視線卻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好像對上座位置的秦修揚完全沒有顧忌的模樣。

    俞秋織爲此眉心一蹙,想對他喝斥幾句,但最終還是作了罷。

    他的事情已經與她沒有關係,她纔不要管他是生是死呢。反正,他死了正好,省得與她繼續再糾纏下去——

    只是,想到若他真死了,她的呼吸,怎麼卻變得緊窒了?

    她爲自己的反覆情緒心裏惱怒,一咬牙,便扭開了臉。

    “秦三少,今日,我們便要見分曉了吧?”千乘默此時才朗朗地開了口,聲音哄亮有力:“我有個條件!”

    “默少爺有話不妨直說!”秦修揚也是個極能沉得住氣的,聽聞千乘默言語,只是淡淡微笑,溫和有禮:“秦某在聽着!”

    千乘默眸光沿着俞秋織的側臉稍稍一掠,淡而無味道:“我想知道蕭蕭如今情況怎麼樣了。”

    俞秋織一聽,心裏便緊繃了起來。

    她忍不住轉回了臉,視線沿着男人投遞過去,看到他神色鎮定自若,只是與那個眉宇淺淡的秦修揚視線交接,那深暗的瞳仁裏,泛着意味深長的光芒,倒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她的注視一般——

    可她卻曉得,這個男人是在代她去詢問秦修揚關於蕭蕭的情況。

    因爲對秦修揚極爲惱恨,她不願意與秦修揚說哪怕半句。但昨天小奇把安醫生帶走的時候突然說了一點關於蕭蕭的事情,她至今都還是憂心忡忡。她其實是在想,若蕭蕭真的遭遇了什麼不測,她必要下地獄陪她——

    “默少爺身邊有如花似玉的俞小姐相陪了,怎麼還想多找一個?”秦修揚並沒有正面回答千乘默的問題,只是斜着嘴角輕-挑一笑,眉眼似玉:“傳聞默少爺並不是多情的人,如今怎麼倒是濫情了?”

    千乘倒也不怒,反而微微一笑,道:“總也好過秦三少那般絕情,極有可能到最後一無所有吧!”

    他的言語冷淡,凝視着秦修揚的眼瞳裏面卻散發出了挑釁的光芒。

    秦修揚瞳仁一縮,嘴角吟出一抹冷凝弧度,低嗤着道:“就算我可能會一無所有,只怕默少爺也看不到那一天了。”

    千乘默眉眼沉暗,沒答話。

    俞秋織心裏焦急,也顧不得自己應該要恨秦修揚了,張口便詢問:“秦修揚,你到底對蕭蕭做了什麼事情?現在她在哪裏?你快點叫她出來見我!如果你敢再對她做出那種……欺負她的事,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你想做鬼?”秦修揚眉目淺淡,似笑非笑。

    “你給我廢話少說!”俞秋織握緊了拳頭,努力壓制住自己往前衝去甩他一巴的衝動。

    “俞小姐,關於蕭蕭這個人,我想你還是及早忘了的了!”秦修揚薄笑,暗黑的眼瞳裏閃出一抹陰柔光芒:“我可以看在你們往日的情分上放你一條生路,你現在……可以離開了!”

    他怎麼可能會那麼好人,無緣無故放她走?若現在他要放她,當初就不該抓她過來!

    俞秋織冷笑,咬牙切齒道:“秦修揚,你以爲我會中你的計嗎?”

    “喔?”秦修揚撇了一下嘴,直勾勾地盯着她上下打量:“計?”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在耍什麼陰謀!”俞秋織仰起頭顱,雙瞳冷淡地瞪着男人:“你若真要放我走,便何以要吝嗇於把蕭蕭還給我呢?”

    “蕭蕭,不會跟你走的。”秦修揚輕淡一笑,自信滿滿地道:“她往後都會跟在我身邊!”

    蕭蕭xing-情本是極爲剛烈的,怎麼可能在被他那樣逼-迫以後還願意留在他身邊呢?一定是他強行要禁-錮蕭蕭!

    俞秋織胸口氣惱,咬牙切齒道:“蕭蕭不走,我也不會走。”

    “你既然要這麼執着留在這裏送死,我也不妨礙你了。”秦修揚冷哼一聲,優雅地蹺起二郎腿,眸光慼慼地定格到了千乘默的臉頰上,眼裏泛着一抹似是而非的光亮,脣邊笑意淡淡:“默少爺一直在看那手錶,莫非是你已經找到了解決它不爆破的方法了?”

    “我說是,秦三少會相信嗎?”千乘默的眸光從腕錶上收回來,脣線輕揚:“又或者是,秦三少會害怕我解決它?”

    “老實說,如果你在這裏把它解了,我們全部都得死。”秦修揚一笑,眉眼裏有着一抹妖魅的色彩:“不過我瞭解你,你不會那麼做的。”

    “你憑什麼說得如此篤定?”

    “因爲你的xing-情所到致!”秦修揚長吐了口氣,悠悠地道:“你向來都是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人,當年你被童書容拋棄的時候那麼讓自己過活得如此狼狽也還是去尋她了,你說……我猜對沒有?”

    千乘默眉心一橫,冷笑道:“秦三少,彼此吧!”

    秦修揚瞳仁擴大了些許,眼底陰森的光芒層層跌宕,卻沒有應答。

    俞秋織心裏立即便被海綿微微堵住一樣幾乎呼吸不過來!

    由他們彼此之間的互動看來,秦修揚與千乘默過往的關係也並不單純。甚至,可能對於對方的感情世界也有所涉及。否則,他們怎麼可能連對方有什麼樣的弱點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呢?

    那麼,她是不是可以大膽的預測一下,其實他們都是因爲同一個女人,纔會搞得如今這樣的對立態勢?

    童書容麼?

    那個女子對他們而言就當真那麼重要?可以讓他們反目成仇?只是,爲何到了如今她卻沒有與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有往來呢?

    “不是你想的那樣!”便在她思緒萬千的時候,身畔那男人忽而輕輕地哼了一聲,道:“俞秋織,你的小腦袋,不要胡亂裝東西。”

    “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俞秋織蹙眉,不悅地瞪男人一眼:“而且,就算我的腦子胡亂裝東西,又與你有什麼關係?你又不是我的誰,我們根本就是兩不相干的人!”

    “俞秋織!”千乘默沉了眉眼,可見其臉色不悅:“你給我安分一點!”

    “我又不是你的女傭了,不需要聽你命令。”俞秋織扭開臉,直接無視他那炯炯有神雙瞳散發出來的警告光芒。

    好啊,真好!

    現在,她倒是學會了那般傲嬌了。簡直是……對他不屑一顧!

    什麼時候起,他千乘默竟然也變得如此窩囊,任憑一直女子給自己臉色看,心裏卻沒有半分的不愉快,反而會覺得她與自己鬥氣的模樣相當的可愛呢?

    他瘋了不成?

    “就算你不再是我的女傭,那也不能夠證明你不是我的女人!”千乘默長臂一伸,把女子的肩膀環住,使力稍稍一拖,便讓她整個人都陷入了自己的懷裏。在她臉上積聚了惱怒神色時刻,他淺薄一笑,脣瓣沿着她的耳際輕輕地吻了一下,在衆目睽睽中朗聲宣佈道:“你的確不是我的女傭,可你是我的女人!”

    “我纔不是!”雖然這時與他處於對立態勢,她也是被逼着接受他的調-戲,但畢竟周遭有十數雙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們察看,俞秋織怎麼可能會覺得自在呢?所以,拼命地伸手往着被男人親過的耳垂擦了又擦,好像是極度厭惡男人的碰觸。

    千乘默自是因爲她這樣的舉措而不悅,但他這時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眸光沿着窗戶外面的天際一掠,脣角便有抹淡淡的笑意浮了出來。

    同時,他放開了俞秋織,對着這段時間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的秦修揚淡淡一笑,道:“秦三少,既然你是要把我往着絕路上送的,那麼我在這裏跟你立一個約,如何?”

    “什麼約?”秦修揚把玩着手裏握着那酒杯,嘴角笑意淡淡。

    “倘若今日千乘默能夠從這裏全身而退,那麼往後我們之間的所有恩怨都一筆勾銷!”千乘默眉目上揚,溫雅而淡薄地笑道:“當然了,前提是……你不能管我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方法!”

    “如此聽來,默少爺對今天自己能夠從這裏離開的事情很有把握了?”

    “千乘默向來都喜歡賭,而偏偏上帝一直都很眷顧我,讓我逢賭必贏!”

    他的語氣猖獗到,他就是那個主宰一切的真主!

    秦修揚瞳仁一眯,目光膠在他臉頰上定格了數秒以後,便以“啪啪”地敲響着手掌,點頭應答:“好啊,那麼我便要看看默少爺有什麼樣的通天本事,從這裏飛出去了!”

    “縱是天羅地網,千乘默也會闖它一闖。”千乘默報以一個淡薄的微笑,微微傾側了身,視線落於俞秋織身上,輕輕道:“你,就按照秦三少所說的那樣,早點離開吧!”

    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丟下她?明明之前他一直都把她拉攥得死緊的,讓她以爲,他們其實是可以同生共死!

    俞秋織冷笑着拒絕:“我要跟你一起去闖關!”

    既然他是因爲救她纔會來這裏。那麼她便不可能任由着他一個人陷於危險當中。雖然她不願意再對他有任何的期盼與希望,但她也不願意欠他的人情。只有彼此兩訖,纔有可能走各自的道路!

    “你是不是在擔心我死?”聽着她的言語,千乘默微微傾下了腰,溫聲語道:“俞秋織,你不相信我嗎?”

    “我沒有必要相信你,但我不會讓自己欠你的人情!”俞秋織指節一彎握成了拳頭:“而且,這是我自己的人生,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需要得到你的同意。”

    她說完這話的時候,後退了半步,警惕地看着男人。

    她要避免被他突然襲擊暈倒下去纔是——

    “秦三少,讓人送她走!”到了這時候,千乘默神色開始變得冷峻了。他眸色深暗,淡淡凝睇秦修揚一眼:“目的何在,告訴我吧!”

    “隨我來。”秦修揚把酒杯往着旁邊的茶几一放,站了起身,一步一步往着他們邁步。

    俞秋織後退半步,看到那人越過自己時候淡淡一笑,眉眼便是一冷。

    秦修揚腳步跨至千乘默身邊時候,忽而輕輕笑了一下,道:“默少爺,其實……我們不妨前去目的地看看何妨?到了那裏,你可以再決定要不要她跟進去!”

    “我要去!”不等千乘默有任何的反應,俞秋織已經搶先應答。而且,她眼明手快,竟伸手往着秦修揚的手袖一扯,對他淡淡要求道:“秦少爺,看在你欠我一頓飯的份上,這個忙你不能拒絕我!”

    “我欠你一頓飯?”秦修揚眉宇一揚,爲她這樣的小聰明而淡笑。

    俞秋織的腦子的確是轉得很快的,靠近他,不僅是自己這方的人傷不了她,便是千乘默,也未必就能夠對她下得了手。因爲,他會出手!而且,如今因爲害怕他拒絕。她竟然連人情都搬出來了。

    “當然了,上一回你說讓江衡陪你吃飯的時候也邀請了我的,我那次沒有過去,可這笑賬你總得要還我的吧?”看到秦修揚神色平靜,似乎並沒有任何要拒絕她的意思,俞秋織的身子,更加近地往着男人的身畔靠了過去。

    “那麼默少爺,看來這回我要站在俞小姐這一邊了。”秦修揚眉宇一擡,笑得甚是愜意:“走吧!”

    “俞秋織,你不準去。”看着秦修揚往前踏步,而俞秋織環着他的手臂亦步亦趨地跟上,千乘默眼裏被一層深暗的光芒籠罩住,聲音帶着數分冷沉之感:“乖乖留在這裏!”

    可俞秋織哪裏願意理會於他?早便已經被秦修揚帶着往門口走了出去。

    千乘默待秦修揚背向自己的時刻,雖然說着喚叫女子不要過去的話語,但視線已經往着旁邊的人羣裏瞟去一眼。

    唐劍與羅三都站在旁邊,僅是接觸到他的一個眼神,便立即明白了開始,給他回了一個眼色。

    千乘默這才闊步跟上了秦修揚與俞秋織手步伐。

    ************

    從長廊越過去的時候,俞秋織第二次看到了這個山莊的風景。

    依舊是被青翠樹木點綴包圍着的院落,周遭風聲拂過,院落那古老的樹枝碰撞在一起,與枝葉一併發出了“沙沙”的摩擦聲響。

    秦修揚領着走在前面,領頭的是小奇,後方跟着千乘默與唐劍、羅三幾人。不過,在抵達了一處轉角的位置時候,小奇突然頓住了步伐,退到了旁邊,而後對着秦修揚點點頭,把過道讓了出去,在千乘默高大的身影越了過去後便伸手攔了唐劍與羅三的腳步。

    因爲千乘默沒有發言,唐劍與羅三都沒有異議。倒是俞秋織凝睇着不遠位置的一個宛若飛船一般的玻璃屋子以後,眉心急急地揚了起來。

    從那玻璃牆壁看過去,可見內里布置着許多的花草,那些花草定是有人打理得很好的,此刻竟長得相當的青翠。當中點綴着的那些五顏六色的花草,更是讓人想要驚歎。

    看到他們以後。內裏,有一個穿着女傭服裝的人快速地走了出來。她對着秦修揚躬了一下身,便匆匆離開了。

    “去吧!”秦修揚對着千乘默橫去一眼,笑得淡薄:“那裏,是你的葬身地了。但你必須要進去!”

    ————

    明天更新即將換場景,說明二少與秦三少的恩怨,後面是二少糾結秋織,隨後帶出引發連串誤會。文章即將往中後期發展,很快會引出更多真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