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18.讓你重新死心塌地回到我身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18.讓你重新死心塌地回到我身邊字體大小: A+
     

    “咳、咳、咳——”

    拼命的咳嗽令女子的喉嚨好像撕裂一樣疼痛,方纔被壓制住那種窒息的感覺實在是很差勁。可是,她沒有辦法抗拒,接受了,本來也想着就此一死了之的,但千乘默卻還是在最後的關係放了手。

    她不曉得他爲何要放手,她明明看到了他眼裏盛滿了戾氣,那恨不得把她整個人都嗜殺掉的模樣很恐怖。所以,她已經有了拼死的決心。

    “你想死,以爲有那麼容易嗎?”千乘默冷冷地哼了一聲,眸光裏積聚着一層層的暗潮:“俞秋織,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讓你連求生的欲-望都沒有了?”

    方纔,他處於盛怒中,看着她寧死不屈的模樣,心裏便狠狠抽痛起來。要知道,當她被他的人帶走,公開地說着她喜歡他的時候(雖然最後沒有說全就被他的制止住),他的腦海裏,呈現出的全部都是關於她與他的過去。因此,他有什麼理由再放她走呢?她爲他做的事情,是能人所不能的。從那一刻開始,他便要定她了!

    但事情還是出了點差錯,因爲知曉童書容有危險,他不得不親自把她護送離開。所以,他想先讓唐劍把她送回永樂苑,回去以後再與她好好去解釋這件事情。可惜事與願違,便是這樣的一個決心,貌似把他們之間纔剛剛建立起來的那一丁點信任全部被毀了。

    最終,她還是被秦修揚當成了對象抓去了。而他……只能夠在十數天以後方纔來到這裏救她——

    他知道她在這裏必然是受了許多的苦,從大堂裏初見她那憔悴的模樣便可以看得出來。只是,如她那樣一個倔強的女子,怎麼可以在這種地方,在這個時候對他提出那麼卑微的要求呢?

    所以,他有些失控了。

    遇着她,他的情緒總是容易被她牽引着往一個他自己無法自制的方向走去。這也許……便是他不得不對她正視的原因之一吧!

    這時候見她差點咳得喘息不過來,他自然是心疼,想伸手去摟抱她,但俞秋織卻避開了。

    她的眼裏充滿了防備與疏冷的光芒,指尖輕撫着自己的頸窩,嘴角吟出那抹笑容清凜而冷漠:“我的事,再與你無關。”

    偏開了頭顱,同時急急地把自己的眉睫垂下,不讓他看到她眼裏顯露出來那種失落與絕望。

    原來在他眼裏,她甚至連爲他服務的資格都沒有了——

    蕭蕭,欠你的債,我是真的一輩子都還不清……

    “吱——”

    便在此刻,房門較人推開,剛纔守在門口那少年領着一個年約中旬的男子走了過來。他的手裏提着一個醫藥箱,看起來倒真有一點兒醫生的風範了。

    俞秋織蹙了一下眉,雙-腿屈起,臂膊抱着膝蓋,頭顱往着腿-間埋了進去,不讓任何人看到她此刻的表情。

    千乘默伸手便把她摟抱起來,對着那醫生冷聲道:“她嘔吐得厲害,你馬上過來幫她看一看。”

    “放開我,我不需要醫生。”俞秋織以手肘推撞着他,試圖避開他的手臂。

    “秋織,不要鬧,乖乖的。”千乘默圈緊她,硬是把她固定坐在自己的腿-腳上,眸光慼慼地盯着眼前那男人,道:“快點!”

    那人被他的氣勢嚇了一驚,連忙應聲,蹲下身子便要去爲俞秋織把脈。

    俞秋織抽回了自己的手想要避開,但千乘默卻猛然使力一扣她的手心,便對着那錯愕看着他們鬥爭的醫生挑了眉。後者急忙點頭,指尖往着俞秋織的脈博位置搭了上去。

    “安醫生,少爺急找!”便在此刻,房門口位置一道修-長的剪影沒了進來,直接撲到了安醫生面前便一攥他的臂膊,道:“快點,少爺現在正在大發脾氣!”

    “站住!”看着小奇把安醫生拉攥着往外跑,千乘默臉色一冷,漠然喝住他:“先讓我的人看病。”

    “默少,你不要忘記,如今你是身在他人的屋檐之下。而且……”小奇的眸光沿着俞秋織的臉頰淡淡掠去一眼:“她的傷是你造就出來的,你有本事就自己給她治。至於現在,我們要先救蕭小姐!”

    俞秋織原本不以爲意,但一聽到小奇的言語,整個身子便立即緊繃了起來:“你說什麼?蕭小姐?蕭蕭嗎?她怎麼樣了?”

    “爲了你,她馬上就要死了!”小奇冷哼一聲,攥着安醫生便往外衝。

    “要死了?”俞秋織的心,直接跳到了喉嚨,隨後便是整個身子發了軟。

    千乘默眉宇也是輕蹙了一下,不悅道:“只怕這是秦修揚故意而爲之吧!他本來不喜歡我,如今倒是連個醫生也吝嗇了。”

    “你混蛋!”俞秋織猛地轉過臉,掌心握成了拳頭便往着千乘默的懷裏一下接着一下拼命地捶打了下去:“千乘默,若不是你,蕭蕭怎麼會陷入困境裏?若不是你,蕭蕭怎麼會被秦修揚那般折辱?都是你,你這個殺千刀的混蛋,你怎麼不去死,你去死——”

    她情緒激動,有點語無倫次。只是拳頭卻沒有止下,一遍遍地往着男人的胸膛不斷地襲打着。

    聽聞她的言語,千乘默的瞳仁微微一暗,開始有點明白了爲何自己來救她,她卻這般冷言冷語相待了。所以,一切都只是因爲那個叫做“蕭蕭”的女子的存在了!

    “蕭蕭與你到底是什麼關係?”當然,其實他很早就已經知道她身邊有一個這樣的朋友,但卻沒有料想到她們的相交竟然已經深刻到如此地步。這時看到她蕭蕭而對自己流露出怨恨的情緒,心裏自不是味兒。

    這麼說來,蕭蕭在她心裏的位置,竟然是比他還重要了?這種事情,讓他怎麼可能接受得了呢?

    俞秋織便收住了拳頭,眸光熠熠地直射到他的臉頰上,脣邊,慢慢地揚起了一抹清淡而涼薄的笑容,一字一頓,清晰無比:“沒錯,在我的心裏,你已經沒有任何價值。而蕭蕭,纔是我應該要珍重的朋友。”

    “你當她是朋友有什麼用,現在她還不是因爲自己而讓你在這裏承受痛苦?”千乘默一聲冷笑:“我進入這山莊的時候看見過她,秦修揚對她可是呵護備至呢!”

    早上他帶着人馬進入山莊的時候,的確看到秦修揚正陪着她騎馬。他們同乘一騎的模樣看起來相當的和諧,倒是把她棄在這裏不顧了。那樣的朋友,有用麼?

    俞秋織便笑,擡眸看着他,淡淡道:“所以說,她是因爲我纔會承受着那樣的屈辱而沒有任何辦法逃脫。而這一切,都是因爲你而起的。千乘默,你知道麼,因爲你,她不得不承-歡在秦修揚那個魔鬼的身下,成爲他的玩物。就像當初的我在你身下被迫着成爲你的泄-欲工具一樣。”

    她說這話的時候,眼裏沒有恨,也沒有怨,只是……冷淡得好像在訴說着多年以前的故事。

    不同於以前的了,那個時候她會狂怒,想要反抗!那些情緒,纔是真真切切的,如今的她就好像一個提線木偶,沒有生機,沒有活力,好像不介意自己的生與死,連情感也沒有——

    千乘默爲此心裏絞痛,掌心捧着她的小臉便道:“俞秋織,也許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是我親眼所見,難道還會有假嗎?”

    “那你有沒有看到蕭蕭在秦修揚懷裏時候的微笑與快樂呢?”

    “千乘默,你知不知道,當初我在你身-下被你一次又一次侵-佔的時候是什麼感覺?”俞秋織不答反問,隨後又幽幽道出了答案:“沒錯,我承認,我們都會被情-欲所控制,身體永遠都是誠實的。那個時候,我也可以享受到極端的快樂,但在歡-快過後,有一種悲傷是那些快樂所填補不滿的。我的狼狽,我的不堪,我的忍辱負重,你永遠都沒有辦法想像得到!”

    “不過,現在都無所謂了。我想想,如果你真喜歡我的身子,要便拿去了,不過就是一具皮肉而已。”她頓了一下,又輕輕笑道:“反正,在享受過那種芸雨過後,我便覺得男人不過如是,只是個喜歡用下半身來思考的動物罷了。所以啊……我便利用了我的身子,讓江衡、伊森甚至是東方緒也站到了我這邊來了……他們啊,都跟你一樣,可以給同樣的快樂——”

    她說這話的時候,嘴角吟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宛若是在回味着那些快樂的享受——

    千乘默卻爲此眸子一暗,指尖一揪她的肩膀便怒斥道:“俞秋織,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說些什麼?”

    “知道!”俞秋織推他,聲音輕柔淡薄:“不過就是出-賣一下肉-體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千乘默的胸-膛一陣起伏,因她那輕描淡寫的言辭冷沉下臉,指尖鎖上了她的肩骨,咬牙切齒道:“俞秋織,不要試圖以那樣的方法來激怒我,沒有用的。”

    “你現在不就是惱羞成怒了嗎?”俞秋織低笑,手臂沿着他的脖子一環,笑得有些魅惑:“默少爺,你要不要在這裏再來試一試?我可以服務到你很舒服……”

    “夠了!”她的自暴自棄讓千乘默臉色陰冷無比,他伸手把她往着旁邊的座席位置上一丟,咬牙道:“如果我沒有料想錯誤,秦修揚很快就會找上我的。我已經安排好,很快會有人把你帶出去。如果這一次我們能夠安全離開,我們便把以前的事情全部都忘掉,重要開始!”

    他表情認真,那眉眼裏透露着一抹毅然的神色。

    這些話,倘若是以前,俞秋織聽了以後必然會開心到忘記一切的。可惜,如今一切已經變更了!

    她只是輕撇了一下脣,漠漠地應答道:“如果我們能夠從這裏安全離開,我只期待着默少爺往後在馬路上看到我,便當是不認識地把我當成陌生人擦肩而過就是了。”

    “俞秋織!”千乘默臉色陰冷,咬牙道:“不要跟我唱反調!”

    “我不是跟你唱反調。”俞秋織擡了眼皮,與男人的視線對接上,聲音輕巧而溫柔:“千乘默,我是認真的。我……不想再糾纏在過去的事情裏,所以請你放過我,好嗎?”

    她眼裏盛放着那種光芒叫做認真——

    那麼的篤定,好像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模樣。

    千乘默心裏一抽,緊蹙了眉,直截了當地開口拒絕:“不行!”

    “爲什麼?”俞秋織低低地笑了一聲:“因爲是我先提出來,所以默少爺覺得不可行嗎?如果是那樣讓你覺得沒有面子的話,那麼這一回便由默少爺你自己提出來吧……”

    “我沒有那樣的想法。”千乘默搖頭,指尖輕撫着她嬌俏的小臉,道:“我只是覺得……我們不是纔剛剛開始嗎?爲什麼現在馬上就要結束了?俞秋織,我承認自己這段日子以來做過許多對不起你的事情,但我現在已經在反省了。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們再重新來過好不好?”

    這種話,要是在往日,俞秋織怎麼也想像不到千乘默竟然會對她說出來的。但此刻聽着,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興奮。於是她扯着脣輕輕地笑了一下,指尖沿着自己的胸-膛位置壓了下去,道:“千乘默,不好!”

    這個答案,是千乘默始料不及的——

    他以爲,只要他這樣真心誠實地把心裏思想的話語道了出來,她理應會接受的。可是,她卻那麼直接地拒絕了,甚至連一絲思考都沒有,讓他的期待成空!

    “默少爺,你知道以前我爲什麼要對你如此的執着,就算你一直欺-辱着我,我都可以忍受下去嗎?”俞秋織輕抿了一下脣,言語裏,透露着一絲艱澀與無奈:“那是因爲,多年前你曾經把我救出於水火。”

    “這話……是什麼意思?”千乘默眉宇一揚,有些不解。

    在他的記憶裏,她的確是很久以前便出現在他面前了,那只是基於她是雅苑居的女傭,而他是千乘家的二少爺。那個時候,她除了長得還可以,並沒有任何方面可以吸引他的注目。因爲他的身份,他要有什麼樣的美貌女子會沒有?所以,對她這種貨色的從來都不屑一顧。若不是那天她讓陶翦瞳受傷,而偏偏他又正巧在電視裏看到她出現在雲來酒店的記者會上。那麼他對她大概再不會有任何的正視,可命運卻就是那樣偏偏地讓他們交集在一起了。當知道奶奶爲了刺激千乘御而利用她來作爲棋子放到自己身邊時刻,他接受了挑戰。於是,他們的糾結便從此開始。後來,他們之間發生了許多的事情,她的聰敏機智讓他看到了她不爲人知的另一面。而後來她更爲他做過許多其他任何人都沒有做到的事情……比如配合他演戲,卻從來沒有所求;比如不顧他的傷害與強迫,只爲他保留那對水晶玻璃鞋;比如點破了他那永遠都不在別人面前展露出來的心思,爲他的安全着想而陷自己於危險中——

    一切的一切,在現在看來,只是讓他覺得自己有多愚蠢!

    如今,她的這些話,讓他的心徹底地開始融化了。

    “默少爺忘記了那些年的事情也是應該的,畢竟那事情對你而言什麼都不算是。”俞秋織輕笑了一下,眸子輕凝,擡起眼皮凝睇着男人,把當年他酒醉時候在小巷子裏救自己的那件事情告訴了他。

    千乘默便怔忡到一時無法回神。

    所以說,她待他的好,就是因爲那一次他無心的救援麼?

    四年前,他也不過只是十八、九的少年罷了。會酒醉,正是因爲與童書容之間的分離——

    當年,他們都一併在國外留學。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容易動情的人,便是從小到大青梅竹馬的陶翦瞳,也只是得到他的憐惜罷了,從來沒有讓他爲她心動過。只是當年在留學期間遇到那個叫做童書容的女子時候,他徹底地對她交出了自己的真心。

    她是一個美好到讓他歎服的女子!

    不僅學習成績優秀,善良溫柔,而且……還懂得事事爲他着想。

    這樣的女子在整個校園裏要找的話,其實不是沒有。但是……會對她心動,其實是有原因的。

    千乘家的家業本來便極爲龐大,而他也不是個喜歡在商道上橫行的人。其實一直以來,他都並不願意接觸家族事業,他鐘家的,是拉小提琴!但緣於家庭壓力,他被迫選擇了商學——

    只有那個女子看懂了他。

    她本來是喜愛音樂的,只是沒有太多天分,但她卻用她的方式讓他重新勇敢地選擇了小提琴。

    一個被老師與同學共同認爲沒有天分的人,每天除了學習以外花費了所有的時間去練琴,只爲他拉出一道世界名曲——

    因爲不斷地練習,她不顧自己體虛氣弱,最終在爲他演奏的當天暈倒進院。

    他才知道,原來她從脊背的骨骼便有問題,不宜站立太久,也不能坐太久。但爲了練琴,她卻一直堅持了下來!

    在那樣的年紀裏,被那樣一個看起來軟弱實際卻又堅強的女子那樣愛着,是他的福氣。所以,他對她淪陷,也就是順其自然的事情。

    他開始摒棄家裏的壓力決擇迴歸音樂領域的時候,家族裏的長者氣憤地斷絕了所有對他的物質支援。甚至連唐劍,他們也給譴走了。那個時候,她卻總每天伴隨有他身邊一直一直鼓勵着他。

    她說,如果你所愛是小提琴,那麼縱使你的家庭與你斷絕了所有的關係,我也仍會陪在你身邊。

    她說,我們不需要多富裕,但我們能夠一起浪跡天涯,追尋我們想要自由。

    她說,默,我愛你,你也必須要愛我。只有彼此相愛,才能永恆。

    可到頭來,他們沒有得到永恆。

    就在他公開演出的第一個夜晚,她憑空消失了,沒有給予他任何的答案。

    他曾試圖尋覓於她,可卻沒有任何的能力找到。所以,他回到了千乘家,求着讓家裏的人幫忙。

    結果卻竟是……她已經成爲了他人的未婚妻。而那個人,卻偏偏是他動不得的!

    所以,他幾乎瘋了,每天只是不斷地以酒精來麻痹着自己。在雅苑居因爲被甄明惠斥責,他便去了酒吧買醉。只是沒料到,竟然會因此而救了俞秋織!

    而她,便是帶着那樣一份最誠摯的情感,默默地看着他,任憑後來他怎麼樣折騰對付,都沒有起過半分不滿與報復之心——

    此刻得知了一切,方纔懂得她是怎麼樣一個女子。所以之前誤以爲她貪圖富貴,是他錯了。

    但如今她把他的心都偷了過去,怎麼能夠想就此擺脫他呢?

    他絕對不允許!

    所以,他有大掌把她纖細的身子往着懷裏一放,咬着牙關道:“俞秋織,這樣不公平,你所承受那一切的時候,我都不知道原來你的心思竟是如此的,現在我知道了,就必須要與我一同商量過後再做選擇。我不允許你自己一個人放棄——”

    “我不是放棄,只是覺得已經沒有必要再繼續下去了。”俞秋織推他,卻因爲對方力量巨大而無法憾動他半分,唯有放棄了:“默少爺,我們不是同類,所以註定是有緣無分!”

    在她愛着他的時候,他不愛。而在她要放手的時候,他纔想挽回——

    這一切,有什麼意義呢?

    “不!”千乘默咬咬牙,扯着脣瓣一笑:“總之,你說了不算。”

    “你總是這樣。”俞秋織笑,眼裏有着一抹碧光閃爍出來,那清澈的眸裏,沒有任何的嘲弄與不悅,只是淺薄的疏離:“默少爺,或許你是個高高在上的人,但有一件事情請你記住。”

    “什麼?”

    “不是所有的人心,你都能控制的。”俞秋織與他對視,脣邊笑紋散開:“就像現在的我!”

    所以說,她是打定主意要去成就她所想了!

    千乘默眉眼一冷,淡漠地道:“不,俞秋織,我會讓你重新死心塌地回到我身邊的!”

    ————

    今天早上抽到時間碼字,全更6000字,感謝大家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