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14.是纏綿,或冤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14.是纏綿,或冤孽?字體大小: A+
     

    這人,俞秋織認識。

    也曾只是一面之緣的少年,她記得他叫做小奇!原來,他是秦修揚的人!

    她明白自己如今的處境到底如何,唯一擔憂的是,小奇說蕭蕭處境比她好,到底是不是真的。

    “她現在在哪裏?我要見她。”沒有親眼看到蕭蕭安好,她始終不放心。

    “蕭小姐真的沒事,俞小姐還是不要過去比較好。”小奇淡淡一笑,眉眼深深:“留在這裏請好好休息吧!”

    他後退半步,想離開此處,不料俞秋織卻是一揪他的手袖,冷沉着臉道:“小奇,我要見蕭蕭。”

    “俞小姐不相信我?”

    “我更加願意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事實。”

    她不可能忽略,在車廂時,秦修揚看着蕭蕭時候表現出來那種興趣。

    小奇輕挑了眉,沉默了片刻,才道:“那好,俞小姐請隨我過來。”

    看着他轉身沿着外面那條長廊走去,俞秋織快速跟了上去。

    在前行途中,她還不忘記觀察了一眼周遭的環境。從四處的環境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座四處環山的莊園,風景甚是優美,但四面都是山峯圍堵,倘若不是熟悉這裏的人,估計是根本尋不着出路的吧!這種地方,到底離庸城有多遠,她心裏沒底!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裏除了環境險着以外,還有不少看守的人。

    宛若中古世紀的西方貴族,不僅看護多,而且女傭也不少,而且個個看起來都很是精明睿智的模樣——

    俞秋織心裏暗暗吃驚,爲自己此刻身處的環境而有些發翻。

    “看,他們在那邊。”在長廊盡頭的護欄位置前沿站正了身子,小奇指尖往前一伸,指向數丈遠的一席草地位置:“蕭小姐正與我們少爺在一起,安然無恙!”

    隨着他所示意的方向看去,俞秋織心裏一沉。

    沒錯,蕭蕭的確是與秦修揚在一起,只是此刻……男人修-長的手臂正攬着女子纖-細的腰,他們駐足於一個池塘前沿,日光照射下來,把他們籠罩其間。秦修揚的手,正輕捏着蕭蕭的顎骨,逼迫着她與他對視。

    “秦修揚想做什麼?”俞秋織惱怒,指尖握緊了護欄,咬牙切齒道:“他在強迫她——”

    “俞小姐,以蕭小姐的xing-情,若非她自個兒情願,有誰能夠強迫得了她?”小奇淡淡一笑,輕描淡寫道:“而且我們少爺從來不勉強他人,此刻蕭小姐所爲,是心甘情願的。”

    “不可能……”看着秦修揚的頭顱沿着蕭蕭的臉面靠近,俞秋織大驚,開口便高聲怒斥道:“秦修揚,不許你碰蕭蕭。”

    她說這話的時候,已經伸腳攀爬上了護欄,從上面直接跳到了草地上,往着他們的方向奔了過去。

    秦修揚聽到她的叫喚,倒是放開了捏着蕭蕭顎骨的手,緩慢地轉過臉淡淡地凝睇着那個往着他們靠近的女子,脣角凝帶了一抹似是而非的淡薄笑容。

    乍見俞秋織出現眼前,蕭蕭眼前一亮,急忙扭擺着肩膀欲把自己的纖-腰從男人的掌心裏脫離出去。只是那人卻不讓,反而使力把她一壓,附於她耳畔冷冷哼道:“不許你跟她再有任何的往來。”

    蕭蕭咬牙,擡頭冷冷地瞪他一眼,看着男人那一如既往俊雅的臉龐積聚了一抹冷酷的殘戾表情,心裏便緊抽了一下,想要發力脫離他控制的念想便隨之被拋到了腦後。

    她原以爲這男人只是一般有點兒勢力的紈絝子弟,卻不曾想到他竟然邪魅如斯。他不僅手段利害,而且給予她威脅時候那種霸氣也極端。經過昨夜彼此相處時候那一幕幕讓她不堪回首的折磨,她明白他是個能夠說到做到的人。

    “乖一點,否則……我會直接幹掉她!”秦修揚說這話的時候,脣邊有抹輕輕淡淡的微笑。

    可是,他的眼睛卻是冷的,好像連一點的溫度都沒有——

    蕭蕭便爲此退縮了,雙手緊握着拳頭,眸光幽幽地瞪着他,直到俞秋織已經靠近,對她喚了一聲。

    她輕闔了一下眼,緩慢地轉過臉看向俞秋織,眉眼裏,帶了一絲艱澀與無奈。

    “蕭蕭,爲什麼要讓他爲所欲爲?”俞秋織輕搖着頭,纖-細的手遞到了蕭蕭面前:“蕭蕭,回來我這邊!”

    “秋織,你不該來這裏。”蕭蕭只淡淡瞥她一眼,聲音冷淡如水:“你妨礙到我們了。”

    “你在胡說什麼?”俞秋織握緊了拳頭,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蕭蕭,你是那麼愛憎分明的一個人,現在怎麼能夠被他威脅?你回來,我們要跟他們做鬥爭纔是——”

    “俞秋織,你怎麼那麼傻呢?”蕭蕭笑,淡淡的,目光緊盯着她,字字清晰:“你是忘記了我們怎麼認識的嗎?當初我可是爲了要拍你不雅的照片纔會出現在你面前的。你以爲我真想跟你做朋友嗎?我不過是想利用你多挖一點資料而已!誰知道你那麼笨,竟然傻傻的以爲我是要與你做朋友。你知道我在市中公立醫院的時候爲什麼會知道有人想對付你嗎?你知道後來昨天晚上我爲什麼會不怕唐劍救你嗎?難道你便以爲我真的只是想簡簡單單成爲你的朋友嗎?俞秋織,你太天真了。”

    她說這話的時候,笑容越發的明媚,眼眸裏深深的,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思緒。

    俞秋織的心裏卻理不斷地顫抖起來,她輕搖着頭,低聲反駁道:“不是那樣的,蕭蕭,你不是那樣的人。”

    “事實擺在眼前,還有什麼不是?”蕭蕭抿了抿脣,扭轉了臉不看她:“跟你這個朋友比起來,沒有什麼比我自己的前途更重要了。我一直以來都是爲秦先生辦事的,現在我能夠爬到他身邊,所以出賣你,算不了什麼。”

    “蕭蕭,你不會那樣做!”俞秋織往前一衝,欲伸手去拉蕭蕭,豈料,旁邊的小奇卻適時地拉攥住她。她掙扎着想擺脫他,但未果,反而被他使力控制住。她心裏惱怒,瞪着秦修揚便罵道:“秦修揚,是你在威脅她的是不是?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你下-流!”

    秦修揚對她的斥怒只是保持着冷眼旁觀的態度,並沒有要去理會的意願。

    蕭蕭卻猛地轉過臉掃向小奇,低斥道:“誰讓你帶她來這裏的?把她帶回去好好看着!”

    小奇眸光掠向秦修揚,後者眉眼如海,漠然道:“小奇,聽到蕭小姐的話沒有?不能讓俞小姐得到自由!把她關到地下室裏,派兩個人好好看着。順便……侍候侍候她!”

    “是!”小奇立即點頭,攥着俞秋織便往來回路回走。

    “放開我,秦修揚,你這個禽-獸,你要是敢傷害蕭蕭,我與你勢不兩立!”俞秋織拼命地扭着雙臂欲避開小奇那兩隻好似是鐵鉗一般的手掌,但卻無法阻止被他拉着往回走的趨勢。

    “俞小姐,你要怪,便怪自己不該是千乘默的女人吧!”秦修揚冷淡地目送着她,嘴角那淡薄的笑容,如景畫一般亮眼:“當然了,還有更加重要的一點是……你不入江衡的法眼!”

    俞秋織身子僵了一下,呆滯間,已經被小奇拉遠。

    秦修揚的眉眼裏,有抹淡薄的陰霾一閃而逝。

    看着她的身影在小奇的“護送”下逐漸遠離,蕭蕭指尖一揪秦修揚的衣襟,冷聲道:“秦修揚,你卑鄙,你說過只要我答應你的要求,你便不會傷害她的。爲什麼你剛纔要說那種話?你到底要做什麼?”

    “是你說讓人好好看着她的不是嗎?”秦修揚漠然淡笑,明明是俊秀無比的臉龐,此刻卻只讓人感覺到寒凜:“我只是順你的心意去做罷了,你還在挑剔什麼?”

    “我只是讓她回房,沒說讓你糟-蹋她!”蕭蕭咬緊牙關:“不許你的人碰她。”

    “喔?”秦修揚漠然淡笑:“你有什麼權利阻止?”

    “你……你昨晚明明答應過我不會動她的,所以我才……我才——”蕭蕭雙頰憋紅,恨得眼眶也泛起了潮潤色彩:“秦修揚,你說話不算數,你是個僞君子——”

    “我只說昨晚不傷害她,你並沒有給我期限。”秦修揚不鹹不淡地反駁。

    蕭蕭氣得肩膀都在發抖,顫悠的身子被他壓制着,完全動彈不得,胸-膛卻是抑止不住劇烈起伏:“你不要臉——”

    “你再怎麼罵,也改變不了事實!”秦修揚不怒反笑:“而且,我現在也並沒有糟-蹋她!”

    “可你吩咐你的人糟蹋她了。”

    “那與我何干?”

    “你……”蕭蕭被他的強詞奪理與蠻不講理氣得結巴得吐不出話來了。

    秦修揚眉宇淡揚,那明眸裏,一閃一爍着最耀眼的亮光。

    蕭蕭輕嚥了一下喉嚨,在好一會的壓抑過後,終於才讓自己的情緒稍稍地平復了下來:“姓秦的,你到底要我怎麼做,才願意放過她?”

    “我的目標本來不是她,不過既然把你牽扯了進來,那麼……便看她自己的造化了。”秦修揚薄脣一抿,笑容清淺:“你我都在等人來救她,只是,在這期間,你們都必須是要受我主宰的。”

    “廢話少說,你到底要我怎麼做?”

    “很簡單。”秦修揚眉眼如畫,脣邊那抹笑容,絢麗無比:“在那人來救她以前,只要你讓我開心,我心情好了,自然便不會動她了。”

    “你要怎麼樣纔會開心?”

    “你說,女人怎樣才能夠令男人開心?”秦修揚手臂驟然放開了她,容貌如畫:“蕭蕭,你不會不懂。”

    他的暗示這麼明顯,蕭蕭豈會有不懂之理?

    她的眸子一黯,冷眼看着他:“秦修揚,這個仇,我一定會報的。”

    “隨時奉陪!”秦修揚後退半步,沿着旁邊的坐椅上坐了下去,擡着眼皮淡淡掃她一眼:“只是現在,我倒想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你給我保證,一定不能傷害她。”蕭蕭往他邁步而去,居高臨下地盯着他:“秦修揚,你必須要給我保證!”

    “蕭蕭,在這裏,你沒有與我談條件的資格!”秦修揚淡淡輕哼一聲,眼皮輕闔,言語裏,透露着冷絕無情的陰寒氣息:“做好你力所能及的事情,或許你還有保住她的一線希望。如果你不做,就什麼都沒有!”

    他既然能夠吐出這般言語,便是必然能夠做到!

    蕭蕭的心,終是往着地獄墜了下去。

    “怎麼?後悔跟着來了吧?”秦修揚指尖輕撫過下巴,眼瞼眯起一張細縫,淡淡凝瞳着她:“知道爲朋友兩肋插刀,只是愚蠢的行爲了吧?”

    “秦修揚,我蕭蕭的字典裏面,沒有後悔兩個字。”蕭蕭卻是高傲地昂起了頭顱,冷冷地看着他:“你們男人,不過都只是膚淺的動物罷了。你不過是想要我這身子罷了,你要,拿去便是了!”

    她的眸光,沿着半空看去,任由着那烈日刺穿了眼瞼,直射入眼珠子。

    疼痛着,可以讓胸-膛的某個位置,不會那麼難受!

    “啪、啪、啪——”

    看着她那傲嬌的模樣,秦修揚拍響了手掌:“既然你那麼瀟灑,我沒有道理不成全你吧?現在,過來!”

    對他的命令蕭蕭冷哼一聲,只是看到他眉眼裏那抹陰鷙的冷沉之色以後,她終是咬咬牙,往前邁了步。

    秦修揚的手便猛地一攥她的腕位,把她整個人都壓到了他身上。

    身子跌撞着投入了他懷裏,男人的眉眼,近在咫尺。

    那精雕細琢的臉如同天神賜予一般完美,棱角分明,白-皙好看,竟無一絲瑕疵。

    卻只是披着天使外表的魔鬼——

    蕭蕭想扭開臉,豈料那男人的指尖倏地沿着她的下巴一扣,那兩片涔薄的脣微微一抿,淡淡笑道:“如果你敢不聽話,我會吩咐小奇讓那兩個男人真正地去侍候俞秋織!”

    “秦修揚,你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嗯——”後話不曾接續,她的脣便已經較男人給封堵住。

    蕭蕭掌心握成拳頭,一下一下地拼命往着男人的胸膛砸打過去。

    對方卻視若無堵,大掌順着她的衣襬掠過去,直截了當地探入了她的身子裏,以適中的力量遊移於她那滑-嫩的肌-膚上。就算心裏對他的作爲極盡鄙視,但被他那帶着溫-熱氣息的指尖不斷地摸-索着,蕭蕭還是覺得一陣陣的心悸。她的呼吸開始有些不順,原本捶打在他身上的力量也漸漸變輕,最後在被他反壓到座椅位置後,直接便沒有了。

    “既然是交易,就該好好完全你本分的工作。無所謂的話,那便隨我如何做也是可以的,不是嗎?”秦修揚眉眼清冷,目光如水一般從她那泛着兩片紅暈的臉頰飛快掠過,脣邊,帶着*的笑容變得詭異。

    “下-作!”蕭蕭低聲輕譏。

    “很快,你便會愛上我這樣的下-作。”秦修揚邪魅一笑,再度俯首吻住她的時刻,指尖已經沿着她內-衣往裏探了進去,拿-捏-住她胸-前那美好的峯位逗-弄了起來。

    “嗯……”光天化日之下,被這樣戲-弄,任憑是誰都會覺得羞-恥。只是,在有那種感覺的同時,身子卻抑止不住體內升騰起來的那種刺-激,一陣陣地顫抖着,無法自拔——

    男人的眉眼裏,多了幾分難以名狀的情-色味道。

    他吻着她脣瓣的舌,以霸道的方式橇開了她的齒關,一路往她的口腔探去,纏着她馨香的舌尖,深深地緊繞着,讓她陷入真正屬於他主宰的世界裏——

    烈日如火,把那旖旎的一幕,包裹其間。

    是溫柔纏-綿的開端,抑或冤-孽的啓始,誰也說不分明!

    ************

    被推進一個暗黑的房子裏,聞到那令人感覺到噁心的發黴味道,俞秋織心裏一悸,迅速轉過了臉,瞪着眼前駐足那少年,咬牙道:“放我出去,你們不能做這種違法的事情——”

    “在我們請俞小姐上車的那一刻開始,這種事情我們便在進行當中了。至少是不是違法,由我們少爺說了算!”小奇淡薄地凝睇她一眼,幽幽道:“俞小姐,你要怪,便怪自己是默少的女人吧!如今你既然來之,便安之吧!”

    “秦修揚與千乘默到底有什麼樣的仇怨,爲什麼偏偏要把我跟蕭蕭拉扯進來?”俞秋織握緊了拳頭:“還有,秦修揚到底對蕭蕭做了什麼,爲什麼她要屈服於他?”

    “少爺的事情,我不管。”小奇冷漠地看她一眼:“俞小姐,你識相便乖乖的別耍花樣,否則受若的不僅僅是你自己,蕭小姐也不會好過的。”

    “喂,你不準走!”看着他轉身便要離開,俞秋織伸手接了他的去路:“告訴秦修揚,如果他敢動蕭蕭一根寒毛,我會讓他十倍奉還的。”

    “便要看你有沒有那個能耐了。”小奇輕撇了一下嘴,伸手一推她,看着她撞向旁側的牆壁,冷淡道:“俞小姐,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既然是默少心裏最重要的女人,那這罪你受了,也不枉。”

    俞秋織眉心絞緊,爲他的言語心悸時刻,小奇已經轉身離開。

    她什麼時候成了千乘默心裏最重要的女人了?怎麼連她自己也不曉得?

    看着那兩個跟着小奇離開的高大男人也退了房間,那扇厚重的大門闔合,俞秋織的心,抽搐着絞到了一起。

    在千乘家的時候她逃過了一劫不用蹲地下室,現在倒好,來到這個連地點名稱都不知道的鬼地方蹲來了。

    而原因,竟然是因爲有人認爲她是千乘默心愛的女人!

    他怎麼心愛她了呢?

    許是因爲明知道秦修揚要對付他心愛的女人,所以一開始他本是想利用金花的。豈料她不自量力,自以爲是地跑去護他,所以破壞了他的計劃。後來他丟下她領着童書容走,也是理所當然的。

    那個女子,纔是他最心愛的人。

    連陶翦瞳也都無法比擬的——

    而她,算什麼?

    什麼都不是!

    一個在前一刻才歡-愛,下一秒便能夠拋棄的泄-欲-工具罷了!

    他們都瞎眼了麼?怎麼會以爲她是千乘默最心愛的人?

    因爲這樣被抓,她可以不恨,但因此而連累了蕭蕭,她能不恨麼?

    就算那個女子說是因爲有目的才接近她的,可那又何妨?以前她爲她做過的那一幕幕,明明就是真真切切的。而且,她也分明看到了秦修揚要吻蕭蕭的時候,她是想偏開頭避他的——

    所以,蕭蕭只是爲了救她纔會說出那些殘忍的話語吧?

    蕭蕭,你這樣,讓我情何以堪?

    跌坐在地板上,她屈起了膝蓋,掌心慢慢地捂住了自己的小臉。

    **********

    被關在暗室裏,暗無天日,俞秋織壓根不知道到底日子到底是怎麼樣過去了的。她只知道,她在傭人一遍遍送來飯菜的計量次數裏,猜測到大概已經過了好幾天。而這期間,因爲地下室內陰冷潮溼的氣候,她的身子極之不舒服。時常還會有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如此的日子,把她的意志也漸漸消磨了許多。

    可是,她告訴自己不能夠就此倒下去。

    就算她不顧自己,也不能夠不管不顧蕭蕭。雖然不知道此刻蕭蕭處境如何,但沒有消息便是好消息。而且,如今她被困在此,更不曉得以誠的狀況如何。要知道,前些日子東方緒告訴過她,以誠是在這段時間動手術的——

    在一次次的絕望與希冀的矛盾裏掙扎間,終於有天不一樣了。

    這一回,她聽着外面有聲響異動,以爲是送飯菜來的人,但想着在不久前她纔剛吃了東西,送飯的人不應該這麼早過來,所以便蹙了眉,從那硬-實的*榻位置翻身而起,對着那有微微異響的鐵門看了過去。

    那門不消片刻便開啓了,被人推開了一條細細的小縫隙,然後是一隻頭顱探了出來,連帶着那人的身子也沒了起來。

    看清那人的臉面以後,俞秋織立即便捂住了脣瓣,匆匆奔了過去。

    ————

    告知一下大家,九這幾天要考試,文更新都會在放在晚上,過後會早更。今天更新六千字畢,感謝大家支持,明天見,希望大家一直都還在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