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10.大丈夫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210.大丈夫所?字體大小: A+
     

    女子疲憊的身子緊靠着男人,小小的臉頰貼着他堅-實有力的臂膊,縱是幾乎因爲激-情未退而喘息不過來,但卻無法令她心底那抹甜蜜遠去。

    都說激-情過後便只剩下平淡,但她卻感覺不然。

    聽着男人左心房位置傳出那有規律的心跳聲響,她脣邊有抹清淺的笑意掠過。

    男人垂眉,目光聚攏在她俊俏的小臉上,眉梢淡揚:“還有氣力偷笑,想來剛纔我便不該因你拼命的求饒而罷休!”

    想起方纔自己對男人哭喊着叫喚求饒的場景,俞秋織心裏有些堵,臉蛋兒泛出了潮潤的紅霞。她輕咬着脣,伸手推了他一下:“千乘默,我有話跟你說。”

    “還想要?”千乘默一笑,眉眼如玉,端的是風華絕代。

    “不要鬧。”俞秋織橫眉瞪他一眼,正色道:“我跟你說正經的。”

    “美人在懷,我不想談正事!”千乘默指尖沿着她鼻樑位置一點,眼裏流光萬丈,*道:“我現在只想繼續……”

    “千乘默,我是認真的。”俞秋織急忙推開他那想沿自己身上作惡的大掌,在他眸光閃爍時刻翻身坐起,彎腰便去撿被男人丟到地面的衣裳往着身上套去。

    雙眸目不轉睛地欣賞着她背向自己穿衣的舉止,千乘默的眉宇略沉,淡笑道:“很重要嗎?”

    “嗯。”俞秋織深吸口氣,轉過臉,視線瞟向那一身赤-裸卻落落大方地屈起雙-腿,絲毫不介意自己完美身材暴-露她面前的男人,尷尬異常:“你先把衣裳穿上。”

    “反正早晚也要脫的,穿不穿也無所謂!”千乘默嘴角吟一抹絢爛笑容,那清俊的眉眼與往日相較,多了幾分妖魅之感。

    俞秋織因他這刻的流裏流氣而輕皺了一下眉,嗔道:“千乘默,你別給我嬉皮笑臉的。”

    “說吧,我在聽!”千乘默長臂驟然往前一探,把她嬌小的身子往着懷裏帶,xing-感的薄脣,輕吻住她的前額。

    “關於你有危險的事情,可以跟我詳細說說嗎?”看到眼前是男人紋理有致的結實肌肉,俞秋織臉頰微微泛紅,輕闔了眸。

    “那些事,你不必管,也不需要去管!”千乘默順着她的髮絲,柔聲道:“俞秋織,你既說了喜歡我,那以後便要一直喜歡我,沒有我的允許,不許離我而去。”

    沒料到他竟說出這般霸道卻溫情的話語,俞秋織一愣,迅速張大了眼皮,擡起臉看着他。

    千乘默神色淡淡,那雙沉暗的瞳如海深沉,內裏流轉着的情緒相當的複雜,幾乎是看不清他心思如何。

    可是,他的宣告卻令她心悸!

    自從四年前那個深夜以後,他便一直都住在了她心裏。曾經他們之間的距離是天涯咫尺,但因爲與他一次又一次的衝撞所致,如何他們竟然已經彼此相互依偎着躺在一起,怎麼不令她心緒萬千呢?

    “俞秋織,沒聽到我說話嗎?”沒有得到女子的迴應,千乘默眉眼有些沉鬱,迅捷以指尖勾起俞秋織的下巴,視線膠在她臉上:“回答!”

    “你是真心的嗎?”俞秋織輕撅着嘴,輕聲詢問。

    “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承諾。”千乘默撩着她的髮絲,輕輕哼道:“答應我!”

    他的聲音裏,似乎帶了一絲懇切的請求——

    俞秋織心裏一動,爲他這難得的低聲下氣而淺淺一笑。不過,她很快便搖了搖頭,道:“千乘默,那些很重要。如果你沒有心,那麼你怎麼可以那樣要求我呢?”

    “我們不談心,不談愛,你說喜歡我,便一直那樣喜歡下去就好了,可以嗎?”千乘默忽而輕握住她的手放置在脣邊輕輕一吻,道:“秋織,答應我。”

    看他瞳仁裏閃出的那些光亮,好像是在做着人生最重要的決定——

    俞秋織眨巴着眼睛,與他那雙直勾勾凝睇着自己的瞳眸碰撞了數秒,鬼使神差地點了頭。

    千乘默眼睛霎時一亮,輕捏着她的脣瓣又要吻下去。

    “千乘默,我不要了。”纖-腰的疼痛還在折騰着她,俞秋織急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脣:“我明天還要上班,要回去……”

    “那就不要去上班了。”千乘默冷哼,攥下她的手,眸光直視着她那嫣紅的脣瓣:“反正我千乘默又不是養不起你!”

    俞秋織失笑:“我纔不要你養,我能夠養活自己的!”

    “女人,你別不識好歹!”千乘默不悅了,手臂一揪她的肩膀便想要霸王上弓。

    “啊,寺少——”俞秋織忽而吐出驚訝的叫喚。

    千乘默一愣,目光不由自主往外看去,卻發覺車窗之外除了一片暗黑的夜,什麼也沒有——

    這車子是特製的,從裏看外可以清晰地察看到所有的場景,但在外面卻看不到這裏。所以在感覺到懷裏一空的時刻,千乘默便立即知曉自己是被騙了!

    就算大哥真的在外面,也不可以看得到聽得到他們的對話纔是。所以,俞秋織用的是聲東擊西之計!

    這個小女子,真夠聰慧。

    看着那個已經逃到一旁伸手欲去拉車門的女子,千乘默纔想斥責,卻見俞秋織驟然皺眉,轉過身便目光如水地凝視着他:“千乘默,今天晚上,你本是想趕我走的,但又很突然地跑出來找我,僅僅是因爲聽到我說喜歡你嗎?還是說……有其他目的?”

    千乘默瞳仁一暗,雙眸似電:“你在說什麼?”

    “你只需要回答我就是了。”俞秋織的聲音有些激動。

    千乘默緊蹙了眉,眸裏一抹冷凝光芒掠了過去,道:“俞秋織,你想知道什麼?”

    “我並不想插手你的事情,可我卻知道今天晚上你定是想利用金花,只是所有的事情都因爲我的出現被破壞了吧?千乘默,我不管你到底要保護什麼,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金花是無辜的,你牽連她進來,會讓她陷入一個絕境裏的。你那樣不惜一切代價去保護的那個人,是誰?”

    “俞秋織,你突然間發什麼瘋呢?”

    發瘋麼?

    俞秋織自嘲一笑,輕淡地質問道:“我出來的時候是被人綁着牽出來的,而你又在下一刻追了過來。本來你是想以金花來分散那個要對付你的人的注意力,被我搞亂你的計劃以後,你無奈之下便改爲利用了我,對嗎?”

    千乘默眉宇緊皺,那深邃的眼瞳,幽幽看着她,並沒有說話。

    “千乘默,我是真的喜歡你,爲什麼你要利用我?”

    “你有什麼證據?”

    聽着男人那不鹹不淡的冷漠聲音,俞秋織低嗤一笑,微偏了身,指着車窗外的某個位置道:“那些就是證據!”

    千乘默順着她指尖的方向凝了過去,察看到不遠位置,唐劍正把童書容引着往一輛高級的跑車走去,便是冷冷地哼了一聲:“俞秋織,你的小腦瓜偶爾可以很聰明,但千萬不要聰明過頭了!”

    是她聰明過頭了麼?

    怎麼她覺得,其實是他自己有點心虛?

    俞秋織輕輕地笑了一下,身子緩慢地跌坐到男人身邊,咬牙道:“千乘默,我只問你一句,讓唐劍保護童書容,是不是你下達的命令?”

    “她既來到我的地盤,我定會保護她。”千乘默冷漠道:“這是大丈夫所爲。”

    爲一個曾經深深傷害他的人護航,無怨無悔?

    千乘默,你這樣得到了什麼?

    俞秋織垂下了卷長的眉睫,那橫搭過去的手,指尖正巧碰上了他的尾指,感覺到他身子似乎僵了一下,臉色更是倏地轉寒,小手便忍不住緩緩地沿着他的臂膊攀爬上去,直到幾乎撫上他俊秀的臉——

    當然,她沒有成功。在她指尖將要靠近他臉頰的時候,被他伸手推了。那力量有點大,讓她的身子也差點從他身畔跌倒下去。

    千乘默眸光如電地凝視着車窗之外,也不顧身子趴向車窗玻璃那端的她,快捷地從地面上撿起了衣裳穿上,便推門下了車。

    俞秋織不解於他此刻的動作,也急速跟了下去。

    “唐劍,車子不要開,先檢查一下。”此刻千乘默已然對着手機命令唐劍做事:“把書容送到我這邊。”

    看着他眉眼緊盯着前方,那緊張的模樣不言而喻。

    俞秋織的心,直接往下沉墜!

    不過片刻功夫,唐劍便牽着童書容往他們這般靠近。

    千乘默的臉色一片陰霾,冷漠地凝瞳着童書容:“你來這裏做什麼?”

    “默少,這會場又不是你的,我接收到了邀請前來看看,你倒有意見了?”童書容眸眼一掃俞秋織,看着她衣衫紊亂,髮絲交錯,不由皺了一下眉,對着千乘默補充道:“我並不會干擾默少*快活!”

    “跟我來。”千乘默忽而伸手一拉童書容的腕,在她蹙眉時刻使力把她往着商務轎車的車廂裏一塞,“碰”地關了門,眸子往着俞秋織臉頰上掠去時刻,淡淡道:“我們剛纔說的那些事情還沒有完,我們抽時間再繼續。”

    末了,他又對唐劍冷聲道:“唐劍,送她回永樂苑。”

    隨後,他轉身便欲上車。

    一隻纖纖玉手適時握住了他的手袖,攥緊了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