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96.逃脫不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96.逃脫不了字體大小: A+
     

    聽到俞秋織的話語,千乘默猛地伸手一揪她的衣領,咬牙切齒道:“俞秋織,我若說不,你便沒有離開的資格!”

    “我偏不……嗯——”

    本着反抗的情緒,俞秋織冷漠地開口,可惜後話卻教那人猛地封堵下來的脣瓣給壓制住,再也出不了口!

    會突然地吻住她,實際上並非千乘默所願,只是聽到她那決絕的話語,他心裏的火氣便倏地上涌,情緒無法自控,纔會有了方纔那樣的動作!然則此刻,感覺到女子的掌心不斷地推抵着他試圖抗拒於他,他腦子便驟然一熱,乾脆地把她推倒,整個身子便橫壓了下去,把她死死地制住。

    “千乘默,你混蛋,你要做什麼?”俞秋織橫眉冷眼,惱怒地瞪着男人低斥道:“放開我,你不準碰我!”

    “怎麼,可以跟東方緒徹夜去*作樂,便不許我碰了麼?”千乘默冷笑,指尖壓制住她的顎骨,冷哼道:“俞秋織,你這種無謂的反抗,真讓我噁心。你是明明知道男人向來都有徵服-欲,才故意而爲之的吧?”

    “你胡扯!”俞秋織冷笑,眸光裏透露出一絲輕蔑:“千乘默,你自己想作惡,卻又想不負任何的責任,所以便要我來承擔你的惡果嗎?你休想再欺負我,滾開!”

    她義正嚴辭的話語令千乘默的眉心一冷,他大掌驟然往着她下巴狠狠一捏,惱怒道:“俞秋織,看來你不是在裝,而是因爲有東方緒撐腰便壯大了膽子,如今要造反了是不?”

    “現在我便是要造反又如何?有法律明文規定我不能反抗你嗎?”俞秋織想也沒想便直接給男人吼了回去!

    “好、好啊!”千乘默臉色鐵青,指尖驟然使力一扯她的衣衫,冷笑道:“我便讓你造反,看看你能夠反到什麼程度!”

    看着他眼底那抹沉怒的神色,俞秋織心裏極度驚怕。她知道這個男人歷來都只懂得如何去玩,但此刻他眉眼裏積聚着那些亮光太過明顯,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誡着她:她玩不起!

    事實上,當千乘默的指尖粗-魯地撕去了她的衣裝時刻,她是真的覺得自己着實太過沖動了。

    與他對抗,她還不夠資格!

    姑且不論其他,便是如今他們之間的對持的局勢以及千乘默對她的所作所爲,她便無法反抗!

    她想掙扎逃離他的控制,而他卻完全不給她機會。到了最後,她身上便是不着寸縷了。而那男人卻依舊衣衫未亂,居高臨下地睥睨着她,那氣勢,簡直可以把她整個人都給壓死過去。

    若說此刻俞秋織心裏沒有屈辱之感,她便一定會自己看不起自己了。即使此刻被千乘默有力的指尖不斷地油走挑弄,她都不願給予他任何的迴應!當然,除了用盡最後一絲餘力去掙扎以外——

    “想走嗎?可以,除非我點頭,否則就算你正在侍候着東方緒,也逃脫不了我的手掌心!”千乘默把她雙手扣壓住,拿起枕巾便把她給反綁住。

    他這樣瘋狂的舉止令俞秋織心裏一驚,她慌張地掙扎着,可是卻沒有辦法讓自己得以自由。她不由咬牙切齒地瞪着男人:“千乘默,你快點放開我!”

    千乘默卻是慢悠悠地坐在一旁,對她那紅着眼眶的模樣不爲所動:“想我放開你,除非你求我吧!”

    俞秋織是什麼脾氣啊,當然不會聽他的話。她只是冷着一張臉,衝男人狠聲道:“你休想,你趕緊把我放開,否則我不會原諒你的!”

    “我需要你的原諒嗎?”千乘默冷冷一哼,霍地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盯着她:“想想你現在的處境,不如向我低頭吧,我還可以考慮一下要不要放過你。否則——”

    他的語氣,積帶着一種威脅。好像她若不按照他的話語去做,後果便會很悲慘。

    俞秋織的臉色一冷,對着男人沉聲道:“你休想!”

    “好啊,你真的要那麼倔強?”聽到女子的話語,千乘默的臉色明顯就冷了下去。他高大的身子慢慢地向她靠近,那張臉越發寒意逼人:“俞秋織,你真的不打算向我求饒嗎?”

    “不!”俞秋織幾乎沒有想便回了過去。

    她知道,跟他作對可能真的會得不償失,可她是不可能在這個關頭向他低頭的。否則,以後她還怎麼在他面前擡起頭來。她要他們之間是存在着平等關係的,不要永遠都低分一等。

    千乘默聞言,眼裏的厲色瞬時倍增。他身子一彎,與她的距離拉近:“你再說一遍!”

    “你讓我說多少遍我都不會改變我的想法,千乘默,休想我會向你低頭。”俞秋織很帶種地直接道:“我不會!”

    “好,這是你自找的,不要怪我啊!”千乘默冷冷一笑,猛地傾下身子,指尖便覆上了她。

    感覺到渾身散發出來那戾氣,俞秋織嚇了一驚。她拼命地掙扎,可如今被束縛,加之原本便不是他對手,很快便不得不受倔強的後果。

    男人沒有絲毫的憐惜,只做着他想做的事情。

    被他強-行的佔-有,疼與痛,尤其的明顯。

    俞秋織緊蹙了眉,瞳仁裏散射着一波又一波積聚了迷茫的霧氣,卻因爲沒有眨眼,而一直都維持着那樣的狀態。她知道,要倔強,就是要付出代價的。可無論如何,她都不會爲自己的選擇而後悔。

    逼迫着自己冷着眉眼,千乘默無情地動作!

    除了以這樣的方式讓她記着,他似乎找不到更加好的方式證明他該有的存在!

    有時候,人心裏最後的一絲柔軟,便是被這樣揮霍消散而去的!

    他的手,覆上她的,力量之大,讓她指節幾乎斷裂——

    她咬着牙,轉開了臉,眉眼,漸加空洞得沒有任何的神彩!

    **********

    看着那個走近自己身畔的男子一臉陰霾,段崇之的眉一緊,扶着護欄的手指力量倏地增加。

    “爲什麼?”不顧旁邊有衆多下屬觀望着,江衡手臂往前一探,緊揪住了段崇之的衣領,把心裏的惱怒都發泄了出來:“你到底都對她做了些什麼?爲什麼你要那麼殘忍,她只是一個弱女子,你不該那樣對待她!”

    “江衡,你冷靜點!”段崇之手臂一揮推開了他,示意保鏢把上來處理爆炸事宜的人員驅離開去。

    四周很快便只剩下他們二人,彼此間的對持卻是劍拔弩張!

    江衡神色清冷,視線裏透露着一抹異樣的凜然神色,仿若在嘲笑着老者的所作所爲。

    段崇之心裏自也壓抑,老臉抽搐了一下,才道:“江衡,那個女人不是個簡單角色,你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了,竟然爲了她來這樣對待我!”

    “若不是你做了那些事情,我會這樣嗎?”江衡嗤笑,眼裏盡是不屑的光芒:“我真沒想到,你跟你那個自以爲是的兒子一樣,都同樣是如此卑鄙齷齪的人!”

    “江衡,你給我閉嘴,他再怎麼說也是你父親,而且已經過世,你怎麼能說這種話?”段崇之冷冷地道:“你馬上給我把話收回去。”

    “他是你兒子,卻不是我父親。我是壓根不會承認他的,當然,也包括你!”江衡昂起了頭顱,冷漠地道:“不要忘記他從來都不曾盡過半分當父親的責任!而你,不過也就是想要利用我罷了。我告訴你,休想!”

    “你——”段崇之指尖指向他,卻不斷地抖動着,後話也接續不上。

    江衡眯起了眼瞼,冷聲道:“段崇之,不要以爲我回來雲來就是爲了接受自己是他兒子的事實,我來這邊,僅僅只是想發展我自己的事業而已!”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是遠離歐洲市場——

    段崇之氣得身子發顫,惱怒道:“江衡,就算你再怎麼否認,也沒有辦法改變自己是段家人的事實!”

    “我姓江,不姓段!”江衡淺薄一笑,漠然道:“段崇之,不要逼我,否則……我會幫你把雲來給毀掉!你應該很清楚,以我現在的能力,我能夠做到這件事情。”

    “你、你——”段崇之猛地指向他,聲音甚是震怒。他如此能料想到,原來江衡竟然已經把那個女子看得那麼重要,竟要以毀掉雲來酒店這樣的威脅來與他談條件!

    “如果你下面的人敢再動她一根寒毛,我可以向你保證……”江衡卻完全不理會他的反應,他停頓了數秒,方纔幽幽一笑:“雲來集團,從此便會在酒店業除名!”

    在轉身離開之前,他闔了一下眼皮,淡薄地道:“還有,不要以爲丟了別人的手機便可以毀滅你犯罪的證據。你想要對她作惡的那條短片,東方緒早就上傳到網絡去了。東方緒想做任何事情,你都未必能夠阻止得了。而我,適時會考慮跟他合作的!你知道的,若我真的跟他合作,那後果會是什麼。”

    他歷來,都曉得一個道理:人不爲己,天誅地滅!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