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94.衝?江衡而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94.衝?江衡而來字體大小: A+
     

    “東方緒,你敢?”段崇之神色冷沉,握着手槍的指節竟已是“咯咯”作響,那滿眼的暴戾之氣,不言而喻。

    “你要不要試試?”東方緒淺笑,指尖驟然沿着微型搖控的某個位置輕輕一壓。

    與此同時,他的手臂已經把俞秋織的頭顱往站他的胸膛適時地按了過去。

    在這個時刻,即使自己的頭顱被男人摟抱住,俞秋織還是聽到了耳膜仿若被震穿了一樣,那是不知從哪個方位傳來了一聲“轟隆”的巨響所致!

    是爆炸的聲音——

    俞秋織的心眼兒都糾得緊緊的,整個身子癱軟下去,只能任由東方緒摟抱着,手裏的微-型-手-槍從指尖一滑便往地面*。

    東方緒眼明手快,倒是快捷伸手接了,還不忘深深地凝睇那壓根反應不過來的女子一眼。

    旁側那幾人在四周抱頭鼠竄着想尋覓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周遭自是一片混亂,直到東方緒一聲淺薄的嗤笑聲音回落爲止!

    天台有“呼嘯”而過的風聲很快便吹散了他的笑聲,周圍很快便是一陣駭人的沉寂。

    俞秋織把頭顱從男人的懷裏探了出來,但見那通往天台的一座電梯已經被炸燬。而四周站立着那幾名保鏢,面面相覷,都不可置信地盯着東方緒,他們握着槍的手,在微微地抖動着——

    東方緒此舉不過只是證明他有能力做到他所言,並非只是恐嚇!

    “段總裁,這回你可相信了吧?”面對所有人驚愕的表情,東方緒面不改色,淡而無味道:“要不要咱們再試一下?”

    “東方緒,你非要弄個魚死網破嗎?”段崇之咬牙切齒道:“趟這次的渾水,對你沒有任何好處!”

    “段總裁,我想鑑於這個爆炸,不用兩分鐘,這件事情便會讓整個庸城的人們知道了!你有時間來質問我,倒不如想方設法去把事情平息不是更加好嗎?”東方緒笑得涼薄:“不知道現在住在總統套房的伊森殿下,會不會因爲這次的爆炸已經遭殃了呢?”

    他的話很輕淡,但內裏的警告意味有多濃,不必別人來訴說便已經是相當明顯的了——

    段崇之的臉色已經是一片的灰敗,握着手槍的大掌,慢慢地垂了下手。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東方緒行動起來的速度比說話還要快。他以爲,他說在這裏佈置了炸-彈的事情是假的,但東方緒有多雷厲風行,他算是見識到了。如今這爆炸聲響,必是已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所以就算此刻殺了俞秋織,對一切也都只是無濟於事!

    看着段崇之的舉止,加之眼角餘光察視到東方緒嘴角那抹溫雅的笑意,俞秋織原本提到半空的心漸漸地放了下來。

    看來,這整個事情的主動都被已經東方緒掌控住了!

    “你到底想怎麼樣?”段崇之終於開了口,聲音顯得有氣無力。

    “我不想如何,但她,我必是要帶走的。”東方緒的手臂搭上俞秋織的肩膀:“我想只要段總裁點頭的話,這事情並不難辦吧?”

    “你爲了她,便把我雲來集團整得如此不堪?”段崇之眸色冷沉,聲音更是冷若冰霜:“東方緒,就算我們平日的合作不多,但你這樣做,便不怕往後在商界也受人排斥麼?”

    “爲她,值得冒險!”東方緒笑意雖然不達眼底,但卻相當鎮定。

    “那麼,這事情你如何善後?”段崇之的眸光,往着之前爆炸的地兒凝視了過去。

    “段總裁是聰明人,此等事情,又何須我來解釋?”東方緒聲音輕淡柔和,好像在說着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段崇之的臉色沉暗不已,咬牙後,擺了擺手:“你們走吧!”

    “多謝段總裁了!”東方緒溫雅一笑,手心沿着俞秋織的腰身一環,扯她往着天台的出口位置跨步而去。

    在快要踏入那階梯時刻,卻倏地聽得段崇之咬牙開口:“東方,我怎麼才能夠確定你沒有做其他手腳?”

    東方緒頓了步,卻率先把俞秋織往裏推了進去,隨後緩慢地轉過身,視線淡淡地瞟向段崇之,道:“段總裁,你現在唯一的機會,便只能賭了,不是嗎?”

    段崇之嘴角一抽,沒答話。

    東方緒笑得有些陰險而腹黑,輕輕哼道:“但願我們還有機會合作!”

    他語畢,直接便跨步離開了。

    ***********

    被男人推入電梯後,俞秋織雙腳便是一軟。

    其實另一座電梯裏面早已經因爲爆炸而顯得狼藉不堪,酒店裏面的工作人員很多都已經圍堵了過來,尤其是一些高層領導。段崇之便在天台,而他們又是從天台裏面下來的,可想而知,他們所受到的注目禮自然便不少。

    “這樣就害怕了?”東方緒與她並肩挨着一旁的牆壁輕輕倚着,眼角餘光斜射到她的臉頰上,笑意盎然:“我以爲你的膽子可以更大一點的。”

    “爲什麼你會裝置了炸-彈在這裏?”掌心捂住了胸-膛,俞秋織儘量地讓自己表現得冷靜些許:“東方緒,你不守信用。”

    當初說引蛇出洞的時候,他並沒有跟她提過這事情。他甚至還說可以很和平地解決一切問題的,事實上,他動手了!

    而且,這次的爆炸事件對雲來酒店而言絕對是一個致命的打擊。作爲雲來酒店新任的總監,江衡這次遇到的難題應該如何去做才能夠過關呢?

    “我沒有不守信用吧?我們現在不是沒有傷一兵一卒嗎?”東方緒笑得頗爲無辜:“我並沒有失言吧?”

    “你……”他的強詞奪理令俞秋織惱怒:“可你怎麼知道電梯爆炸沒有傷到人?”

    “那裏在我出門以後便卡死了,沒有人在的。”東方緒低笑,眸光緊緊盯着她。

    “你爲何要在整個酒店都裝置炸彈?難道你不知道現在酒店裏面住了多少人嗎?”俞秋織生氣的是這個。

    人命關天,他卻好像把人命玩弄在手心也無所謂的樣子!

    “我不過是嚇嚇段崇之而已,其實我就僅僅只有那顆炸彈而已,沒想到就把他的膽子都嚇破了!”東方緒笑得老jian巨滑,目光如水地盯着她:“我說,你這麼緊張不是因爲害怕我炸着了人,而是怕江衡因此受到牽連對吧?”

    “我不與你說這個。”俞秋織扭開臉不看他。

    “你不說我也猜到了。”東方緒輕嗤:“你現在倒關心起他來了。”

    就算江衡當初帶着私心接近她,可他畢竟多次救護了她,她其實是感激不盡的。而且倘若這次是因爲她纔給他帶來麻煩,她定然會過意不去。

    俞秋織嚥了一下喉嚨,淡漠地道:“比起我對他的關心,你不也一樣嗎?”

    她說這話的時候,側過頭顱冷淡地凝視着他。

    東方緒的眉宇便是一場,冷笑道:“你憑什麼這樣說?”

    “我聽說江總監以前跟在伊森殿下身邊的時候,你便隨着藍伯特殿下在一起。江總監離開了伊森殿下,你便又離開了藍伯特殿下。東方先生,你在乎的到底是藍伯特殿下的誠摯邀請,還是江總監?”俞秋織脣瓣輕輕地抿了一下,把自己心裏的想法道了出來:“他在荷蘭皇室,你便在,他回庸城,你也回,你敢說,你不是衝着江總監來的?”

    江衡是一個很有魅力的人,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但他是一個男人,卻引起了伊森與東方緒對他的關注,這樣未免有點太過了。她知道這個世界有一種愛情是跨越xing別的,但若是伊森與東方緒都共同對江衡感興趣,那……當中緣由只有一個:他們都是gay!

    江衡,也是麼?

    看他的表現,並不像。

    接受她,只是掩飾?

    倘若只是那樣,利用段紫熒不就可以了,沒有必要再來招惹她吧?

    如果不是因爲他們都是gay,那麼,江衡的身世便是一個原因了。

    東方緒的臉色微沉,看着她那無畏地盯着自己的眼睛,突然低低地笑了一聲:“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你們到底是gay,還是江總監身上藏着你們都想得知的祕密。”

    “小織啊!”東方緒身子微微一側,眸色深深地盯着俞秋織:“你的腦子可以不要轉那麼快嗎?”

    “轉不快的話,就只能夠跟着你們的節奏走了。可惜,我跟着別人的腳步走了太久,已經膩了!現在,我會按照自己的意願走屬於我自己的人生。”

    她的冷淡與倔強讓東方緒有些不悅地挑了眉:“他們會欣賞你,便因爲你這腦子好使麼?”

    “東方先生要把我收爲已用,不也是因爲覺得可以利用我這一點嗎?”

    面對着她如此不答反問的犀利表現,東方緒的脣瓣,慢慢地揚出了一抹溫雅的笑容。

    俞秋織眯起了眼睛,防備地盯着他。

    “小織,既然你這麼聰明,那麼我也不妨跟你坦言了。”東方緒手臂往着前胸一環,淡而無味道:“你說得沒錯,我的確是想你幫我做事才把你留在我身邊的。因爲現在的你,可以左右江衡!”

    “我想你錯了,我並沒有那個本事。”聽着電梯“叮”的聲響,俞秋織站直了身子,準備在電梯門打開以後跨步離開。

    不意,後方的男人卻猛地長臂一伸緊緊地箍住了她的纖-腰!

    電梯大門敞開,映入他們眼簾的,是兩張俊秀到不食人間煙火的完美臉龐——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