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46.交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46.交易字體大小: A+
     

    “出去!”才與男子一併踏步進入會議室,江衡的臉色便拉了下來,對着那在指導新人爲晚一點的會議準備資料的殷向晴冷聲道:“沒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許進來!”

    殷向晴怔忡,卻很快便反應過來,以眼色示意那新人與她一併退出了會議室。

    當然,她的視線,自是往着旁側那出色的男子臉頰上來回地轉了一圈,還不忘對他點了點頭。

    千乘寺自是不理她,徑自挑了個位置落座。

    江衡臉色有些陰寒,腳步沿着前方一跨,走到了落地窗臺前沿。

    “寺少……”原本握成拳頭的手心,慢慢地放鬆,扶上了那厚實的落地窗玻璃,江衡聲音頗冷:“你的功力可是又增長了,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把自己的掩飾得那麼好!”

    “彼此吧!”千乘寺瞳仁波瀾不驚,聲音更如死水一樣冷沉:“江總監。”

    他既喚他“寺少”,他便喚他“江總監”!

    這個男人,十年如一日,果然是一點都不服輸。

    江衡轉過了身,眸光如電,直射到千乘寺身上,嘴角吟出的冷笑,涼似水:“多少年了?”

    原以爲已經不存在的記憶,此刻又如潮水一樣洶涌地侵襲過來,令他那原本俊秀的臉,有些猙獰地扭曲。

    千乘寺眉心緩慢地揚起,不動聲色地道:“時日長短,不會改變什麼。”

    果然不愧是千乘寺,無論遇着任何事情都還是那般沉着。所以,無論是任何人爲他做過什麼,如此鐵石心腸的他,都絕不會有哪怕分毫的心軟。由此可以想像到,當年他能夠從組織裏全身而退繼而在商界混得風生水起,不是沒有緣由的。

    一個人,只要對別人狠,對自己也狠,便可以笑傲天下!

    “你覺得,所有的事情都已經結束了?”江衡忽而淡淡一笑,那深邃的瞳眸裏,一抹絢爛光束輝映出來。

    “我現在是生意人,我們是合作伙伴。”千乘寺輕描淡寫地把事情給帶了過去:“江總監,人只能向前看的不是嗎?”

    “對你來說,那是過去式!”江衡咬咬牙,聲音透露着掩飾不住的冷酷味道:“但對我而言,絕不!”

    這便是他,爲何會答應段崇之回雲來酒店的原因之一。

    只是,如今他不會向千乘寺坦白。

    因爲這時的他,已不再是三年前那個江衡了!

    而他千乘寺,成爲了更令人頭疼的冷酷惡魔——

    可他們之間的賬,是從現在開始才慢慢地算起來的。

    **********

    俞秋織在總統套房門前躊躇不已。

    這段日子經歷過的事情讓她並不好受,尤其是被千乘默折騰與伊森那恐怖的算計圍攏着,她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雖然期間也收穫了不少的溫暖,可她也深刻地明白那些都不過只是她一時避風的港灣而已。

    比如千乘御與千乘寺。

    比如江衡——

    “既然已經來了,俞小姐何不進去?”

    後方,倏地傳來淡淡的聲音。

    俞秋織急速轉過臉,視線定格在那張方正的臉龐上,一時怔忡:“啊,安德魯先生——”

    難道他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麼?明明剛纔都沒有見到他,怎生的突然就從背後冒出來了?而且,沒有一點腳步聲,那音調更是幽冷,若非大白天的,她會以爲是自己見鬼了。

    旁側幾個保鏢一臉冷凝,對他們此等情景完全無動於衷。

    修行高深!

    “俞小姐,請吧!”安德魯並沒有給俞秋織好臉色看,伸手從口袋裏掏出一張金卡往着房門輕輕一刷,示意俞秋織入內。

    “我……你們殿下今天心情怎麼樣?”俞秋織眸光往裏一探,尷尬地開口詢問。

    她沒有忘記之前被伊森按倒在地板上強迫的時候他與其餘幾個保鏢是有看到的——

    所以,臉紅。

    “殿下心情一直都是保持不變的。”說起伊森的時候,安德魯的眼睛會閃出亮光:“他憂國憂民。”

    又不是活在千百年前的帝王,他那等惡魔級的人物會憂國憂民纔怪!

    雖然這樣想着,可俞秋織自是不敢多方。接收到安德魯那猛地擡眸掃射過來的目光,她飛也地閃了進去。

    不知道爲何,她總覺得安德魯看他的目光怪怪的。

    伊森是他的主人沒錯,那男人歷來陰暗,但好像還不至於想她這麼快掛掉。可安德魯便不同,他表面上對她可謂恭恭敬敬,實際上每回看着她的眼睛都是冷冰冰的,那神色,宛若要把她秒殺——

    她是得罪誰了?

    “來了?”

    “呃?”俞秋織尚在思索着安德魯,突然教男子輕淡的聲音詢問,立即便清醒過來。

    男人髮絲還有些水流劃過,隻身穿一件浴袍,那欣-碩的身子看起來相當修-長。年輕秀逸的俊臉,渾身散發着貴氣,看起來簡直就是完美!

    估計他是剛洗完澡——

    “過來侍候本王子。”伊森瞟她一眼,走到了落地窗臺前的滕椅上便斜臥了下去。

    侍候?

    俞秋織秀眉一絞,並沒有行動。

    等不到她的反應,伊森似乎微惱,側過眸瞪她:“俞秋織,你聾了嗎?”

    “殿下,我是來爲你做翻譯工作的,不是當你的女傭。”

    “哼,本王子有說過你來只是當翻譯官嗎?”

    俞秋織緊鎖了眉。

    伊森擡了擡下巴,輕哼道:“去把桌子上那份文件拿過來。”

    原以爲那是他給她安排的工作,俞秋織想也沒想便走過去把它拿起往着伊森走過去。

    男人頭顱偎在滕椅上,半闔着眼皮,瞄她一眼:“你來這裏是心甘情願的吧?”

    “不是。”俞秋織倒是坦白,直截了當地道:“不過是迫於無奈罷了。”

    若不是爲了那三百萬,她絕對不會接這份工作的。

    當初她有猶豫過要不要籤這份合約的,但最終在接到醫院給她的來電以後果斷地在那份文件上籤了字。

    因爲dr.lam說,已經找到了適合以誠動手術的心臟,而手術費用,是兩百萬,加上以後的護理以及複診所需費用,她不得不多儲備一點基金。

    伊森便笑,那漂亮的牙齒雪-白到亮晶晶的:“你看看那文件,裏面的東西,一定會讓你驚喜的!”

    ————

    熬夜把八千字寫完了,希望能早點通過審覈讓大家看到。整個文的故事架構的確不簡單,不過會很精彩的,因爲九從一文就已經埋下了不少伏筆,後面會一一揭示,所以不用擔心架構太大九會卡文。謝謝親們送的禮物,九會更加努力寫文的。呼喚票票。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