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44.腹黑如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44.腹黑如他字體大小: A+
     

    能說出這麼惡毒話語的人,在這個房子裏,恐怕就只有它的主人千乘默了!

    俞秋織秀氣的小臉輕皺,不由自主地蜷縮着肩膀把與千乘御的距離更加地拉開些許。

    眸光,越過他的肩膀,落在那個單掌插着袋子袋口裏的男子。

    他長身玉立,宛若初生的香樟樹,那動人姿彩,倒是令人想嘆息。

    只怕,嘴巴還是一如既往的毒!

    “二哥不介意的話,我又豈會在乎?”手臂慢慢從牆壁移開,千乘御轉過了身,視線膠上千乘默俊雅的臉,淡笑着道:“而且,我聽說二哥已經放她走了,所以……現在她並不屬於二哥的了吧?”

    他話音尚在,掌心卻驟然搭到俞秋織的肩膀上把她輕輕往着自己的懷裏一帶,對千乘默擡了擡眉。

    俞秋織忽然想到了一個詞:挑釁!

    沒錯,這正是千乘御此刻的表現。

    這個一直以來都是溫潤如玉的男子,怎麼突然變得如此的捉摸不透了?

    千乘默沉下了臉,那明暗交錯的瞳仁裏,陰霾之色不言而喻。他修-長的腿-腳往前一邁,如疾風般便已經靠近:“老三,敢情你是想與我作對了?”

    “在我決定回跨世紀那天開始,二哥不是便已經料想到會有這麼一天的了嗎?如今才問,不嫌晚麼?”扶着俞秋織肩膀的指尖遽然收緊,千乘御擡起下巴,不疾不徐地反問。

    千乘默那高大的身子,一股陰寒氣息散發,他眸子眯緊,仿若*中的烈豹,正鎖定了目標——俞秋織!

    千乘御眉眼不免一沉。

    “過來!”千乘默不去理他,只消冷眼地盯着俞秋織道:“俞秋織,既然我放你走,你不走,又跑回來了,往後就給我乖乖地呆在這裏,哪裏也別去了!”

    他的手,甚至都已經遞到了她面前。

    俞秋織眉心急速地跳躍起來,爲他那不帶絲毫感情的話語而心裏絞痛。

    誰說他這種男人不會出爾反爾的?

    現在,他竟說出這樣的話語來。他以爲,在經歷那麼多以後,在被他好像驅趕病菌一樣逐出門後,她還會再對他有哪怕一點點的期盼嗎?

    “秋織,別怕,我會護你周全!”耳畔,千乘御溫雅的聲音悠悠響起:“這是你的機會!”

    這是她與千乘默作鬥爭的最好機會!

    不僅是千乘御,甚至可能連千乘寺都會站在她這一邊。畢竟,這一回,怎麼說都是千乘默理虧在先!

    她脣瓣微動,沒有說話,但對那男人搖了搖頭。

    這便是她的答案!

    絕不……再留待在他身邊。

    “俞秋織,你想死嗎?”千乘默的手往她的肩膀握抓了過去,試圖把她從千乘御的懷裏帶出去。

    “二哥,你對她做的事情已經太過了。”千乘御長臂往前一擋,以手肘堵了千乘默的動作。

    千乘默反應頗快,另一隻手心又再度往着俞秋織的腕位探了過去——

    眼看着這兄弟二人要打起來了,俞秋織茫然不知所措,纔想開口勸誡,卻驟然覺得自己的後腰位置教人輕輕一推,把她整個人都甩向了旁側。她驚心,一時不慎差點撞向那扇房門,但它卻在此刻打開開。她撲了個空,身子便失衡地往前栽下去,正巧撞入了一個溫厚的懷抱裏。

    那人的味道真好聞,沐浴過後身上還帶着淡淡的水潤氣息,加之有香皂的味兒籠罩着他,又身穿一套雪色的衣裝,令俞秋織整個人都感覺到自己如同進入了一個夢幻的境界!

    “這便打起來了?”頭頂,男人低聲的輕譏傳開。

    那清涼淡薄的聲音不僅惹了俞秋織的注意,連帶着那對正在鬥毆着的兄弟也頓時住了手。

    俞秋織偎在千乘寺懷裏,心臟急速地跳躍着,想說些什麼,卻發覺自己無話可說。

    人家兄弟開打是因爲她,這個時候無論她說什麼都只會讓千乘默當成是矯情。而她,也不希望自己繼續被他當成攻擊的對象,所以忍了下去。

    千乘默與千乘御的目光都落在千乘寺那輕摟着俞秋織的腰-身位置的大掌上。

    有一句這麼說來着的: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不正是他們如此的真實寫照麼?

    “你們繼續吧,我陪秋織吃早餐去。”千乘寺大掌沿着俞秋織的纖手輕輕一握,拉她便往着餐廳位置走過去。

    俞秋織有些呆,只任由着千乘寺拉自己行走,越過千乘御與千乘默時刻,她分明看到了他們嘴角正抽搐着。

    有些憤怒卻又無奈——

    千乘寺這人很沉得住氣,無論對待任何事情都是喜歡以靜制動。看着他人(即使是兄弟)鬥得你死我活,也不會表現出半分心痛,甚至還惡趣味地調侃着。腹黑如他,的確配當那兩個男子的兄長,千乘家的長子!

    這樣的男人,有足夠運籌帷幄一切的能力。

    “大哥!”千乘默哪裏還願意理會千乘御,急步便跟上去:“你這兩天一直都留在她的房間裏,到底是爲了什麼?真的是因爲對她有興趣嗎?我看未必!”

    “秋織,你身子虛,無論早餐吃什麼,都別忘記喝杯牛奶,至於中餐和晚餐,我已經吩咐廚房給你燉些湯滋補了。”千乘寺不理會千乘默,把女子帶到餐廳以後,親自爲她拉開餐椅:“坐下好好用餐吧!”

    被他按壓着落座,俞秋織眼底一片迷茫。

    千乘默性格多變,千乘御如今的表現與之前也是翻天覆地了,莫不是連千乘寺也會如是?

    這家子的兄弟,她還真是一個都猜測不透。

    “大哥!”千乘默掌心壓制住千乘寺的肩膀,阻了他要坐下去的動作,陰沉着眉眼:“我要一個解釋。”

    這兩天因爲俞秋織一直都處於沉睡中,大哥又是一副老神定定不想多談的模樣,他並沒有找碴,甚至連大哥堅持要陪睡於俞秋織房間的事情都讓了步。可此刻面對着大哥對俞秋織如此細心溫柔,他的耐-xing終是被磨盡了!

    俞秋織,憑什麼可以得到大哥的青睞?

    “病人便是需要照顧的,阿默。”千乘寺視線沿着他的手指上瞟去一眼,眉眼裏,有抹寒光劃過。

    “她——”看着他眉心倏地一挑的動作,千乘默的手訕訕地回收,濃眉深鎖:“值得大哥這麼做嗎?”

    千乘寺不語,目光從他臉頰掃過,定格在那擡臉張望着他的女子那清澈的眼瞳裏,幽幽道:“吃東西!”

    “呃……”俞秋織被他那樣一掃,身子有些發軟,立即便應聲,低頭去吃東西了。

    千乘御沉默坐到對面,看着千乘寺指尖沿着千乘默肩膀輕輕地拍了一下後坐到俞秋織身畔,眉心一絞。

    沒有給予他們任何理由,可大哥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卻好像很絕對!

    俞秋織的事,他是管定了?

    “阿御,秋織今天開始會回去上班,你也回澳門吧!”千乘寺甚至都沒有看千乘御,卻好像得知他心思一般悠然道:“這段日子,秋織由我來照顧。”

    他的話語,惹來其他人疑惑的目光。

    千乘寺也不理,把那裝載着牛奶的杯子推到俞秋織面前:“打起精神來,我不想看到你病怏怏的模樣!”

    “大少爺——”俞秋織顫着聲音開口,卻因乍見男人眸色微沉,似乎不太高興,後話便適時地吞嚥了回去。

    “阿默。”千乘御手肘輕撐上桌面,視線沿着千乘默瞥過去:“天地房產與雲來酒店的工程往後由我來接手便可,你專注於與東方集團的合作吧!”

    千乘默眉宇一沉,橫眉冷目上:“大哥,帝國集團與雲來酒店的業務莫不是你也要管?”

    “我不管。”千乘寺雙手輕疊在桌面,凝睇着他,一字一頓:“不過俞秋織,暫時歸我管!”

    “大哥!”千乘默霍然起立。

    “阿默,你若執意要與我作對,那麼你入股酒店那邊的事,我也會考慮注資!”

    千乘默眸色已是陰沉到了極點。

    與雲來酒店的談判,資金是他唯一能夠掌控全局的籌碼,若大哥真如他所說的那樣加入,那麼局勢必然會有所扭轉。他想掌控着整個雲來酒店,很大程度上是因爲原本天地房產、帝國集團甚至是跨世紀集團這幾個實力幾乎相當的公司都是他用來鎮住雲來那羣人的優勢,倘若大哥真要發難,必然會拉老三也一併加入,在天地房產與跨世界的雙重夾擊之下,加之雲來酒店的總監江衡也絕非凡凡之輩,他又有伊森這張王牌相助,就算他吃不了多少虧,往後做任何事情也必不會順利。

    而且,千乘家便也會落下一個兄弟相殘的惡名!

    最重要的是,偏偏這些,完全便不是千乘寺所在乎的!

    可他卻不得不在乎。

    千乘寺對他那惱怒的模樣不置可否,反倒是淡淡地擡眉看他一眼,溫和詢問:“不吃早餐嗎?”

    “二哥現在要吃東西的話,只怕會被噎死。”千乘御輕撇了一下嘴,淡聲調笑。

    俞秋織才喝到嘴裏的牛奶因他這句話“噗”的一聲噴灑了出來。

    受到連累的那個男人,不是坐在她旁側的千乘默還是誰?

    他的衣衫,淋了個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