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37.抽不了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37.抽不了身字體大小: A+
     

    凝視着門口位置站着那數名身影,俞秋織是錯愕的。她很快從伊森的身邊退開,卻乍見一道修長剪影已經飛快從身畔掠過。

    “江衡——”

    “啪——”

    男人低沉的叫喚伴隨着拳頭的聲響在室內回落,四周便瞬時一片混亂。外面那幾人都紛紛往着這邊靠了過來,包括那幾道蕭冷的黑色身影。

    伊森的保鏢——

    身旁,伊森因爲江衡那突如其來的拳頭而跌坐到沙發上,他的嘴角,有着血液沁出……

    俞秋織眉心一跳,卻見江衡竟然又伸了手臂,連忙伸手往他的腰際一摟,死命地環緊他道:“江總監,別這樣!”

    四周一時靜寂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紛紛掃到她的臉頰上。

    包括被打的伊森,還有安德魯以及他的下屬。

    由於剛纔警報拉響的原因,幾乎已經驚動了整個酒店的所有人。畢竟這裏住着的人可是伊森,算是一國之儲君,要是有什麼差池,那必然是不能彌補的過錯。所以,在會議室開會的夏席、江衡、段紫熒以及殷向晴都快速上來察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江衡更是第一時間推開了安德魯與那些保鏢衝了進來。看到俞秋織衣衫凌亂的模樣,他直接便過來教訓了伊森。

    當然,此刻誰都沒有注意到,還有另幾個人正站在門口位置對這一切冷眼旁觀!

    “他沒對我做什麼。”能夠感受到男人那緊繃的身子肌-肉濆漲,好像恨不得把渾身的力量都放置在那個拳頭上往着伊森臉頰再襲打下去,俞秋織急切地道:“江總監,不要打。”

    “伊森,我早便警告過你的!”江衡伸手推開俞秋織,看着夏席伸手扶了她,腳步便往前一跨,居高臨下盯着那個指尖往着脣角輕輕抹過去的男子:“我一向說到做到!”

    “涮、涮、涮——”他的話語還沒有落下,便已經較安德魯領着衝進來的那幾名保鏢團團圍住。

    段紫熒臉色一沉,急速便往前衝去護到江衡身邊,咬牙道:“你們想做什麼?”

    她的勇氣真可嘉。

    被夏席扶住身子站穩,俞秋織心裏有些緊,凝視着段紫熒誓死護着江衡的模樣,不由得突然想到了伊森對自己說的那些話。

    她只是江衡用來傷害段紫熒的棋子——

    上次在會議室發生的事情她沒有忘記,伊森冷漠地凝視着段紫熒的時候,江衡是護着她。而現在段紫熒對江衡的作爲,不也是同樣的嗎?他們心裏明明就有彼此的存在,何以卻要相互傷害?

    “殿下,江衡並非xing情衝動之人,他會出手也是因爲你把秋織搞得太狼狽了。”夏席凝視着這一切,瞳仁深邃,似乎有些不滿:“安德魯先生,我希望你不要亂來。”

    “江衡,你對殿下太過無禮了!”安德魯陰沉着臉,神色冷凝:“就算你現在脫離了荷蘭皇族,他也曾經是你的主子,你竟敢如此囂張,是不是……”

    “我有讓你說話嗎?”伊森驟然冷聲打斷了安德魯,視線裏,透露着一股讓人看着便是徹骨的冷。

    安德魯濃眉一皺,面有懼色。

    伊森緩慢地站起身,拇指輕輕地從嘴角劃過,舌尖探了出來沿着脣角舔了一下,與江衡平視:“今天拜你們所賜,我終於償到了血的味道。”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閃閃發亮,好像天生就有一種嗜血的本xing!

    俞秋織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夏席指尖搭在她的手臂上輕輕拍了一下,凝視着她的眼睛,帶一絲鼓勵色彩。

    心裏微暖,俞秋織衝他點點頭,卻見殷向晴冷冷地瞥她一眼,不由心裏澀笑一聲。

    江衡手心往着伊森的胸-膛一推,拉開了與他的距離,冷聲道:“我能不能下得了你,今天你見識到了嗎?”

    “江衡,你一直都夠絕,我很清楚!”伊森笑,眸光如水彩清潤淡雅:“不過,你以爲我真的會上她嗎?”

    一句話,惹得其餘的人都略顯尷尬。

    江衡冷下了臉,眉眼透露出寒光若冰:“你敢?”

    “我不敢?”伊森笑,燦爛如花:“江衡,你要不要看看我敢不敢?”

    不是敢不敢,而是他想不想!

    俞秋織在心底迴應了伊森這個問題。

    “伊森!”江衡纖長的手指使力一扯伊森的衣領,黑瞳漆如星辰,一閃一爍着陰戾寒光:“你可以試試,不過在做之前,你一定會先考慮到結果的!”

    很輕的幾句話,卻處處都透露着強硬的威-脅!

    伊森的神色微沉,瞳仁閃爍着,皮笑肉不笑:“結果,你以爲我會在乎?”

    “你可以不在乎!”江衡咧脣,言語涼薄,使力沿着他的胸-膛一推,看着他狼狽地後移幾步,纔不冷不熱道:“可我在乎!”

    伊森本來是抿着脣淡淡嘲笑的,乍聽他那幾個字,臉色瞬時大變。

    江衡卻已轉身,指尖一揪俞秋織的手,把她拉着往外面走去。

    俞秋織眼角餘光掃到安德魯欲往前跨步攔他們,但教伊森冷冷的“你別管”三個字逼了回去。

    而視線往前前方轉過去時刻,她察看到門口位置有幾道身影正巧移離——

    那好像是……千乘默麼?

    “江總監……”她想掙開江衡的手,但後者卻使力把她禁錮住,那力量大到令她擰緊了眉:“疼……”

    “笨蛋!”江衡輕哼,推她進入了其中一部電梯。

    他們的背影消失以後,原本站在江衡身邊的段紫熒都還沒有從錯愕中回過神來。她眸裏深埋着一抹詫異,滿臉不可置信的模樣,臉色更是一片蒼白。

    “去給殿下安排一下,讓醫生親自過來幫他做一個檢查。”江衡走了,夏席便只能夠留在原處善後。

    “是!”殷向晴連忙應答。

    “不必了。”伊森冷漠地瞟他一眼:“都出去吧!”

    “殿下……”殷向晴吃驚。

    “把消息封鎖住。”伊森冷漠地吩咐:“叫人來收拾一下房間便好!”

    殷向晴眉心輕皺,轉臉,接收到夏席贊成的目光,便虛應,深深地凝了一眼段紫熒,才轉身走了出去。

    夏席掌心輕搭着段紫熒的肩膀,輕聲道:“紫熒,會議還沒有結束,打起精神來。”

    “他的選擇,竟是她。”段紫熒淺薄一笑,眼眶泛着淡淡紅潮,咬牙,昂着頭便踩着高跟鞋走出了總統套房。

    夏席側眉深深地凝了伊森一眼,看到安德魯半蹲到地面上爲他處理傷口,有些無奈地搖了一下頭,纔跟了出去。

    一衆保鏢垂手而立,神色蕭穆,臉色卻都相當難看。

    伊森倏地推開了安德魯的手,眸光淡淡地瞟了他一眼,道:“今天發生的事,不許有任何流言外傳。而且,也不準採取任何報復行動!”

    他頓了一下,掌心往着安德魯的臉輕輕一拍,低低地道:“尤其是你!”

    輕淡,優雅,卻積聚着蕭殺的意味。

    安德魯臉色霎時一片灰敗!

    伊森擡臉,淡薄地凝了一眼其餘幾人:“你們也是,今天就是聾了瞎了。”

    “是!”衆保鏢迅速點頭應答。

    這個主子,從來都不是他們能夠弄得明白的。明明在衆人面前受了那等委屈,竟然也沒有半分想要報復之心,反而是……縱容麼?

    **********

    總監辦公室。

    被江衡丟到柔-軟的沙發上,看着那男人轉身走去拿了些東西便折回來,俞秋織覺得有點好笑。

    他的作爲基本上與伊森是一樣的。

    不同的是,這男人並沒有讓她感覺到哪怕半分的害怕就是了。

    “江總監,殿下已經幫我做過消毒處理了,只要小傷,不碰水的話過兩天便會好的。”看着男人的大掌猛地揪起自己的小手,俞秋織臉頰微紅,輕聲道:“只是你打他,真的沒關係嗎?”

    那可是一國儲君呢!

    “你不也咬了他嗎?”江衡驟然擡眉,淡淡瞟她。

    “我……”俞秋織臉頰漲紅,對江衡那敏銳的觀察力有些吃驚:“真沒想到江總監竟然如此細心。”

    “他沒直接掐死你,你該覺得幸運了。”

    “他應該有那樣想過吧,但可能狠不下心。”

    “他是無心的人。”

    聽着江衡的輕聲嘲弄,俞秋織眉心緊擰了一下,搖頭道:“不,他有心。只是他的心,不願意讓人看到罷了。”

    江衡爲她擦拭手背的動作頓了一下,眉宇淡揚,深深看她。

    “江總監,他對你很依賴。”俞秋織與他對視,溫聲道:“你也是很看重他的不是嗎?”

    “誰告訴你的?”

    “你!”被他握着的手腕猛然有些生疼,俞秋織咬住下脣,凝視着男人那輕掐進自己動脈的指尖,無奈一笑:“其實江總監也是個寡情的人,但對有些人,卻總會有多一份關心。”

    江衡的手快速放開,冷笑道:“胡扯。”

    “要不是在乎,你不會一直對他做出那種警告。”俞秋織搖頭,反手輕輕握住他的衣袖,道:“江總監,只說不做,是因爲你真的在乎!”

    “你懂什麼!”江衡甩開了她的手,霍然起身,臉色冷寒:“不關你的事,別插一隻腳進來。”

    她也不想插足在他們那複雜的世界裏,可現在,她唯恐是抽不了身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