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35.要毀了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35.要毀了你字體大小: A+
     

    進入伊森的世界裏,俞秋織不是不怕的,但她卻深刻地明白自己需要面對!

    “碰——”

    後方的門猛地闔合,帶給她的震憾相當大,讓她整個身子都僵硬,幾乎彈跳起來。

    室內擺設奢侈豪華,以淡黃色調裝潢爲主,有些西式的復古風格,大氣而不失高貴典雅。在這樣的境況下,人是應該放鬆的,尤其是,看到那道修-長的身影駐足於窗戶前沿,被日光透過窗臺折射過來的光影籠罩着,是何等的美好!

    男人指尖輕握着一個高腳酒杯,一身名牌西裝把他整個人都襯托得長身玉立。他的側頰相當美好,宛若天地以刀刻斧鑿的工藝品,令人想要去嘆息!

    若不知那人xing-情的話,俞秋織想她必然會感激上蒼讓她看到這樣的一幕。可惜,她偏生是明白那人到底有多可惡——

    “來了?”就算沒有轉身,男人也好像能夠知曉她的侷促一般:“放輕鬆點,我不過是讓你來工作的。”

    “殿下想要一個出色的翻譯是何其簡單的事情,爲何偏偏是我?”緊握着手裏握着那份文件,俞秋織咬牙,儘量地讓自己表現得冷靜些許:“我沒有學過專業的官方翻譯,對政-治的事情更是一竅不通!”

    “不想幫我工作也沒有必要這樣來抵毀自己吧?”伊森忽而轉過了身,眸光落於她精緻的小臉上,那碧藍的瞳仁裏,一片亮光耀眼:“你可是我見過少數幾個特別有耐-xing,懂得如何周-旋在男人之間的女人!”

    他指尖輕輕一晃,酒杯裏的鮮紅液體便蕩-漾出圈圈漣漪。

    看着他一步一個腳步靠近,俞秋織蹙緊了眉,欲往後方退去。

    可惜,房門把也給擋住了。

    伊森很快便近在咫尺,他指尖猛地挑起她的顎骨,那雙如同海洋一般深遠的藍瞳,璀璨若鑽:“俞秋織,我是真的欣賞你!”

    他的欣賞,是不同尋常的毒!

    俞秋織心臟抑止不住抽搐,一遍又一遍。

    不同與對千乘默突然時候的那種悸動,也異於對江衡關懷時候的那種感動,只是一種難以言喻到底是何種感覺的觸動!

    “你心跳得真快。”伊森的眸光,順着她的她頸-窩慢慢地往下移,視線定格在她那劇烈起伏着的胸-膛上面,嘴角一抹笑意淡薄冷涼。

    不是以男人看女人的那種目光,只是僅僅用一種獵人鎖定獵物的那種陰戾之光。

    他想射殺她!

    “殿下的魅力不同於常人,像我這等人自是望而卻步了。”縱是緊咬着牙關,俞秋織的聲音還是無法不顫悠,連帶着小臉那抹再如何努力也掩飾不住的恐懼把她整個人都出賣了。

    “這張小嘴永遠都是這麼不服輸!”伊森的指尖輕輕撫過她的脣線,眼底流光四散。

    俞秋織忽然覺得有些悶熱,後背香汗淋漓,那額頭柔-嫩的肌膚,也沁出了大量細細密密的汗珠兒,在燈光的映襯下,顯得尤其光亮,把她整張臉都點綴得純粹美麗。她緊抿着脣,那驚乍的模樣便顯得有點小可愛,如同聖潔的蓮,讓人不忍染指!

    伊森的手,卻沿着她的頰際滑過,輕撫過她的俏臉,搭上了她的肩膀。

    “你想做什麼?”雖然不掙扎,可俞秋織卻冷眼看他。

    “呵呵,你說呢?”伊森頭顱沿着她靠近,貼向她耳際,聲音*而略帶低啞:“男人與女人單獨共處一室的時候,還有做什麼?”

    “你不會那樣做!”俞秋織一咬下脣,任由着他指尖順着自己的衣肩位置輕輕挑去,身子紋絲不動:“殿下,你絕對不會那樣做的!”

    這樣的話,好像在說給伊森聽,但好像更多的是……其實是想安慰她自己!

    伊森低淡的笑聲便從她的耳畔劃過,輕輕的,柔柔的,好像飄忽的風,似有若無:“是嗎?要試試?”

    他的指尖,拂過了她身前。

    明明是隔着衣衫,但他粗礪的指尖好像也觸碰着了她的胸-房,讓她渾身一震,原本握在指縫間的那些文件,“嗖”地落了地。

    後面傳入耳孔的便是那男人低低的輕笑聲音:“嘖嘖,有感覺啊?莫不是你真像新聞播報的那樣,喜歡用這種方式來引-誘不同的男人?”

    “殿下豈會不知,這只是一個人被另一個人碰觸時候的正常反應?”被他戳着了痛處,俞秋織心裏一絞,驀然便擡起臉,看着伊森冷淡道:“而你,明明那麼厭惡着碰我,卻還要這樣勉強自己,你真可悲!”

    許是她的話語太過直接,以致於伊森的臉色驟然一沉。他長臂往前一伸,指尖揪緊了女子那散落肩膀的髮絲,冷凝地道:“你說誰可悲?”

    “誰覺得憤怒便是誰可悲!”俞秋織毫不嘴軟地輕哼出聲。

    然則,她心裏卻明白他們其實是同樣的可悲!

    伊森是以想要毀了她的目的把她困頓在身邊的,他這樣的做法苦了別人也苦了他自己。要知道,每天都面對着讓自己覺得痛苦的人那種滋味有多難受,就像以往在雅苑居時候對着千乘剛——

    所以,此刻她覺得自己其實是懂伊森的!

    他對她,是恨不得除之而後快的啊!

    “俞秋織,你想死嗎?”指尖使力狠狠一扯,伊森的臉色相當陰沉駭人:“想死的話,我可以成全你!”

    男人在憤怒的時候都喜歡說這句話嗎?

    忽然想起了千乘默,那個男人在惱怒着想要折騰她的時候,通常是會抓她的頭髮以及在言語上對她進行一些侮-辱。當然,還會詢問她是不是想死這件事。

    “在這個世界上,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是像我這種對生命有着熱切渴求的人呢?”俞秋織脣線一彎,精緻的小臉積聚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我跟殿下不同,從來都不曾活在高高在上的位置裏。我懂得什麼叫做人間疾苦,識得依靠自己的能力去尋找生存的機會。而你,明明擁有得天獨厚的背景,卻偏生喜歡折騰人。這樣的你,難道活得不累嗎?能享受幸福而惡意拋棄它,還對這個世界充滿了仇恨,這樣的你,難道不可悲嗎?”

    她的言語,不急不緩,音調適中,好像在訴說着一些往事憶記,悠悠的,卻自成一股魅力。

    伊森眼底的暴戾便越發濃郁。

    這樣鎮定自若的她,與剛纔進入這個房間時候那驚懼的模樣有些不同,之前他只看到了她的隱忍與沉默,倒沒有注意到她竟然如此的人伶牙俐齒!如今再深層一步觀察,她成爲了別人相中的對象,果然是因爲她實力擺在那裏。

    與上次在宴會裏對她刮目相看感覺不同的是,這次他還發覺了一件有趣的事。

    她的虛僞。

    單獨面對他時,她總是不自在。但是,她卻喜歡用她那外表的堅強來映掩一切。這樣的僞裝,讓她的一些優點得到了明顯的發揮。而她這種實力,倘若得到一些歷練以後成長,必然能夠把她造就成爲一個出色的人!

    他的手,很快便放鬆揪着她髮絲,指尖勾起她的下巴,忽然淡淡一笑,溫聲道:“我再如何可悲,也還不如你!”

    “你想做什麼?”看到他脣邊劃過那高深莫測的笑意,俞秋織眉尖緊擰,下意識地想蜷縮着身子扭臉避開他。

    這樣的他,太過可怕了,好像要把她整個人都廝殺成碎片一樣!

    “俞秋織!”伊森的兩隻手指夾-緊俞秋織的下巴,腰身緩慢傾下,手裏握着的酒杯一傾,任由着那些酒液悉數淋在她的衣衫上。看着女子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她,他那藍瞳直逼她清亮的眼珠子:“我說你比我更加可悲是因爲,在你看來那麼可悲的我,現在要毀了你!”

    他話音未落,薄薄的脣,便傾刻沿着她嘴角親吻了下去。

    原本的強作鎮定面貌終於被男人的動作擊潰,俞秋織大驚失色,小手握成拳頭便往着伊森的胸-膛拼命地襲打過去:“放開……嗯——”

    #已屏蔽#

    任憑她的小手再如何使力想抗拒,都終無法避開男人霸道的動作。他很快便把她推倒在地,高大的身子迅捷地壓下來,以不容抗拒的姿勢,把她整個人制住。

    俞秋織心裏一片滄涼,看着男人那近在咫尺的俊美臉龐,把心一橫,便用力狠狠地咬住了他的下脣。

    甜腥的味道,是融合了他與她的血液,順着他們的嘴角滑過,在彼此的膚色上沾染了絢麗的色彩。

    被她張嘴咬破下脣,伊森的眼瞳倏地沉暗,那冰涼的眸子緩慢收縮,脣邊那惡魔般的冷笑,一閃而逝。

    下一刻,他的手,便“嘶”的一聲扯碎了她身上的衣衫。

    “不要!”俞秋織踢着腿,試圖做最後的掙扎。

    “在這裏,輪不到你說不要!”伊森聲音清冷,指尖,粗-暴地往她腹下移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