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26.情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26.情人字體大小: A+
     

    歐陽錦驚歎於這段時間千乘二公子對他所屬醫院的造訪頻率,不過這次他不敢有任何的微詞,只因那個男人的臉色相當難看,那雙幾乎要殺人的眼睛,令對他了解頗深的他也有些驚懼。

    千乘默這人平日喜怒並不愛形於色,是個城府相當深的人,不過這刻他眉眼裏那映掩不住的火氣格外明顯。而看到他懷裏抱着那奄奄一息的女子以後,他便立即大抵明白了當中緣由!

    想來,這個世界上也恐怕只有這個女子才讓他把原本反覆的xing-情發揮到極致吧!

    平日裏他太過會隱匿自己,卻因爲與俞秋織的碰撞而產生了化學反應,時常有火花擦出。

    這算不算是一個好現象呢?

    畢竟,俞秋織不是他那個世界的人。而且,若他們真的有什麼,那陶翦瞳又當如何是好?如果陷入了三角戀當中,只怕俞秋織會變成最無辜的那一個。最後,受傷的可能也只會是她了!

    “你木頭嗎?”把女子放到手術推車上,卻見歐陽錦呆滯在一旁緊盯着自己,千乘默微惱,斥道:“還不快點看看她到底怎麼樣了?”

    歐陽錦深深看他一眼,轉身便快速跟上推俞秋織進入急救室的護士。

    千乘默手臂往着牆壁狠狠揮了過去,眉眼裏盡顯陰沉。

    唐劍立在他身側,對他此刻情緒稍微的失控眉頭深鎖。

    一個人若被情緒掌控,絕對不是件好事!

    如今,他的主子正陷入了這樣的境況裏。他是不是得給他個提醒,讓他不要再對着俞秋織執迷不悟?可是,主子從來都不會聽任何人的勸告,他想說,也必不被他接受吧!

    想到這裏,他的眉頭緊緊皺在了一起。

    **********

    歐陽錦掀開急救室垂簾踏步出來時,千乘默霍然從座椅上站了起身。

    “不是什麼太重要的傷,應該是因爲被困電梯才一時窒息昏迷過去!”歐陽錦神色頗爲平靜,淡淡地看着他道:“我想她手臂跟口舌裏的傷可能更加嚴重,那些是怎麼造成的,我想你心知肚明吧!”

    “你怎麼知道……”千乘默言語至此,立即便閉了嘴,眼底有抹凜然光芒折射出來:“你到底都做了些什麼檢查?脫她衣服了嗎?混蛋,誰讓你那麼做的?”

    他說到這裏,直接便伸手揪扯起歐陽錦的衣衫,冷眼逼視着他。

    看着他那陰沉的神色,歐陽錦眉宇一擡,伸手便推開他:“你這不廢話嗎?她昏迷了,難不成我什麼都不做就可以斷定她是否有沒有事?而且,那些傷估計都是你自己弄出來的,怪誰啊?”

    千乘默被他吼了一頓,不由自主地低下頭,看到自己那髒兮兮的凌亂衣物,一聲低哼:“s.hit!”

    “想不到我們的默少也有這麼一天!”歐陽錦視線掠過他,垂着眼皮:“我看她臉色很差,最近你都被你*地狂-虐了吧?如果你再繼續這樣,恐怕她的日子也不會太長了吧!不過,我想默少你不會介意別人的,只要順着你自己的意思便好了!”

    千乘默相當不喜歡他那加重話音的“狂-虐”二字!

    那令他心裏不太舒服,畢竟歐陽錦一句話便說中了他此刻的心情。

    不是後悔,而是覺得事情的發展並沒有在他所掌控的範圍內,有點可惜!

    “少給我廢話!”他冷下臉,眸色如墨:“她到底怎麼樣?”

    “我看她這段日子身體太過虛了,休息也不夠,而且還受了傷,所以纔會昏倒的。好好照顧的話,兩三天便可以恢復了!”看着他難得抓狂的模樣,歐陽錦也頗爲謹慎地儘量不去惹惱他:“不過現在,倒是你可以先消一消那緊繃的情緒纔是!”

    “什麼時候時候會帶她走?”千乘默關心的只有這個。

    “觀察一個晚上吧!”歐陽錦卻不讓他如願趕緊離開醫院,道:“先要觀察一下她的具體情況如何纔好,否則只怕會傷得更加嚴重了。”

    千乘默的視線便往着唐劍瞥了過去,後者立即點頭,退開去辦事。

    “默少,我知道你早便已經練出了鐵石心腸的本事,但你得看看你戲弄的對象能不能承受得了你的折磨纔是。”歐陽錦一聲嘆息,皺緊眉頭:“要是再繼續這樣下去,她遲早會崩潰的。我勸你,最好不要把她逼得過甚,那樣對她可沒有什麼好處的。”

    千乘默眸子一眯,陰冷的聲音出了口:“給我說清楚一點!”

    歐陽錦深深地凝視了他數秒,才幽幽開口:“我的意思是……有時候,心裏抑壓着的傷害漸漸疊加起來形成巨大打擊時,比身體上的傷,更容易把人給打跨!”

    那個女子,如今便身陷這樣的處境中!

    他的話,令千乘默清俊的眉眼,瞬時凝固了一層冷漠的寒冰。

    俞秋織麼?

    她那種女人,那麼喜歡勾三搭四的,怎麼可能會那麼輕易被擊倒?

    “默少,俞秋織……估計並不像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樣。”歐陽錦的手掌,驟然往着千乘默的肩膀輕輕地拍了一下:“有時候,你該多用點心去感受。否則,你怎麼知道她真正的心情是什麼呢?”

    “行了,不用你跟我說教!”千乘默推了他的手,冷漠地道:“歐陽,無論我怎麼想俞秋織都無所謂。但有一點你給我記住,她是我的女人!要怎麼做,我比你更加清楚,不需要你在這裏窮擔心的。”

    無論對誰,他都會這樣審判!

    而除了他以外的任何其他人,都不可能否定得了這個事兒!

    歐陽錦皺緊了眉,倒沒有再多言。

    當局者迷,有時候就像是千乘默此刻的表現!

    不過,假以時日,他一定會看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只是到了那時,那個女子還會一如既往守在他身邊嗎?

    只有老天才知道吧!

    ***********

    腦子沉沉的,腰際也如是——

    頭顱有一陣陣輕微的疼痛在身子散開,俞秋織纖-細的指尖沿着額際往上移,努力地撐開了眼皮。

    “醒了?”男人輕淡的聲音從耳畔掠過,如同春風柔和。

    心裏“咯噔”一跳,俞秋織指尖一揪被單,身子瞬時緊繃起來。

    明明好像一整晚都有聞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清新味道,可她卻還是睡得那麼安然,一直都不願意醒過來。

    可是,天亮了,她最終還是選擇面對現實!

    “二少爺,你不該睡在這裏。”她肩膀微微一縮,想盡量地拉開與男子的距離:“委屈你了!”

    她的疏冷令千乘默眉宇一蹙。

    環在她腰際的手猛地使力把她一帶,讓她完全地陷入自己的懷裏,千乘默掌心壓住她的後腦勺往自己的胸-膛靠過來,道:“生氣了?”

    “傭人是沒有資格生主人氣的。”許是她下齒去咬舌頭時候太過狠了,以致於傷口到了如今還在麻痛,所以俞秋織道出來的話語明顯有些咬字不清:“況且,我也沒有要生氣的資本,不是嗎?”

    “俞秋織。”千乘默勾起她的下巴,深邃的瞳仁凝視着她:“你現在並不僅僅只是傭人。”

    俞秋織不解地蹙眉。

    千乘默一笑,舌尖吮過她的耳垂,言語輕柔而儂情:“現在,我們是情-人!你現在,不需要再想那麼多了,好好養傷就是了。”

    他說的是“我們是情-人”而非“她是他的情-人”!

    俞秋織的心,因他這樣簡單的幾個字而一陣悸動,其他的,她都沒有聽入耳朵裏。

    除了臂膊與舌頭的傷,俞秋織身子其他地方並無大礙,是以當天下午千乘默便親自把她從醫院接走了。

    因爲咬字不清,加之心淡的緣故,俞秋織鮮少說話,是以回淮南城的路途裏,車廂內一片沉靜。直到,千乘默猛地一踩剎車爲止——

    視線瞟過十字路口前沿那交通指示燈上亮起的鮮紅色澤,俞秋織指尖拂過髮絲,注意力很快便被交叉口中心位置設立的那扇大屏幕吸引去所有的注意力!

    上面,正播放着千乘默摟抱着她走出雲來酒店門口的圖像——

    “那是什麼?”她一驚,原本慵懶靠着座椅的身子猛地繃緊,失聲道:“怎麼會有那些報道?”

    “沒必要這麼驚訝。”千乘默斜視着瞟她一眼,淡而無味:“娛樂八卦而已!”

    豈止是娛樂八卦那麼簡單?

    畢竟,那些報道討論的不僅僅是他護送她的事兒,還把之前她狼狽模樣的照片也給翻了出來播放着。那主持人的口才相當了得,天花亂墜地捏造着一些不符的事實:據記者瞭解,這位叫俞秋織的女子是名滿全球的雲來酒店的其中一名員工,有人猜測她是爲了炒作才譴人故意拍下自己衣不蔽體的照片。我們記者也特別去採訪過雲來酒店的某些同事,他們都說俞秋織的確是靠着出賣自己的身體才上位的——

    就算再如何淡薄,面對這樣的人身攻擊,俞秋織還是忍不住有些惱怒。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