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25.走?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25.走?瞧字體大小: A+
     

    臂膊被千乘默踢着是俞秋織欺身去推江衡的時候便已經料到的,只是疼痛卻並不像預期的那樣深刻。即便這樣,她的身子還是慣-xing地前往衝了出去,眼前着額頭便要與牆壁來個轟轟烈烈的親吻——

    江衡的動作迅捷,長臂一撈她的纖-腰,把她往着自己懷裏帶去。

    只是,不過半秒時間,另一人便已經插足進來。他大掌握住女子的肩膀用力一揪,下一刻那女子便已經跌入他懷裏。

    “疼……”低低的嗚咽聲音從俞秋織的脣瓣吐出,連帶着她的身子也微微顫抖着,抑止不住!

    “疼?”頭頂有冷哼傳出,男人指尖遽地收緊,咬牙切齒道:“你tmd也知道疼啊?”

    明明知道他與江衡的對決有多麼的狠辣,竟也敢以她那纖-細不堪的身子去擋自己那一腳!若不是他眉眼察看到她身子異動之時立即便收了勢,現在興許她可以去閻羅王那裏報道了!

    要知道,他這一腳踢出去,便是江衡,也極有可能當場吐血,更遑提是她這瘦弱的身子骨了。

    她竟然爲了江衡而以身試險,這讓他如何能夠不惱怒?

    因此,他的手掌,恰恰地惡意握住了她被他踢着的臂膊,力量之大,甚至連他自個兒也覺得有點心寒。

    俞秋織秀眉緊緊地蹙着,心裏苦澀之極。

    他沒有直接踢死她,卻快要把她的手臂都給捏斷了……想來,他給她一腳的話可能還痛快點,現在簡直就是凌遲處死——

    額頭沁滿了汗珠,她氣息粗喘,蜷縮着肩膀,身子繃得死緊,凝視着男人的眼睛裏散發出一層層悲涼的光影。

    在女子被千乘默拉遠時刻,江衡濃眉便已經絞結。此刻看到她因爲男人的粗-暴對待而疼痛到臉青脣白,他大掌便迅捷往着一伸,往着千乘默狠狠箍着俞秋織臂膊那手腕位置用力扣下去,冷聲道:“千乘默,放開她!”

    “你以爲你是誰?你說放我便要放了嗎?”千乘默冷漠地凝視着他,眸子裏積聚着一抹輕蔑之色:“你明知她是我的女人,竟然還敢跟她勾-搭上,當我死人嗎?”

    “她是你的女人但不是你的奴隸!”江衡指尖力量倏地增大。

    千乘默卻只是冷笑,甚至連眉峯都沒動一下:“你信不信,我會把你的力量加大幾倍加諸在她身上?”

    江衡臉色微變,眸子觸及他眼底那抹陰沉冷漠的光芒以後,一咬牙,大掌便放鬆了。

    “看來你在雲來酒店的姘-頭比我想像中還要多啊!”緊握着女子臂膊的指尖驟然放鬆,看着那女子身子癱軟着靠入自己懷裏,千乘默撇了一下脣:“不管你以前或往後如何yin-蕩,如今卻要記住,你只是我的!”

    如同宣告的霸道話語在窄小的空間回落時,他的指尖遽地捏住了女子的顎骨,擡起她的小臉,傾身便覆上了她的脣。

    俞秋織早便因爲疼痛而失去力量,此刻只能夠任由着他爲所欲爲!

    指尖狠狠一壓她下巴,在她吃痛微啓脣瓣之時,千乘默靈活的長舌快速探入了她的嘴裏,咬住了她那還帶着甜腥味道的小舌尖。

    被他齒排狠狠刮過舌頭的裂口,俞秋織疼得差點沒暈眩過去。她只能夠虛弱地靠入男人有力的臂膊裏,完全放棄了掙扎。

    千乘默卻越發張狂地加深了這個吻,完全無視這個空間裏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

    江衡垂在腿-側的手緊握成拳,眸底閃爍出來的光芒明暗交錯。

    若不是早便已經練就出超人的自控能力,他這個時候必然會再度向千乘默出手——

    可是,他知道現在還不能!

    因爲,他很明白此刻她的處境,若他與千乘默再動手,吃虧的不會是他或他,只會是她!

    他再也不願意看到誠如方纔的情景。

    如她那樣孱弱的女子竟然捨身救他,這讓他如何能不驚怕?

    她是連命都豁出去了的,他不能夠再讓她冒險!

    **********

    靜默主宰了這個密封的空間,電梯內,儼然能夠聞到死寂般的氣息。

    俞秋織呼吸變得急速,身上的冷汗越冒越多。

    不僅因爲方纔男人惡霸的索吻,更多的是她這段日子積聚起來的問題。

    她的身子很虛弱,昨夜基本沒有休息,方纔在會議室被千乘默惡意的戲-弄,在這裏被他踢了一腳後又*地幾乎捏斷她手臂的種種行爲所致,她是真的疲憊不堪了。如今,縱是千乘默的長臂緊箍住她的腰-身穩住了她的身子,她還是覺得分外難受。

    胸-膛那股窒息感讓她的五臟六腑都生疼——

    “俞秋織,你怎麼了?”感覺到她的身子開始不斷地顫抖起來,千乘默濃眉一沉,眸光膠住她香汗淋漓的小臉,道:“爲什麼抖得這麼厲害?”

    “我……”舌尖麻痛,她被水霧縈繞着的眼眶凝聚着迷茫的淡光,想說些什麼,卻只剩下努力的份兒。

    “她不對勁!”江衡迅速靠近,立即脫下了外套往地面一鋪:“先讓她躺下來。”

    看着女子蒼白無比的小臉泛着若隱若現的鐵青,千乘默急切扶她躺了下去。

    俞秋織十指屈着握成拳,眼皮開始打架——

    “俞秋織,不要睡!”千乘默掌心往着她的臉頰拍了幾下,看着女子哆嗦着脣瓣不理會她,心裏大怒,擡頭便瞪向江衡發飈:“shit!你們酒店的技術員是不是吃屎的,連個電梯都修不好!”

    “先把她鈕釦解開兩顆。”江衡也不與他置氣,冷靜地提醒:“我們必須要自己想辦法。”

    他轉過身,掌心往着電梯大門便狠狠地拍了兩下。

    千乘默冷漠掃他一眼,傾身去爲俞秋織解了襯衣的兩顆鈕釦兒:“俞秋織,你就算死也不準睡,知道嗎?”

    女子勉力撐着眼皮看他一眼,那清亮的瞳眸,如同霧裏看花——

    千乘默眉心淺淺一皺,指尖溫柔地劃過她的小臉,沿着她的胸-口位置輕輕地順下去,聲音似乎也和緩了許多:“想想你弟弟,堅持下去!”

    俞秋織慢慢地眨了一下眼,原本急劇起伏着的胸-膛便因他那慢慢撫-弄的動作而平復了許多。

    “只怕她撐不了多久,我們要把門推開!”江衡的話語忽然插了進來:“過來幫我一下!”

    “你等我。”千乘默收回了手,對俞秋織摞下話語後,側眸凝了江衡一眼,站了起身。

    他們這一生中,都很少遇到被困電梯這種倒黴的事情。往時便是被困,也都只是從容不迫地恣意等待着援救的人把他們迎出去的,但這一次不同,他們一定要在最短時間內送那個女子出去。

    ***********

    “啊?江總監,默少……”站在長廊位置保安看到電梯大門教人推開,吃驚地奔了過來。

    兩個男人的衣衫也都被弄髒,卻竟無損他們那高貴的氣質,那氣場之大,令上面的圍堵着的一衆人都吃驚不已!

    千乘默沒理會他們,第一時間轉過身去扶地板上躺着那女子。

    “還愣着做什麼,馬上叫救護車!”江衡冷眼掃了那保安一眼,身子按壓着地板便往使力輕輕一躍,身子便跳了上去。

    隨後,傾身便欲去接千乘默抱過來那女子。

    千乘默擡眉淡淡瞥他一眼,但見他眸子只凝向自己懷裏的女子,瞳仁不免微縮。

    “你總不想她沒命吧?”江衡沉下臉,聲音有些冷。

    “她是我的!”把俞秋織遞給他時候,千乘默霸道的宣佈。

    江衡只冷笑一聲,不語,接過了女子。

    這是他們不得不退步的合作!

    人是交了出去,但千乘默卻也飛躍跳了上去,掌心壓住了欲要去抱俞秋織的江衡,把女子往自己的懷裏拉去。

    “外面有很多記者!”看着他橫抱起已經陷入了昏迷中的俞秋織,江衡濃眉稍微蹙了一下。

    “那又如何?”千乘默撇了一下脣:“我要的便是這種效果!”

    江衡臉色微微一變。

    千乘默卻已摟抱着女子大步流星走往另一座電梯!

    江衡並沒有跟上去,只目送着那扇電梯大門把他們的身影隔離,瞳仁裏,積聚了一抹黯然的陰霾色彩。

    “她在你心裏便如此重要麼?”背後,有淡淡的聲音傳來:“到底是爲了什麼?”

    “我的事,不用你管。”便是不看,江衡也知道那人是誰。

    “挺有意思的嘛,你竟然有心思去關心一個被千乘默拿捏在手心裏隨時都褻-玩的小情-人。”

    “伊森!”江衡霍然轉身,冷冷地盯着他:“你再多嘴一句,信不信我從此便讓你被逐出荷蘭皇族?”

    伊森的神色瞬時冷沉下去:“江衡,你這是爲她而威脅我嗎?”

    “是又如何?”

    “呵呵!”聽着他毫不猶豫的應答,伊森淡笑兩聲,眸中染出一絲狠戾的光芒:“我會如何,你很快便能夠見識到!”

    “我警告你,別碰她!”江衡手心揪住欲要轉身離開的伊森,冷冷道:“這一次,我絕不是與你開玩笑的!”

    “我也不是。”伊森撇嘴:“咱們不妨走着瞧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