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22.惡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22.惡魔字體大小: A+
     

    “你們要做什麼?”她蹙眉,腳步緩慢往後退。

    那幾名戴着黑色墨鏡的男子沒說話,只側過身擋去了某些往來於長廊周遭的雲來酒店職員的視線。

    安德魯踏步走到俞秋織面前,對她恭敬地傾下身,淡淡道:“俞小姐,我們殿下有請!”

    “我還有資料要拿……”

    “殿下說,會一直等俞小姐!”

    簡直就是不可理喻的無聲威脅,便因爲身份特別就這樣霸着一輛電梯,這哪裏一國儲君該有的表現?

    知道自己逃離不掉,俞秋織只好甩了一下衣袖,轉身走進了電梯。

    伊森眸光淡淡瞥一眼在外面爲他們按鍵關門的安德魯,後者接觸到他的視線,立即便點頭會意。

    俞秋織背向着安德魯,又因爲故意扭開臉不看伊森,自是沒有發現他們之間的眼神交往。

    電梯門“吱”的一聲闔合,她身子立即便有些僵。她雙眸立即凝向伊森,不解道:“殿下,你的侍衛——”

    “他們很懂得審時度勢的。”一抹淡薄的笑容凝固在伊森俊美的臉上,他原本半靠着牆壁的身子慢慢站直,往着女子所在的方位踏步過去。

    “你什麼意思?”俞秋織一驚,急速往後退步。

    然後,她很悲哀地發覺自己壓根就無路可退!

    後背貼緊了牆壁,看着那越發靠近的高大身影,她呼吸有些急促,脫口便輕斥道:“殿下,你想做什麼?”

    看着她如同受驚小兔般無措的樣子,伊森嘴脣一撇,眼底涌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光芒:“秋織,你在害怕什麼呢?”

    害怕——

    沒錯,他用的這個動詞很是恰當地形容了她對他的感覺。

    俞秋織咬咬牙,強作鎮定地擡眸與男人對視:“殿下真愛說笑,我與殿下無緣無仇,怎麼會害怕殿下呢?我對殿下不過是有幾分景仰之情罷了,畢竟殿下身份尊貴,我……”

    “那種虛僞的言語從你的小嘴裏說出來,比一般人講出來的可要動聽許多呵!”高大的身子已經完全把女子籠罩在自己的陰影之下,伊森淡聲打斷了俞秋織的話語,雙臂分別展開着,掌心繞過了俞秋織搭上了牆壁,把她困頓在窄小的角落裏。

    俞秋織但覺呼吸困難,眉尖不免蹙緊,卻不敢擡眸與男人目光交接。她蜷縮着肩膀,手裏抱着的文件抵在胸前,眼角餘光正巧瞄到電梯按鍵的位置,這才悲哀地發現,進門以來,她與伊森誰都沒有去按樓層數字,以致於此刻電梯竟是完全沒有動過的。她伸出指尖便欲往電梯按鍵點下去,卻教伊森阻了。

    “殿下,我們的會議要遲到了!”忍不住擡眸瞪他一眼,俞秋織嘴角的笑容格外勉強:“在電梯裏呆久對身體也不好。”

    “多呆一陣子不會死的。”伊森皮笑肉不肉地凝視着她,碧藍的眸底凝斂着意味深長的光芒:“而且,如果真的跟你這種小美人抱着死在一起,我心甘情願!”

    他的臂膊,在話語不曾落下時刻,便已經探過來抱住了俞秋織的肩膀。

    俞秋織大驚,急速扭擺着肩膀避他。

    伊森的力量卻遠比她想像中要大許多,他的禁錮強而有力,任憑她如何掙扎,都完全沒有能夠辦法脫離他的控制。

    俞秋織惱怒,快速擡起眼皮,視線掃向男人,冷聲道:“殿下,你這是做什麼?請你自重!”

    “每天在我面前裝自重的人太多,所以我討厭自重!”伊森咧脣一笑,眼底流光成丈。

    他那雪-白的牙齒其實很漂亮,然則在俞秋織此刻看來卻是一種陰森森的恐怖感覺。

    他的笑,太過親切溫和了。

    一副他從來都不曾動過對付她心思的模樣!

    她不是笨蛋,早便明白伊森對她有敵意。明明忌諱她,卻故意接近,這個男人必然有她所不知道的某些明確目的!

    “殿下,到底我是哪裏得罪你了,爲何你要如此針對我?”既然逃避不了,俞秋織便只好選擇去面對。她仰起臉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咬牙道:“是關於酒店的服務還是我工作有什麼疏忽讓你厭惡了嗎?如果你對我有任何不滿,只要說出來,我都可以想辦法改進的……”

    “沒有!”伊森搖晃了一下頭顱,指尖軌撫着她束在後腰位置的柔-軟髮絲,笑容裏透露着一絲*情緒:“我不過只是單純地欣賞你,想跟你在一起而已!”

    “不!”俞秋織防備地看着他:“殿下,你很聰明,但我也不是傻子!”

    “哦?”伊森饒有興趣地挑起眉。

    “第一次碰上殿下的時候,我們明明不認識彼此,你卻跟江總監說我助你逃跑,想必是爲了讓江總監對我產生厭惡感覺吧?後來在宴會裏,你說欣賞我,不過是想我成爲衆人敵視的對象罷了。所以,我纔會遭人暗算摔倒的。”俞秋織自嘲一笑,不疾不徐地把自己所能夠想像得到的事情都一一道了出來:“還有,上次我差點摔死的時候,你伸手推了一下段紫熒的後背讓她衝向江總監,便只是爲了擋住江總監過來救我吧?”

    聽着她冷靜的分析,伊森脣邊的笑容漸漸收斂了去。

    俞秋織卻堅定地看着他:“殿下,我說得沒錯吧?”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殿下是恨不得我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吧?”她稍微停頓了片刻,幽幽道:“可無論我怎麼回想,都沒有辦法想像出來,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你什麼都沒有做錯,不過是有些人做錯了,因此他所創造的那些罪孽便必須要由你來承擔而已!”伊森倒也不再隱瞞,落落大方地承認了:“俞秋織,你命大,一次接一次地逃離險境,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啊!我以爲,上次張玉可以把你搞定的!”

    “她所做的事情……是你安排的?”聽到他那般話語,俞秋織眉心一揚,聲音也帶了顫抖。

    這個男人,爲了毀她,果真是任何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伊森只是冷笑,藍色的瞳眸深沉而冷寒:“通常對付那些不夠資格的人,不必我出手,安德魯便能夠把一切搞定。”

    聽着他這樣的言語,俞秋織也不知道自己是該喜或憂!

    所以,張玉的事情並非他所主導,那麼在雲來酒店宴會的時候,張家二小姐踹她的事情也不是他所主使的了?

    “你是爲了撇清那些事情與你沒有關係纔會說這些話的嗎?”她心裏隱隱透着不安,低聲詢問:“殿下,請你把實情告訴我,便是要我死,也得讓我死個明白吧?”

    “你就這麼想死?”伊森難得地拉下了臉,低哼道:“想死的話,自殺是最好的辦法!”

    “就算我想活,你會給我這個機會嗎?”俞秋織扯脣一笑,嘲弄道:“就是現在,你要把我弄死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若真對她動手,那麼便好像是踩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吧?

    畢竟,作爲一國儲君,她相信他沒有任何事情是做不出來的!政界的人,必須要夠狠夠絕!

    “的確可以!”伊森修-長的手指,忽然沿着她的顎骨輕輕一捏,脣邊逸出的笑容,淡薄冷涼:“但現在並不是時候!”

    俞秋織迷茫地看着他。

    伊森指尖順着她頸窩滑下去,直抵着觸及她精緻的蝴蝶鎖骨緩慢地輕輕點了幾下,凝視着女子瞬時漲紅的臉頰,笑得相當愜意:“知道嗎?比起直接射殺獵物,獵人其實更喜歡跟它們慢慢地玩!”

    瘋子!

    比起只是偶爾抽瘋的千乘默,這個男人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當然,這樣的字眼自然不會從俞秋織嘴裏對他吐露出來。

    她想,在太過優越的環境裏成長起來的男人都總是這樣認爲他們自己是不可一世的。他們從來都不會想理會別人是否會因爲他們這樣瘋狂的舉動而害怕,就算造成了別人的負擔,他們也不會覺得那是他們的錯——

    事實上,他們的做的一切卻都給別人帶來了很多不必要或者是極端的傷害。

    損人不利己!

    “秋織啊,你現在很恨我吧?”伊森挑眉,修-長的手指,竟緩緩地往着她的衣領入口輕輕地往下一滑。

    “我不恨你!”身子僵硬,俞秋織咬着牙,冷冷地看着男人,卻並不出手制止。

    “不避開嗎?”伊森低笑兩聲。

    “能避開嗎?”俞秋織不答反問。

    “呵呵!”伊森便笑,看起來笑意燦爛,但實則上,眼底隱匿着一層陰森:“果然不愧是被某些人看中的人,真不賴!”

    俞秋織眸底閃過一絲疑慮,完全困惑於男人的言辭。

    伊森頭顱微微往下一偏,臉頰靠近她,舌尖竟已經探了出來,輕輕地沿着她的鼻尖吻了一下。

    俞秋織的手便握住了他的手腕,欲去阻止他那的手指繼續作惡。

    也便在此刻,電梯大門“吱”的一聲敞開了。

    俞秋織身子一顫,立即伸手便去推開他。

    那個剎那,她看到了伊森凝視着她的眉眼裏有一絲促狹的惡魔笑容。

    於是,她以最快的速度轉過了身。

    視線接觸到駐足於電梯門外男人眼底散發出來的幽冷光芒以後,她整個身子都迅速僵直。

    她上當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