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12.麻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12.麻木字體大小: A+
     

    在千乘剛解除束縛的這一刻,俞秋織精神遽然一振。她猛地使力往着前方移動身子,腳尖踢倒了花圃邊沿的一個盆栽。

    “砰——”

    盆栽不大,被她的力量踹着,應聲落地,瞬時變成粉碎,那泥土在四周散開,連同着盛放得正豔的花兒也被壓損,在傾刻間便枯萎了!

    千乘剛急速彎下腰身壓制住女子的雙-腿,冷哼道:“臭丫頭,真不聽話,一秒不盯着你都想作怪!”

    “嗯……”俞秋織緊擰着眉,拼命蹬着小腿往男人踢去。

    “你以爲現在會有誰過來救你?這偏院裏哪個不看我臉色辦事?有人來,也就看着我怎麼幹你,我倒是不介意的!”千乘剛大掌掣肘住女子的纖細腿-腳,猛地用力扳開。

    看着他的身子往自己壓下來,俞秋織終還是絕望了。她雙瞳泛出的光芒變得黯然而空洞,是一種難以名狀的悲愴。

    千乘剛yin-笑兩聲,把自己的腫-熱對準女子那泛着血絲的乾澀入口便推去。

    “呼——”

    有一陣風聲急速劃過,一道暗影快捷地籠罩住了外面折射進來的淡淡光暈。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揪住了千乘剛的後衣領,把他往後一攥,緊握着的拳頭在他倒地的那個時刻驟然用力往他臉頰狠狠一砸!

    “嘭、嘭、嘭!”

    連續幾聲拳頭聲響在耳畔悠然回落,俞秋織僵硬的身子便漸漸軟倒下去。

    男人高大的身子站在眼前,接連襲打在千乘剛臉頰上的拳頭絲毫都沒有留情。拳拳到肉,讓千乘剛的嘴邊沁出了不少血絲,整個人也都被擊打得暈眩了去,癱倒在地完全動彈不得。

    看模樣,理應是暈倒過去了——

    那人轉了身,眸光聚焦到女子那張蒼白的小臉時刻,暗黑的瞳仁裏,一抹陰戾的怒氣迅速掠過。他快速脫了身上的西裝外套披在俞秋織身上,隨即扯開了塞在她跟裏的棉布,再解開綁着她手腕的繩子,才輕撫着她的臉頰,把她摟抱着護入了懷裏。

    眼裏泛着水潤的淚花,因爲強行抑壓着情緒而沒有讓它變成淚滴流淌下來,只是感受着男人身上傳來那股暖和的清新氣息,俞秋織雙肩卻越加顫抖,她用力拼命捂住自己哆嗦着的脣瓣,纔沒有低泣出聲。

    爲這樣的她而難受至極,千乘御指尖滑過她後背的發端,溫柔地低聲安慰道:“想哭就哭吧,不用怕,沒事了!”

    他不說這話還好,一說,俞秋織便再也忍不住低咽起來。

    遇到這種事,任憑是誰都定然會覺得委屈。只是,就算流淚,又能哭給誰看?

    “乖!”千乘御低頭,輕吻住她佈滿了晶瑩汗珠的前額,咬咬牙,把她抱了起來。

    經過那如死豬一般躺在旁側的千乘剛身邊時,他眉眼一冷,伸腳往他的腰腹位置狠狠砸過去一腳。那人的身子,便滑向了花圃邊沿,掉到了草地上。

    站在外沿的男子眉宇不着痕跡地皺了一下,看着抱着女子從花樹後方踏步走出來的千乘御,往後退了半步。

    “先進去幫她準備一套換洗的衣物。”千乘御冷淡吩咐:“讓人把他進屋。”

    “御少,這事你不宜……”

    “按我的意思去做!”千乘御沉下了臉,冷聲道:“此事暫時別外泄,我會親自跟二叔談。”

    “是!”看着他眉眼裏浮出從來都不曾有過的陰霾色彩,唐淵低下頭應了聲。

    他明白,千乘御已經打定主意要管這事了。

    即便對方是他的叔叔!

    只是,這樣一來,便定是要逆甄明惠的意願了。到時,他在千乘家的日子只怕會更加難過——

    **********

    “默少,到了。”唐劍踩了剎車,對男人報告以後踏步下去爲他們拉開了車門。

    “瞳瞳,進去吧!”千乘默似乎沒有意願下車,只淡淡瞟一眼陶翦瞳。

    回程路上陶翦瞳便想問他爲何把自己送回陶家的,只是鑑於唐劍在,所以還是忍住了,這時因應着男人的舉止,她終是開了口:“默,以前你一直都喜歡帶我回雅苑居的。”

    “就算我我去片場接你的事情被壓住,但在過去的半小時內,你我之間的關係已經算是公開的祕密了,瞳瞳,你覺得還有必要隱瞞下去嗎?”

    “那你爲何會親自到片場接我?”

    千乘默不語,那冷峻的眉宇卻輕蹙了一下。

    陶翦瞳心裏有些無奈,微微偏了臉:“我知道,你口上說不怪,其實心裏必是在怨我。”

    “瞳瞳,別亂想,只是我今晚沒辦法陪你而已。”千乘默掌心沿着女子的發端輕輕撫了一下,溫聲道:“乖,回去吧,令尊令堂必定在相等於你了。”

    “默,我們訂婚吧!”陶翦瞳纖細的小手迅速覆住了男人那即將從她肩膀滑下去的手背,熠熠清亮的眼睛緊盯着男人:“我們馬上就訂婚,然後選日子結婚好嗎?”

    千乘默濃眉淺淺上揚:“爲什麼突然有這種想法了?”

    “我害怕。”陶翦瞳手臂沿着男人的脖子一伸,把他摟抱住,聲音柔柔的:“默,我現在很不安,總覺得你隨時都會不要我……”

    “瞳瞳,你精神太緊張了。”千乘默輕拍了一下她的後腰,淡聲道:“必是我們關係的公開帶給你的壓力太大了,你放鬆一點……”

    “不是那樣的。”陶翦瞳搖頭,擡起漂亮的眼睛膠着男人那深邃的眼瞳,一字一頓道:“默,我不在乎外面的那些人是不是會說閒話了。謠言止於智者,我事業能夠成功是因爲我自己的努力換取的,並非靠任何關係不是嗎?我沒有必要去在乎他們的看法,所以現在我們關係的公開正巧是接近我們距離的一個機會。默,我們就按照你之前想的那樣先訂婚,一年後再結婚好了。”

    訂婚以後,他們的關係便能夠得到保障。她成爲他的未婚妻,卻依舊還是能夠在自己的事業上有建樹,不會有任何衝突的!

    凝視着她眸底那抹閃爍着的耀眼光芒,千乘默眸深似海。然則,他並沒有給予女子任何言語上的迴應。

    “默,你不想跟我訂婚了嗎?”沒等到男人的答語,陶翦瞳眉心一跳,嘴角的笑意漸漸斂去。

    “我最近忙於跟雲來酒店合作的事情,只怕沒有時間去處理這些。”千乘默把大手從她的纖細掌心裏抽了出來,十指交握着平擺於膝蓋位置,淡淡道:“這個計劃是大哥委託我做的,我不想令他失望。”

    陶翦瞳的眉眼一暗,清秀的小臉有些蒼白。

    若僅僅只是佈置訂婚宴會的事宜,壓根不需要他親自動手的,甚至……一點點的煩擾都不會帶給他。因爲,唐劍與凌霜必然會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他的工作忙碌,不過只是婉拒她的藉口罷?

    真可笑,當初他接二連三請求要跟她結婚的時候,她心高氣傲地不願意應答;如今倒好,她開始急,他卻不急了——

    上天果然是喜歡這樣捉弄人的!

    “瞳瞳,唐劍在等着你!”對女子的怔忡,千乘默淡聲提醒。

    “默,你已經不想跟我結婚了吧?”陶翦瞳慘然一笑,眼底有抹悲傷情緒流淌出來:“你是不是開始討厭我了?”

    千乘默蹙額,幽深的雙瞳盯着她:“瞳瞳,我說過,永遠都不可能會討厭你的。而你,也該保持着你本有的自信。那樣的你,纔是最迷人的。”

    “可是你對我的態度大不如前了。”

    “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很多,我們不是已經說好給彼此時間了嗎?”千乘默指尖輕輕捧起女子俏麗的臉頰,溫聲安慰道:“我知道你最近接了不少工作,我不想給你更多壓力。放輕鬆點,等我們都忙過這陣再坐下來好好商量。”

    他如今待她的態度倒是一如既往的溫柔,這點終是令陶翦瞳心安了不少。

    是她想多了嗎?

    一直都是千乘默在主動而她處於被動狀態,而現在突然她轉變了所以他纔會有些不適應。而說起工作的事情,他們近段日子的確是很忙——

    咬咬牙,她溫婉一笑,握着男人的手掌放置到自己的脣邊輕輕地吻了一下,嫣然道:“默,我聽你的。”

    往後,無論他想做什麼,她好好配合他便是了。

    以前是他包容她,往後她也要學會珍惜他!

    相信憑藉着他們經歷過的種種刻骨銘心以及彼此門當戶對的家世,她必能成爲他的新娘!

    **********

    “想問什麼就問吧!”

    回程上,男人視線凝着膝蓋放置着的資料上,悠然的話語卻回落於車廂內。

    唐劍眉宇輕揚,眸光從後視鏡裏瞟一眼後座的男人,淡聲道:“默少,你還在等她吧?”

    千乘默瞳眸一縮,臉頰驟然擡起。

    兩人的目光在鏡子裏面交接上,數秒後,唐劍率先移開了!

    那個女子,是任何人都不敢輕易在千乘默面前提起的,他今天似乎失職了。

    “對不起!”輕輕的致歉話語從脣瓣吐出,唐劍目不斜視地凝向前方的大道。

    “唐劍,你現在看事情可是越來越全面了。”千乘默執起膝蓋上的資料往着旁側位置一丟,聲音有絲冷然的殘酷:“是想給我什麼勸告嗎?”

    “屬下不敢。”唐劍話雖如此,態度卻是不卑不亢。

    他做人,也是有原則的。在千乘默面前,他能容忍一切,不過若那事情對這個主子不利,他自也會跟他提意見!

    不過,很多時候那人都根本不需要他提點便知曉該如何去做——

    千乘默後腰往着車子座椅緩慢地靠了過去,眸子往着車窗凝了出去,沒有再說話。

    唐劍的視線透過車子的後視鏡瞟向那散落在座椅上的資料。

    上面,有一張明豔動人的秀逸臉龐,女子面容精緻,膚若凝脂,最吸引人的,莫過於她脣畔那抹絢麗的笑容。

    她便如同天使一樣純粹而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媲美的上帝完美造物——

    她,也是後座那男子爲何會獨對陶翦瞳一人*愛有加的原因之一!

    只是,四年前既然她沒有選擇他,何以偏偏又要在這個時候再度出現在他面前呢?

    聰明如她,難道不知道千乘默待陶翦瞳的好,其實不過只是建立在對她的恨意上面麼?

    **********

    胸-脯是男人咬裂的傷口,還在沁着血絲,那牙印太過清晰,身上的肌-膚完全被青紫的於痕佔領,手腕因爲被繩子捆綁時候掙扎而沁出了血紅的痕跡,髮絲凌亂,本是玲瓏美好的身子,此刻卻極顯狼狽,沒有哪怕一寸肌-膚是完好的——

    鏡子裏那憔悴的人兒,是她麼?

    好像完全沒有生氣,如同乾屍一樣的存在着——

    看着這樣的自己,俞秋織身子變得有些僵硬。

    被千乘剛禁錮着遭受強迫的情景一遍又一遍地在腦海裏面衍生,幾乎把她整個人都搞瘋。頭疼欲裂,讓她不得不用力抱住頭顱,身子軟弱地倒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開着的花灑噴出來的冷水悉數落於她身上,令她本來便覺冷寒的身子越加冰涼——

    便是這樣,也沒有辦法麻木地忘記一切!

    掌心捂住了臉龐,她屈起膝蓋,蜷縮肩膀靠着洗手檯的柱子,任由着自己心,跟着水溫冷卻下去!

    恍然中,意識開始變得有些迷糊——

    “啪、啪、啪——”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敲門的聲響在耳畔響起,男人的叫喚也傳了過來:“秋織,你沒事吧?”

    從昏睡中漸漸清醒過來的女子慢慢地擡了眸,掌心撐着額頭,有氣無力地應了聲:“我還好!”

    “怎麼洗那麼久?”玻璃門外,男人修-長的剪影籠罩着外面的燈光,詢問她的聲音裏帶着憂心忡忡的焦慮:“是身子不舒服嗎?我幫你叫歐陽過來看一下吧!”

    “三少爺,我沒事。”強打着精神回了一句,俞秋織掌心扶着洗手檯的邊沿站了起身,柔柔地道:“只是覺得有點髒,纔多洗了一會。”

    外面的男子沉默了片刻,方纔道:“秋織,骯髒的,從來都不是你。”

    俞秋織一愣,騰伸出去關花灑的手臂微微顫抖,轉過臉凝向玻璃門。

    那修長的身影此刻已經漸漸遠離……

    那個溫暖的男子,說出來的話語也永遠都是那樣的溫柔!

    嘴角輕輕滑了一下,俞秋織扯下浴巾捂住了自己的臉。

    這樣的笑,夾帶着的情緒便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該是自嘲還是苦澀!

    抑或,有一點點莫名的哀傷——

    ***********

    “三少爺。”推門走出浴室時候,俞秋織換上了一套乾淨整潔的悠閒衣裝,秀氣的小臉較之原本的頹敗,感覺上精神了不少。

    站在窗臺邊沿與唐淵低聲說話的千乘御緩慢地轉過身,看着女子脣畔那凝帶着那抹清淺的笑容以後,俊臉反而是微沉,眉心也似是不經意地絞了一下。

    唐淵也迴轉了身,視線沿着俞秋織身上瞟過去一眼,瞳仁微縮。

    “按我的意思去做吧!”千乘御側眸瞟一眼唐淵,冷淡開口。

    “是!”唐淵應答,那雙幽深的眼睛掠過俞秋織,對她點了點頭,便退了出去。

    看着他把房門掩上,俞秋織後退了半步,視線越過男子便瞟向窗外。

    雅苑居的庭院燈火輝煌,與室內耀眼的燈光絕對有得一拼。那內過,微微卷起了垂簾輕紗,柔和的感覺瀰漫在四周,是一種極致的美好——

    “今晚你就在這裏休息吧!”千乘御往着女子走近,視線緊凝着她纖瘦的小臉,溫聲道:“放心吧,這裏很安全。”

    俞秋織指尖輕絞着衣角,結着千乘御微微地躬了一下身:“三少爺,今晚的事……謝謝你!”

    “你不必說謝謝,倒是千乘家的人需要跟你說一聲對不起。”千乘御伸手輕撫着她的小臉,拇指滑過她粉-嫩的臉頰,憐惜地道:“讓你這麼害怕,對不起!”

    倘若不是因爲看到了電視裏播報着關於她那狼狽模樣的照片以後特意去偏院尋她,又正巧聽到她踢倒盆栽發出的聲響而被吸引過去趕在最後關頭阻止了千乘剛的話,如今這個堅強善良的女孩子,必已經被摧殘到不堪的地步了——

    回想起當時她那張皇失措的慌亂模樣,他的心便隱隱作痛。

    不僅爲她,也爲二叔的過分舉動而覺得心寒。

    “三少爺……”

    “秋織,你什麼都不必說。”

    “呃?”

    “無論如何,這一次都是千乘家的錯。”千乘默輕嗤一笑,滿眼盡是嘲諷之色:“堂堂千乘家,其實有多不堪呢!”

    他與千乘剛抑或千乘默他們,都終究是不同的。

    那麼溫潤的一個男子,熱心、柔和、美好得讓人想嘆息!

    俞秋織心裏泛起一絲異動,低垂下眉避了男人那直勾勾注視着自己的視線:“三少爺千萬別這麼說,事情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秋織,往後你便都住在這裏吧!”看着女子頰際染出一絲淡淡紅暈,那俏麗的模樣散發着一股自然氣息,千乘御驟然伸手沿着她的肩膀輕輕一拉,把她往着自己的懷裏帶進去,輕擁着她溫柔地道:“呆在這裏,會很安全的。”

    他便再也,不讓任何人傷害她!

    聞着男人身上散發出那股清幽的氣息,俞秋織有些貪婪地深深呼吸着。

    之前那些遭遇帶來的不安好像消散了許多,在男人那溫暖臂膊的擁抱裏,她好像能夠感受到一種被呵護的感覺!

    本來是那麼遙不可及的東西,卻近在咫尺了——

    是的,在這裏,她會很安全。因爲即便是千乘剛,在這裏大抵也不敢亂來。

    可這裏,怎麼可能會是她的港灣呢?

    他畢竟是千乘家的三少爺,怎能爲了她與家人翻臉?

    “三少爺。”閉閉眸,她一咬牙,掌心便往着男人的胸-膛輕輕地推了出去。

    兩人的距離,瞬時便拉開了。

    千乘御凝視着她,瞳仁裏深埋着一股複雜情緒。

    就算他怎麼想着護她,但以她這個雅苑居女傭的身份,怎麼可能與千乘剛是這個地方二先生的地位相較呢?千乘御待她好她自是清楚得很,可她更明白自己的立場,無論如何,留在這裏她都必會令千乘御難做人。

    姑且不論千乘剛是否會同意,便是甄明惠與馬秀真,又會怎樣看自己呢?

    更何況,還有另一個她更加擔憂的……千乘默!

    那個男人,從來都不願意她與千乘御走得過近。之前她不過與千乘御有些往來便已經觸怒他了,倘若她當真敢住在這裏,不就明擺着與他作對了嗎?這樣一來,她更別想過任何好日子了!

    所以,千乘御的好,她是真的無福消受!

    “我知道三少爺是真心爲我好,不知秋織何德何能讓三少爺如此相待。”俞秋織輕闔了一下眼皮,慢慢地道:“這一輩子,我想我都會感激着三少爺的。只是,我不能住在這裏。”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無論是奶奶還是二哥,我都不會讓他們爲難你的。”千乘御掌心搭上了俞秋織的肩膀輕輕地搖晃了一下:“秋織,相信我好嗎?”

    “我相信三少爺,但我不能連累三少爺。”俞秋織搖頭,對他和緩一笑:“三少爺爲了救我而打了二先生的事情如果讓老夫人知道,雅苑居必然會起風波吧?而我和我媽,就不能在雅苑居呆下去了。我已經不害怕被趕出去了,但我害怕三少爺會爲我而與家人決裂。那種狀態,我沒有辦法平靜地目睹。”

    “你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千乘御立即承諾:“秋織——”

    “三少爺。”俞秋織打斷他:“我既然叫你一聲三少爺,便還是沒有辦法衝破我們之間的障礙。我這樣說,你懂嗎?”

    千乘御眉心一絞,聲音有些沉:“秋織,你這樣說,其實不過只是因爲二哥的原因吧?”

    他是那麼聰明的人,對俞秋織的小心思哪裏可能不理解?

    “三少爺,就算沒有二少爺,也不可能!”俞秋織扯了一下脣,有些酸澀道:“這一點,你也該很明白。”

    更何況,在歷經了*於千乘默的事情後,他們的距離便更加遠了。

    “這個問題我們以後再討論。”千乘御忽然拉住了她的纖手往前走去。

    “三少爺……”

    “噓!”千乘御把她推到梳妝鏡前沿坐下,半蹲下身子,指尖輕輕地壓向她的脣瓣。

    與他這樣的接觸令俞秋織的眉心一跳。

    是不是太過……親密了?

    千乘御身子微微前傾些許,與她對視,眼底一抹精銳光芒劃過:“秋織,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我也沒有別的意思。我不過是想等你成長起來,直到有能力照顧好自己爲止替他們贖點罪。記住,不是隻爲你!”

    這個理由是不是太過牽強了?

    可是,他的用心卻是好的——

    俞秋織不知自己該如何去迴應這個男人的心思纔好。

    心裏,卻很感動。

    不曾從別人那裏得到過任何關於這麼特別的溫暖,她不可能沒有感覺的。

    “三少爺,就算你認爲我不必對你說謝謝,但我卻還是該對你說一聲謝謝。”漂亮的眼睛深深地凝視着男人那張俊臉,俞秋織笑容裏透露着誠摯的感激:“你真的是好人。”

    “秋織,別把我想得那麼好,也許我……什麼也不是。”千乘御偏開了臉,笑容有些落寞。

    “在我心裏,三少爺絕對是。”

    千乘御拉開抽屜的手頓了兩秒,側過臉深深看她。

    興許是彼此的距離有點太近,俞秋織因他那毫無保留的赤-裸注視目光而感到有些困窘。她尷尬地笑了一下,不意帶動了因爲被千乘剛膝蓋狠狠撞擊而留下傷疼的肚腹抽搐,眉心便不由自主地絞了一下。

    “怎麼了?”千乘御敏-感地察覺到她的不自在,立即詢問:“哪裏不舒服嗎?”

    “沒事。”俞秋織連忙搖頭。

    興許是因爲他救她的時候光線不足,加之他是第一時間把衣服披到她身上的,所以並沒有察覺到她的肚腹留着兩三個青紫的膝蓋撞擊於傷。而那種痛,好像用言語都表達不清楚——

    她也不願意讓千乘御擔憂。

    “秋織,有時候你太逞強了。”千乘御輕嘆一聲,隨後便把風筒抽了出來,插上電以後,竟便親自地繞到了女子身後爲她吹髮。

    俞秋織吃驚,轉過臉便伸手出去想接千乘御握着那風筒:“三少爺,我自己來吧!”

    “我來!”千乘御卻是一扳她的肩膀,把她的身子推回了原來的姿勢:“你乖乖坐着別動。”

    “三少爺……”

    “是贖罪!”千乘御堵她:“你別跟我搶了,你爭辯不過我的。”

    “可是——”俞秋織擰眉。

    從來都是傭人侍奉主子的,她還從來都沒有聽過有主子反過來侍奉傭人的呢。要是這事情被傳出去,她必然會成爲整個雅苑居敵視的對象——

    千乘御已經開始了動作:“沒有可是。”

    他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撩起了女子的髮絲,認真地爲她吹髮。

    看着鏡子裏面倒映出來那男人嫺熟的手法,俞秋織有些意外。

    “不用覺得驚訝,我平時自己吹習慣了。”千乘御好像一眼便看穿了她的想法,視線往着鏡子淡淡瞥過去一下,笑道:“不過爲女人服務還是第一次,你應該覺得榮幸!”

    “我覺得很榮幸!”俞秋織眼眶微微泛紅,凝睇着男人那秀逸的臉,神色相當認真。

    千乘御挑了眉,眸光熠熠看着她。

    俞秋織急忙垂下眉睫,避了他那明顯變得火熱的視線。

    千乘御忽然輕輕擡起了她的下巴,往着旁側移了半步,眸光定格在她俏麗的小臉上,溫聲道:“秋織,我剛纔說的事,你好好考慮一下吧!”

    “啊?”

    “留在這裏。”

    俞秋織放置在腿上的小手一顫,急速地揪住了衣袖。

    千乘御輕捏着她的下巴,強行讓她與自己對視,那如黑鑽般明亮的眼睛一閃一爍的盡是亮光:“你看到沒有,我的眼裏,寫着的態度是認真的。”

    正因爲他的認真,才令她動容。

    也令她……更覺悲哀。

    明明是那麼美好的男人在對她招手,她卻沒有辦法去擁有——

    “三少爺,我說了,我……”

    “秋織,我只問你一句。”千乘御擰了眉,驟然傾下了身,與女子的距離拉到近在咫尺:“你不願意留在這裏,是不是心裏只想着回到二哥身邊去?”

    “不是那樣的……”

    “那是怎樣?”

    他迫切的追問令俞秋織的呼吸一窒。

    “無論是或者不是,這一次,我都不允許你這麼做。”

    俞秋織怔忡,還沒有想到該怎麼去做反應,便感覺肩膀遽然被人一搭,身子便急速被拉了起來墜入了千乘御的懷裏。

    下一秒,他的脣,便直接地壓住了她的嘴角。

    心臟“噗”的一聲急跳了起來,俞秋織眼皮快捷地擡起,視線正巧膠上男人的瞳仁。

    從他的眼底,她看到了無數個自己。

    同時,男人的瞳,就如萬丈深淵的暗黑,看不見底。

    她突然發覺,原來自己從來都不知,這個男人也竟然有那麼難懂的一面。

    這一吻,輕涼淡薄,卻帶着專屬於他的味道,是一種難以言喻的誘-惑與神祕感,說不擾人心魂那絕對是假的。

    因爲,俞秋織也醉在了那與他親密接觸着,漸漸變得溫暖的柔情親吻之下。

    於是,她忘記了自己應該怎麼去反應,以致於……在聽到後方傳出一聲冷笑以後,方纔反應過來。

    千乘御率先放開了她,擁着她轉過身,看着那道站在門口位置的高大身影,眉眼裏,閃過一絲冷然情緒。

    她與千乘御親吻,他看到了。而且,此刻他冷漠地看着他們皮笑肉不笑的模樣,就好像是從遠空而來欲要毀滅這個世界的魔!而他的首要目標,是她——

    俞秋織涮白了臉,接觸到那一步一步往着他們靠近的男人那深刻的瞳,她身子癱軟無力地靠向了千乘御,只任由着他把自己抱着,才穩住身子。

    ————

    今天一更八千字,感謝給九投票的親們啊。作爲新人,九覺得很榮幸有大家的支持。女主這天過得有些漫長,抱歉了哈,劇情需要,一天之內事事變遷啊,後面劇情會更加精彩,有兄弟決裂、秋織出走、陰謀重重,男配女配等很多精彩對抗戰的戲。大愛支持九的你們,明天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