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10.臉都丟盡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10.臉都丟盡了字體大小: A+
     

    “給!”把手裏的啤酒遞到俞秋織面前,女子靠在她身側坐下。

    俞秋織接過,輕聲道了謝,眸光卻只盯着不遠處那畫面不斷跳躍着的閃爍屏幕,秀氣的眉,輕輕地絞着。

    果真不出她們所料,她狼狽的照片,不到三分鐘便出現在這個城市的映畫版上了——

    “千乘默果然真tmd混蛋!”蕭蕭扯開易拉罐的瓶口,昂頭把那一整瓶的啤酒“咕嚕咕嚕”地往着肚子灌。

    眸光從那偌大的屏幕上收了回來,俞秋織視線淡淡地瞥向她。

    蕭蕭瞟她,哼道:“我說他,你心疼?”

    “爲什麼突然改變主意?”俞秋織不答反問。

    “嗯?”蕭蕭挑起眉,瞳仁裏散射着一絲不解光芒。

    “說出來給男朋友買感冒藥的事情不是真的嗎?”雙瞳緊緊盯着她,俞秋織輕聲詢問:“只是想接近我套一點消息不是嗎?剛纔,爲何又要阻止方傑?”

    “在你心裏我就那麼卑鄙嗎?”蕭蕭嘴角一撇,笑容裏透露着濃郁的自嘲:“我以爲我那樣做很瀟灑呢!”

    明明是很率-xing的一個女子,做那些事情必然是經過猶豫的吧?因爲被矛盾煎熬着,所以不開心。到了後來,她終究還是選擇了站在自己這一邊!這樣的女孩兒,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俞秋織闔了一下眼皮,擡起頭顱,視線再度凝向那不斷播報了揭露千乘默與陶翦瞳還有她個人醜聞的屏幕,指尖順着易拉環輕輕一拉,任由着罐內的氣泡噴灑出來,學着蕭蕭的樣子猛灌了一瓶啤酒,才輕輕地嗤笑道:“蕭蕭,我沒有那麼偉大到在你對我有那樣的算計以後馬上就寬宏大量地原諒你。可是,我卻又不能狠下心去怪你,因爲我知道那是你的工作需要。只是,你最後的選擇又讓我覺得,我們應該是可以做朋友的!”

    就算僅僅只是萍水相逢,她卻有理由相信這個女子是個善良的女孩。因爲,這個世界已經鮮少會有她這種人,願意丟棄自己大賺特賺的機會而爲護她留着最後一絲尊嚴!

    俞秋織的言語令蕭蕭眸子一黯,她緊緊盯着她,只沉默不語。

    “明天你回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必定是要收你們總編的辭退信吧?”俞秋織對她淡淡一笑,嘲弄道:“真是罪有應得啊,上帝在幫我懲罰你了!”

    誰讓她那麼傻,與方傑作對呢?

    “你少給我得意!”蕭蕭撇嘴,眸底閃過一絲不屑光芒:“那個死胖子愛如何便如何,老孃纔不在乎他!”

    “所以,你是真想跟我做朋友了?”

    聽着她突然變換的話題,蕭蕭一愣,然後嗤笑起來:“俞秋織,你沒有朋友嗎?還是說你很渴望交朋友?”

    “基本沒有。”俞秋織聳聳肩。

    蕭蕭挑起了眉,咧脣便哼了一聲:“你才真是活該!”

    俞秋織原本輕皺着的精緻小臉便遽地盪出一抹清淺如花般的笑靨。

    看來,她們已經是朋友了!

    “虧你還笑得出來!”蕭蕭翻白眼。

    “難不成我還能哭嗎?”俞秋織把玩着手心握着那啤酒罐,漫不經心道。

    “像你這種什麼事情都不在乎的人,只會成爲別人利用的對象。”蕭蕭從袋子裏再取了兩瓶啤酒出來,其中一罐遞給她:“喝吧,遇上那種事情,一醉方休是不錯的選擇!”

    “借酒澆愁愁更愁。”

    “別給我賣弄那些,老孃中文不會比你差的。”蕭蕭不屑地哼聲。

    俞秋織手心驟然探了出去遞到蕭蕭面前:“再重新認識一遍吧,我是俞秋織。”

    蕭蕭凝她一眼,低嗤一笑:“神經!”

    小手,卻是快速伸出去與她一握,而後又快速收了回去,扭開臉才道:“蕭蕭。”

    俞秋織爲她這樣的舉止而逸出一聲輕笑。

    “喝酒。”蕭蕭微惱,轉過頭狠狠瞪她一眼。

    “乾杯吧!”俞秋織傾身,把啤酒瓶遞過去與她的輕輕碰了一下:“爲這段友誼。”

    蕭蕭定眼看她,那清澈的雙瞳裏,一絲水潤的色彩流淌過去:“俞秋織,在我找到工作以前,要養我。”

    “嗯?”

    “別想推搪,我可是因爲你才失業的。”

    “你現在才後悔了?”俞秋織不禁莞爾一笑。

    “放屁!”蕭蕭昂起下巴,一臉傲嬌:“老孃字典裏沒有那兩個字。”

    “蕭蕭,謝謝你。”俞秋織驟然伸手握住她的手:“放心吧,我會養你的。”

    蕭蕭怔忡,隨後反手輕捏着她的手背,淡淡道:“那就一言爲定了。”

    彼此對視,兩個女子的嘴角,都有一絲絢麗的笑紋劃過。

    心裏,也自是一暖。

    “衣服記得洗乾淨還我,你現在髒死了。”蕭蕭挑着眉,眸光瞟過俞秋織穿在身上那件外套:“幸虧我今天穿的是長風衣,不然我看你光着身子怎麼丟臉。”

    “反正臉都丟盡了,還哪裏有得丟?”俞秋織幽幽開口。

    蕭蕭脣瓣一動,卻沒發出聲響。

    說對不起是沒有用的,而且,就算不說,她也知道俞秋織會明白她此刻的心情。所以,這樣就好了!

    “不喝了嗎?”俞秋織把剛喝完酒液的瓶子放下,對着她眨眨眸:“買了一打,應該是想陪我喝完的不是嗎?”

    “不喝完咱都別走了。”蕭蕭冷哼:“跟我比,你死定了。”

    言畢,又往袋子裏拿酒——

    **********

    “小心點。”俞秋織輕攏了一下外套,對着女子揮了揮手:“別讓人拐走了!”

    “把你那烏鴉嘴給我閉緊一點。”蕭蕭狠狠瞪她一眼,揮了手:“女人,快點回去吧,好好睡一覺,明天再tmd面對所有事情!”

    她是個xing情中人,小嘴兒有點賤,但卻相當可愛!

    俞秋織只微笑點頭,示意她上車。

    蕭蕭卻驟然前跨一步,展開雙臂摟住了她。

    “蕭蕭……”

    “俞秋織,天塌下來你也要撐着。”蕭蕭咬住下脣,掌心往她肩膀一拍,轉身便快速上了車。

    俞秋織還沒有從錯愕中回神,便見那計程車已經開遠——

    她的擁抱很溫柔,把今夜所有的冰冷都融化了!

    腦子裏,忽然想起了一個人。

    江衡!

    那個男人也曾經告訴過她類似這樣的話語。

    天塌下來,其實真的也沒什麼大不了!

    畢竟還有人撐着。

    所以,還有什麼坎兒是過不去的呢?

    轉過身,眸光沿着那偌大的屏幕再看一眼,她垂在腿側的拳頭輕輕一屈,握緊,咬咬牙便轉身往集雲集走去。

    **********

    西郊片場。

    看着那輛豪華的商務轎車出現,原本便已經鬧轟轟的人羣立即便有尖叫聲音傳出:“看,那應該就是默少的車子了……”

    “傻愣着做什麼,快點拍!”

    “……”

    所有的娛樂記者與攝影師都一併爭先恐後地往前涌去,試圖圍堵住那男人去拍照。

    可惜,原本便聚攏在四周的數名保鏢迅速繞了過來,快速伸手擋了那些攝影機,爲那從車子裏跨步下來帶着墨鏡的男人開出了一條大道。

    “不允許任何人把默少來過這裏的消息播報出去!”同樣地戴上了墨鏡,唐劍在下車的第一時間淡聲吩咐最靠近車輛的某個保鏢,聲音是冷沉的命令式:“後面的人安排好了沒有?”

    “已經妥當,隨時可以從那邊離開!”

    “處理這些事情的時候手腳乾淨點!”

    “是!”

    唐劍快步跟上了前方的男人,淡聲道:“默少,這邊我會處理。”

    言下之意,便是一切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千乘默淡薄地應聲,加快了進入片場的速度。

    四周記者衆多,悉數都洶涌而來。只是,在千乘默腳步踏入片場門口以後,便被數十輛不知何時開來的車子團團圍住。

    衆人吃驚,還沒反應過來,便聽有人冷聲開了口:“想從這裏平安離開,便把相機裏的內存卡都留下來。當然,如果這裏有人想跟卡門作對的話,我羅三隨時歡迎!”

    聲源處,是一名高大的中年男子。看起來不四十左右的年紀,清俊、冷然,一雙深邃的瞳眸,凝帶着凜冽的戾氣,彷彿能夠把一個活生生的人直接秒殺!

    衆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面面相覷。

    說起這卡門與羅三,不僅是他們這些平日便娛樂八卦了的人一清二楚,便只怕是在庸城最邊沿的角落生活的人,也不可能沒聽過。

    庸城有這樣一句話:可以不認識市長,絕不可忽視羅三!

    卡門,庸城乃至整個亞洲都赫赫有名的黑-道組織之一,勢力範圍之大,直逼全球任何一個黑-道組織。而羅三這號人物,在道上人人都尊稱其一聲“三叔”,此人做事之狠辣絕情,非常人所比。有傳聞,他曾親手處決一個背叛他的心腹。抽其筋骨,剝其皮肉,讓其生生疼痛致死——

    如此一個人,誰敢招惹?

    而這種人,竟然願意屈就於千乘默之下爲他辦事,可見千乘默這人是更加的……難以估量!

    單是千乘家便不是他們能夠得罪得起的了,如今又出現這卡門的頭號人物羅三親自護駕,數十輛車子裏走出來的人少說也有上百過,每人表情都相當冷酷,全部都是卡門裏的人物,豈是他們這些小人物可以挑戰的?

    看着衆記者紛紛把手裏的相機產出去,唐劍單掌往着口袋裏輕輕一插,側眸對羅三淡淡道:“三叔,這份情,唐劍替默少領了!”

    “你我都是爲默少做事的,這種話便莫說了。”羅三凝他一眼,眉輕皺,淡聲道:“此事我一定不會讓它出任何問題的!”

    “三叔做事,默少從來都放心的。”

    “承蒙誇獎了。”

    “我們兄弟之所有放心去紐約接受特訓,可就是因爲有三叔你在!”唐劍淺淡一笑:“三叔,這裏就交你了。”

    羅三點頭。

    唐劍轉身進入了片場。

    除了這些記者,還有一些人是要處理的。

    片場裏的其他人,他都必要確定不能出任何差漏。

    任何事情都要做到天衣無縫,是他能夠一直留在千乘默身邊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

    “默!”看着男人的身影出現,女子立即從沙發上站起來,往他直接衝了過去。

    千乘默伸手摟住她纖細的身子,掌心沿着她的髮絲順着滑下去,輕柔道:“瞳瞳,沒事了。”

    “幸虧你來了,我好害怕。”陶翦瞳雙臂緊緊地環住男人的腰身,顫抖的脣瓣微動:“剛纔突然有一大堆的記者衝到片場來不斷地問我問題,我都快瘋了。”

    “你對記者不是一向都有一套的嗎?”千乘默低嘆一聲,握着她的纖臂把她拉開了些許距離,看着她那絕色的小臉道:“怎麼今天便亂了?”

    陶翦瞳嗔怪地瞪他一眼:“因爲是與你有關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件事情不知道爲什麼突然被人拿出來炒作了,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瞳瞳,一直以來要隱瞞我們關係的人是你不是我。”

    陶翦瞳一愣,擡起卷長的睫毛看他:“你的意思是……”

    千乘默不語,拉她到沙發落座,眸光同時瞥了一眼站在旁側的英傑。

    “默少!”英傑微微傾了身:“我先出去。”

    “等一下。”千乘默喚住他,眸色一深:“我不是讓唐劍通知你處理這件事情了嗎?從我接到通知到現在至少已經超過二十分鐘了,爲何你一直都不對外表態?”

    英傑皺了一下眉,目光沿着陶翦瞳的臉頰快速掠了過去:“翦瞳的情緒一直都不太穩定,我不敢走開。”

    “是這樣嗎?”千乘默凝向陶翦瞳。

    “默,你就別怪英傑了,他一直都做得很好。”陶翦瞳連忙點頭:“而且剛纔那些記者突然跑來,都是英傑幫我擋了的。現在我能夠留在這裏平安等你來,也是因爲英傑,你別怪他了,現在讓他去處理不就好了嗎?”

    千乘默濃眉淺淺橫了一下,淡聲道:“出去吧!”

    英傑點頭應答,視線與陶翦瞳相交碰撞,在千乘默擡眼看他之前迅速轉過身便走出了房間。

    陶翦瞳的身子便靠入了千乘默的懷裏,她長長地吐了口氣,道:“默,有你在真好!”

    無論出了任何事情,他都能解決!

    “放心吧,這件事情很快就會平息的,而且不會對你的事業造成任何的影響。”千乘默輕撫着她的後背,溫聲道:“起來吧,我送你回去。”

    “默,先抱我一會。”陶翦瞳雙臂摟過男人的腰身,擡着眼皮柔柔看他:“這是你第一次來我探我的班!”

    “那是你不想我來。”

    “纔不是,之前我們的關係是保密的,你來了不就公開了嗎?”

    千乘默沒有迴應。

    陶翦瞳輕揪着他的衣袖,嗔道:“默,你怪我?”

    “沒有!”千乘默淡而無味地道:“我們該回去了。”

    他的迴應太過漫不經心,令陶翦瞳心裏有些沉鬱。

    看他的表情,是真的不怪她——

    可是,這時她卻更想他怪她,那才能夠證明他對她是在意的。畢竟這事對他來說本來便不算公平,可他卻一點都不介意——

    “瞳瞳!”千乘默已然站起,看着那個呆在原處的女子,輕喚了一聲。

    陶翦瞳擡起眼皮幽幽地看着他。

    千乘默眉宇一皺:“怎麼了?”

    “默,你趕着來見我,是因爲擔心我吧?”

    “你不是都明白嗎,還問來做什麼?”

    聽着他的迴應,陶翦瞳心裏的那絲不安被欣喜壓了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