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08.千乘默的要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08.千乘默的要害字體大小: A+
     

    “我的袋子留在雲來酒店了,現在身上沒錢。”被四隻眼睛緊盯着,俞秋織臉蛋兒盪出一抹淺淺的紅暈,卻不忘承諾道:“唐先生,我會還你的……”

    饒是一貫冷靜淡薄的唐劍,聽聞她這言辭後,身子也差點往地面栽下去。

    莫不是他會小氣到跟她計較那一百塊了?

    不過只是好奇她爲何會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罷了!

    “你拿一百塊做什麼?”千乘默心情似乎不太好,那張俊雅超塵的帥氣臉龐甚至可以說積聚了陰鬱神色:“而且我還不知道自己竟然窮到沒錢給你花的地步了!”

    他言至此處,手心直接往着口袋便探去。

    “我就是知道拿了你的錢肯定不用還,所以纔不問你要的。”俞秋織用第一時間反應的言語迴應了男人,並伸手按壓住他的手臂,搖搖頭:“二少爺,我不喜歡欠別人!”

    “俞秋織,你真是欠揍!”千乘默因她的話語眸色一黯,手心往着女子的後衣領一提,怒道:“你真想事事跟我斤斤計較麼?”

    “我——”俞秋織本想辯駁,但見男人沉暗似海的眼底泛起絲絲洶涌的浪潮,到了喉嚨的話語便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難得他今天對她這麼溫柔,她不想惹他生氣!

    唐劍倒是識相得很,在他們僵持的時候適時地長臂一探,把從錢包裏抽出的百元大鈔遞到了她面前:“俞小姐,請在明天中午前歸還於我!”

    “謝謝!”俞秋織連忙接過,隨後衝他感激一笑。伸手拍開了千乘默握抓着她後衣領的指尖後,她眨眨眸子,輕柔道:“二少爺,請等一下,我馬上回來!”

    推門,身子迅速跳了下去,往着街角的某個小店走了過去。

    “莫名其妙的女人!”千乘默輕哼一聲。

    然則,音調裏帶着的放縱,有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覺的溫柔!

    唐劍擡了一下眼皮,眸光從他那棱角分明的完美側頰掠過,瞳仁裏,有絲閃爍的暗光涌出。

    他腦海晨忽然們過一句話,好像是這麼說來着: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

    匆匆跑進藥店,走到急診醫療貨架上拿起一種處理於傷的藥肓,認真地看了一下說明以後,俞秋織嘴角微微一彎,握緊在手心。

    正準備去付賬時刻,卻猛地聽得藥店角落懸掛着那個小小的屏幕上播放着一則娛樂消息。而娛樂消息主角的名字,令她脣邊那抹的笑容慢慢地跨了下去。

    “據本臺記者得到的最新消息,今天傍晚由星光娛樂週刊出版正式上市的最新一期雜誌出現了一個驚爆庸城的重大消息。這本雜誌本期的主要內容是揭曉了近半年走紅全球的國際巨星陶翦瞳小姐那像謎一樣的身世。一直被保護周到的陶翦瞳小姐竟然是庸城陶瓷大亨陶氏家族的名門千金。衆所周知,陶氏家族的瓷器早便盛名全球,其公司在紐約上市時候便已經達數百億美金,如今發展態勢更是迅猛,在全球陶瓷市場裏已經逾過40%營業份額,每年營業額達數千億美金。所以,陶翦瞳小姐的身價瞬間便超越了所有國際明星大腕,被譽爲當今娛樂圈之最。說起陶翦瞳小姐,她可謂是自出道以來便鮮少有緋聞的青春玉女,除了前些日子與著名偶像男星霍斯特稍微有點花邊新聞以外,幾乎沒有任何的負面新聞,大家現在都猜測這些應該都跟其背景有關係!不過我們必須要告訴一個更令你們吃驚的事情,那便是有人拍到陶翦瞳與庸城中最知名卻也最神祕的千乘家族二公子有往來。這是二公子默少的照片首次曝光,其相貌絕對是我們料想不到的,與陶翦瞳簡直就是絕對的天作之合。我們是有照片爲證的,下面請欣賞一下這些從來都沒有在外面暴露過的祕密連拍照片!”

    屏幕上,一張接一張翻着的照片,是陶翦瞳與千乘默在醫院時候被人暗中拍下來的。除了有他們相互牽着手的照片以外,甚至還有擁抱與交頭接耳的親密照——

    原本輕握着的藥肓從指尖滑落,俞秋織身子沿着貨架邊沿便靠了過去。

    腦海裏,驟然想起了自己從雲來酒店受傷那天發生的事情。

    陶翦瞳原本爲了自己的工作以及害怕外面會有風言風語,一直都沒有對外泄露她高貴身份的事情。如今這件事情卻被公開,那麼她與千乘默,往後便能夠光明正大地走在一起了!而這也是……千乘默歷來都希冀的吧?畢竟,他曾向她不止一次地求婚——

    “小姐,你東西掉了。”看着她呆呆地盯着電視屏幕,從旁側走過的某人輕聲提醒。

    “呃……”俞秋織回神,呆呆看了眼前駐足着,以一襲簡單悠閒裝裹身,長得嬌小玲瓏,五官精緻的年輕女子一眼,扯着脣苦澀一笑:“謝謝!”

    彎身,便欲去撿那藥肓。

    不意那女子卻率先爲她撿了。

    俞秋織纔想再次道謝,卻聽女子低嗤一笑,視線瞟向電視屏幕,道:“羨慕啊?”

    “啊?”俞秋織對她的搭訕有些意外,隨後很快牽着脣淡淡一笑,道:“是啊,那種男人,大概誰看到都會羨慕吧!”

    “那種人未必就可靠。”女子把藥肓遞給她,笑得有些清冷:“不過他也有可能是個例外。”

    俞秋織接了藥肓,卻對女子那冷漠的態度有些不解,看她那等模樣,似乎是對千乘默有些意見——

    女子忽然轉身,從旁側貨架上拿了一個小盒子,道:“我來買這個,我男朋友最近得了流感。”

    俞秋織覺得,這個女子好像讀懂了她的心思,否則怎麼可能會在她想要開口詢問其何以對電視上看起來那麼完美的千乘默有敵意時候便故意扯開了話題呢?

    “希望他快點好起來。”鑑於彼此不過只是萍水相逢,而對方可能也並沒有她想像中那麼在意千乘默,俞秋織倒也沒有想去追問,輕聲道:“你好像是個很特別的女孩子。”

    “彼此吧!”女子對着她伸出了纖手,淡笑,眉眼彎彎的,把她整張小臉都襯托得精緻漂亮:“我叫蕭蕭。”

    “俞秋織。”俞秋織與她交握,看她眉裏綻放出來的流光,心裏驀然一動。

    這女子的眼睛很亮,好像星光,容易讓人迷失方向。

    蕭蕭挑了一下眉,雙瞳凝着她的臉頰,原本很是清脆的聲音有些飄:“秋織,我之前好像見過你。”

    “什麼?”俞秋織吃驚,呆呆看她。

    “我是剛出來實習的記者,前段時間雲來酒店因爲新任總監江衡入職召開記者會的時候我有幸去過那邊一次,因爲當時你就站在人羣之外,卻很顯眼,所以我對你便有了那麼一點點印象。”蕭蕭落落大方地聳了一下望:“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的唐突。”

    俞秋織連忙搖頭:“看來那是我們的緣分。”

    “我期待能和你當朋友。”

    “我也是。”

    “走吧!”蕭蕭率先往收銀臺走去。

    俞秋織擡起眼皮掃了一眼電視屏幕,關於陶翦瞳與千乘默戀情曝光的事情依舊在如火如荼地報道着。她心裏有些澀,轉身,眸光驟然瞥見了貨架上的某個瓶子。

    顫抖的手,緩緩伸了出去,把那瓶子握住。

    或許,她來這裏,更應該買這個纔是是——

    “秋織。”蕭蕭已經準備付賬,見她還留在原地,轉過臉看她,秀眉輕擰着道:“怎麼了嗎?”

    “沒事。”俞秋織快步走過去,把東西推放到收銀臺上。

    蕭蕭退離了到門房前沿,眸光卻似是不經意地往着收銀臺看了一眼,最後掠過俞秋織側頰的瞳仁裏,有些深暗的光芒涌出。

    **********

    與蕭蕭道別以後,俞秋織凝了一眼那近在咫尺的車子,咬咬牙,快步走了過去。

    唐劍站在外面,伸手爲她拉門。

    俞秋織淺笑,道了一聲謝,傾身便往裏鑽。

    “你這隻蝸牛,到底你的一下子是什麼概念?”不待女子坐好,原本眉眼裏便積聚了一絲不耐的千乘默已然開了口:“本少爺的時間是讓你來浪費的嗎?”

    “對不起。”俞秋織掌心握緊,垂着眼睛不看他,低聲道:“我不該讓二少爺等的。”

    此刻的她情緒很低落,與剛纔離開車子出去時候的心情簡直就是天壤之別,這一點,千乘默一眼便看出來了。

    他濃眉一橫,冷聲道:“發生什麼事了?”

    “沒事。”俞秋織淡聲應答。

    “沒事你幹嘛這個表情?”千乘默不悅,視線往着窗外瞟出去:“剛纔跟你一起出來那個女的是什麼人?她對你做什麼事了?”

    “不是。”想起在藥店裏看到的新聞,俞秋織心裏有絲煩燥,聲音也不免有些冷:“完全跟她沒有任何關係,只是我自己的問題而已!”

    千乘默卻是明顯沒有意願相信,他濃眉一橫,視線瞟向外面那繞過來準備上車,卻因爲一記來電打擾而暫時接聽電話的唐劍一眼後,低哼道:“俞秋織,我是那麼好騙的嗎?”

    “二少爺,我的事你不必管,現在請把你的手給我一下。”俞秋織並不願意與他去說起關於陶翦瞳的事情,深呼吸口氣後,徑自伸手去拉了千乘默那條受了傷的手臂搭到自己的腿-腳上,隨後緩慢地爲他掀了衣袖。

    “俞秋織,你在搞什麼?”千乘默欲要抽手。

    “你的於傷需要處理一下。”俞秋織忽然擡了眉看他,與男人那盛着冷色的眸對上,輕道:“這種傷可大可小的,需要好好處理纔不會留下病根!”

    聽聞她的言辭,千乘默的神色立即便緩和了去:“俞秋織,原來你是關心我啊!關心我就早說嘛,這錢是花我身上的,你也沒必要問唐劍借了,問我要就是了!”

    扭着藥肓蓋子的手指頓了一下,俞秋織緩慢地扯了一下脣,冷淡道:“我記得二少爺曾說不需要我的關心,所以我也並沒有把這事當成是一種關心。不過是因爲二少爺這傷爲救我而引起,我不想欠你罷了。”

    “死鴨子。”千乘默冷哼。

    俞秋織不語,只擠出了藥肓默默爲他塗抹在於傷上。

    千乘默的大掌卻驟然反握住她纖細的腕,另外一隻手的指尖擡起了她的下巴。

    “二少爺……”俞秋織眉眼一跳,欲揮去他的手。

    “俞秋織,你是真心的吧?”千乘默把她往着車窗玻璃一推,壓住她纖細的身子,高大的身軀帶給她一股強烈的壓迫感,悠悠道:“不僅僅只是因爲感激的,對嗎?”

    他的詢問,好像帶着一絲期許,而那雙黑白分明的瞳仁裏,卻如同蘸墨般一片幽暗,看不清到底夾雜了何等情緒。

    俞秋織不懂他。

    他們之間不應該是這樣的,明明陶翦瞳……不,可能那個叫做書容的女孩子纔是他真正心儀的人,可是,他待陶翦瞳也必是真心真意的。所以,書容不在,陶翦瞳纔是與他匹配的——

    她輕咬下脣,微微偏開臉避開了男人的視線,咬牙道:“二少爺,你別太自私。”

    “嗯?”千乘默濃眉一揚。

    “你明明已經擁有陶小姐,還想對我期待什麼?”俞秋織心裏有些酸酸的,嘴角勉強撐出來的弧度有些苦澀:“我不過只是你們千乘家用來勾心鬥角的棋子罷了,利用完以後便會被丟到一邊去。這樣的我,你爲什麼卻還不放過?是不是讓我也對你有一絲期待,會讓你覺得很有成就感?”

    因爲她不像那些想圍繞在他身邊轉圈的女子一樣奉迎討好他,纔會有征服之感的吧!他想證明自己,選擇他比選擇千乘御要好!

    他要的是她的心甘情願。

    可是,因爲彼此間隔着的距離,她絕不會讓自己淪陷下去的。

    因爲,她也不想輸。

    “成就感?”聽着她那略帶譏誚的言語,千乘默視線沿着女子衣袋裏那慢慢滑出座椅的小瓶子瞄了一眼,神色驀然一冷,低嗤道:“俞秋織,你便用你那該死的想法來斷定我的念想,所以就買了這種該死的東西嗎?”

    眸光沿着男人的視線看去,俞秋織一驚,伸手想去把那小瓶子拾起,不意千乘默卻快了她一步,把它牢牢地掌控在手心裏。

    死定了!

    這是俞秋織如今唯一能夠想到用以形容自己未來可能要接受懲罰得到的境況!

    那是一瓶應急避孕藥!

    “誰讓你買這種東西的?”千乘默指尖猛地揪緊俞秋織的衣領,之前曾凝聚在眼底的溫柔這時哪裏還見得着半分,都已經被一層層的狠戾給取代了。他咬着牙關,才忍住沒有伸手往她那纖細脖子掐下去的衝動,冷聲道:“我有吩咐過你可以做這種事嗎?”

    “不用二少爺吩咐,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二少爺從來都不做任何的措施,那便只能夠由來我避免這一切的發生了!”俞秋織毫不猶豫地反駁:“難道這不是我應該做的事情嗎?”

    “你他-媽-的以爲自己是誰?”手心一揪她的髮絲使力一扯,千乘默瞳仁縮起,語調相當冷沉:“沒我的允許,你便什麼事都不能做。”

    她便這麼不願意孕育他的孩子麼?

    雖然從來也都沒有想過要她幫他生孩子,可她這樣自作主張的行爲令他相當惱火。她不過只是一個卑賤的下人而已,他願意上她便已經是她莫大的榮幸,她竟敢有不願爲他生孩子的想法?

    絕對不能饒恕!

    “我知道你可以控制我的自由,但要不要替你生孩子卻是我唯一能夠掌控的自由。”俞秋織也沒有示弱,直截了當反駁道:“我不想我的孩子往後也像你們兄弟一樣,因爲不是同一個母親所生便要遭受到無端的算計與折磨!”

    她的話,戳中了千乘默的要害!

    甄明惠對千乘御的愛護與偏袒,以他與她作爲棋子去刺激千乘御的事情他雖然也一直都在默默配合着,但並不代表他便完全接受了!他不過是在等一個時機去反擊罷了——

    所以此刻,俞秋織的言辭令他惱怒。他指節遽然一屈,揪着女子頭髮的手掌力量猛地加大,看着她精緻的小臉抑止不住絞在一起,冷笑道:“俞秋織,你這個卑賤的女人,你憑什麼看我們笑話?”

    “我沒有……”頭皮都被他拉到發麻,俞秋織聲音有些嘶啞。

    “沒有嗎?我看你打心底裏就是在嘲笑我們!”千乘默陰冷着臉,力量越加增長:“你還沒有那個資格!”

    很疼,頭皮好像都要和骨肉分裂一樣——

    俞秋織想叫喚,但喉嚨被好像被某物卡住了一樣,發不出任何聲音。畢竟,被男人那拉抵着頭顱往後拖攥,她的頸部也好像快要斷裂一樣難受——

    這樣變遷,是她最害怕的,但卻偏偏發生了。

    而之前那一場溫情,就好像過眼雲煙一樣——

    其實被千乘默強迫着圈在他身邊以來,她從來都沒有想過避孕這回事。今天晚上忽然看到了陶翦瞳與他的新聞以後才真正醒悟過來自己與他的距離有多遠,是以才做了那樣的決定罷了。她是真的不希望間插進他與陶翦瞳當中去,因爲,經過下午他毫不猶豫地跟着自己從數百米高的樓層躍跳出來那刻以後,她無法再對這個男人於她做出的那些行徑產生任何的恨意。

    只是現在想來,一切都真是可笑呵!

    到底,她該何去何從纔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