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02.對她下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102.對她下手字體大小: A+
     

    看到那人的身影出現後,室內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當中,那三個對俞秋織上下其手的男人紛紛止了動作,皆因那人眸底橫掃過的狠戾色彩令他們不敢再有任何動作。

    張玉臉色死敗如灰,那張原本凝帶着微笑的小臉變得僵硬,笑容自然杝結固了去。

    至於李峯,吃驚程度似乎不亞於她。他握着攝錄機的手垂放了下來,往後倒退了半步。

    與他們不同的是,俞秋織卻是滿眼悲愴,羞憤地蜷縮了雙-腿,雙屈屈起,以纖細的雙臂把自己嬌小的身子摟抱住。好像是怕……一不小心便會在那男人冰冷的目光注視下粉身碎骨。

    男人那張秀逸的俊美臉凝帶着幾乎是冰冷到極點的神色,他漂亮的眼睛微微縮了一下,修-長的雙-腿邁動,一步一步往着她的方向走近。期間,他不忘把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

    “你是誰?”如此氣勢逼人的男子,任誰見着都會退避三舍,可是,這件事情是她所主導的,鑑於他突如其來的插足,張玉硬着頭皮喝斥出聲:“你來這裏做什麼?”

    她說着這話的時候,還想往前行進一步去擋那人的路,卻教李峯迅速伸手拉住了。後者對她搖搖頭,示意她別衝動。

    男人也不理會他們,只顧着徑自走近了俞秋織。

    原本欺辱她那三個男人都嚇得後退了幾步,爲他讓出了一條道。

    無關其他,只爲他眼角餘光淡淡瞥過來那一抹令他們驚心動魄的殘酷色澤讓他們膽戰心驚。

    男人半蹲下身子,偌大的外套便披到了俞秋織赤-裸的身上。與此同時,把她輕輕往着懷裏便擁去。

    “沒事了。”聲音,溫柔如水,好像來自遠古的魔音,只怕是任誰聽了,都會動容的。

    “大少爺……”顫抖的聲音從俞秋織的嘴脣裏輕輕地吐出,連帶着她一直都強忍不敢流淌下來的淚。

    這一刻,她終是崩潰了。

    忍受了那麼久,她也是有痛苦權利的——

    原以爲今天她必然無法脫身,這一輩子便也再無法擡起頭做人,可這男人的出現讓她再次看到了曙光。只是,在這個男人面前哭,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畢竟上一次與他見面時候,他對她是絲毫沒有情感可言的。可這一次,卻偏偏是他出現救她!

    千乘寺擁抱着她的力量驟然加大了些許,指尖順過她散發在後背的髮絲,慢慢地,爲她拉好衣裳,甚至繫上了鈕釦兒。

    他的動作優雅自然,不曾有半分生疏之感。而後,他把女子扶起半靠着旁側的牆壁,在她耳畔說了一句“等我一下”便緩慢地站了起身,視線瞟過了旁側三個男人,最後定格在張玉與李峯身上。

    “你……是千乘寺?”張玉聲音顫悠着,滿眼驚慌失措模樣:“爲什麼……爲什麼?”

    “給她一個交待。”千乘寺幽幽凝視她,聲音透露着幾分低啞:“我留你一個全屍。”

    優雅,而霸道地宣佈着他想執行的結果——

    張玉臉色大變,雙-腳一軟差點倒地,其餘人亦然。

    李峯強作鎮定,伸手扶着張玉便道:“寺少,此事本與你無關聯,你何必……”

    “我沒興趣聽廢話!”千乘寺打斷他,冰眸片刻沒離開過張玉臉頰:“我給你十秒時間考慮。”

    “千乘寺,你道你們千乘家的人是誰,能主宰這個世界的生殺大權麼?”張玉被逼到絕路,咬牙便怒斥道:“我們有五個人,你以爲你能勝過於我們?”

    她是想放手一搏了!

    跟隨在她身邊多年,李峯明白她心意,連忙抖擻了精神附和道:“小姐,我們不會輸的。”

    換來千乘寺漠漠嗤笑。

    俞秋織心裏驚惶,急切擡眸看着男人那高挑背影道:“大少爺,不必管我,你走!”

    千乘寺偏身淡淡瞥她一眼,眼底一抹明暗交錯的光彩折射出來。

    “大少爺,你走,我只求你一件事。”俞秋織垂下了眼瞼,有些悽然道:“請大少爺代爲照顧一個舍弟。他因爲先天性心臟病而不得不留在市中公立醫院接受治療,他是個好孩子,請求你……”

    “關心的人,應該自己照顧。”千乘寺言語淡薄截斷她,隨後轉向張玉:“選擇反抗?”

    張玉高傲地昂起頭,對着旁側那三個男人便道:“他千乘寺不過就因爲冠上了千乘這個姓纔會讓人覺得高不可攀。如果你們能夠搞定他,往後在道上也便是風雲人物了。若懼怕了他,我們都得死!”

    她的猜測一點都沒有錯!千乘寺既然不打算放過她,又怎麼會放過這裏的任何一人呢?只是……她的猜測沒錯卻有不足之處:千乘家的人,能夠擁有自己一片天地的,哪個會是衝動無知的少年呢?

    當然,她說出這話的時候,便已經註定了她的命運!

    因爲,在下一秒,一臉淡薄,看不出有絲毫惱怒模樣的千乘寺忽然幽幽地吐出了幾個字:“進來吧!”

    不過轉眼間,一道修-長剪影便已出現眼前。

    如影如魅,卻又真真切切!

    那是一個男人,身形欣碩修-長,站在門口,逆着光,卻能夠看見他相貌瀟灑英俊,一雙深邃的眸,便如同暗夜裏奔出來的豹,充斥着危險的氣息!

    李峯的臉色在這一秒迅速涮白,扶着張玉的手便垂了下去,手中的攝錄機,“砰”的一聲着了地。

    在黑-道混了些年,那人,他知道。

    唐家新生一代的佼佼者:唐飛!

    一個,嗜血、殘酷、冷情到把背叛他的人生剝活剖的無心之人!

    同時,也是一個具有傳奇色彩的神祕人物!

    微笑殺人,是他的專長!

    “張大小姐本是暗子,想方設法調走了默少的人想給俞秋織一點教訓爲家人報仇本也一件無可厚非的事情。可惜張大小姐你運氣不好似乎並不怎麼好!”唐飛有些惋惜地輕嘆口氣時刻,已然手起槍響。

    俞秋織只聽得一陣尖銳的聲響在室內連番響起,連帶着男人與女人的悶哼一併回落不息。

    同時,有人“噗通”倒地!

    而她,則教兩條溫暖的手臂摟抱了起來,男人高大的身子擋了她去觀看室內到底是何狀況的視線,抱着她邁向了陽光照射得到的地方——

    光明便如期到來!

    卻不知,其實她,卻又往着另一個未知的黑暗墜了下去……

    **********

    “大哥!”跑車未停,男人便已經跳了下來,急步衝到了那摟抱着俞秋織走向黑色轎車的男人面前,眸光膠向他懷裏女子,道:“她怎麼了?”

    換來千乘寺冷冷一哼,甚至都不看他一眼。

    俞秋織的身子不免往着他懷裏蜷縮,對千乘默一臉防備模樣。

    “把她給我。”千乘默伸出了手,準備去接俞秋織。

    “你的人都是白養的?”千乘寺沒讓,聲色俱厲:“她可是雅苑居的人!”

    他沒說,他是千乘寺的人!

    因爲,是雅苑居的人,他也便有資格支配。所以,他說話保留了。

    唐劍下車,走過來對着千乘寺便躬身致歉:“寺少,此事是我的過錯,與默少無關。所有過錯,我將一力承擔!”

    “好一個與默少無關!”千乘寺冷笑,眸內暗光凝斂:“這責任你承擔得起麼?”

    唐劍沒吭聲,頭顱低垂下去。

    “進去幫忙。”千乘默對他揮手示意,看他離開,方纔擰眉,眸光掠過那小臉埋在千乘寺懷裏的女子,淡聲道:“大哥,此事我會處理!”

    “就一秒。”千乘寺看他,眸色深深,那內裏流轉出來的光芒仿若凝帶着縹緲的哀傷:“阿默,僅僅是差一秒,她便要被毀了。裏面有三個男人想對她下手!”

    聽聞他這般言語,饒是冷靜如千乘默,此刻也不免臉色大變。

    “莫說你是否有意如此傷她,便你對此事處理的慎重,這人我如今就不能交給你!”千乘寺斂了眉眼,淡聲道:“親自進去收拾殘局吧,那三個男的,我留給你處置。”

    “大哥!”千乘默攔了他:“事情我會處理,人……我也要!”

    千乘寺冷了眉眼。

    這兄弟二人瞬時便形成了對持的局勢!

    俞秋織心裏微凜,揪着千乘寺衣襟的指尖便慢慢地轉開,轉過臉凝向了千乘默。

    “俞秋織,過來。”千乘默眸光熠熠,瞳仁裏折射出來的亮光悉數定格在女子臉頰上:“跟我走!”

    在屋子裏差點被強-暴的場面一一浮現腦海,令俞秋織瑟縮。

    腦海裏,自然而然回想起他待她的點點滴滴,心裏也便是莫名一疼。

    千乘寺既已救了她,她便當感激的。若然因她而造成他們兄弟二人決裂,斷然不是她想看到的畫面。而她也知,千乘寺早便因爲她在千乘御與千乘默之間造成的風波不滿,至於今日爲何他突然出現救她,興許不過只是巧合。所以……她應該要好好做選擇纔是。

    她把心一橫,便對千乘寺開了口:“大少爺,放我下來吧!”

    她要賭一把,無論輸贏,總不會吃虧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