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098.天大陰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098.天大陰謀字體大小: A+
     

    “江衡,我說……你這樣攔着我,是想要插手在這件事情上嗎?”東方緒笑,緊凝着江衡,眼底光彩奪目。

    “據我瞭解,東方你這人不是一直都對別人的事情沒什麼興趣嗎?怎麼這一回卻關心起她的事情來了?”江衡眼角餘光往俞秋織粉頰淡淡瞥過,暗黑的雙瞳如同深海,完全看不清任何情緒。

    他的聲音,帶幾分譏嘲,更多是輕描淡寫。

    與東方緒對立而不處任何下風的人大抵不會有幾個,但江衡卻絕對是最鎮定的那個,沒有之一!

    東方緒低低地哼了一聲,單掌往着口袋裏輕輕一探,索然無味道:“江衡,你這演的哪出呢?你明明跟紫熒是剪不斷、理還亂的,怎麼卻又來招惹千乘默的暖-*工具了?喔,聽說昨晚千乘默跟陶翦瞳和好了,所以現在那個被他丟棄的破-鞋你便也有興趣接納?江衡,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呢……”

    音調雖淡,言語卻流暢,好像他是主控一切的神!

    江衡的眉尖淺淺地皺了一下,眉梢裏凝斂了幾分淡薄的靄色。

    俞秋織心裏但覺悲涼。

    都說紙包不住火,這個世界是藏不住祕密的。她與千乘默之間的糾-纏,興許往後都要被紛紛揚揚地“傳頌”了吧?而她,大抵永遠都擺脫不了“千乘默穿過的破鞋”這種身份!

    只是,東方緒說江衡一點都沒變又是什麼意思?

    明明,從江衡的神色裏,她看不出他有任何的異樣情緒——

    唯獨那雙眼睛,好像閃過一絲叫做“嗜殺”的銳利光芒。

    也僅僅只是一閃而逝罷了!

    “江衡,你的修爲可是越來越高深了。”東方緒手臂騰起,掌心往着他的肩膀一搭,靠近他耳畔淺聲語道:“其實,你有權利對我生氣的……”

    “你可以滾了!”換來的,只是江衡如是迴應。

    東方緒眸眼略沉,緩慢地收回了扶在他肩膀的手,脣瓣滑過一絲高深莫測的神祕笑紋,往前瀟灑而行。

    俞秋織立即從椅座上起身往前衝去,但在越過江衡身畔時候教他摟抱住了腰身。她大急,道:“東方緒,你別走……江衡,你放開我!”

    江衡的手卻越發收緊,把她整個人都攥到了懷裏。

    “這是你一次叫我的名字。”輕輕一嘆,他低垂下頭,溫聲道:“小心傷口。”

    東方緒的背景消失在長廊轉角處,俞秋織掌心便快速往江衡的胸-膛一推。那人力量早已鬆開,這時似乎也不設防要抓住她,便較她退離了他控制的範圍內。

    俞秋織眸色陰冷,一聲冷笑:“江衡,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弟弟不會有事的。”江衡俞眉稍微揚起,淡聲道:“東方緒做事亦不會莽撞。”

    “你憑什麼這樣說?”俞秋織心心念念都是以誠的安全,語氣很衝:“你跟他很熟嗎?”

    “很熟,熟到彼此爲一件事情而腦子設想下一步都幾乎能夠感應得到!”江衡聲音不大,雙瞳淡淡凝睇着她:“秋織,我沒必要騙你。”

    俞秋織心裏疑惑,對他冷眼旁觀。

    江衡無意多作解釋,只道:“總之,他暫時不會對以誠有所行動的。他要的東西,向來都只要完好無缺的。”

    “你是說……”俞秋織心裏一驚,失聲道:“他怕會傷着以誠半分而不會用強的?”

    “嗯。”江衡應答得漫不經心。

    “可是像他那種人,腦子裏面不是對任何事情都應該有許多應對之策的嗎?就算不用強的,他也有許多計策可以輕易騙以誠上當的。”

    “你倒不笨。”江衡淡笑,往前跨步扶她臂膊:“先進屋,我慢慢與你說。”

    不知爲何,看他那般鎮靜的模樣,俞秋織便覺事情會如他所說的那樣進展。

    就這樣,相信他麼?

    爲自己這樣的想法而在心裏惱笑,俞秋織覺得自己可能是瘋了。

    因爲是他,所以纔沒有任何緣故去相信了。

    就像,她曾有那麼一刻相信過他可能會爲她撐起一片天!

    然則如今卻覺得那不過只是一個極其縹緲的夢想罷了!

    扶她坐下,看着她衣衫沁上的血紅,江衡稍微蹙了一下眉:“不好好愛惜自己,又如何去護着以誠?”

    他的話語,好像帶一絲淡淡的責備。

    俞秋織無心理會自己的傷,伸手一扯男人衣袖,焦急詢問道:“江衡,你爲何如何有自信?因爲你們相熟的程度,是你們自己也驚訝的嗎?我知道東方緒會纏上我是因爲以誠,可我跟以誠都從來不曾招惹過他,你知道是爲什麼的吧?”

    她不過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子,一直以來都循規蹈矩,不曾得罪過任何人,怎麼就惹上他們這些兒大人物了?

    江衡深深凝睇着她,好一陣沉默,才淡聲道:“你知道abo血型是這個世界上最稀有的血型之一吧?東方緒是醫藥集團的總裁,他想做什麼,你肯定能夠猜想得到。”

    “爲什麼是以誠而不是我?”俞秋織疑惑道。

    既然都是同樣的血液,那大概選誰都沒有任何區別吧?

    江衡卻搖晃了一下頭:“你跟以誠有一點是不同的。”

    “因爲他是我男我是女嗎?”

    “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江衡失笑,輕語道:“是因爲以誠有先天性心臟病,而你沒有。”

    俞秋織身子一僵,喃喃道:“莫不是,他竟要研究abo血型的先天性心臟病麼?用來做什麼?”

    “非也。”江衡搖晃了一下頭顱,淡薄道:“若僅僅只是這樣,東方緒便不會大費周章挑釁你跟千乘默了。他跟千乘默本來就有生意往來,他們認識的時間也不短,何以還要故意來攪擾你們呢?再說,他若只是想研究救護先天性心臟病患的話,盡力救治以誠是一件好事,他跟你提出來,你必是會毫不猶豫適應他的。所以,說到底,他做研究的事,未必就不是一個幌子。”

    俞秋織驚訝看他。

    江衡瞟她一眼,脣線滑了一下,淡淡道:“只怕,他有一個天大的陰謀……在謀劃當中!而此事,必然會對整個庸城乃至全球都造成不可預知的影響!”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