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077.學不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077.學不乖字體大小: A+
     

    她會站不穩還不是因爲他在車上對她進行的折騰所致?如今,他還要怪罪於她!他這個人,真是鐵石心腸,不把別人把回事了!

    聽到千乘默的話語,其實俞秋織心裏是委屈的,可她卻也不打算對他解釋,越發地扭開臉,直接把千乘默給忽視了。

    她忍!爲了自己往後在這裏的工作能不受別人戴有色眼鏡看待,她只能如此!

    “看着我。”被她那冷漠的態度挑釁到,千乘默心裏有氣。他長指用力捏住女子的下巴,強迫着她擡起了小臉,視線望入她那又漂亮的眼睛裏,冷哼道:“怎麼,你是不是又想玩以退爲進那一套嗎?”

    這個男人,永遠都學不會理解與尊重別人的吧?他總是以自己的思想去套到別人身上,彷彿他所想所做的一切都是至高無上的,而別人都是在做錯事!他怎麼能夠如此的自大呢?

    想到這裏,俞秋織有些冷然的嗤笑了一聲。那雙漂亮的眼睛,沁出了一抹倔強的冷光,不發隻字片語,彷彿只把他當成空氣一般!

    “笑什麼?”千乘默有些惱火,膝蓋往着她的腿腳位置狠狠一頂,把她低到了電梯的牆壁邊沿,咬牙切齒地看着她。

    不知道爲何,她總有惹他生氣的能耐。每次她一不理會他,他便總覺得不舒服。他歷來高高在上,被人奉迎着慣了,遇上俞秋織,有時候他會感覺到挫敗。這個女子,總是不識好歹,時時都來挑釁他,讓他打心底裏極度不爽!

    他使用的力量讓俞秋織的身子僵住,手臂被撞得生疼,她眉心便絞在了一起。她很想衝着他大叫一聲,問他會不會尊重別人,但自個兒心裏卻有了答案,遂忍了下去。

    他這種人,只怕永遠都學不懂什麼叫做尊重的。那麼,她又何必去與他說太多呢?只浪費口舌罷了。不值得!

    千乘默長臂順着她的腰身環了過去,冷哼道:“剛纔不是叫得很歡的嗎?是不是又想我用那種方法讓你開口所以才保持沉默?電梯也是個適合*作樂的地方,我絕對不介意再來幾次的!”

    他說這話的時候,氣息已經噴灑到女子的側頰,眼看着脣瓣也快要覆上她的鼻尖了。

    俞秋織覺得這個時候的他完全不像以前她所認識的那個千乘默,他這樣的做法簡直與*沒有多大的差別。可是現在被控制着的人是她,有什麼辦法不屈服呢?

    她惱羞地瞪着男人,咬牙切齒地開口:“千乘默,我是不是做什麼事情你都不會滿意的?你這個混蛋到底想我做到什麼程度才願意罷手,讓我稍微地清靜一下呢?”

    “很簡單啊,現在我只要你靜靜地看着我就好了。”千乘默聞言,彎着脣瓣一笑,漂亮的眼睛逸出清潤耀眼的光彩:“我讓你做什麼,你就給我做什麼!”

    “我不是你的傀儡!”俞秋織想也沒想便拒絕了:“我不會聽從你的吩咐,你讓我做什麼我便做什麼的。”

    “你沒說你是。”男人頓了半秒,方纔悠然地道:“不過你是我的玩物。”

    “你——”俞秋織真想往他的臉上砸去一拳,讓他清醒一下,這是在現實當中,不是他的想像當中,並非他想做什麼,別人就一定必須要做到的!

    “永遠都別忘記這一點。”千乘默舌尖順着她的嘴角舔過,把她想出口的詛咒完全吞嚥入肚。

    承受着他脣瓣帶來的那股強烈壓迫感,俞秋織胸口有些沉悶,她拼命地抿着脣,拒絕男人的舌尖進入自己的口腔。

    真學不乖!

    千乘默眸色一暗,無視她眼中那抹厭惡之色,只隨着自己的心,想做什麼便做什麼。好讓她明白,他纔是主宰一切的那個人,容不得她說“不”!

    被他那靈活而略顯粗糙的手指摩碰過的地方都起了一層疙瘩,俞秋織只覺渾身都變得極其敏.感,她想推開他,又覺得自己無能爲力,最後只能夠無力地依附着電梯牆壁,對男人的防備也便逐漸消散。

    感覺到她的身子雖然抗拒着卻已經再無能力去抵禦他,千乘默的眉頭忍不住皺了一下。他其實並不太喜歡強迫別人,但面對她,總還是忍不住一種強迫的衝動。如今,他的動作稍稍緩了下來,目光專注地凝視着她那放鬆以後變得柔美的小臉,眸底染出一絲溫潤之色。

    “叮!”

    電梯大門在此刻驀然打開,長廊的亮光迅速折射而來!

    俞秋織的身子迅速繃緊,原本放棄抵抗千乘默的小手自然而然地往他的肩膀用力一推。

    事實上,在她反應過來之前,千乘默已經收住了所有的動作,他原本搭在女子肩膀上的掌心已經收了回去,同時悠然地轉過臉,眸光定格在電梯門外那道蕭長的身影上。

    “抱歉!我……沒妨礙到你們吧?”縱然他們在第一時間從熱吻中分開,但空氣中流淌那股*的氛圍依舊濃郁。所以,伊森在第一時間問出這種話語也不算是什麼奇怪的問題。

    “eason-adam?”看到他,千乘默雖然有些意外,但卻很快便鎮定了起來,臉上沒有半分尷尬,只冷淡地道:“你親自過來了?”

    “嗯哼!”伊森淺笑,對他伸出了那漂亮的手掌:“很開心再次見到你啊,默少!”

    “彼此!”千乘默禮貌地與他交握了手掌,聲音淡而無味:“希望未來的合作愉快。”

    “我肯定會的,要知道,能在這裏遇上,那也算是我們的緣分了。我堅信,有緣分的人,往後的相處必定也會非常的愉快!”伊森淡淡開口,而後把視線投落到一臉羞赧的俞秋織臉頰上,低聲笑道:“如果我沒看錯,那位是俞助理吧?”

    俞秋織此刻只想找個地洞往裏鑽!畢竟,剛纔那場景,看在誰的眼裏都會是一種“香.豔”的味道。可她又不能解釋些什麼,只得輕輕地咧了一下脣,陪笑道:“亞當先生,是我沒錯。”

    “我可是聽說過你的大名了。”伊森瞥了一眼那欲跟着他進入電梯的保鏢,示意他們退離開去,徑自走到俞秋織身畔,淡淡地道:“真沒想到俞助理竟然如此魅力無窮呢!看來往後我們的合作要更緊密些了。”

    他的臉上凝帶着促狹的神色,似笑非笑,好像譏誚,又更似不屑。

    俞秋織心裏有些慌,卻力持着鎮定道:“亞當先生過獎了。”

    “談生意的話,不妨加上我。”千乘默長臂順着俞秋織的腰身使力一環,把她直接拉到自己身邊靠着:“現在她是我的特別助理。”

    “喔?”伊森低笑,視線淡淡瞟向千乘默放置在俞秋織腰上那條手臂,眸中明暗交錯,似乎在思慮一些什麼好玩的事情,悠悠道:“之前她也是江衡的特別助理!不會……也是這關係吧?”

    伊森這話聽起來簡直就是對她的侮-辱!

    俞秋織爲此神色一變,扭擺着身子便想從千乘默的控制下逃離。

    “怎麼會呢?她是我的女人!”千乘默乾脆利落地宣告:“但我想我們彼此都是生意人,懂得什麼叫做公-私分明!”

    “俞小姐看起來好像有點不自在。”伊森並不把千乘默的話語當一回事,只凝神注視着俞秋織:“覺得不安嗎?”

    “我是來工作的。”聽伊森方纔的那些言行,俞秋織明白不同於上一次與伊森見面時候彼此之間的那種毫無介蒂了,現在他肯定是誤會自己是那種爲了功名可以出賣自己的人!所以,她也不想與他有太多糾結,便冷淡地道:“默少也是。”

    伊森眉宇有些冷沉,聳聳肩沒有再說話。可看他那沉暗的眼睛,便知道他內心深處並不是無所謂。

    千乘默眸光瞟她一眼,滿眶盡是欣賞之色。

    這個女人,看來經常會表現出不同的一面。而也便是這樣的人,才斷然不會讓人覺得無趣!

    遇上這樣的女人,他對未來也充滿了期待!

    **********

    江衡是在貴賓室門前候着他們的,看到千乘默以後,他率先打了招呼。

    千乘默的迴應有些淡薄,但也是商務間的恰當禮儀。

    江衡迎他進入貴賓室的時候,眸子淡淡地瞟了一眼俞秋織,後者沒看他,反倒是較隨在她身畔的伊森拉住了手腕。她蹙眉,側眸便不解地凝視着他。

    “如果你已經跟千乘默混在一起了,就離江衡遠一點!”伊森發出輕淡的警告,聲音幽幽的,飄忽得好像從地獄傳來一樣:“否則,後果你可是承擔不起的哦!”

    他的話語很輕,明明是說得輕描淡寫,卻深沉到令俞秋織渾身一冷。

    伊森的掌心猛地往着她的肩膀輕輕一搭,擁護呆滯的她隨着千乘默與江衡走進貴賓室,在江衡與千乘默都把線視投遞過來的時刻,傾身在她的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

    那動作溫柔到,好像她是他喜歡的女友。可偏偏,讓另外兩名男人的眉頭都忍不住緊緊蹙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