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075.原來你這麼怕死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075.原來你這麼怕死啊?字體大小: A+
     

    “江總監,你不能進去……江總監、江總監——”

    追着男人進入董事長辦公室時候,女祕書整張臉都糾結在一起,幾乎快要哭出來了。

    江衡卻無意理會他,快步走到了坐在茶几前沿低聲商議公事的那兩人面前。冷眼看着他們,那雙清湛的眸子裏,有抹沉色浮動着,彷彿責備,又似嘲弄。

    段崇之與夏席本在商議公事,被他們打擾,便止了下來。他們的目光都同時看向江衡,接觸到他漸漸略帶陰狠的目光,均不由自主同時背向女祕書。

    “抱歉,董事長,總經理,我攔不住江總監。”被段崇之與夏席的眸光瞟中,女祕書頓時凌亂了,她眼裏雖然充滿了委屈,卻還是不斷地躬身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行了,這裏沒你的事,出去吧!”段崇之淡漠地開口。

    “是!”女祕書聞言,立即鬆了口氣,急步往着房門位置走去。

    看着女祕書退了出去,夏席從座位上站了起身,不解地看着江衡問道:“江衡,怎麼了?”

    江衡沒理他,只把手中執着那一份資料丟到茶几上,冷眼看着段崇之,沉着聲音問道:“爲什麼這種人事變動我沒有接收到任何的通知?”

    段崇之伸手拿起文件輕輕翻了一下,眉頭皺了皺,方纔擡眸看他:“江衡,你先坐!”

    “你只需要直接告訴我答案。”江衡神色沉冷,眸子幽幽凝視着他:“現在是我在負責這個案子。”

    “江衡,你語氣就不能好點?”夏席擰眉,對他這樣的冷言冷語有些無奈。再怎麼說,段崇之還是長輩,他怎麼能夠那樣對待長輩呢?

    “你別管。”江衡淡薄地瞟他一眼,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又道:“不對……這件事情是你批覆的,你也必須給我一個理由。”

    夏席眸子有些深沉,視線與段崇之對望一眼,方纔低聲道:“在俞秋織的事情上,當初e&a會會決定跟我們合作,是有原因的。”

    “繼續說下去。”江衡聲音輕淡,但眼裏的諷刺味道卻頗爲濃郁。

    “外公……”夏席猶豫地看向段崇之,想看他的意思如何再打算開口與江衡解釋。

    “我來說吧!”段崇之合上了文件,對他淡聲道:“你先出去工作吧!”

    夏席有些憂心地看了一眼江衡,輕聲提醒:“江衡,我希望你能冷靜點!”

    “我知道該怎麼處理事情。”江衡點頭,示意他出去。

    夏席向段崇之微微躬身,率先退了出去。

    段崇之瞄了一眼對面的沙發,示意江衡落座。

    “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希望你能夠言簡意賅一些。”江衡如他所願坐下,交疊起雙腿,冷淡道:“而且不希望我的行程受到任何的阻礙。”

    “事實上,e&a這一次在歐洲支助我們開發的投資,帝國集團也參與了一份。昨天我在會議上就已經提出來了,我們會跟千乘家有密切的生意往來,這不僅僅是在與天地房產的事情上,現在便是連帝國集團也參與了進來。因爲是那邊指名要俞秋織親自協助,所以這半個月她都會跟默少呆在一起工作。”段崇之長舒了口氣,道:“這也是爲什麼我會讓紫熒幫你的最大原因。”

    江衡神色有些陰沉,但態度卻是緩和了不少:“爲何這件事情昨天你不直接在會議上公佈?”

    “我是昨天下午才接到默少的通知。”段崇之輕攤開掌心:“你也知道,他行事向來獨斷。計劃總是趕不出變化的!”

    “跟e&a的案子是俞秋織負責的,她的確是做得不錯,不過我不懂千乘默爲何要指定她。”江衡緊皺着眉,瞳仁裏閃過一層陰霾之色。

    “江衡。”段崇之視線膠在他臉頰上,淡聲道:“昨晚有人看到你下班以後送俞秋織離開,我想你應該也調查過她,知道她是雅苑居的女傭吧?”

    江衡眸色一冷,視線與他對接:“那又如何?”

    段崇之低低地嗤笑一聲,聲音裏卻有一絲嘲諷味道:“我看這女孩子平常得很,卻好像受到很多人重視。不僅敬月薰對她另眼相待,現在她更是進入了默少的法眼。我看,這種女孩子還是少接觸爲好。你應該跟紫熒多走近纔是……”

    “這次我便算了,但我希望以後我的人事調動由我自己安排。”江衡濃眉輕絞了一下,冷聲道:“我可以容忍俞秋織這半個月協助千乘默工作,但往後跟帝國集團的合作事宜不也是由我負責嗎?我會親自跟千乘默協議的。”

    他站起身,對着段崇之微微傾了一下身,不顧他那深沉眸光的注視,冷漠地轉身離開。

    段崇之蹙額,合什的十指握得死緊。

    看來,比起紫熒,江衡好像更加在乎那個叫俞秋織的女孩子!可偏偏,千乘默似乎也特別在意她。如果他們兩個起衝突,對雲來酒店是絕對影響很大的。

    江衡對俞秋織的重視,並不是什麼好兆頭,他得想個辦法讓紫熒跟江衡有更多接觸機會纔是,以免於讓江衡捲入太多的是非裏!

    無論如何,紫熒纔是他真正疼愛並看作在未來日子裏適合協助江衡管理酒店的人才!而敬月薰與千乘默都看重的人,他不願讓江衡插足進去,那樣必然會造成不小的風波!

    **********

    被丟進副駕座上,俞秋織繃緊了身子,防備地盯着男人。

    得見她一雙眉目裏盡是警惕光芒,千乘默冷漠瞟她一眼,沒好氣道:“看什麼?不想死就係安全帶。你以爲盯着我瞧,我便不會對你做什麼了嗎?”

    俞秋織對他這略顯幼稚的話語有些無奈,但還是依他所言繫上了安全帶。

    此刻,身子還是酸-軟疼痛的,可卻疲憊不過她的心。

    “把這些資料看一下,呆會開會的時候可以派得上用場。”千乘默伸手從後座位置取來一份文件丟給女子:“不要以爲爬上我的*就可以享清福了,沒有工作會餓死你的!我可不會養沒用的人!”

    她從來就沒想過要去依靠他,而他也不可能會給她任何的依靠。他不也早說了嗎,她不過只是他的玩.物而已!而她一直以來其實也都想要擺脫他,不過是暫時還找不着機會罷了。不過,現在他的勢力正是如日中天時候,她自然不會與他作對。能忍則忍,不能忍就只能躲了!

    於是,俞秋織沉默着翻開了文件,細細察看,一句話也沒有反駁千乘默。

    她那樣子,好像把他當成空氣一般,這令千乘默有些不悅。可對方不願意搭理他,他若再去招惹她一下,豈非自討沒趣?這種事,還是不要幹好了。然則,他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裏面的內容都比較複雜,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問我。”

    俞秋織眼皮都沒擡一下,更沒有意願理會他。

    對她冷漠的態度,千乘默相當不滿:“你啞巴了?”

    俞秋織捏着文件的指尖稍微加了些許力量,心情同時變得沉重,卻依然保持着沉默。

    千乘默猛地一踩油門,車子便疾速往前。

    慣xing的力量讓俞秋織的身子往前一傾,放在她腿腳上的文件也同時便掉到了車上那鋪陳着的地毯上。她想往前去抓住,但沒有成功。

    彼時,車子在以極速前行,駛出庭院以後,在下坡路上一路前行,那顯示板上的時速驚人。

    一如俞秋織的心在不斷地往下墜!

    那樣的車速令窗外的風景好像飛疾而過一樣快速閃過,令俞秋織眼花繚亂。她的心“噗通”直跳,縱然死死咬住下脣,還是沒有抑止得住那種害怕的感覺。

    在某個轉角位置,她眼看着車子幾乎便要撞上那顆大樹,不由得驚叫了一聲,掌心也忍不住快速伸過去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生怕看到自己撞上樹身的場景——

    事實上,這種事情並沒有發生。她只聽到,男人的一聲淡淡嗤笑,同時車子在“呲”的一聲過後迅速停滯下來。

    由於慣xing,車子還是往前滑出了一小段路,車頭與那棵種要懸崖邊上的大樹差點便親吻上——

    這正是俞秋織放開了捂着眼睛的雙掌後看到的情景。

    她的心臟差點沒從喉嚨彈跳出來,額頭一片香汗淋漓,眼底被驚懼的光芒充滿。

    如果千乘默再慢哪怕一秒針去剎車,他們是不是就會發生車禍*山崖了?

    她不敢確定。

    “原來你這麼怕死啊?”千乘默幽幽地盯着她,聲音充滿了嘲弄味道。

    在心跳尚且沒有平穩下來之前,俞秋織便覺得自己的耳邊驟然被男人脣瓣吐出的一陣暖風吹拂而過。她不禁身子僵硬,想推開車門便下去,但手背很快便被千乘默猛地壓下來的大掌覆住。她咬牙,轉過臉便狠狠瞪向千乘默。

    千乘默低嗤一聲,大掌驟然扣壓住她的纖腰,哼道:“我聽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不如,咱們也來試試這種感覺好了!”

    他言語至此,大掌驟然從女子的衣領滑了進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