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073.背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073.背叛字體大小: A+
     

    這樣彼此對望着,某種溫熱的氣息令俞秋織幾乎窒息。而更令她害怕的是,他眼底那抹好像要嗜血般的神色!

    好像,她是他的獵物,再無處可逃!

    “想走麼?”千乘默忽然低低地開了口:“好啊,如果你能夠取悅我,我就讓你穿着得當地走出去!否則,休想!”

    “你說什麼?”俞秋織震憾於他的言語。

    “反正都已經爬上來了,就不在乎讓我再玩一次吧!”千乘默脣線一冷,低下頭便咬住了她的脣瓣。

    千乘默話音未落,大掌已經俞秋織晶瑩的身上開始滑動。

    昨夜他並沒有醉,只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控制,以致於把她當成了陶翦瞳一樣存在着的對象。所以,她到底是怎麼樣的美好,他記得一清二楚!他對她的身子還有一份眷戀。如今這樣做,既然是爲表懲罰她也需要滿足他自己,因而才決定再狠狠地對她索要一翻。

    當然,這僅僅只是滿足於他生理上的需要而已!

    “不要!你放開我!”俞秋織對男人舉止驚怕,想要後退避開他的控制。可惜,她越是想掙扎,千乘默的手臂控制着她的力量便越大!

    明明已經做錯了,現在還要再繼續,她不願意。只是,情-欲與理智好像總是分開的,就算此刻心裏再抗拒,身體還是會出賣她!

    千乘默輕哼,猛地把她壓向牆壁。

    “不——”俞秋織淒厲的叫喚響起,卻阻止不了千乘默的進攻。

    男人卻全然不理她反應與尖銳叫喚,只顧着拼命地動作。

    俞秋織便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幾近散架,腰身疲軟得快斷掉。她雙眼迷離,看着男人那張近距離的俊美臉龐,心裏某道防線被擊破!

    便在此刻,房門“嗤”的一聲較人推開,某人的臉蛋兒瞬時出現——

    “啪——”

    鑰匙着地的聲音在室內回落,那個駐足於房門旁側的女子一臉灰敗,看着那對男女,震驚到瞪大了眼睛。那瞳孔裏散出來的,全是失落光芒。

    雖然早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陶翦瞳卻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看到這樣的場景。

    在門外守候了一整夜,她腦子一片空白。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太陽都快曬屁股了,她終於還是按捺不住衝動地奔過去拿了楊富饒放置在桌面上的鑰匙跑過來開門。

    可是,眼前那場景到底算什麼?

    她眼眶瞬時積聚了淚水,纖細的手掌慢慢地伸出來捂住了脣瓣。她絕對不願意所看到眼前的事兒,但又不得不接受殘酷的現實!

    與她一樣,俞秋織此刻同樣大驚失色,身子瞬時冷卻了下去。而千乘默亦然,他託着女子臀-部的大掌放鬆,埋在女子肩膀的臉也扭轉過去,眸光交接上陶翦瞳的視線。

    “千乘默,我恨你!”陶翦瞳掌心一拍門縫,轉身便往外面衝出去。

    以爲她有足夠的能耐卻面對自己早便已經想到的一切,但親眼目睹那樣的事實以後,她還是退縮了。原來,她並沒有堅強到可以假裝無事一樣質問他爲何要背叛她!原來,因爲他的背叛她會覺得很痛——

    千乘默瞬時從俞秋織的身子裏抽離,把她使力一推,轉身扯起了搭在衣架上方的一件袍子披上便追了出去。

    俞秋織被他使出的巨大力量推倒跌坐在地板上,後腰正巧撞上了桌子的棱角,身子那陣空虛如同她的心情一樣,瞬時把她整個人都包裹住。

    她跟千乘默都做了什麼?那麼屈辱的場面,陶翦瞳……她全部都看到了。

    陶翦瞳,一定受了很深的傷!

    這果然是她的罪孽啊!

    ***********

    “瞳瞳!”在女子蹌踉的腳步即將要踏出他起居室的客廳時刻,千乘默大掌正巧箍住了她的腰身把她困頓入懷。他從後背緊緊地擁着她,低沉地喚道:“瞳瞳,別走!”

    “千乘默,你放開我!”陶翦瞳身子在發抖,聲音裏透露着尖銳而絕望的控訴:“你背叛了我,你不是人!”

    “瞳瞳,聽我說。”千乘默眉宇緊蹙了一下,掌習搭上她的肩膀便扳正她的身子面向他。

    “放開,別碰我,你這個混蛋!”陶翦瞳掌心握成了拳頭一下接一下地不斷襲打到千乘默的胸膛上:“不要用你那骯髒的手碰我,你不配碰我!”

    面對着滿眼盡是悲憤的她,千乘默眉心一橫,遽地以修-長的指尖壓制住她的顎骨,逼迫着她擡臉,便徑自低下頭顱吻是了她那蒼白而乾澀的脣瓣。

    陶翦瞳一驚,怔忡了數秒,方纔一瞪眼,下嘴便咬住了千乘默的脣瓣。

    “嗯……”陶翦瞳眼底有熊熊大火燃燒起來,手腳並用地不斷襲打着他。

    千乘默無動於衷,肆意地含住她的脣瓣不斷地探索進入,直到女子氣喘吁吁着癱軟倒入他懷裏爲止。

    良久以後,他才放開她。

    陶翦瞳依附着他,身子發顫,揪着他袖袍的手更加使壓緊。

    昨夜被指甲掐傷的位置一陣疼痛傳開,令她整個身子很快便冷硬起來。

    “昨夜是個意外。”千乘默輕撫着她的秀髮,眸光有些飄忽:“瞳瞳,相信我!”

    “發生了一個意外你就可以跟其他女人混在一起嗎?”陶翦瞳低嘲地輕笑兩聲,猛地一推男人從他懷裏退了出來,眸色陰沉冷漠:“昨晚是意外,現在你卻是清醒的。”

    千乘默的眉宇稍微一蹙。

    陶翦瞳搖了搖頭,自嘲地笑道:“千乘默,你現在是清醒的嗎?”

    “瞳瞳……”千乘默眉頭一皺,脣瓣動了動,想說什麼,卻最終沒有再說。

    “回答我!你現在不是清醒的?”陶翦瞳狠鱘地瞪着他:“是不是?”

    “是!”千乘默抿了一下脣,道:“不過……”

    “你現在是清醒的就沒錯了。”陶翦瞳果斷地打斷他的話,她攤了攤手臂,掌心捂住了小臉:“千乘默,你清醒的時候還是可以去抱別的女人,這代表了什麼?”

    她的聲音有些尖銳,幾乎是用吼叫出聲的。

    千乘默神色有些陰鬱,淡聲道:“你冷靜點聽我說!”

    “我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跟一個女傭在鬼混,你讓我怎麼冷靜?”陶翦瞳把雙手捂到耳朵。

    “那只是懲罰!”千乖默拔開她的手:“瞳瞳,相信我!”

    “不要爲你自己的風.流找藉口!”

    “瞳瞳,那並不是藉口!”千乘默眸光染上一層陰霾,半眯着的眼瞼幽幽地盯着陶翦瞳:“不過是事實。”

    陶翦瞳眉眼裏聚焦着不可置信的光芒。

    他沒有向她道歉,甚至連掩飾也沒有。他說這不是藉口,卻讓她看到那般不堪的場面,在他心裏,到底她算什麼?

    “我算什麼?”終於,她開口問了:“千乘默,在你心裏,我算什麼?難道我也像剛纔那個女人一樣,在你心裏完全沒有地位嗎?”

    “你知道我一直都很在意你。”千乘默對她伸出了手:“瞳瞳,過來。”

    “不!”陶翦瞳搖晃了一下頭顱,一步一步後退:“千乘默,你根本就沒把我當成一回事。”

    “在說這話以前,你爲何不捫心自問一下?”

    “你說什麼?”陶翦瞳咬牙問。

    “你不也沒把我當一回事嗎?”

    “我不明白。”

    千乘默收回了手,冷淡道:“你說不結婚,我ok了。不過我讓你跟我訂婚,你卻不答應。”

    “所以你就可以跟別的女人上-*了嗎?”

    “我說了,那是意外!”

    “你們男人是不是每睡一個女人,都可以把它說成意外的?”

    “她是第一個。”千乘默淡淡地道:“我也可以保證她是最後一個。”

    “我不能接受。”陶翦瞳咬牙切齒地吼道:“千乘默,我們玩完了。”

    她轉身,快步便衝了出去。

    千乘默腳步往前一跨,卻最終只是眼睜睜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

    現在她如此激動,他沒有必要再去掐一腳進去。只等她稍候緩過來,他再去向她解釋好了。

    指尖輕輕地壓了一下有些生疼的太陽-穴,他濃眉絞了一下,驀然地轉身,眸光掃向那正巧從房間裏走出來的女子身上。

    她另外尋了一件他的外套穿着,有些過長,正好及至她雪白的大-腿位置。

    那樣,卻散發着一種莫名的誘-惑力。

    “對不起。”剛纔男人與陶翦瞳的對話,俞秋織僅僅只聽了一點點,但卻還是覺得抱歉。

    就算不是她的錯,這件事情卻終究還是因她而起。是她傷害了陶翦瞳,比起上一次身體上的傷,這一次是無法癒合的精神創傷——

    “你以爲,對不起有用嗎?”千乘默冷哼一聲,緩慢地向她走過去。

    俞秋織心裏害怕,腳步急忙繞過餐桌,想往門口衝出去。

    可惜,卻被千乘默猛地推過來的椅子擋了去路。

    她一個不慎撞上了椅子,整個身子便失了衡,“碰”的一聲便撞向了那擺設着古玩的架子。

    倒地時刻,她發覺架子上那些古董花瓶,全部都一併往她身上砸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