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女人一等一 » 072.放過我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女人一等一 - 072.放過我吧!字體大小: A+
     

    “門怎麼是鎖着的?”在試圖使力推門卻無法移動它以後,陶翦瞳急速轉過臉看向楊明珠:“鑰匙呢?”

    “陶小姐,絕對不是我鎖的。”楊明珠連忙解釋道:“鑰匙我也沒有看見!”

    “現在馬上去給我找鑰匙。”陶翦瞳迅速側眸瞟向金花,聲音中多了幾分凌厲之感:“快點!”

    “是!”相對於楊明珠的怔忡,金花反應倒是頗快。她嘴角一撇,應聲以後便轉過臉去尋覓房門鑰匙。

    “不用找了,鑰匙在這裏!”便在此刻,一道輕輕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

    陶翦瞳側身,眸光緊盯着那從外面踏步進來的幾個人身上,神色微微一變:“楊管家,你爲什麼要鎖着阿默?”

    “抱歉,陶小姐。”楊富饒微微傾了一下,淡淡瞥向陶翦瞳:“我只是奉命行事。”

    “奉誰的命?”陶翦瞳的心絞在一起,面對一臉肅穆的楊富饒,差點沒失控地衝上去把他手心裏握着那串鑰匙奪過來。

    楊富饒眸光瞟向楊明珠和金花:“下去吧!”

    “是!”兩個女子異口同聲應答,都一併退了出去。

    “到底是怎麼回事?”陶翦瞳眼底涌出濃郁的質疑光亮,咬牙道:“快點告訴我!”

    “陶小姐,因爲現在俞秋織在二少爺的房間裏,所以不方便給你開門。”楊富饒垂下眼皮,輕淡地道:“如果陶小姐沒什麼特別事情必須要跟二少爺溝通,那我就讓人送你回家吧!”

    真可笑,什麼時候開始這雅苑居竟然開始不歡迎她了?

    俞秋織在千乘默的房間裏又如何?他們能做什麼?她不過只是雅苑居的一個女傭,以往很多時候都是侍候着千乘默的。甚至,她也經常侍候自己!

    “幫我開門,馬上!”陶翦瞳沉下臉,冷聲道:“我要跟你們二少爺見面!”

    “請恕我無法做到。”

    “給我鑰匙!”陶翦瞳咬牙,掌心伸了出去:“我自己開門!”

    “陶小姐是聰明人,應該知道現在二少爺與俞秋織在做什麼。”

    “我不想聽你胡言亂語,快給我鑰匙。”

    楊富饒保持了沉默。

    陶翦瞳身子微微開始顫抖,在數秒後,終於忍不住身子往前一衝,揪住了楊富饒的手腕便去奪他手心裏的鑰匙。

    “二少爺喝醉了,而且送俞秋織進他房間裏這事情是夫人默許的。”楊富饒卻握緊了鑰匙不放鬆,平靜地道。

    陶翦瞳的臉色在霎時便涮白,身子有些虛軟地跌向一旁的沙發。她輕搖着頭,眼裏劃出一抹驚慌,握抓着衣角的指尖死死地揪緊了布料,任由着那尖銳的指甲掐入自己的掌心,直到有疼痛傳襲而來,才發覺皮肉已經破損——

    她原本完好的世界,在這個瞬間便被損毀了!

    沒有任何的預兆——

    “陶小姐,我幫你安排車子。”面對她那受挫的模樣,楊富饒濃眉輕擰了一下,話語卻相當輕淡。

    “不!”陶翦瞳猛地擡起頭,低低地嗤笑一聲:“我不走。”

    現在做錯事的人又不是她,爲何她要落荒而逃?如果逃離,那她永遠都成爲一個笑柄。這樣的事情,她不要去做。所以,她要堅強留下來!

    她咬牙,闔了闔眼皮,淡淡地瞟了楊富饒一眼,冷沉地一字一頓道:“我要等……等他出來,好好問一問他們,我算什麼。”

    **********

    俞秋織張開眸子的時候,察覺日光透過那落地輕紗穿射了進來。爲身下那撕裂般的疼痛與自己疲軟的狀態擰緊了眉,她嘗試着翻身時刻,卻發覺自己被兩條手臂所困住,不由得猛地驚醒,騰地便從*榻上翻身而起。看着眼前那熟悉的環境,她腦海便下意識地回想昨夜被男人需索的情景——

    天啊!她與他都做什麼了?

    側過臉,眸光定格在那還處於沉睡中的男人臉頰,她心跳開始慌亂,急速地想去尋找自己的衣裳。

    可實際上,她的衣服是被千乘默扯碎的,所以如今……她只能夠尋覓到自己的*褲穿着。並且……披上了千乘默那件浴袍。

    當她正欲轉身離開時刻,眼角餘光卻猛地接觸到一雙冷沉深邃的眼睛正揶揄地盯着自己。

    “二少爺……”她急速揪緊浴袍的領口,驚惶失措道:“你醒了?”

    “有人在身邊毛毛躁躁的,你覺得我能夠熟睡?”千乘默的臉色並不好,眉宇間蘊含着陰沉之色。他半眯着眼瞼,聲音冷冷的:“你怎麼會在這裏?是什麼時候來的?”

    聽着他這樣的詢問話語,俞秋織自是很輕易便回想起昨夜他喚叫陶翦瞳時候的情景。她的心驀然一酸,有些自嘲地道:“這個問題恕我沒有辦法回答你。”

    千乘默斜靠於沙發旁側,眸色陰沉:“都爬上我的*了,還裝什麼清高?”

    俞秋織雙-腿一軟,臉色自然失色般涮白:“我有拒絕的,可是你……算了,反正這是你們千乘家的天下,你愛說什麼就說什麼。”

    她轉身,頭也不回地往着房門位置走去。

    千乘默迅速起身,急步跨了過去攔住她:“俞秋織,你又玩什麼欲擒故縱的把戲?你爬上我的*,難道不就是想勾-引我嗎?”

    他指尖壓住她的肩膀,把她抵向了房門,眸中一片陰霾之色。

    “我沒有,昨晚夫人吩咐我這段時間要侍奉你的飲食起居,我便過來了。可我才進屋,你就……”俞秋織的解釋到此便止住了,皆因她從男人的眼中看到了鄙夷與不屑。

    他一定是在認爲,她在說謊!

    事實上她也知道,解釋是沒有用的,所以何必浪費口舌呢?

    “就怎麼樣?”千乘默冷哼一聲:“編造不出來了吧?”

    “如果二少爺真的認爲這是我的錯,那就算是我的錯吧!”俞秋織扭開臉,冷淡地道:“二少爺請放心,就算昨晚是我勾-引你的,我也不會對你有任何的要求。我現在只想去工作,請讓我出去。”

    她的手,搭上房門扶手,準備拉門。

    “就這樣想走?”千乘默低嗤一聲,手臂環上前胸,漠然道:“想走可以啊,把衣服給我脫下來再走!”

    他話語相當輕描淡寫,俞秋織卻聽得膽戰心驚。

    若然她脫下了衣服,還怎麼可能走出這個房間?便是這樣走出去,只怕外面紛紛揚揚的流言也會被不斷傳開,讓她再無臉面在雅苑居立足下去吧?

    “脫啊!”千乘默後退半步,冷淡地凝睇着馳:“脫了,你就可以走了。”

    “我的衣服被你扯爛了,我脫了衣服怎麼走出去?”俞秋織胸-膛騰地升起一股怒火,咬牙道:“浴袍我會還你的,等我回去換下來以後就會還你,現在先借我穿一下……”

    “你不配穿我的衣服!”千乘默不疾不徐地打斷她:“這種名貴的衣服,不是你這種下賤的人穿得起的!”

    “千乘默,你太過分了!”縱然耐性再好,聽到這話的份上,俞秋織也忍不住爆發了:“你扯爛我的衣服我還沒叫你賠我呢!現在卻如此咄咄逼人,你爲什麼要這樣不饒人呢?”

    “你說的那些我都沒有印象了。”千乘默頗爲厚顏無恥道:“我只知道,現在要怎麼樣去做!”

    一句沒有印象就能夠推塘他所做過的一切嗎?

    俞秋織雙掌握成拳頭,擡起眼皮與男人那冷沉的雙瞳交接,恨恨地道:“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嗎?”

    千乘默冷哼着沉默。

    他絕對是個說到做到的人,俞秋織心裏明白這點,態度不得不軟化了下去:“二少爺,你到底想要我怎麼做才肯放過我?”

    “你什麼都不需要做!”千乘默後退半步,幽幽地道:“只需要還我衣服就可以了。”

    “你爲什麼要這樣對我?”

    “你既然有膽量爬上我的*,就應該做好接受懲罰的準備!我說過的吧?你這種人沒有爬上我的*的資格!現在你既然敢把我的話不當一回事,我何必對你仁慈?”千乘默長臂驟然往前一探,伸手便握住了女子的手臂,順帶着去扯她身上那件浴袍。

    別說他壓根不相信她所說的話語,就算她真是被母親所設計的又如何?以爲他會那麼輕易就屈就了嗎?那些人,會不會天真了?

    所以,這些罪,都必須他來承受!而且,他願意的話,期限是永遠!

    “二少爺,求你別這樣!”俞秋織忙不跌去推男人的手,低嘶的聲音有些滄桑與悲憫的情緒:“你想做的事情都已經成功了,放過我吧!”

    這件事情,不是她的錯,可是爲何偏偏要她來承受這樣的苦痛呢?

    清白被毀也就算了,如今還要被他這樣折辱,讓她情何以堪?

    千乘默對她的言語恍若未聞,反倒是“嘶”的一聲把那浴袍也給撕碎了。他的眸光,瞬時落在女子身上。

    看着她,男人的眸光便驟然一暗,壓制在她蝴蝶鎖骨上的大掌遽地往上一擡,勾住了她的顎骨令她擡眸凝視着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