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之總裁老婆是特警1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之總裁老婆是特警16字體大小: A+
     

    回到家裏陸一浩也回來了正在幫孫麗華端飯菜,君君跟保姆在哄着*妞玩呢。看到葉雨嫣回來他對她笑笑“去買蛋糕了啊,先去洗洗手吃飯吧。”

    葉雨嫣面無表情白了他一眼將蛋糕放在冰箱裏去了洗手間,陸一浩被瞪了一下覺得莫名其妙的,不過也沒有往心裏去,葉雨嫣直接洗了澡換了一身舒適的衣服,一天沒有見到寶貝女兒也是很想念的,妞妞在媽媽軟軟的懷抱裏不一會兒就睡着了。

    葉雨嫣把孩子放到房間的小*上,小傢伙睡的甜甜的,葉雨嫣親了親她紅撲撲的小臉袋蓋上小被子出去了。

    陸一浩正要來叫她吃飯,見她出來就去拉她的手,被她直接避過去了,向餐廳裏走去坐到君君身邊跟君君抱了抱,又親親他的臉蛋露出慈愛的笑容“君君今天有沒有乖乖的啊,想沒想媽媽。”

    陸一浩看她跟君君有說有笑的,根本就不像是心情不好的,可是怎麼對自己那那麼個態度?從來沒有過的冷淡,昨天兩人如膠似漆呢,這上了一天班回來怎麼就變了態度?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

    飯桌上一家人安靜的吃着晚餐,陸一浩看着對面坐着的女人一口飯也沒有少吃,就是不看他一眼也不跟他說話,這感覺太奇怪了,幾乎每天吃飯她都跟自己坐在一起,有的時候還非得讓他給她夾菜,撒起嬌來也是黏糊着呢,不過他也是願意*着她,看着她笑,他也開心。

    陸一浩夾了一塊糖醋排骨給她,她端着碗閃到一邊,陸一浩的手僵在了空中,他蹙了蹙眉頭將筷子上的東西放在了自己的碗裏,然後便不再有一點動作,悶頭吃完了自己的飯,打了招呼就去書房了。

    孫麗華看出兩人之間的不對勁,推了推葉雨嫣問她“你這是怎麼了,小陸又怎麼惹你了。”

    “媽,沒事。”葉雨嫣也看到了陸一浩眼裏的失落,心裏也有點擔心他不會是真生氣了吧。

    “雨嫣啊,要是沒有什麼,你可別耍孩子脾氣,小陸這樣的男人打着燈籠也難找,你別一時鬧脾氣給了別人可乘之機,到時有你後悔的。

    “媽,吃飯,我有分寸。”聽了孫麗華的話,葉雨嫣的心裏也開始打點了。吃完了飯君君在客廳看電視葉雨嫣把蛋糕拿出來跟君君切了一塊,君君吃着,她自己也切了一大塊放在盤子裏,拿了一隻勺子端着上樓了,將蛋糕放在臥室裏,換上了一套壓在箱子底下面的睡衣,又套上了一件浴袍,打開電視機,坐在*上端着蛋糕邊吃邊看,她看看時間有些着急,這個時候聽到了腳步聲,嘴角勾起一絲笑意,然後歸於平靜若無其事的吃蛋糕。

    陸一浩進來看她一副悠閒的樣子更加疑惑,可是心裏也隱隱的有些不痛快,自己並不覺得那裏做的不對不好了,惹她生氣也沒有啊?算了先不理她。

    陸一浩進了浴室葉雨嫣就有些緊張了,他不會真的生氣了吧,結婚以來自己還沒有跟他使過小性子呢,要是這樣就受不了了,那以後自己要是生氣了還指望他會哄自己?不知道以前跟席夢戀愛的時候是怎樣的?想到他會跟別的女人有過親密,她的心裏就酸酸的,連口中的蛋糕都變得發苦了。

    本來那個極品婆婆說這些的時候都不難受的,現在坐在這裏又看到他不耐煩的臉色,心裏的酸水就往外涌,她也知道這都是過去了,回來的時候也是自己無理取鬧了,這麼久以來自己還是第一次無理取鬧,他就不耐煩了,該死的陸一浩。

    她放下手中的蛋糕坐到梳妝檯前,看着鏡子裏的自己,自己是不是特別沒有魅力了,鏡子裏的女人脣紅齒白,仔細找這白淨的臉上都找不出來一點瑕疵,她又扒拉自己的頭髮,也沒有白頭髮啊,看這氣質,這臉色,這身材也已經恢復得跟生孩子之前沒有什麼區別了,還有這胸,也變大了一號,自己的魅力真的是沒有一點值得懷疑的地方。

    陸一浩從浴室出來就看到她在梳妝檯前的動作,心裏覺得好笑,可是想到今天她莫名的不痛快,心裏又覺得有些不舒服,真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麼,看來必須得問一問了,他覺得夫妻之間還是要坦誠一些的好,要是都憋悶在心裏,遲早會出事的。要是有誤會解除了就好。

    陸一浩走過來,葉雨嫣正檢查完自己的儀容,腦子裏在胡思亂想呢,難道是男人都一樣,過了新鮮勁就膩了,難道跟自己的親爹一樣想上了外面的花花草草?

    “想什麼呢?”

    頭頂上突然傳來一道聲音,葉雨嫣看了看鏡子裏的男人嘟起了嘴巴,看看他又垂下了眼眸,一張小臉不悅的皺起來。

    陸一浩掰過她的身體擡起她的下巴逼她與自己對視“老婆,你今天怎麼了,爲什麼不高興?我有哪裏惹到你了?”

    葉雨嫣瞪他一眼“你終於肯理我了?”

    陸一浩哭笑不得,捏捏她的臉頰“你啊,講講道理好不好,是誰一回來就跟我甩冷臉的,不搭理我還不吃我夾得排骨,只抱兒子跟女兒,連看我一眼都不肯,我都委屈死了。”

    葉雨嫣看看他含笑又無奈的樣子,往他身邊湊了湊,陸一浩趁勢抱住了她“葉雨嫣你太欺負人了。”說着不滿的在她肩頭咬了一口。

    葉雨嫣錘他一下“陸一浩你還喜歡你的初戀女友嗎?”

    抱着她的身體僵硬了一下,看着她的臉蹙眉問道“誰跟你說了什麼?”

    “你回答我啊。”葉雨嫣看着他的臉眼裏閃出焦急的神色,她真的很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陸一浩腦子裏閃過那個已經爲人母的女人,笑笑“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既然跟你結婚了,心裏只會想我老婆。”

    葉雨嫣笑笑,眯起眼睛看着他問“真的嗎?”

    “當然是,我對你怎樣,你感覺不出來嗎?小沒良心的還敢質疑我。恩?”陸一浩板起臉來摟住她的腰故作生氣的問。

    葉雨嫣垂眸笑笑。其實他對她已經很好了,有的時候她都感覺這樣美好甜蜜的生活簡直是像在夢境中一樣,看着他的俊臉,先前心裏的那酸氣已經沒有了。她捧着他的臉說“老公,我今天見到你的初戀女友了,我知道你有過過去,我也允許你可以想想過去,但是從現在開始你的心裏只能有我一個人,不然我就帶着我兒子女兒跑得遠遠的,讓你找不到。”

    陸一浩咬她一口“聽你前面的話還覺得你善解人意,溫柔大度,後面就威脅我啊?”

    “哼,你要是真心實意的對我好,又怎麼會怕我的威脅,我又不是無理取鬧的人,今天我耍脾氣也是想到你以前跟別的女人有過最親密的行爲,我心裏不好受罷了。”

    陸一浩怎麼不知道她的性格,她這個人就是一副直腸子有什麼說什麼,今天會這樣一定是遇見了什麼人,聽說了什麼,這件事自己還真的是要跟她解釋清楚,正要開口葉雨嫣又問“你媽媽這個人真的是好奇怪,怎麼就那麼看我不順眼呢。”

    “今天你碰到我媽了?”陸一浩蹙起了眉頭,臉上閃過不悅的情緒“怪不得你會不高興,她說了什麼?”

    “恩,蛋糕店裏見到的,先是碰到了席夢一家,你媽媽之後進來的。說了一堆奇怪的話,還說替身,我要是一早知道你要找到的是個替身,打死我也不會嫁給你的,再說了,你說我跟席夢哪裏像了非說我是個替身,簡直就是挑撥離間啊,老公,我跟席夢一點也不一樣,根本找不出來一點相似之處。”

    陸一浩臉色一沉,懷裏的女人沒有發覺他臉上一閃而過的尷尬,繼續問道“老公跟我講講你的初戀吧,我覺得席夢挺好的,爲什麼你們會分手?”

    “老公?”

    “啊?”

    “說啊。”

    “真的要聽嗎?”

    葉雨嫣點點頭“我保證不會吃醋,都是過去了嘛,再說我也想了解一下以前的你,不要隱瞞通通告訴我。”

    “好,”陸一浩將葉雨嫣抱在懷裏緩緩開口“我們在高中就相識了,真正在一起是她考上大學的那一年,本來約定好了是要一起念音樂的,可是她家裏發生了變故,她爲了方便照顧她母親選擇了就近的學校,但是我們感情還不錯,基本上是順理成章的那種,可是我母親因爲中意副市長家的千金,就想盡一起辦法將我們分開,那時候我太年輕,沒有能力也根本想不到我母親的手段會那麼狠,她父母離婚,母親重病,要工作,我幫她安排在了姑姑的酒店彈鋼琴賺取些收入,在姑姑的地方我也很放心,可是這件事被母親知道了十分不悅,想了辦法將她趕走了,爲了生活她在酒吧唱歌賺錢,這些我都不知道。因爲當時我已經去了英國唸書,她被陷害抓進了監獄,我母親就以此相要挾讓她跟我分手不然就會將她的事情到處宣揚,學校會開除她,她重病的母親會知道,她無奈跟我提出了分手。這中間母親也是有機會就去刁難她,其中幾份工作都是因爲母親沒有的。”

    “就這樣嗎?你怎麼這麼不堅持?”

    葉雨嫣腦海裏閃過席夢那張燦爛的笑臉,真的不知道她一個女孩子經歷了這麼多,尤其是陸一浩的母親怎麼會這麼陰險?

    “沒有,當時我很生氣,可是也沒有想過要跟她分手,終於在一段時間之後在姑姑的幫助下我們又聯繫上了,我知道了母親的行爲,覺得很對不起她,好在她沒有計較繼續跟我在一起,可是後來發生的事情我們真的是沒有辦法再在一起了。”

    “什麼事?”葉雨嫣聽着這些直皺眉頭,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的初戀經歷的這麼波折。

    “我母親知道我們又聯繫上了,非常生氣,就找到了席夢的母親,要知道那時候席夢的母親已經病重經不起一點刺激,可是母親難堪的言語跟威脅讓她母親一下子被氣到,更加重了病情,她身邊一個親人也沒有,能幫她的人也沒有,她又是那種根本不願意欠人情的人,可是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就找我借錢,十萬塊錢對於我來說不算什麼,她不好意思開口,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纔給我發了個信息求助,也許是天意弄人,那條消息被跟母親很好的副市長千金看到了刪掉了,我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那個副市長千金你也見過就是潑你咖啡的那個瘋子,她跟我母親好的不得了,就把這件事告訴了我母親,我母親討好她就再度找上了席家母女。”說道這裏陸一浩眼前閃過席夢當時無助憤恨的臉。他閉上眼睛聲音有些哽咽。

    葉雨嫣握緊他的手“老公難受就不說了。”

    他笑笑,拍拍她的手“今天告訴你就是不想你以後胡思亂想,聽我說完。”她點點頭。

    “席夢的母親知道席夢這麼艱難,心裏又恨又心疼,也知道自己的病情不好治,當時已經有了再活下去的勇氣,可是被母親一鬧她徹底絕望了,爲了不拖累席夢選擇了自殺,後來我調查了整件事情,席夢的母親摔碎了玻璃杯割斷了自己的頸部動脈,只不到一分鐘就停止了呼吸,那段時間我不在她身邊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撐過來的。”

    葉雨嫣聽完覺得心裏像是被什麼堵住了一樣的難受,她不愛哭,很堅強,可是也忍不住聲音哽咽了,這些年她也是一個人過來的,理解那種孤獨無依的難受,又有幾個像她這樣堅強的,那樣美好的一個女子,卻有這樣艱難地過去,而當時做爲席夢男友的陸一浩真的不是一個好*,雖然不是陸母親自動的手,可是也脫不了干係,兩人之間只能越走越遠。

    “現在,席夢的老公對她好嗎?”

    “很好,唐子辰是b市的權貴之子,席夢的親外公跟唐家是世交,家世背景不容小窺,唐子辰又是有了名的*老婆,現在的席夢被兩家人*上了天,她雖然沒有母親了,可是找到了更多的親人,什麼也不怕了。”

    葉雨嫣點點頭“那樣真好,老公你也別難過了,畢竟當時你也不大,都是太年輕了,不過婆婆這個人也真是的,太勢力了,是不是哪一天我要是有個有權勢的孃家,她就不會挑剔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