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56:初夏vs幕易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56:初夏vs幕易寒字體大小: A+
     

    陳佳雪的事情跟舅舅還有父親一說,舅舅差點氣得心臟病復發,幕易寒瞞着外公沒有說這件事也是擔心他的身體,總不能因爲她一個人的過錯讓別人爲此喪了命吧。那可太不值得了。

    幕易寒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舅舅跟父親,先把陳佳雪祕密送去警方然後開庭審理,這些司法程序都走一遍,畢竟是自己的親表妹,還是不忍心她受苦,但是教訓一定要讓她長的。當然這些程序都是幕易寒安排的自己人,目的只是嚇一嚇陳佳雪,讓她以後好好的重新做人。

    舅舅很贊同這個方法,也是沒有辦法,這是自己唯一的女兒了。父親也無奈的點了頭,這件事也只好這麼辦了。

    陳佳雪的強烈反抗在三個人的意料之中,但是沒有想到她不但沒有悔改還把監獄裏搞的雞犬不寧,幕易寒氣得夠嗆,直接安排了將她提前“槍斃。”

    當陳佳雪在美國的別墅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沒有死,驚喜之餘對幕易寒跟陳勝剛這樣算計自己又多了幾分怨恨,但是這種怨恨她不敢表現出來,現在她還要依附着陳家跟幕遺憾的勢力。

    自己犯了殺人罪這是事實,可是顏素那個女人還活着,這是她不能忍受的。他沒有想到的是,不光顏素沒有死,就連那個*徐唐也沒有死,還將她擄走受盡了非人的待遇。

    幕易寒在醫院裏得知這個被自己萬般呵護的女孩子景然跟自己一點血緣關係也沒有的時候心裏的失落真的不知道怎樣形容了。但是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看到她手腳都不能動彈的躺在那裏,臉上一臉的死寂,怎麼會一點都不心疼,又受了女孩子最不能忍受的恥辱。

    但是因爲她的身份,心裏的那種疼惜憐愛,減散了很多。

    這件事隨着顏素的迴歸終於再也瞞不住外公跟舅舅了,而令大家意想不到的居然是顏素纔是陳家真真正正的大小姐,幕易寒的親表妹,整件事情水落石出之後,陳佳雪已經成了陳家的罪人,顏素現在雙目失明當初的小產,這些年受的苦,都是推到了陳佳雪的頭上,陳勝剛更是愧疚的不敢面對顏素。在蔣振山沒有來到之前,幕易寒將陳佳雪強行帶走。這件事終於在陳佳雪的自殺中劃傷了一個句號,而跟蔣振山的仇恨也拉開了序幕。

    初夏十分理解幕易寒現在的心情,那個假表妹怎麼說也是二十年的感情,她的死雖然跟幕易寒直接有關係,可是看他現在眼裏的愁絲也知道他現在的心裏有多難受,將一杯參茶放在書房的辦公桌上,初夏繞到他的身後揉揉他的太陽穴柔聲道“老公,要是累了,你就休息一下吧。工作是做不完的,還是身體重要啊。”幕易寒閉着眼睛將她的手抓住,將她的身體繞到自己前面抱着她“老婆,有你在真好。”抱着懷裏軟軟香香的小女人心裏真的滿足極了,似乎所有的煩惱這一刻也消散了許多,抱着她就有說不出的幸福,突然大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老婆你說這些天我這麼努力,這裏會不會已經有了個小傢伙。”

    這三年來,自己根本就沒有采取避孕措施,家裏所有的安全套都被他戳了小洞,可是一次意外也沒有過,當時他害怕那次跳江小產對她的身體影響太大,懷孕會困難,但是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做過幾次婦科檢查,初夏的身體完全沒有問題,他這才放心下來,大概孩子也是需要時間跟緣分的吧。只是這幾日兩人*的次數不算少了,應該沒有問題的吧,這次再沒有就該去看看是不是自己有問題了,想到自己會有問題,幕易寒的臉就綠了,以前也讓小乖懷孕過的,應該不是的,自己絕對沒有問題的。

    幕易寒的外公這幾日的精神不大好,幕易寒的工作又忙碌起來,初夏不知道原因,總覺得他的神色凝重,回來的時候也晚了許多,家裏的安保工作他又做了細緻的安排。

    初夏這天聽公公說外公的身體不大好,他們又都不在家裏,就讓她有時間去看看,初夏算了算時間,這些天被幕易寒纏的總是懶得起*一晃一大天的時間就過去了,而且最近自己也懶惰得很,貪吃嗜睡,都要變成豬了。

    她笑笑收拾了一下自己拿上包包叫司機開車去了超市,外公喜歡吃豬腳,上次做的滷豬腳,外公就讚不絕口,自己也有時間,就買了幾隻豬腳看看還有些新鮮的魚跟海鮮等食材,提着大包小包的去了陳家大院。

    外公見到初夏很高興,聽到她說要給自己做滷豬腳,更是笑的鬍子都翹起來了。初夏喜歡一家人在一起說說笑笑的感覺,今天晚上幕易寒沒有時間回來吃晚飯,只有初夏跟外公還有公公幕君,舅舅陳勝剛因爲陳佳雪的事情沒有任何心情一直在自己的家裏。

    愉快的晚餐之後,初夏沒有急着走,而是跟老人下了幾盤棋,這一天陳老頭開心極了,初夏扶老人上樓休息,自己才準備離開,外公對面的房間是幕易寒跟陳佳雪的,兩間房間相鄰,想想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夠讓人心裏難受的,初夏走到陳佳雪的房間門口,輕輕一推門便打開了。

    這間房間依然是公主般的夢幻房間,還記得第一次來這邊,幕易寒帶着自己來參觀,可是陳佳雪極不友好的將她趕出去,不讓她進入,想到那些事情初夏撇撇嘴,這個陳佳雪會有那樣的下場,她一點也不覺得難過反而覺得真的是罪有應得,但是可憐了舅舅跟外公兩個上了年紀的人。

    初夏走到門口的梳妝檯前,看看鏡面上已經蒙了一層灰,想來是很長時間沒有人打掃過了吧,桌上有個相框被倒放着,她拿起來裏還有陳佳雪的一張照片,上面的女孩子笑容燦爛,像個甜美的小瑕公主,可是現在.....她嘆息一聲,將那個相框放到了桌上,正要離開,一個東西從鏡框裏面滑落出來,掉在了地上。

    初夏彎腰撿起來,是一個手機內存卡,她估計是陳佳雪以前的東西,不知道還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沒有,將自己口袋裏的手機拿出來,將那卡片插進去....

    初夏看着手機上面一張張的照片覺得疑惑,這個女孩子不是新出道的那個盲女顏素嗎?而這個男人就是陳佳雪曾經的那個未婚夫。這樣大尺度的照片她怎麼會有,上面都是顏素與葉慕楓的激情照片,畫面有些不堪入目,這要是被媒體知道了,那她的歌手生涯也該會受到極大的影響吧。

    按下了刪除鍵,手機上很快就出現了新的照片,什麼協議之類的,初夏看不明白,但是下面的一章照片幾乎讓她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動,她瞪大了一雙眼睛看着照片上赤身半羅的女子不是自己還是誰,可是那些對她動手的男人們是誰?自己爲什麼會有那樣的遭遇,那個女人,不是自己,一定不是自己,她有幕易寒,幕易寒是很疼她的,那樣的情況怎麼會讓自己經歷?頭有些疼,那種感覺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腦子裏蹦出來一樣,大腦像是裂開了一條縫,慢慢的有東西滲出來,一點一點,一滴一滴,慢慢的正在匯聚。她敲着自己的腦袋,一些模糊的畫面開始在腦子裏不停地轉換。

    “鐺鐺....”敲門聲響起,初夏的理智有些回籠,將手機的畫面關掉放在口袋裏,轉身到了門口,將門打開,保姆看到她的臉色不大好,擔憂的問道“少奶奶,您不舒服嗎?”

    初夏扯脣笑笑“沒有,只是這裏的空氣好像不大好。”初夏幕光閃了閃,腦子裏都是那張不堪的照片,自己失憶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保姆蹙了蹙眉頭,這間房間他們都很少進來,這房間的主人死了,怎麼也是有些晦氣,保姆叫她出來“您還是少去那間房間吧,畢竟....”保姆欲言又止,轉移了話題“這麼晚了,您不如就住在這裏,我跟易寒少爺打個電話,知會他一聲,生的他擔心。”

    初夏搖搖頭“算了吧,我還是回去好了,您放心吧,也有家裏的司機送我沒事的。”

    保姆見她堅持只好點點頭“那好吧,您路上小心,到了家務必請給我打一個電話,也好讓我安心。”

    保姆在這裏做了二十幾年的傭人是看着沐易寒長大的,對整個陳家很有感情,卻從來不喜歡陳家的小姐跟她的母親,總覺得這兩個女人的性格相似精明的很,沒有想到的是,這兩個女人年輕輕的就死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命薄還是別的原因。

    初夏應下就跟司機離開了這裏。回去的路上初夏一直再看手機,手機裏面除了那一張照片再也找不到其他了。只是這一張照片足夠她震驚的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前的自己過得是怎樣的生活?

    ps:我剛回來,好累啊,先吃點飯,稍後再一更,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