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32:初夏vs幕易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32:初夏vs幕易寒字體大小: A+
     

    即使那個女人身後有雄厚的背景又怎樣?還不是一個傻子。

    初玉蓮見他已經拉開了車子的車門,趕緊跑過去,伸手擋住他“幕君,你就這麼不願意見到我?”這是這二十幾年來自己第一次跟他近距離的說話。他只是有些老了,可是他的身姿依然挺拔,五官還是跟當初見到的時候那樣深刻,讓她只見了一面就深深的印在了心裏,再見到他還是如此的近距離,多少年過去了,她還是心跳的厲害。

    幕君毫不留情面的揮開她的手“如果可能的話,我情願這輩子都沒有遇見過你這樣的女人。”幕君憤怒的雙眼瞪着她,他後悔死了那一次的幫她脫身,這樣的女人一點都不值得他可憐。

    初玉蓮呵呵的笑了“在你心裏,那個傻子永遠也沒有人可以替代是不是?”

    “請把你的嘴巴放乾淨,若蘭是我的妻子,我聽不得任何侮辱性的詞彙出現在她身上,請你離開我的視線。”他冷硬又維護的話讓初玉蓮心裏一陣顫抖,她知道這個男人的心,自己永遠走不進去,可是她還是愛他,就算他當時那樣的羞辱的罵不知廉恥,她都沒有改變過對他的感情,她覺得自己就是天生的賤命,愛上一個恨自己的男人,讓自己的一生都活在痛苦中。

    “可是我女兒跟你兒子在一起,他們在一起*了好久,還掉過一個孩子,你兒子一直以爲我女兒是我們倆的孩子,而且現在他們好像分不開了,幕君我知道當年的事情都是我不對,我跟你謝罪,但是那件事跟我女兒沒有關係,如果他們願意在一起,請你不要再阻攔了好嗎?小夏她因爲我被你兒子折磨的不成樣子,這些債也該就此結束了吧?”

    幕君拉開車門的手僵在空中,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想到自己見過的那個丫頭,居然是她的女兒,之前的小產,自殺,甚至還有更多的折磨,都是因爲易寒以爲....

    他不假思索的揚起手就給了初玉蓮一巴掌,“啪”的一聲,初玉蓮捂着被打過的那一面臉笑着流出了眼淚“幕君,這是你第一次主動碰我。”

    幕君氣的手都顫抖,指着她怒聲質問“那是你的女兒,明明知道,她會受苦,你爲什麼不去制止?”

    初玉蓮笑笑“我以爲這樣會見到你。”

    幕君丟下一句“神經病”憤怒的甩上車門,讓司機開了車子。

    車上直接給幕易寒打了電話,幕易寒的風機剛剛降落,還有沒有來得及開機。打開手機,裏面全是父親的來電,幕易寒不禁奇怪,正要撥回去,電話已經響起來,正是幕君的來電。

    “喂”

    “易寒,趕緊來我這裏一趟,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說。”幕君的語氣相當急迫,幕易寒從沒有聽父親這樣着急的說過話,知道事情一定是很緊急的,應下之後掛了電話。

    心裏記掛着初夏,想她在家裏應該也沒有什麼事,便叫助理拿着自己的行李先回去別墅那邊看看,自己跟司機去了大院那邊。

    幕君焦急地在房間裏走來走去,陳老爺子也是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真不該爲了面子把這件事對外孫一直隱瞞。好在現在那個女孩沒有什麼閃失,不然都沒有地方後悔去。

    幕易寒趕來外公這裏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了,進來之後,便把手裏的東西都放在了茶几上,外公已經在書房,幕軍看到他臉色陰沉,眉頭緊擰着,嘆息一聲“去書房吧,外公在等着你。”

    幕易寒點點頭跟着父親上樓去了書房。幕易寒見到外公打了個招呼,問道“外公什麼事?”這麼着急的把他叫回來?

    陳老爺子看看自己的這個優秀的外孫,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易寒啊,你媽媽的事情,外公跟你爸爸一直瞞着你,這件事終究是做錯了,本以爲想要讓你的媽媽在裏心裏留下一個美好的印象,讓你誤會了你爸爸這麼多年都是外公自私了。”

    幕易寒蹙眉,有些聽不懂外公話的意思,看向幕君自己的父親,他也是一臉的懊悔。

    “到底是怎麼回事?”

    “易寒啊,你爸爸從來沒有跟過別的女人發生過什麼,你一味的事情都不是真的,你爸爸的私生活幹淨極了,他這輩子,只有過你媽媽一個女人。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竟然會以爲你爸爸在外面還有孩子,你糊塗啊。”

    幕易寒聽着外公的話愣住了,這話是什麼意思?沒有嗎?那初夏是?

    “易寒,爸爸知道你對於你媽媽的事情對我有怨恨,我一直也都在自責,可是爸爸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你媽媽的事情,這些年,你的事我從來不曾插手過,今天要不是遇到了初玉蓮,我真不知道你一直在做一件這麼荒唐的事情。”

    “初玉蓮?”幕易寒發出個疑問。

    “是啊,我都知道了,你上次讓小夏流產是因爲你,自己以爲你們之間有血緣關係吧?你這個孩子,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到底是誰告訴你的,初夏跟我有關係?”

    幕易寒腦子嗡的一下,初夏?

    “爸,你說的是真的?初夏跟你沒有關係?”那那份親子鑑定?

    “周進父子?”幕易寒呢喃出聲,幕君聽到周進這個名字,頓時豎起了眉毛“你說誰?”

    “爸,當年我媽媽爲什麼會自殺?”心裏已經掀起了驚天的巨浪,初夏如果不是爸爸跟那個女人的孩子,那她肚子裏?

    幕君的臉上閃過悲涼的悔恨。

    那一年,若蘭懷孕了,懷孕的若蘭更加依靠幕君,離不開他,跟隨他去了市裏工作,那時候已經被幕君拒絕了的初玉蓮已經死心了,可是當看到陳若蘭的時候又燃起了意思希望,覺得幕君不過是依靠着陳家的勢力跟報恩纔會娶的周若蘭,他們之間不見得就是真愛,而且周若蘭是個傻子,什麼都不懂的傻子,就算是個千金大小姐又怎麼樣?

    她假裝不經意的跟幕君不期而遇,故意跟他有肢體的接觸,讓若蘭看到引起誤會。若蘭只是頭部被撞的有些發硬遲鈍可是心裏清明極了,一次兩次的她還不會計較可是次數多了,她也不得不懷疑,但是幕君對她始終如初,讓她看不出來什麼端倪,也沒有放在心上,幕君本就優秀,會有女人仰慕也很正常。

    可是已經走火入魔的初玉蓮見不到幕君的面,就主動找上了若蘭,若蘭性子溫吞,天性善良,對於找上門的初玉蓮深感吃驚,她說她自己跟幕君真心相愛了,讓她成全他們。她的話讓若蘭懷疑,可是想想自己的情況,她不由得自卑起來。

    這件事她沒有告訴幕君,只是日益變得惆悵了起來。時常看着一處發呆,幕君按時出門按時回家看不出來一點破綻。她選擇相信自己的丈夫,這件事就被她自己掀過了,生產的日子到了,她艱難的生出了幕易寒這個兒子,一家人都很高興,當時陳老爺子因爲兒子的事情弄得家裏亂作一團也無心顧忌女兒,就讓幕君的母親跟保姆來這邊照顧女兒跟外孫。

    眼見幕君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初玉蓮按耐不住,也不死心。

    幕君是她深深印在了心底的男人,怎麼樣也揮散不去,她也單方面的認爲,周若蘭只是幕君的一個責任而已,他們之間沒有愛。

    終於在幕君的孩子兩歲的時候,被初玉蓮逮到一個機會,幕君跟同事們一行人去一個酒店聚餐,初玉蓮一路尾隨,買同一個服務員給幕君的酒水裏面下了安眠藥,幕君去洗手間的空當藥力發揮作用,被初玉蓮扶進了一個包廂裏面。

    若蘭按着初玉蓮給她的消息找去那間房間,本來她也不相信,自己的丈夫會還跟那個女人有聯繫,他們的工作不對口,幕君對於任何女性同事都保持一定的距離,而且這兩年他對孩子跟她的好,都被她記在心裏,總覺得當年那女人說的不是真的,是想要破壞他們的家庭。

    可是最近一段時間,幕君回家的時間有些晚,他說是準備提幹,所以工作會繁忙,收到初玉蓮的信,她決定還是親眼來看看,所謂眼見爲實啊。

    當看到赤身果體躺在一起的男女時,若蘭的心裏跟吞了蒼蠅一樣,她是腦子遲鈍可是對待感情她是個傳統的女人,自己的世界裏除了父母哥哥就是這個男人跟自己的兒子了,他們是她的天,是她的地,看到這樣的畫面她幾乎崩潰。

    初玉蓮穿着單薄的衣服向她宣佈自己的勝利“我早說過,我們是真心相愛的,你不過只是他的責任而已,不然你覺得你一個傻子憑什麼能得到他?”

    睡的沉沉的幕君沒有看到自己妻子看着沉睡的自己,眼裏閃過的失望。也錯過了跟她最後的相見。若蘭沒有說一句話,從哪裏悄然離開,直接登上了那間酒店的頂樓,絕望地縱身一躍。

    事後初玉蓮也下了個半死,逃去了偏遠的村鎮,卻遇到了初夏的親生父親,也是這段孽緣讓無辜的初夏受了無盡的苦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