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26:初夏vs幕易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26:初夏vs幕易寒字體大小: A+
     

    初夏怔怔的看着那個對自己和睦微笑的中年男人,腳底像是生了跟一樣,腦海裏閃現的是自己的那個母親對這個男人關切的神色,想到幕易寒接近自己的目的她突然間就明白了。

    心裏涌上來的苦痛,跟屈辱,讓她幾乎暈厥,身體晃動了一下,想要張開口說什麼,喉嚨裏像是被灌進了水泥一樣堵住了發不出來一點聲音。

    幕易寒幾步邁上樓梯,將她緊緊的摟在懷裏“不是你想的那樣,別激動。”幕易寒將她緊緊地摟在懷裏,她的心跳的很快,都像是要跳出來了一樣。

    幕君不知道兩個人的心裏是怎樣的緊張跟不安,還以爲是初夏不舒服了。關切的問道“姑娘,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聽着那溫和關切的語氣,初夏的雙眼淚如雨下,爲什麼會這樣的情況,這個男人就是自己媽媽朝思暮想掛念的男人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抱着自己的男人是誰?她不敢去想,可是那個答案已經明明白白的放在了那裏,她不知道自己此時該是什麼樣的反應,木木的站在那裏,任幕易寒緊緊的抱着她。

    淚水汗水浸溼了她身上的睡袍,她被自己所猜測的那個事實,震驚的幾乎忘記了該怎麼呼吸,心口的位置,跳得厲害。幕易寒緊張難安抱着她兩步進去臥室裏,把門緊緊地鎖上,放她在*上,她的身體像是觸了電一樣的顫抖着。

    眼眶裏的淚水不斷的淌下來,牙齒都在打顫的咯咯直響。

    幕易寒捧着她的小臉微微用力“別哭,這不是你想的那樣,等我一會兒,我跟你解釋。”幕易寒現在必須得把幕君勸走,這件事除了自己誰也不知道是最好。

    幕易寒出了門口,幕君正要上來“怎麼樣?是不是不舒服?”

    “沒有,就是情緒還不穩定,您先回去,等她好些了,我就帶她回去。”他又拉又拽的將幕君拉到門口,喊了送幕君過來的司機,將他推上了車“爸,她我是認真地,這件事我會處理好,您跟外公先不要介入不要嚇到她。”

    “哼,嚇到,我看到是你把人嚇的夠嗆,我先回去,你別再犯渾了,這個女孩子嬌嬌弱弱的,又沒有家人。別再欺負人家了。”

    “好,我知道了。”

    看着幕君的車子離去,他呼了一口氣,看看樓上的房間,他又抿起了薄脣,臥室門口,他聽到她憋悶的抽泣聲,心裏難受極了,今天的情況是他曾經設想好的,想要看着他們這羣人一起難受,可是到底還是不忍心,這個女人恐怕這輩子都不會割捨的下了,當初極想讓幾個當時人知道的事情,現在一點也不能讓她們知道,尤其是這個女人。

    推門進去,初夏還維持這剛纔的姿勢僵硬的坐在那裏,他心裏已經想好了怎麼跟她說,走過去抓起她的手,初夏僵硬的手上傳來溫暖的觸感,她擡起眼眸看到幕易寒的臉,猛地把手從他的手裏抽出來“啪”的一聲。

    她瞪着紅透的雙眼恨恨的看着他“幕易寒,這纔是,這纔是你的目的對不對?呵呵....”她苦笑兩聲,自己坐在這裏的這幾分鐘,將點點滴滴聯繫在了一起,終於明白了自己一個這樣平凡的女人,怎麼會入得了他易少的眼,原來還是這樣。

    幕易寒咬咬脣,這個女人真的是該死的膽兒肥了,動不動就甩他巴掌,偏偏現在他真的不敢再對她怎麼樣了,一個是因爲她的情緒,一個是因爲根本捨不得。

    “那個男人,你爸爸,就是我媽媽她一直心心念唸的那個人吧?那麼我呢?我是誰?”初夏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眼睛問道。

    她的心裏真的比吃了黃連還苦,苦的她覺得去死都是一種奢望。“那我們呢?我們是什麼關係?”她笑着問他那淚水卻像是一汪深泉一樣不斷的淌出那透明的液體。

    “不是的,夏夏,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想的?你覺得我想的是哪樣?難道不是嗎?我的媽媽介入了你父母的生活,所以你要報復,而我極有可能就是跟你有血緣關係的人,幕易寒,如果不是這樣的原因,我不覺得你有什麼理由還要將我糟蹋到這種地步。我想不到別的原因。”她擦擦流到脣邊的眼淚冷冷的看着他“如果不是你確定了我的身份,你纔不會將我帶入你的報復遊戲中,幕易寒,我是傻,可是我不蠢,你的目的,原來是這樣,而我的媽媽,我那個媽媽...呵呵...哈哈....她怎麼能?”她使勁的捶自己的心臟的位置,那裏疼的要命,真想找來一把鏟子,把那裏挖出來。

    “怪不得,你會說那個孩子不該有,原來如此....”她疼的窒息,他的心裏也是異常難受,如果知道自己今天會這樣心疼她,說什麼也不會將她拉進來,可是事情已經這樣了,在後悔還有什麼用,看她空洞無望的眼神裏透着絕望跟悲涼,他心一緊將她緊緊的抱在懷裏“夏夏,對不起,以前是我混蛋,我不該把你拉進來,可是我們倆真的沒有關係,你相信我,我的爸爸只是我爸爸跟你沒有關係。”

    她使勁推他,可是怎麼也推不動,他烙鐵一樣的胸膛,在他懷裏悶聲反駁“不是嗎?怎麼可能?你說不是就不是嗎?讓我怎麼相信?”

    “我們去醫院做鑑定,初夏你相信我,我們真的沒有關係,以後我們好好地在一起,讓我補償那些對你的傷害好嗎?”

    她在他懷裏哭了笑,笑了哭跟個瘋子一樣“我不相信,我就是不相信....”

    幕易寒覺得她已經陷在自己的思緒裏出不來,他也知道,只是嘴上說她不會輕易相信,如果換成自己,就是拿來證據,他都不會相信。

    只是這個時候他說的再多也沒有用了。抱着她一手拿出口袋裏的手機給一家醫院打了個電話,讓他準備檢驗室給他們倆驗血。掛了電話,幕易寒對初夏說“我不會作假,你全程監視,監視着醫生做的血液檢驗,到時你看到化驗結果就知道我說的不是假的了。”

    初夏跟幕易寒來的並不是榮景坤的醫院,而是一傢俬立的小醫院,雖然規模不大但是環境還是很不錯的。初夏有些疑惑的看他一眼他每次有事不都是要去榮景坤那裏嗎?怎麼會帶她來這樣的醫院?

    似乎是知道她心中的疑問,他揉揉她的發頂說“這家醫院是我們家以前的一個管家周伯的兒子開的他的爲人很嚴謹,不會亂說,而且他也是這方面的專家,榮景坤那個人太八婆了,這件事我不想別人知道,外公的身體不好,我爸爸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所以....”

    “哼。”初夏冷笑一聲“你還真的是很會爲家人着想啊。”

    幕易寒扯扯脣,拉着她上了樓,在這裏,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周伯伯,他拉着初夏上前打了招呼,初夏根本沒有心情理會任何人,只是淺淺的笑了算是打了招呼。

    老人也不介意呵呵的笑着,將他們請進了準備好的檢驗室,周伯的兒子大概跟幕君的歲數不相上下,但是長相就跟幕君相差了一大截,中等身材,微微有些發福,一張普通的大衆臉。不過面色到是和善。

    將他們倆安排在了椅子上坐好,本來都已經知道了是要做什麼,也沒有過多的言語,手上熟練的操作着。

    初夏皺則眉頭,看着自己學血管的血被醫生抽出來,放在一個容器裏,接下來是幕易寒的。抽完了血,初夏看着那個周醫生在那裏熟練地操作着,整個過程,她看的清清楚楚,確實沒有作假的機會。看一眼幕易寒那氣定神若,一臉什麼也不怕的神情,真覺得自己是不是猜測錯了?

    看着那個周醫生技術嫺熟的操作着,將一個樣本似的東西上面滴上試管裏的血液,放入一個叫不上名的東西里面,靜靜的等候着。

    幕易寒抓着她的手,初夏防備的抽出,幕易寒再抓住,將她的小手握得緊緊的“一會兒就讓你看到真相,別緊張。”她白他一眼,轉過臉,那一瞬間沒有看到幕易寒臉上的不安。

    不一會兒的功夫,周醫生拿着化驗結果過來了,遞給他們“你們自己看結果吧,要是還做別的鑑定是要等上幾天的。”初夏知道他說的鑑定是dna鑑定,不過既然要是血型不同的話那些鑑定做與不做也沒有什麼差別了吧?

    她幾乎是屏住呼吸的看向那張化驗單。

    幕易寒呵呵的笑出聲“傻瓜,你睜大眼睛看看,我們有個毛的關係啊。”

    當初夏看到那完全不相同的血型時,瞪大了眼睛,心裏突然放鬆了下來,他們之間真的沒有關係,可是,腦子裏還有更多的疑問,沒有弄明白。

    幕易寒拍拍她的肩膀“這可是你自己親自監視着看到的結果,所以不要亂想了,你的那些疑問,等我們回去,我都告訴你,我先跟周伯伯講幾句話。”

    初夏像是傻了一樣的點點頭,眼睛又盯上了那張化驗單。

    ps:第四更3000後面還有滴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