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20:初夏vs幕易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20:初夏vs幕易寒字體大小: A+
     

    初夏對抹着眼淚的阿姨說“我沒事了,您做飯吧,我想回房間休息一下。”

    被親生媽媽這樣對待,怎麼會沒事,不過她只是個保姆也不好多說什麼,拍拍她的手“初夏小姐,你也不要太難過了,別想不開,好好休息一下,我給你做你愛吃的冬菇炒肉絲。”

    初夏勉強的勾起一個淺笑,算是迴應,上了樓。

    幕易寒趕到軍總醫院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幕君今天在視察的時候突然暈倒,被送到了這裏,外公已經看過他回去了,這裏只有他的一個祕書跟保姆照顧他。

    幕易寒進來的時候,幕君正在吃晚飯。看到幕易寒,眼裏閃過喜色,他不禁嘆息,今天自己倒下的那一剎那真怕再也見不到兒子了,幸好,老天還捨不得讓他死。

    “易寒”他有些嘶啞的聲音傳出來,幕易寒的心咯噔一下,點點頭,看向一旁的祕書問道“醫生怎麼說?”

    “易少,幕局只是疲勞過度,低血糖引起的昏迷。稍加休息就沒事了。”祕書言簡意賅,眼神有些飄忽,幕易寒知道父親的身體並不像祕書說得這般簡單。

    沉着臉道“你都多大歲數了,那麼拼命做什麼,那些事情不是你一個人就能做好的,這次是暈倒,下次就是翹辮子了。”幕易寒對父親說話從來就沒有過好語氣。幕君倒是也不在意,笑笑“放心,我自己心裏有數,你還沒給我生孫子,我怎麼能閉的上眼睛。”

    幕易寒眉頭一簇“孫子?”他輕聲呢喃了一句,腦海裏浮現出初夏躺在醫院裏那張蒼白的小臉。

    看他面前還有一半的飯沒有吃完,擡起頭說“既然沒事,我先走了。”說完頭也不回的出了門口,祕書搖搖頭勸道“幕局,您別動氣,易少就是這麼個脾氣。”

    “沒有,這小子,就是嘴硬心軟,看他剛纔額頭上都是汗,就知道跑的多急。呵呵,好了,你也回去吧,這裏有保姆跟護士們照顧我就夠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病。”幕君讓祕書也回去休息一下,看到兒子他覺得好了許多。雖然他的語氣惡略可是他的神情出賣了他對自己的緊張。他的心裏還有自己這個父親,就夠了。

    醫生的辦公室裏,幕易寒看着幕君的病例蹙起眉頭“怎麼會這樣?有什麼比較好的治療方法嗎?”

    “易少,你不用擔心,隨着人的年齡增長,一些病狀伴隨着發生也屬於正常,只要注意休息,勞逸結合,飲食上多加註意一般情況下不有事,還有就是要保持好情緒,不易動怒,雖然情況不是很嚴重,但要是一旦爆發這種病情的威力也絕對不容小窺。”

    醫生的話讓幕易寒的心裏沉甸甸的,站在門口,等到了父親的祕書出來,叫住他“王祕書,他的工作量那麼大,您多幫忙分擔一下,我會找找關係,讓他儘快辦理內退,專心養身體。”

    “易少,這些話,您親自跟幕局說會好得多吧。”王祕書真的是看不透這對父子,兒子明明關心父親卻總是一副不冷不淡的樣子,有時還惡語相向。現在這擔心的樣子倒是難得見到。

    幕易寒挑眉“就這樣,我先走了。”

    車上他一路都在想父親的話,孫子,他苦笑出聲,身邊的女人,唯一一個有過他孩子的女人,偏偏他們的孩子還不能生出來,自己也是得有個孩子,不然自己創造的這些事業將來交給誰?

    只是想到孩子的媽媽,他實在是沒有興趣再認識任何女人,家裏那一個就夠煩的了,而且似乎除了這個令他煩躁的女人,其他的都提不起來一點興趣。

    這幾天他看着她也不能碰,她敏感恐懼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時候,讓他自己覺得要是動了她就跟*沒有什麼區別,以前的幕易寒纔不會顧慮這些,只要自己痛快了,會管別人的死活?可是那天在衣櫃裏看到她驚恐的樣子真的是第一次,體會到了心疼一個女人是什麼滋味,雖然到現在,他都不太想願意承認自己對初夏有了不該有的感情。

    車子停在路邊給榮景坤打了一個電話,代理孕母,人工受孕,在初夏的肚子裏放一個他跟別的女人的孩子,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掛了電話,他覺得自己的行爲真的是可笑*到了極點,不過這件事,不會有任何人知道的。

    回到家裏,冷清清的,平時的時候初夏這個時候都會在客廳裏看看電視,雖然很安靜,但是也不顯得那麼冷清。阿姨見他回來便問要不要吃飯。

    幕易寒脫下西裝交到她手裏問“初夏呢?吃飯了沒有?”

    “初夏小姐,整個下午都在房間裏,還沒有吃晚飯,說要等你回來再吃。”初夏確實是這麼說的,但是阿姨知道她是心裏苦,根本就吃不下。

    幕易寒一聽臉上勾起一個笑容對保姆說“您把飯菜準備一下吧,我去叫她。”說完徑自向樓上走去。

    臥室裏,初夏沒有拉上窗簾,窗外的月光灑在地面上,閃着銀色的個亮光,她坐在*上,看着那亮光,眼淚一滴滴的落下,回顧自己活着的這二十年,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是值得眷戀的。

    唯一給過自己溫暖的外婆早早的離她而去,只有一個素素還會給她一些溫暖,可是她也有自己的生活,不餓能時常被在自己的左右,要是自己一個人可以過自己的生活也許還有活下去的願望,身邊的這個魔鬼一樣的男人,讓她每每看到都會想起那些屈辱的畫面,想到要在他身邊她就覺得日子好難熬。

    門被打開,幕易寒看到漆黑的房間,將門口的燈打開,房間裏突然明亮起來,初夏趕緊擦乾淨臉上的淚水轉過身來。看向他“你回來了。”聲音沉沉的有些嘶啞。

    幕易寒看到她紅腫的眼睛,頓時沉下了臉,上前幾步走到她面前,彎腰收出修長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捏住“哭什麼?”

    不等初夏回答,手上加大了力度,初夏下巴傳來痛楚,眼眶裏還沒有來的及逼回的淚水又溢出來。“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回來還要看你的臉色,初夏,你覺得本少對你好點,就是來勁了是不是?”

    她抿着嘴巴,哽咽着搖頭,她沒有想給誰臉色看,她只是心裏難受,難受的控制不住的想哭。幕易寒煩躁的甩開她的臉,初夏倒在*上,聽到關門聲,終於忍不住的哭出聲來了。

    幕易寒回到餐廳裏,阿姨已經把熱好的飯菜端上了飯桌,他看到幕易寒一個人沉着臉坐在那裏,初夏並沒有跟過來,就知道一定是兩個人又不痛快了,看看幕易寒的臉色,她想說些什麼還是生生的忍住了。

    客廳裏的茶具還沒有來得及清洗。阿姨給幕易寒盛好飯,便去了客廳,她特意端着兩個泡了茶的杯子從餐廳走過去廚房,她走的很慢。

    幕易寒覺得保姆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的真招人煩,擡起頭來想叫她出去,一擡頭看到她手裏端着東西,知道今天家裏來人了。

    “誰來過?”幕易寒放下手裏的筷子看着阿姨手裏的東西,等着她的回答。

    “易少,是初夏小姐的媽媽今天來過了。”

    “她?”幕易寒抿抿脣若有所思的發出了一個疑問。

    “是啊,易少,哎。”阿姨嘆了一口氣,將東西放下說“初夏小姐也真是可憐,真看不出來,她的媽媽是這樣冷情的女人,更沒有想到初夏小姐已經受了這樣的苦,就是大人再有苦衷,孩子也是無辜的,以前只是在電視,新聞裏聽說過,親生父母對孩子不管不問的,可也沒有想到就在自己的身邊就有這樣的人,真是冷血。一個小女孩從十歲,纔多大啊就要一個人做飯,還要一個人撿垃圾賺錢,這個媽媽當的真的是多餘,還說什麼,真的沒有初夏小姐該有多好。我要是初夏小姐這樣的媽媽不要也罷。”

    保姆真的是位初夏憤憤不平,說這些話,也是希望幕易寒不要再爲難那個可憐的女孩子。

    “易少,我的話是多了,可您也別怪我多事,初夏小姐真的是苦,想我們笑的時候家裏就是再窮,我的爹媽就是多苦多累也捨不得我們小孩子去幹活,哎這孩子真的是看着讓人心疼,她要是有惹您不高興的地方,您也別計較,被親媽傷成那樣,要是小心眼的早想不開了。”

    保姆搖搖頭端着茶具去了裏面清洗。

    幕易寒冷笑了聲,那女人是想來打探他的消息吧。起身去了樓上,臥室的門口,他似乎能想象的出那個女人來到這裏的樣子,只是初夏不是他們的女兒嗎?爲什麼這麼不被她待見?還是想讓初夏受了更大的傷害好逼得他不得不出面?

    初夏不想他發怒,在洗手間洗了把臉出來,走到門口手剛要開門,幕易寒的手機鈴聲想起來,她想還是等他接完了電話在出去吧。

    幕易寒沒有想到這麼快榮景坤那邊就有了消息。“肯定嗎?少廢話,本少要生孩子當然要找個各個方面都很優秀的女人,好,明天我去看看。”

    初夏不知道該怎樣形容聽到這通電話時,自己的心情是怎樣的,只覺得站都站不住了,孩子?她摸摸自己的小腹,那錐心的鈍疼傳來,她臉色慘白的幾乎要窒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