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12:初夏vs幕易寒(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12:初夏vs幕易寒(求月票)字體大小: A+
     

    初夏咬着牙,頭皮上傳來的疼讓她忍不住流淚,可是就是不吭一聲,也不求饒,她心裏暗想,如果你今天他能把他弄死,那她也就算是解脫了。

    幕易寒見她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更是怒氣橫衝頭頂,壓在她的身上,兩隻手肆意的撕扯着她身上單薄的布料,他的意圖很明顯,手已經握住了她的一邊軟肉,狠狠的揉捏,那裏的部位本就敏感,這樣揉捏怎麼會不疼?她難受的擰眉,一雙手推拒着他,腳下不停地踢打着他,可是兩人的力氣懸殊,初夏從來都不是他的對手,以往的每一次她有時也會抗拒,可是沒有像幾天這樣,做強烈的反抗。

    幕亦寒的脖子上被她抓出了一道血痕,這幾天初夏忙乎店裏的事,都忘記了剪指甲,正好派上了用場,幕易寒的脖子上傳來刺痛,憤怒的抿緊嘴脣,將她的一雙手鉗制住,她純棉的黑色*被扯下來,撕開,在她的兩隻纖細的手臂上纏住,繫了一個死結,初夏根本就掙扎不開,幕易寒捏着她的下巴冷哼一聲“初夏,本少就是對你太仁慈了,今天得讓你好好長長記性。”這段時間他幾乎都有些淡忘了,自己把她弄來身邊的最初原因。

    初夏哭喊着大叫“幕易寒,你這畜生,*,你就只會對女人強~殲嗎?”她的心裏恐懼極了,這種情況下的結合無疑是痛苦的上刑,她難以忍受那種屈辱跟疼痛,哭着大喊。

    “強~殲?只是強~~殲不是太便宜你了?”

    想起倒在鮮血裏的母親他眯起了腥紅的雙眼“初夏,今天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皮帶的金屬扣被他扯下從褲子裏抽出來,揚起..落下..“啊~”她慘叫一聲,只感覺那皮帶落下的地方一片火熱,疼的沒有了知覺,空氣中似乎都聽到了皮開肉綻的聲音。

    “*,你個神經病...啊~~”她越是咒罵,他下手就越恨。抽了她幾下,他將皮帶扔在了地上,坐在*邊點起了一根菸,吐出一口煙霧,他捏着她的嘴巴開口“求我,初夏你求我,今天我會放過你。”她別過臉任淚水在眼眶處不斷地溢出“不,絕不,今天你最好是打死我,不然,我一輩子也不會如你的意。”身上的痛遠沒有心痛,第一次將自己賣掉的時候沒有遭受完的罪,看來今天是逃不掉了,不知道今天自己會不會被他折磨死,能死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還抽嗎?”她疼的臉色蒼白,額上的汗水流進發裏,嘴上依然強硬,挑釁的眼神看着他“還是說你都沒有了力氣?”

    “滋~~~”

    “啊~~~”空氣中瀰漫的燒皮肉的味道令人覺得噁心。她慘叫的聲音讓樓下一直驚心膽戰的保姆再也忍不住的上來敲門“咣咣咣...易少,初夏小姐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您快住手吧。咣咣咣.....”

    “要不要聽話?”他將菸頭從她白嫩的大腿內側拿下來,手上沾染了一抹紅色,初夏疼的根本睜不開眼睛,意識一點點的渙散,終於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他站起來看着她潔白的嬌軀被自己*的不成樣子,心裏痛快了幾分,只是打了她幾下就昏死過去,真無趣,想想自己的母親閉上了眼睛就再也沒有醒來過。這些懲罰簡直是小菜。

    起身打開了還在被敲響的門,保姆看着他鐵的發沉的臉色,心裏緊張極了,張張嘴有些膽顫的說道“初夏小姐她...”

    “滾,別再讓我聽到你的聲音。”保姆被他陰冷的氣勢嚇到,沒有敢再開口,看了一眼臥室裏面便下樓去了。

    幕易寒鎖上臥室的門接了一杯冷水潑在初夏的臉上,初夏頓時清醒過來“咳咳....”冰冷的水突然澆在臉上,她睜開眼睛看着魔鬼一樣的男人失聲痛哭,她哭他就笑,邪魅的臉上有的只是嘲弄。

    探入她身體的手指肆意的攪弄,她的手被纏住,雙腳也被他的皮帶固定中她動彈不得,更逃不了,隨着他手上的動作她扭動着身體,每動一下,身上的傷痕就錐心的疼,她嗚嗚的哭,這樣的折磨是個人就受不了,她屈辱難受的想要死去,可是他這個惡魔一樣的男人怎麼會給她機會。

    她的所有敏感點他都瞭如指掌,肆意的撩撥逗弄,她身體異常的空虛難忍,春水潺潺,她的身體即使被傷害了,破壞掉了最初的美好,對他來說依然有吸引力,傾身壓住,緩緩探進,埋在她身體裏的*不斷的滋生,也顧不得她的反應,跟着自己的感覺抽動起來“恩,寶貝,這樣的歡愛會讓你記住一輩子的對不對?”他的大力衝撞早已讓初夏再次昏了過去。

    初夏身上的這些傷痕好在都是皮外傷,一個多星期就已經癒合結痂了,半個月後回到甜品店,店裏的服務員告訴她顏素來找過她幾次。

    她現在也沒有心思見顏素,自己心情不好乾嘛再給她添煩惱呢。那次受了他非人的虐待之後,一直到現在也沒有再見過他,沒有他的日子,她輕鬆自在,在店裏做自己喜歡的事,跟蛋糕師傅學了怎樣做提拉米蘇.....

    平靜的日子過的總是很快。

    這天回到別墅,走進門口,就聽到了調笑聲,女人如銀鈴般的笑聲從臥室裏傳來,初夏蹙眉進來上去樓上,臥室的門口被打開着,幕易寒仰躺在*上,身下的女人yi絲不gua的跪在地上,對着他那根驚人大的粗壯含在嘴裏吞吐着,初夏看了一眼便轉身要離去。幕易寒看到她的身影喊住她“站住,就站在那裏,你的技術太差,睜大眼睛看着,好好學學。”又垂眸看着身下停頓住的女人說“你繼續。”

    女人嬌媚的依言繼續賣弄風情取悅他。

    初夏將手裏的包直接飛到樓下抱着胳膊觀看,心裏暗自緋腹,就當看了一場免費的島國動作片,而且真人現場版,男人英俊,女人嘛?身材火辣臉蛋也不錯,尤其是那一對巨乳,簡直都要沾到地上了。

    那女人被觀看錶演似乎有些不滿,可是金主的話又不敢不聽,窘迫的跪在那裏重複着剛纔的動作。幕易寒看着初夏淡淡的表情,有些煩躁,抓住女人的頭髮加快了速度....

    女人用完被甩在了*上,他掐着她的腰用力的衝撞起來。初夏看的一陣噁心,那個女人被撞的嗯啊狂叫,嘴裏還不停的喊着”易少,你好棒,恩...弄得人家好舒服...啊...易少..恩....”

    初夏“噗嗤”一聲笑出來,這女人真是讓她大跌眼鏡,這樣的話當着外人的面都能說出的出口。初夏纔剛看清了她的正臉,這個女人是個新晉的小明星,纔剛出道就演了一個名導的配角,真是不簡單,現在看來事出還真的是都有因的啊。

    幕易寒因爲初夏的這一聲嗤笑,呼的一下軟在了那個女人的身體裏,一直在不斷喊好棒的女人突然停住了聲音。初夏看到幕亦寒鐵青的臉色哈哈大笑出聲“哈哈....幕易寒,這才幾分鐘啊,你不會是分射了吧?啊,哈哈...”初夏哈哈大笑,看着他的臉色黑了青,青了又黑,更覺得解氣,咂咂嘴“嘖嘖,沒關係的易少,分射總比秒射強吧。”

    “閉嘴。”發怒的低吼聲讓剛纔的女人嚇得一個激靈,那軟塌塌的東西從她的身體裏出來,初夏見狀更是止不住的笑起來,那個女人怕他,她可是再也不怕,大不了再被毒打一頓,最好是打死她。

    “易少,別動怒,聽說動怒對前列腺影響很大,雖然分射對於您這樣的男人來說有些那個....恩恩哈。不過也總比秒射強啊。”

    幕易寒圍上腰間的毛巾走過來,初夏防備的退後幾步“今天家裏來客人了,我親自下廚歡迎,那位小姐喜歡吃什麼,不要客氣,儘管說。”

    小明星見初夏竟然敢這樣跟幕易寒說話,有些不爽,而且看這樣子,應該是幕易寒一直養在身邊的女人吧,看姿色也不過如而已。

    一臉驚恐的女人穿上了一件薄紗睡衣看着初夏一臉的不屑“你這女人亂說什麼,要不是你在這裏搗亂,易少不知道會有多持久,簡直是男人之中最雄偉的。哼。”

    “呵呵,你怎麼知道他是最雄偉的?哦...哦...”初夏一副瞭然的樣子“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試過不少男人試出來的。”說完不看女人猙獰的臉看向幕易寒說“易少,癖好真是獨特,破公交車也喜歡用。”說着呵呵笑着下了樓。

    初夏進了廚房,幕易寒冷哼一聲,這個女人真的是變了性子,想方式發的來讓他堵心,不過剛纔也真的是丟人了,只是一聲笑,自己就軟了,真特麼的丟人。

    女人走過來抱住他的腰“易少,你只是被打擾了,纔會...”那個秒射,分射什麼的她可不敢說出口。“我們再來一次,易少”女人聲音嬌媚綿軟,一雙玉手已經摸到了他的腿間。幕易寒一把抓住她的手,用力一甩冷冷的吐出一個字“滾”

    初夏在廚房裏忙活起來,今天可謂是心情極好,好的她都哼起了多年不哼的歌謠,邊唱邊笑“哈哈...分射跟秒射哈哈....差了幾十秒呢,易少已經很厲害了....”

    ps:親親們,這是海棠第一次木節操的求月票,大家都不給賞紅包,月票不用花錢的撒,投給我唄,求月票,麼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