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03:初夏vs幕易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 番外03:初夏vs幕易寒字體大小: A+
     

    初夏聽到聲音心裏一驚,腳下一個不穩,跌坐在了地上。擡頭看到他的俊臉跟那深邃的眼神,初夏的發白的臉變得通紅。幕易寒看到她臉上的變化,一點驚訝的感覺也沒有,只覺得有些淡淡的失望,真沒有挑戰性。

    “遲到了就該接受懲罰,去洗澡然後去臥室等我。”聲音依舊平淡的有些冷,初夏換好拖鞋,幕易寒已經消失在了樓梯上。

    她從自己被救下的那一天就知道要付出怎樣的代價,在她心中他雖然冷酷,可她知道他不是個壞人,卸下心裏防備去了浴室。洗過澡換上了衣櫃裏的真絲吊帶睡衣,擦乾了頭髮推門出來,對面的主臥室裏亮着耀眼的燈光,她有些緊張的走進去,他光着健碩的上半身坐在奢華的大*上,初夏有些臉紅,這是第一次這樣看一個男人的身體,沒有想到他的臉好看,身體也那麼健碩。

    幕易寒放下手中的雜誌,擡頭看到門口的小女人迷了眼睛,湖綠色的真絲吊帶睡裙,穿在她略顯嬌小的身上,更顯得肌膚白希,手臂纖細,雙腿白嫩修長,那已經發育完好的兩團挺立着,她生的很美,像極了她的母親,似乎一點也找不到她父親的影子,這個女人有着讓人噴血的身材,嬌美的臉蛋,看到她似乎就看到了當年的那個女人。

    初夏看着他變得深邃的眼神,摸不清他現在的情緒,低着頭一步一步的上前走去,走到*邊停下,羞澀的喊了一聲“易少。”

    “啊~~”話音一落,手臂已經被他拽下,一個翻身,初夏已經被他壓在了身下,他的眼神依舊深邃莫測,初夏被這樣*的姿勢弄得臉頰發燙,沾染着霧氣的睫毛眨了兩下,垂下了眼眸。

    紅嫩的小嘴被他帶着薄繭的拇指揉搓着,只幾下就泛紅了,他脣角勾起了一絲冷笑,低頭在她耳邊問道“這裏有沒有被人碰過?”他的聲音低沉渾厚,帶着一股天生的不凡魅力,在她耳邊呼出的氣息讓她覺得有些酥麻。他的手指依然流連在她的脣瓣上,初夏緊張的搖搖頭低聲道“沒有”她纔多大哪裏經歷過男人,在夜總會做的也不過是清理衛生的工作,更沒有機會見男人。

    似乎很滿意她的答案,低頭那兩片已經被他搓的衝血的紅脣已經被含住,初夏瞪大了眼睛,這是第一次被吻,感覺有些說不出的怪異,他的氣息很獨特,嘴裏吐出的是淡淡的薄荷香,初接觸時有些涼但是現在,初夏的脣都要被他火熱的吻給融化了,他的舌靈活的探進她的小口裏,不斷地翻動攪弄,初夏不知道如何迴應,只張開了嘴任他肆意的吸允。

    不一會她的臉就被憋的通紅,感覺到她的呼吸不暢,幕易寒才放開了她的嘴,看着她大口的吸着氣,臉上揚起了一絲笑意修長的手指撫摸着她雪白的香肩帶着玩味的語氣說道“看來真是個不經人事的雛兒啊,很好。”

    他輕蔑的話讓她羞愧的無地自容,在他的偉岸身軀下更顯得自己渺小,卑微,可是她沒有辦法反抗,不說他救了自己更救了媽媽,就是現在讓他去死她又能有什麼怨言。

    幕易寒從她身上翻下躺好,雙手枕在頭下“你上來,本少沒有伺候女人的習慣。”

    初夏氣息還沒喘勻,聽到他的話,更是緊張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但是他的話她不敢不聽,比起那個簡戰,幕易寒簡直不知道好多少倍,或者說根本就不能相提並論。

    撐着身子坐起來跨坐在他yi絲不gua的身上,他小腹之處的那一片密林,初夏根本不敢去看,別過臉撩起裙子坐在他的小腹上,那肌膚的相貼,讓她忍不住的渾身戰慄。

    “往下一點。”他躺在那裏微閉着眼睛指揮道。

    初夏按着他的話向下移動了身體,她不適的扭動了一下身體,男人起了反應。

    初夏瞪大了眼睛剛好對上,身下男人那黑亮帶着晴欲的一雙美目。幕易寒身體的反應速度讓他自己都覺得驚訝。不過是一個青澀的還沒有成熟的小果子,只是這麼一動就讓他反應強烈,她那將恐無辜的眼神,更大程度上的刺激了他的視覺神經,交疊在頭下的兩隻手,突然伸出來按住她的雙肩,初夏的肩膀被他捏得生疼,咬緊了牙關不讓自己吭聲出來,突然,身下一陣斯雷般的疼痛,讓她忍不住落淚。

    #已屏蔽#

    浴室的水聲停下,初夏慌張的坐好,身上的裙子還完好無損,遮住了她的身體,幕易寒圍着一條浴巾出來見到她已經沒事,開口道“去洗個澡,再來一次。”

    初夏,驚得睜大了雙眼“易...易少,好疼,可不可以下次,我受不了了。”身下還火辣辣的,疼得她恨不得把舌頭咬下來。再來一次估計可以要了她的命。

    幕易寒冷笑一聲“還以爲你有多敬業,沒想到那麼差勁,念在你是第一次本少不跟你計較,再說一次,去洗澡。”他的聲音突然冷硬起來,嚇得她一個激靈,腦袋裏一個聲音在勸告自己“去吧,聽他的話,還會比被毒打一頓再被弄*難受嗎?想想你的自己的命,想想你媽媽的命。”

    初夏咬咬牙,撐着身體從*上下來,一雙腿站在地上都有些打顫,可是當看到幕易寒的那張臉,她有一種不願意被他瞧扁的感覺,握緊了拳,站直了身體,從他身邊走過進了浴室。

    浴室裏浴缸的水還在放着,她進去已經放了一大半,關掉水龍頭,邁開腿躺進去,熱水滋潤着身體上的每一個細胞,剛纔的要算得到了緩解,就是身下也很舒服,不知道里面放了什麼,還有淡淡的花香很好聞,也很舒服,閉上眼睛躺在裏面,她覺得身體得到了放鬆,舒服了很多。

    這一放鬆初夏險些睡過去,水已經有了涼意,估計已經過了好幾個五分鐘了吧,趕緊起身,圍了一條浴巾出阿哲溼噠噠的拖鞋跑出去,*單已經被仍在了地上,*上又換了一條新的*單,可見這個男人有潔癖還是很嚴重的那種。怪不得要自己去洗澡,可能是忍受不了那粘膩的感覺吧。

    幕易寒吸一口煙吐出淡淡的煙霧,白色的煙霧蓋住了他臉上的情緒“過來。”沒有惱怒只是聲音淡淡。

    初夏依言走過去,他將手裏的煙熄滅在菸灰缸裏,大手扯下她身上的浴巾將她的手拉住,一個用力初夏倒在了*上,心撲撲的跳着,初夏的緊張在他眼裏只覺得可笑。剛纔的那一次他也很疼,確實沒有盡興,*這種事只有做夠了足夠的戲份,纔會獲得更多的塊感,似乎是想起來這個道理,幕易寒並不急於進入她而是,撫起她的身體。

    他有過不少女人,*上的*於他來說簡直是高手之中的高手,加上強大的背景跟俊朗的外貌只要稍加手段,女人便會欲罷不能。

    初夏很快就被他撩撥的嬌喘不已,雖然她的緊緻的有些特別,但是已經沒有第一次那麼疼了,........

    夜裏她被餓醒,拖着痠痛的腰身,下了樓去廚房找吃的,冰箱裏只找到了可以吃的一袋麪包倒了一杯熱水就這吃起來,差不多填飽了肚子,輕手輕腳的回去了自己的臥室睡覺,沒有看到暗處那雙深邃眼睛的注視。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